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城巴特达姆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城巴特达姆

    清丽的阳光照射进帐篷之中,光芒不会造成任何声响,李尔德却倏然睁开了眼睛。

    整整一夜他都处于一种挣扎的睡眠状态,大脑从未真正入眠,当帐内稍有异动后其便立刻清醒过来。

    李尔德歪了歪头,但见距离自己不远处的简易床铺上爱德华坐卧在背包上闭目沉睡着。爱德华的睡姿很怪,看上去好像其可以随时都将投入于战斗之中。而实际上爱德华的枪支就放在他的手边,枪支保险也是处于开启的状态。

    李尔德翻滚了一下身子,随后抽了抽有些发凉的鼻子。

    “醒了?”爱德华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李尔德顿时一惊,再度将目光投向爱德华,只见爱德华还是保持着刚才的睡姿,整个人的状态都毫无变化,李尔德甚至有些怀疑刚刚那一切都是自己的幻听。

    “爱德华?”李尔德轻声唤着爱德华的名字试探道。

    “我也醒了。”爱德华招呼了一声,随后抬起头,一双眸子透着锐利的目光。

    李尔德长吁一口气道:“你是幽灵吗?无论睡着还是清醒都是这么的悄无声息?”

    爱德华耸了耸肩笑道:“说来我更喜欢被人称为猫头鹰,我也一直认为自己的状态与它最像。”说罢其从床上爬了下来,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道:“好久没有睡在床铺上了,一时间还真有些不适应。”

    李尔德道:“如此你若回到旧金山岂不是还要睡一段时间的地板?”

    爱德华笑道:“那倒不会,要知道美国可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喝上一杯龙舌兰,吸上一支箭牌烟你便会彻底融于其中。我敢保证我回到美国后睡得第一个夜晚一定会非常死的。”

    李尔德笑道:“那个时候你不会将枪放到手边了吗?”

    爱德华道:“我是一个警惕的人,却并非是一个神经质的人。我相信每一个和我上床的女人,那个时候我都不会带枪的。”

    李尔德道:“当心有朝一日马失前蹄,最信任的东西有才最后可能成为最致命的弱点。”

    爱德华笑道:“真的想不到这种话竟然会是少爷你来说教出来的泥,这个道理我自然也明白,不过人生苦短,何必要在每个地方都小心谨慎呢。如果人若是真的不幸的话走在街上也会被雷劈到的。”

    说罢爱德华努了努嘴又道:“这么说来我还是真的好好放松一下。”

    李尔德笑了笑,随后道:“现在情况特殊,你的花花生活是难以实现了,不过却也能让你心情舒畅一下。今日我们要进城。”

    “哈?”爱德华瞪大眼睛对此很是不解,李尔德解释道:“只是进城简单地放松一下,算是散散心?”

    爱德华看着李尔德,对于李尔德的话他并不全信,却也一时间猜不出所以然来。李尔德虽然信爱德华,却也并未将所有的行动计划完全告知于爱德华。一方面李尔德觉得爱德华是一个严格遵守自我规则之人,这样的人有着很强行事能力,但底线却让人捉摸不透,而自己有关亚特兰蒂斯遗族的计划着实太过重大,且现在的李尔德不想将这一秘密计划让爱德华知晓清楚。

    而另外一点便是在李尔德心中对于爱德华的身份还抱有质疑,今日的行动他也要更深入地了解一番。

    爱德华挠了挠耳后部道:“虽然不知道你们有着怎样的行动,不过进城总要比呆着这么一个鬼地方好得多。说来这里虽然很是山清水秀,但我却总觉得充满了死亡的压抑。”

    爱德华的话自然非常对,可以说自亚特兰蒂斯遗族迁徙到这里的时候,死亡便已开始笼罩于这片土地之上。

    当李尔德也从床上爬起大的时候爱德华突然又道:“昨天晚上你知晓了什么震惊的事情吗?你一整夜的状态可都很不好呢。”

    李尔德顿了顿,虽然他并不想对爱德华多说什么,但心中却有着一种难以控制的压抑想要予以表述。

    迟疑片刻后李尔德缓缓开口道:“那个...爱德华,你相信人死后灵魂会进入天堂吗?”

