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四十五章 午餐时刻
    在奔驰在公路上汽车内,珍妮将身体懒洋洋地靠在座椅上,看着身旁的李尔德道:“好了,不要担心了,玛格祖母身体不会有什么大碍的,我感觉她可是比我还要健康呢。况且爸爸还会去请格斯医生,凭他的医术必然药到病除,我从小大大的病症都是他为我治好的。”

    李尔德闻言笑了笑道:“我相信在怀亚特先生的安排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其实我并非完全是在担心祖母,我所想的是之后我的未来。”

    珍妮眨了眨眼睛道:“你的未来?想来斯大林不会恳求你去带着他去横渡大西洋。”

    李尔德苦笑道:“拜托,珍妮,我现在可是很认真地和你说话。”

    珍妮耸了耸肩道:“我也是啊,我在用排除法帮助你去掉不可能的选项。”

    李尔德长叹一口气道:“珍妮,认真一些。”

    珍妮抽动了一下小巧的鼻翼,随后坐直身体道:“OK、OK,我认真倾听的,但在此之前你应该先说说你的想法,这样也让我可以更好地帮你分析。”

    李尔德道:“我也没有什么明确的想法,只是觉得再过两年自己总是要离开这里的...”

    “什么?你要离开?”珍妮闻言顿时瞪大双眼一挺身坐直了身体,那势头便要扑到李尔德身上一般。

    李尔德见状笑道:“不要这样嘛,真的好吓人。”

    珍妮杏眼圆翻道:“吓人的明明是你才对吧?为什么忽然间变成生出了离开的念头?难不成是我们一家对你不够好吗?”

    李尔德闻言急忙摇头道:“当然不是!当然不是!无论是怀亚特先生还是夫人都对我很好,包括佣人在内对我也十分关照,但...”

    珍妮翻了个白眼道:“也就是说只有我在刁难你喽?”

    李尔德苦笑道:“你对我也很好,嗯...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我想离开庄园并非是因为你们,而是全出于我个人的主观意愿。”

    珍妮道:“主观意愿?也就是说你非常想离开我家喽?”

    “我不想珍妮,我并不想。”李尔德认真道。

    “但我不得不离开。”

    珍妮眨了眨眼睛颇为疑惑地看向李尔德。

    李尔德道:“可以说这两年来的生活对我而言真的如同梦境一般,幸福的令我感觉好似在做梦,有的时候我真的担心这场梦会忽然醒来,我现在所都拥有的一切都会消失。”

    “怀亚特先生不仅帮助让我与祖母逃避了祖国的战乱,同时也给了我前所未有的家的温暖,你知道的,我母亲过世得早,父亲又常年不在身边,身边又无兄弟姐妹,虽然祖母对我很照顾,但我却有的时候也感到很孤独,而有了你们后,这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起来,我感觉...感觉自己获得了全新的生命一般。”

    珍妮挑了挑眉毛对李尔德道:“算你还有点良心。”

    李尔德笑了笑,随后道:“但事情不能永远都是这个样子。珍妮,我已经长大成人了,应该要学会独立,不能再在怀亚特先生的庇护下生活了。”

    珍妮嘟了嘟嘴刚要说些什么,李尔德道:“你平日中也看到了很多如我们这般年纪的同学都已开始自己独立生活,这种生活方式你不也非常赞同向往吗?”

    珍妮咧嘴道:“我当然是向往的,不过我那死板的老爸一定不会让我这么做的,在他的眼中我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姑娘,如果可以的话他愿意将我永远留在身边养活下去,就像我们家的狗一样。”

    李尔德闻言苦笑道:“话不能这么说,还不是你这几年中的表现太差,让怀亚特先生放心不下吗?”

    珍妮当即反驳道:“什么叫表现太差,你说我应该有着怎样的表现?还像小时候那个样子抱着洋娃娃坐在花园中的长椅上唱儿歌吗?”

    李尔德笑道:“怀亚特先生早上的时候的确又夸奖了你那个时候。”

    珍妮撇了撇嘴道:“就是因为那个时候我太乖巧了,才导致现在我做什么的他都看不上,在他的眼中的就像是那个洋娃娃的死物一般。”

    李尔德道:“怀亚特先生从来没有那样想过你,他真的非常关心你,爱你。”

    珍妮不耐烦地摆了摆手道:“好了好了,这些我都知道了,现在我们可是再说你的问题。”

    李尔德道:“我的事情就是刚刚说的那么简单,当然实际上也不止于此,要知道这两年我之所以住在这里都是因为我父亲在外工作,但他终归有忙完一切的一天,而在他回来后,我们也总是要离开的。”

    珍妮道:“为什么你爸爸回来就一定要走呢?我们家那么大即便再多出几个人也无妨啊。”

    李尔德苦笑道:“珍妮,事情不是那样想的。”

    珍妮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道:“其实你的话我也能理解,只是有些...不舍罢了。”其最后几个字说的十分微弱,即便是距离极近的李尔德也未听清。

    “你说什么?”李尔德追问道。

    “没什么!”珍妮将李尔德推开,随后道:“虽然我明白了你的心意,但我希望你将这份想法搁置一段时间,至少要等新年之后,要知道还有不到二十天的时间就要到圣诞节了,我可不希望我的袜筒中没有你送的礼物。”

    李尔德笑道:“放心,我并没有那么着急这么做了,再说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少了你的圣诞礼物的。”

    珍妮颇为得意地挑起下巴道:“这还差不多。”随后又道:“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就抽空多陪陪玛格祖母吧,让她老人家快点好起来吧,之后求她给我做好吃的南瓜饼。”

    李尔德笑道:“没问题,不过只怕到时你又会胖上几斤呢。”

    “李尔德!你个乌鸦嘴!”车厢中把爆发出珍妮愤怒的咆哮声。

    ...

