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七十七章 终结空中死神

第七十七章 终结空中死神

    就在少女祭祀话音刚落不久,李尔德也听到了一阵滚滚的轰隆之声有远及近向自己所在位置靠近,很快那轰鸣声变得甚是响亮起来,其宛如滚滚的炸雷向己处滑落。

    李尔德被这迅猛的声音吓了一跳,不过其很快反应过来这响亮的声音决计不是什么轰鸣的雷声,其更像是某种机械运作所发出的声响。

    瞬时间,李尔德的瞳孔紧缩起来,他已意识到在此时此刻之中,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机械只有一种——侦察飞机。

    显然,少女祭祀早就在其察觉到飞机声响的时候便做出了判断反应,在第一时间中,其赫然飞身而起来,从桌旁跳将出来,随后用李尔德无法听懂的亚特兰蒂斯语言对门外大吼了几句。

    那短促语句听上去更像是一种早已约定好的警告信号。

    然而就在少女祭祀发出警告的同时,那响亮的轰鸣声也已到达了李尔德的头顶附近。

    瞬时间,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已在李尔德的耳畔处响起。

    那响亮的爆炸声如一把榔头狠狠地砸在了李尔德的耳膜与胸口之上,随着爆炸引发的地面剧烈震颤,李尔德身形不稳险些摔倒在地上,其急忙伸出双手扶住桌子这才没有倒地。

    就在李尔德处于惊慌失措之中时,少女祭祀已经冲到他的身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沉声道:“快和我来!这里危险!”

    说罢更是不由分说地将其直接拽起,向帐外冲去。

    强烈的恐慌感已经将李尔德完全包围,他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如何避免眼前的灾祸,所以其只能体格听从少女祭祀的警告安排,跌跌撞撞间向着外面冲去。

    这期间轰隆之声已然消退而去,取而代之的是恐惧的惊呼与惨叫,早已沉浸在梦乡之中的亚特兰蒂斯遗民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灭顶之灾搞得完全措手不及,慌恐中只能用尖叫来宣泄自己内心中的情绪,但每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做些什么。

    很快,第二记爆炸声已然响起,其爆炸地点距离少女祭司所在的大帐距离十分相近,强烈的气流一股脑地掀起了外帐篷通道的一边,大量的泥土伴随着火药气味向二人冲击过来。

    李尔德被这气味呛的剧烈咳嗽起来,但其脚步依然不停地跟在少女祭祀身旁,眼下这位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女竟然成了李尔德不可缺少的保护伞。

    无需多时,少女祭祀已经带着李尔德冲到外帐出,在那里站立着四五名身强力壮汉子以及五六名身着白色衣袍的少女,显然他们都是接收到了少女祭司刚刚的命令在这里集合,与此同时他们也在这里等待着少女祭祀出来。

    李尔德的目光扫过人群,下一时间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很快其意识到吉姆并不在这些人群之中。

    少女祭祀一边如老母鸡般裹挟着李尔德,另外一方面迅速地向在场的几名部下下达命令。

    帐外的惨叫哭喊声很是剧烈,其将少女祭祀的训话声都掩盖了很多,但即便如此每一名部下还是紧紧盯着她,不敢疏漏其所下达的每一个命令,也没有人敢于质疑她的命令。

    很快,少女祭祀命令下达完毕,挥手之间面前的十余个人赫然冲出帐外,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此刻李尔德慌乱地向少女祭祀询问道:“到底...到底放生了什么事情,是英国空军发动的攻击吗?”

    少女祭祀凝重地摇了摇头道:“不清楚,但这绝对不是一场偶然发动的空袭攻击。”说话间又有两声爆炸声从远处传来,少女祭祀握住李尔德的手掌冲出了大帐投入黑暗之中。

    往常漆黑而又寂静的山谷中眼下已经完全处于一片悲惨的火光之中,无数亚特兰蒂斯族人冲出自己的帐篷,或是尖叫哭喊,或是抱头鼠窜,虽有人不在不断维持着秩序试图控制这种混乱场面,然而却是好无效果。