    爱德华被李尔德的问题问得也是一愣,沉吟片刻后道:“你这算是宗教问题?嗯,我虽然不算一名虔诚的基督徒,但每隔一段时间也会做些忏悔与祈祷,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想死后去天堂,但...嗯哼,你知道的。不过若说真的是否存在天堂吗?哼哼,自从照相机被发明出来后我想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多少人真的相信天堂地狱一说了。”

    爱德华的话好似一边在回答着李尔德,也在一边回答着自己,同时也趁此时机更身层次地思考着李尔德的问题。然而其迟疑良机却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其只好看着李尔德,他明白李尔德决计不会是无缘无故提出这一问题的。

    李尔德苦笑一声后道:“我并非是一名教徒,自幼时起便是一名坚定的无神论者。但在这里度过的日子里却不得不接受很多颠覆先前我思维的事情,那是一种...一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很不好。”

    二人的对话中心好似有些脱离了主题,爱德华想了想试探道:“少爷你在这里莫不成发现了天堂吗?”

    李尔德苦笑道:“谁知道呢?也许我接下来要做的是创造天堂呢...”

    ...

    进城的队伍并不算大,只有四个人,李尔德、芊柔、爱德华以及一位跟在芊柔身旁的白衣少女。

    那名代替了艾比盖的白衣少女却是有着同艾比盖很像的性格气质,身形衣着几乎也是一模一样,李尔德甚至怀疑这便是艾比盖使用了一张人皮面具而已。

    芊柔注意到李尔德那有所疑虑的眼神不禁轻笑道:“不必紧张,她是我绝对可以信任的手下。”

    李尔德本想说在事情发生前艾比盖也是你的得力部下,但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芊柔随后将目光看向爱德华。

    “这便是你的贴身保镖喽?”

    爱德华摘下头顶的帽子向芊柔轻施一礼,此时的他身上已换了一件与李尔德身上一样的灰色斗篷,这让其看上去竟还有几分绅士风度。

    “爱德华见过祭祀大人。”

    芊柔点了点头道:“对你再有耳闻,独自一人绑架了我的族人还在我部族周围逗留了那么久,手段当真了得。”

    爱德华微微一笑,不卑不亢道:“侥幸而已,当时只是保护少爷心切,很多事情没有顾虑周全,还请祭祀大人赎罪。”

    芊柔轻笑道:“尽职尽责又何罪之有呢?况且昨日还多亏你的帮忙,要说谢谢的人是我才对嘛。”

    “不敢。”爱德华淡笑道。

    昨日当李尔德误杀查斯婆婆后,芊柔留下来全权处理之后的事宜,而吉姆在控制好梵度后将李尔德与爱德华带入部落中。芊柔与爱德华只是相距甚远地打过照面,真正接触还是第一次。

    一阵简单的寒暄过后,双方各乘上一扇木筏,一前一后离开了部落驻地。

    此番行动吉姆并没有同行,眼下亚特兰蒂斯遗族经受巨变,虽然芊柔在短时间内将一些控制下来,不过其中还是很有可能存在着极大的隐患,至少梵度以及艾比盖都还在关押之中。若是此时所有人都就此离开,那么后果极有可能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而当下能控制局面且值得信任的人也只有吉姆了。

    雨果虽已去过那座小城,但并不知晓该城市的具体信息,于是向爱德华进行询问。

    爱德华告诉李尔德那座小城名为巴特达姆,属于印度北部地区的一座城,按照爱德华的初步估计,其人口也就在十余万左右。

    时隔良久,李尔德终于知道自己现在所处于印度的大约位置。

    爱德华又对李尔德道:“怀亚特先生的生意虽然在印度做的很大,不过好没有达到完全覆盖的那种程度,至少这一地区便不属于其运作范围。当初皮姆先生来到这里又与公司方失联,所以才导致无数寻找之人都毫无线索,那种寻找真的是海底捞针啊。”

