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八十六章 不易的选择

第八十六章 不易的选择

    当李尔德垂头丧气地走出大帐的时候,吉姆迎面走了上来。

    “情况如何?”吉姆的声音有些焦急,李尔德缓缓地摇了摇头。

    “很糟糕?”吉姆眉头微蹙。

    李尔德再度摇了摇头。

    “很好?”对此吉姆的把握也并不大。

    李尔德轻叹一声道:“她只告诉我她要休息了,我也自然被赶出来了。”

    这次换做吉姆陷入沉思,待其沉吟片刻后道:“祭祀她...没有执意让你离开这里吗?”李尔德摇了摇头。

    “也许她忘记说了,也许明天早上你又上会敲醒我的房门,之后我们被迫再度上路前往美国,呵,这对我们来说也许也不算是什么不好的事情,至少可以真的逃过一劫。”

    吉姆道:“无论如何我都会回到这里的,无论我所接受到的使命如何,我都不会抛弃自己的民族,忘记自己的身份。”

    李尔德闻言只有苦笑,他虽然知道吉姆的话并没有针对自己的意思,不过自己的确逃离了自己的祖国,虽然自己的存在也对时局无济于事,不过在李尔德的心中还是隐隐有着极强的自责,其不会忘记在玛格祖母离世前的那场谈话中,祖母告诉自己永远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

    现在,李尔德依旧身处他乡,而这里的亚特兰蒂斯遗族也如曾经的波兰一般,即将面临着一场毁灭的腥风血雨,而这一次李尔德不想再逃避,无论是出于对父亲奉献出一生的执念,还是对于这个部族人民的淳朴感情,李尔德都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解决眼前的困难,但他的计划显然太过天方夜谭。

    芊柔的反应其实也在李尔德的意料之中,虽然先前李尔德表现出极为激动的情绪,实则只是他表明自己决心的方法而已,其实对于李尔德而言,面对近乎漆黑的未来,其同样没有准确的目标与规划。

    吉姆并未在表明什么,其只是拍了拍李尔德的肩膀道:“和我回去吧,今晚你住我那里吧,你的帐篷早已经被拆掉了。”

    李尔德闻言苦笑一声道:“就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一种人走茶凉的意思。”

    说罢后,二人相对无言的共同离开,吉姆带着李尔回到自己的住所。

    吉姆之前的家早已在被炸弹夷为平地,眼下的住所使其所搭建起来的一个帐篷,帐篷内空间很小,即便是两个人住进去都显得有些拥挤,但这对于二人来说并算不上什么。

    吉姆暂时不想去重建一个新的家,那只会让他越发思念刚刚死去的崔斯塔,李尔德也无心去找宽敞明亮的房间,对他们二人而言,其所需要的只是一个遮风挡雨的睡觉之所。

    劳顿了一天,李尔德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达到一种极为疲倦的状态,躺入破旧的睡袋中后,虽然其脑中还在不断地思考着,但意识已经越发混沌,最终其融为漆黑的一团,拖拽着李尔德的意识进入梦乡之中。

    这一觉李尔德睡得很沉,整个睡眠过程都没有做梦,当其忽而醒来之时以有灰蒙蒙的几道光亮从帐篷的缝隙中渗透进来,李尔德以为现在正处于黎明时分,但其揉开睡眼看向手表时却惊奇地发现时间已经处于中午时分。

    李尔德的精神顿时一惊,随即翻身坐了起来,也是在这个时候,李尔德发现帐篷中已经没有了吉姆的身影。

    李尔德撩开帐帘探头出去,赫然一阵夹杂着冷雨的寒风袭打在脸上,这不禁让李尔德猛然打了一个哆嗦。原来此刻外面已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夹雪,整个天空都被染上灰蒙蒙的一片,阴沉地让人感到可怕。