    李尔德抬起头,借着朦胧的月光李尔德隐隐看到天空中有着一架反复盘旋的战斗飞机,其距离地面仅有百米左右的距离,然而即便如此其对于在场所有人来说都是距离无比遥远、无法触手可及的空中死神。

    这架空中死神已经先后向地面投放了四枚炸弹,然而其并没有丝毫要离去的模样,看样子其好似在酝酿寻找着下一处炸弹投放地点。

    少女祭祀怒视着空中的战机,眼中满是凛冽的杀意。

    少女祭祀猛然大吼一声,很快一个赤膊着上身的男人已经从混乱的人群中冲将出来,三步两步之间已经来了少女祭祀的身旁。

    面度着这个身高两米有余的壮汉,少女祭祀飞速地说了两句话,那男人沉声答应,随后迈开大步径直冲入了二人身后的大帐之中,很快那男人再度从中冲出,而这一次男人的手中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钢铁长枪。

    这把长枪也足近两米,通体由全金属打造,接着周围混乱的光芒照射,其泛着妖异的森寒之光。

    男人持枪走出后,迈大步来到一片宽敞的开阔地出处,猛吸一口气,随后脚下赫然发力狂奔,速度奇快,与此同时男人持枪手臂后舒伸出,整个人的上半身呈现后仰趋势,随后整个人的腰部瞬间发力,随后将全部的的力量击中在手中长枪之上,爆喝一声后将掌中长枪奋力贯出。

    男人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中间毫无拖沓犹豫之时,不远处的李尔德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直到男人将长枪飞出时他才意识到对方的意图,这个男人竟然向凭借一己之力将这架战争机器击落,意图之夸张实在让人难以想象接受,然而李尔德更吃惊的是显然男人的行动是受到少女祭祀的指示命令。

    这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能够让少女祭祀对其有如此自信之心?

    惊愕间,但见那金属长枪在夜空中划出一道亮眼的银色光芒,向着百米高空中的战机飞去。

    银色的光点在黑暗中越发变小,却也是清晰可见。

    李尔德见状当下已经惊愕地长大了嘴巴,他想不到以人力竟然能够达到如此地步,在那一刻,李尔德甚至有些相信凭借那把银色长枪可以将这夜空中的死神击落。

    然而现实是残酷且真实的,无论在这个男人的身上蕴藏着怎样无与伦比的强悍实力,其终究要是受到常人力及的限制,即便其能将这种限制提升至最大。

    银色光点在距离战机而是二十余米的距离之时,其力道与速度飞速下滑,快去其迅猛的攻势变成一道滑翔之势,其攻击方向猛然向下偏移,随即在夜空中滑落而下,耀眼的光点也迅速被黑暗所吞噬。

    “嘿!”赤膊上身的男子暴怒地跺了跺脚,显然其对自己的一击未中实不满意,咬了咬牙其再度向大帐中冲去,显然是想再取一把长枪再度尝试,而这时的李尔德心中已彻底凉了下来,他虽不懂武学战斗一类的事情,却也明白最为基本的物理法则,一个人无论将身体开发到何种程度,其终归不是无所不能的神,而现在这架战斗机所处的位置绝非仅凭人力所能达到的距离。况且一鼓作气,再而衰,李尔德并不认为男人的再度尝试能够完成目标,其刚才所发挥的水平已经堪称无比的完美。

    就在李尔德为之感叹的时候,忽然之间天空中的黑色死神盘旋着向另一个方向靠近,那独特的飞行状态便好似要再度投放炸弹一般。

    此刻,李尔德的眼前忽然一亮,当下大吼一声随手挣脱少女祭祀的手掌便冲了出去。

    那飞机所飞向的方向非是别处,正是父亲皮姆所在修养的帐篷处。

    刚刚突然发生的事件令李尔德无法反应过来顾忌父亲,而这一刻他猛然想起了父亲,按照父亲现在的伤势如何能够独自逃出来,在如此环境下极其容易发生意外。

    然而,现实便如同要与李尔德对着干一般,就在李尔德奔向父亲所在帐篷的时候,一枚空投炸弹已经从战机中投放下来,呼啸地砸落下来。

    “李尔德!”少女祭祀见状不禁发出尖叫声,然而她的声音无法叫停李尔德的脚步。

    父亲,等我!