    李尔德苦笑一番没有多说什么,想来父亲的反侦查能力也非常强,竟不给他人丝毫的线索,若不是后来吉姆上门,自己恐与父亲再无见面的机会。

    爱德华又李尔德道:“这个祭祀很有趣,也很有城府。昨日我在暗中助她时将她的表现都看在眼里,虽然听不懂她们之间的谈话,不过她的那种杀伐决断却是尽显无疑。而近日她却是又一种温和慈祥的面容,可见此人的计谋很深。”

    李尔德点了点头道:“如果不这样的话她也无法成为一族的首领。”

    爱德华眯着眼睛看向李尔德,随后道:“少爷,我是在提醒你,在与这种人相处的时候一定要多加小心。不是我打击你,而是你绝非是这种人对手。”

    爱德华的话让李尔德感到很不舒服,但他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一行四人于午后终于来到了小城巴特达姆,其如先前一般,街道上满是来来往往的行人,看上去很是热闹,丝毫没有透出战争对这里的压迫与影响。

    芊柔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在她看来眼前这些看似过着平和生活的人们与自己的部族子民又何尝不像呢?死亡在笼罩在自己部族头顶之上时也笼罩在这里,谁能保证在哪个寂静的夜晚中,他们的头顶上不会落下几枚炸弹呢?

    芊柔身旁的白衣少女一直起着向导的作用,为一行人在前引路。过了不长时间,四人便来到了那家餐馆。很快李尔德再次见到了那个熟悉的餐厅老板。

    当餐厅老板看见芊柔的时候,脸上神情瞬时巨变,当即紧走几步来到其身边鞠躬施礼。芊柔摆了摆手,随后用亚特兰蒂斯遗族语言向老板吩咐了几句,老板当即点头称是,随后将几人引入内厅包间之中。

    当李尔德走入包间后,很快有看到了那个熟悉的电话机。

    当餐厅老板退去后,芊柔对李尔德道:“接下来的事情便听你的安排喽。”

    李尔德想了想随后道:“能否先给我自己一些个人时间呢?我想弄清一些事情,无需太长时间。”

    芊柔点了点头,随后转身走出包间,一旁的白衣少女跟随着离去,而爱德华眼珠转了转后也对李尔德笑道:“既然好不容易离开荒山野岭我也要好好地饱餐一顿,少爷我先失陪了,有事记得唤我。”说罢也退房离开。

    李尔德长舒一口气,以此来调整情绪,他所拥有的时间不算多,所以一切容不得他半点拖延。

    李尔德来到电话机旁,率先拨通了打往怀亚特庄园的电话。不同于上一次向杰拉德询问计划事项,这一次李尔德有一些事情要早先完成。

    电话拨通后又经历了一番漫长的等待,与先前的情形相同,又是女仆接到的电话,在一阵激动与喜悦之后,电话被接入了怀亚特先生的房中。

    当怀亚特先生接通电话后很是激动,急切地询问着李尔德近况,李尔德笑道告诉怀亚特自己一切都好。而简单的寒暄过后,李尔德率先提起了父亲。

    “先生,我父亲他...走了。”

    李尔德的话令通话的电波顿时陷入沉寂之中,电话那头的怀亚特先生好似被定住了一般,良久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而李尔德就那样静静地等候着。

    良久怀亚特的声音才响了起来。

    “皮姆他...走的时候可还安详?”虽然竭尽全力去控制,但李尔德还是能够听出怀亚特声线的颤抖。

    “他走的很安详,先生。”李尔德并不会告诉怀亚特父亲去世前经受了非人的痛苦,但回想起来父亲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的确是很安详的。

    “那就好...那就好...”

    怀亚特喃喃地说道,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几乎细不可闻。

    二人就此再度陷入沉寂。

    最终李尔德打破了这份沉寂对怀亚特道:“先生,您可曾还记得一个叫爱德华的私家侦探?”

    不料电话那头传来怀亚特疑惑的声音:“爱德华?那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