    周围的口气中飘散着一层散散的炊烟以及米香,李尔德寻迹望去,但见在距离自己不远处有一个施粥棚,那炊烟与香气正是从施粥棚中所散发出来的。

    在战机袭击后,亚特兰蒂斯遗族手中所储备的粮食也损失惨重,他们本就在这里无法像本地人一般进行耕作,且现阶段也无法从外界获得粮食,只能依靠手中现存的粮食节俭度日。

    李尔德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前几日自己在吉姆家吃饭时,崔斯塔所做出的一样样丰盛的美味,那种情景让李尔德感觉仿如隔世。

    闻着诱人的米香,李尔德的肚子也不禁咕咕地叫了起来,他也很想爬起来去施粥棚中喝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然而看着那一个个面色焦黄、神色暗淡的人们,李尔德的心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尤其是看见几个身上缠着脏兮兮蹦绷带的孩子,在努力舔着手上的粥碗时,李尔德更不想去从这些苦难的人们口中去争夺一份粮食。

    “算了,少吃一顿也没什么。”李尔德自言自语道,随后其裹紧了身上的被子,径直倒在帐篷之中,双眼木楞愣地看向帐篷外那冰冷阴暗的天空。

    ...

    同样目视着施粥棚的还有少女祭祀芊柔以及吉姆。

    不久前,一位白衣少女来到狭小的帐篷前,那时李尔德还在熟睡,白衣少女告诉吉姆,祭祀想要见他,于是吉姆便跟随着白衣少女来见芊柔。

    芊柔的神色中也充斥着些许疲态,仿佛昨晚其也是彻夜未眠,而吉姆相信芊柔昨夜绝对无法入睡。

    “变天了。”芊柔冷不丁地说出一句,随后抬头看向天空,濛濛细雨拍打在她的脸颊之上,纷纷碎裂形成无数晶莹的小水珠。

    吉姆感受着从四面八方用来的寒流,但其却是无动于衷,相比于空气中的寒冷,他内心中的寒冷则还要更重几分,崔斯塔的死早已让吉姆变成了一个失去感情、失去灵魂的空壳。

    芊柔注视片刻天空后道:“明明前两天还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那时的我原本以为这将是个暖冬,很是高兴,那样就整个部族便可以在一个相对温暖的环境中度过了,但没有想到那一切都只是表象而已,严寒始终都将会来临的。”

    吉姆看向芊柔,即便他再愚钝木讷也听得芊柔话中的含义,不过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做出回答,其只是认认真真地思考着,便仿佛是一个认真却并不算聪明的学生在思考着老师所提出的问题。

    芊柔也很有耐心,一边注视着天空一边等待着吉姆的回答。

    最终吉姆给出了属于他的回答,却并非其所说的话。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这同样意味深长的话让芊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们两个人宛如置身世外不在五行中的老和尚一般,用着深有禅意的机锋在相互交流着。

    “你认为我们可以度过这一寒冬了?”芊柔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看向吉姆。

    吉姆摇了摇头道:“无论我们是否能度过这一寒冬,春天都将会到了,它并不以我们的意志而发生改变。”顿了顿吉姆继续道:“不过即便春天到来,在我们感受下是否温暖也是一件值得商榷的事情了。”吉姆的话中含义不言而明。

    芊柔淡淡一笑,随后道:“你很相信李尔德的计划。”

    吉姆道:“相信。”

    芊柔看向吉姆道:“难道你不觉得疯狂吗?”

    吉姆道:“的确很疯狂,但是却值得一试。”

    芊柔皱了皱眉沉声道:“有些事情并非轻易的三言两语就可以尝试的,我们并非可以向富兰克林那样的科学家可以肆无忌惮地做着实验,我们的手中背负着整个部族的深思存亡。”

    吉姆情绪依旧不变道:“崔斯塔死了,她没有死在富兰克林式的疯狂实验之中,而是死在了自己的帐篷里。”

    芊柔呢喃道:“对于崔斯塔还有...孩子,我很抱歉。”

    吉姆摇了摇头道:“您无需道歉,因为这一切都不是您的错。”