    李尔德的心中眼下只有这么一个单纯的念头,其尽皆全力地向皮姆帐篷奔跑,下定决心要将父亲从中救出。

    而这时,那枚炸弹距离地面已不足五十米的距离,且其速度还在加快着。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刻,忽见帐篷的门帘被赫然一挑,皮姆拄着一根木质拐杖颇为艰难地走出帐外。

    “父亲!”李尔德惊呼一声道。

    皮姆并没有听到儿子的呼喊,或者说李尔德的声音在当下噪杂混乱的环境之中并不显眼。但皮姆虽然没有注意到李尔德的呼喊,却注意到而来危险的临近,其抬起头,但见那颗致命的空投炸弹距离自己所在地区只且有三十余米的距离。

    呼!

    皮姆吐出一口胸中的浊气,随后伸出一只手遥遥地指向那枚炸弹。

    “轰!”

    剧烈的爆炸声猛然想起,那枚炸弹在半空之中已经炸裂开来,轰烈的爆炸火焰瞬时在空中亮起,形成一道遮住半边天际的火幕。

    火幕分散而下,宛如一张将要网罗人生命的巨网向下铺下。

    皮姆的手臂并没有放下,而是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但严重一道凌厉的光芒随之划过。

    但见那向下急坠的火幕忽然停滞不懂,好似其触碰到了某种无形的墙壁之上,就这样这浓浓的火焰就漂浮在空中静静燃烧着。

    一秒、两秒、三秒...

    时间飞速过去,而那浓烈的火焰也在短时间内迅速消退下来,原因是其并没有在短时间内接触到可燃物体,仅凭炸弹中的火药供给,其根本无法持续太长的燃烧时间。

    很快,天空中的火幕就此消退。

    随着火幕的消退,死一般的寂静也如风一般席卷了在场中的所有人,几乎每个人都对眼前的场景不敢相信。

    之前还疯狂尖叫的的人们瞪大了眼睛痴痴地看着这一切,根本不敢相信。

    同样不敢置信的还有百米高空中的那名战机飞行员,显然刚刚的场景已经彻底颠覆了他对世界的认知,他不清楚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一枚炸弹就这样消失去半空中着实令人无法相信。

    随着躁动的轰鸣声变大,那架战机已经压低下来,瞬时间降下近三十余米的距离,同时机身微微侧斜,而三枚炸弹也接连从投弹口落下,三枚炸弹呈一种弧形状地降落下来。很快,这三枚炸弹又会构成另外一番人间炼狱景象。

    皮姆的眉头一皱,脸上露出颇为痛苦的表情,但其眼中随即绽放出更为强烈的倔强。

    轰!

    轰!

    轰!

    三枚炸弹相继空中炸裂开来,随即其形成了较比之前更为庞大壮观的火海,然而疯狂的火海并没有淹没地面,而是在半空中燃烧盘旋着,竟一时间也没有要消散的样子。

    事到如今,即便是反应最慢的人也察觉到了事情的诡异。

    空中的战机飞行员不明白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战斗警觉告诉他此地已不宜久留,当下战机机头向上一挑,其便要冲入漆黑的夜空云霄之中。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皮姆忽然沉声说道,声音苍老且充满遒劲。

    随后皮姆赫然翻动手掌,那照耀天际的的火海忽然盘旋而聚,站眼间便如纠葛在一起的数十条火龙一般,而由这无数火龙形成的火柱以一种无以言表的速度吃冲云霄,刺眼的光芒向周围绽放开来,那一刻在山谷中仿佛诞生出了一颗小型的太阳。

    火势强烈的火柱瞬时将追到了那战机身后,下一刻火柱便将战机不包裹与其中。

    这个时候,前往大帐中寻找武器的男人走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的时候也为之一惊,愣在了那里。

    但场中少女祭祀却保持了绝对的清醒,其赫然向男人大吼一声,那男人闻言猛地醒悟过来,随后欧发足狂奔起来。

    他的反应很简单,因为少女祭祀让他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