    “但我是这个部族的首领。”芊柔沉声道。

    吉姆将目光投向施粥棚,那里的炊烟与米香都已开始渐渐散去,但围在那里的人们还没有散去,刚刚勉强果脯的人们好在还在贪恋那一缕温暖一般,都留在那里,低声浅谈着,刚刚所获得的温暖让他们的脸上出现了一抹笑意,好似仅凭着这抹笑容便可以让他们度过这段艰苦的时光。

    “您成为首领好似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但你所要面临的也许是在过去三千年都不曾遇到的困难,这对您来说并不公平。”

    芊柔苦笑道:“这个世界何曾有过真正的公平,可以说人类可以从所有的动物种群中独立出来,这本身便是一种不公平。”顿了顿芊柔道:“我所希翼的并非是某个公平的判决,我想要的是一个可行的出路。”

    吉姆将目光转向芊柔反问道:“您认为李尔德的计划如何?”

    “疯狂...”芊柔给出了她的第一感想。

    “没有其他了吗?”吉姆再度追问道。

    芊柔想了想道:“其实李尔德所设计的计划也并非全无优点,其的确为我们提供了一副非常美妙的设计蓝图,如果我们真的能够完成这项计划的话,也许整个亚特兰蒂斯遗族便永远不会再奔波下去了...”

    “是个好计划?”吉姆道。

    “但很疯狂。”芊柔纠正道。

    “是个好计划。”吉姆道。

    芊柔长叹了一声,随后道:“你,不应该被感情严重地影响到理智。”

    吉姆看着芊柔道:“失去崔斯塔的确让我感到思绪混乱,现在我便如同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没有任何生命的目标与动力,甚至活下去的希望,这两日中我很想自我了断,就此死去,也许在某个虚幻的世界中我能够与崔斯塔以及我那还未出生的孩子相聚。但我最终没有那么做。”

    “自我了断固然是一了百了可以解脱,但那同样也是逃避,作为一个亚特兰蒂斯人,作为一个亚特兰蒂斯的战士,我都不应该去逃避所要面临的事情。”

    芊柔道:“但你却违背了我的命令。”

    吉姆道:“如果万年前有人敢去违背命令的话,也许我们部族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吉姆的话令芊柔无沉默下来。

    吉姆道:“我并非是想向过去的事情指责什么,而是我的悲痛在提醒着我应该为我们的民族去做些什么。”

    芊柔道:“你能做什么?我能做什么?你我二人谁有能力去开辟或者创造出一个宇宙空间吗?如果我们有那样的能力又怎么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吉姆摇了摇头道:“我不是神,而您暂时也还不是,但我们并非没有神。您的心中应该很清楚,如果人类可以进入那所谓的多元宇宙空间的可能,那么其只能是我们可以做到,因为我们的手中...有神。”

    芊柔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起来,但其并没有出言制止吉姆,而即便其出言呵斥,恐怕吉姆也要将一切说出来。

    “之前皮姆先生与您的计划我并没有参与,其中一些情况也是后来所知晓的,不得不说当时的我甚至被您的大胆吓了一跳,我没有想到您会使用我们守护万年的东西,同时也想不到您会将如此重大的事情告知给皮姆先生这么一个‘外人’,但无论如何我都很敬佩您,因为您为了部族甘愿做出冒险与牺牲,这是之前很多代祭祀都无法做到的,而您做到了。”

    “虽然之后的计划行动失败了,也开始引发出一系列不良后果,但这些也并不怪您,但您不应该望危止步,在这一时刻停下脚步,您的顾忌与犹豫反而会害了部族。”

    “不要忘记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所引起的,您既然已经打开了那‘潘多拉魔盒’,便不应该立刻将其合上,不要忘记在贪婪、虚伪、诽谤、嫉妒、痛苦这些邪恶之下,还存在着希望。”

    “希望吗...”芊柔轻声沉吟道,眼中露出极重的复杂情绪。

    吉姆看着芊柔,这一刻他意识到也许在这个唯一可以说服对方的时刻。

    “我明白您心中的顾虑,也许你如此做的话会失去成为神的资格,但现在整个部族所需要的...是一位能够带他们走向光明与希望的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