    结束一上午的课程后,李尔德径直赶向自己教授所属的实验室,这里与其说是实验室倒不如说是一个小型的资料图书馆,毕竟航海学实践并非在仅在实验室中便可完成的。

    李尔德准备在实验室中简单吃一口午饭,午休过后珍妮还有一堂课要上,等一切结束后二人在结伴回家。

    推开实验室的门后,李尔德便闻到一股浓香的汉堡肉味,李尔德当下苦笑一声道:“杰拉德,你又偷跑到我们这里吃午餐了。”

    穿过屏风后,但见一个体型肥胖的极为夸张的男人正坐在办公椅上,平日中舒畅宽大的办公椅此时竟显得很是狭小,只能勉强支撑着男人身上的肥肉。

    名为杰拉德的男人看见李尔德走入其中当下随手拭去嘴角上的油污道:“中午好啊,李尔德。说来今天可不是我偷偷溜进来的,可是叔叔亲手给我的钥匙呢。”

    李尔德目光扫过不远处的桌面上,但见那有一把古铜色的钥匙,正是自己的指导教授托雷曼先生所有的钥匙,而托雷曼教授也是眼前肥胖男子杰拉德的亲叔叔。

    李尔德笑道:“看来教授是原谅你上一次将咖啡撒到他的论文上的事情了。”

    杰拉德撇了撇嘴道:“别提了,那件事情他可是埋怨了我好长时间,最后我答应他帮他擦一个月的皮鞋他才肯原谅我。哼哼,真是小气的叔叔。”

    李尔德笑道:“那有怪谁呢?还不是你自己做事不小心?”

    杰拉德翻了翻眼睛道:“我又不是故意的嘛...”

    李尔德道:“你们物理系的实验室那么大,环境设施也更加齐全优良,何必要跑到这仓库一般的地方遭罪呢。”

    杰拉德道:“我想要的不是一个实验环境,而是一个舒适的休息地方。”

    李尔德道:“你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我们海洋学的实验室就只是汽车旅店吗?”

    杰拉德笑道:“自然不是,我的话可没有任何歧视的意味,只是说这里的环境足够好,让人感到心安。”

    李尔德忍不住笑道:“所以最适合睡午觉。”说罢二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笑罢后,杰拉德将手中的汉堡塞入口中,随后从身旁的纸袋中又取出了一个,一边拆着上面的防油纸一边口中含糊地说道:“你没有到过我们的实验室,所以不知道里面情景,那里现在便如的午夜时港口的脱.衣酒吧一样喧闹,每天都有人吵吵嚷嚷着。真的非常烦人!”

    李尔德道:“他们在讨论什么吗?”

    杰拉德点头道:“他们在讨论用物理的力量去改变战争。”

    “物理的方法?”李尔德不解地问道。

    杰拉德拒绝着口中的食物道:“说来复杂,我就向你简单说明一下吧,就是说打造一种威力极强的武器,一口气击溃德国人与日本人,一举结束眼下的战争。”

    李尔德笑道:“一种可以阻止一场战争的武器,哈哈,你们是要从《圣经》中寻找线索召唤出上帝,之后当他解决这一切吗?”

    杰拉德瘪了瘪嘴道:“你这家伙的嘴可真是够臭的,不过我倒很喜欢。事情并非你想的那个样子,这种设想中的武器是利用了核裂变的原理,也就是很多人所知道的原子,其内部若是产生核裂变会产生非常大的能量,如果引发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的话,那么所释放出的能量可是相当巨大的。”

    李尔德皱了皱眉道:“原子...如果这东西我没记错的话,应该要比核桃都要小吧?”

    杰拉德点了点头道:“比芝麻都要小的多?”

    李尔德道:“那么大的东西即便引发什么...连锁反应又能如何?不会比坦克炮弹更加厉害吧。”

    杰拉德道:“实际上...它要比坦克能量大得多。”

    李尔德道:“那么与飞机空投相比呢?”

    杰拉德:...

    沉默片刻后杰拉德道:“兄弟,听我一句劝,抽空的时候你真的应该多读一些有关物理方面的书籍,你的物理学基础真的太差了。”

    李尔德笑道:“我学那种东西干什么?我的学科与他相交的地方又什么交集?”

    杰拉德道:“我不懂航海学,但我知道生活中的一切都与物理息息相关,可以说什么都离不开它,可以说物理学是一切学科根源。”

    李尔德道:“我在上数学课的时候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杰拉德道:“我并没有骗你,这都是真的,相信我。在这所学校中最不专业的学科就是航海学了,真不敢相信你是怎么会做出这种选择的。”

    李尔德道:“这么说来你是在说托雷曼教授不够专业喽?”

    杰拉德当下急忙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李尔德笑着向他歪了歪头,杰拉德见状好似下定某种决心道:“好,我承认,我认为我叔叔他并不算专业,在我眼中他的航海学知识体系都漏洞百出,简直....呼,这么和你说吧,我叔叔他虽然是航海学教授但他自己都从未真正出海远游过。”

    李尔德道:“爱因斯坦提出四维空间的理论,但实际上他也没有踏足过那里。”

    杰拉德闻言瞪大双眼道:“我的天,你竟然知道爱因斯坦。”

    李尔德道:“他是个非常有名气的人。”

    杰拉德道:“何止是有名气,若不是因为他我应该能在实验室那边好好睡个午觉了。”

    李尔德皱眉道:“你说的那个强大武器和爱因斯坦有关系?”

    杰拉德耸了耸肩道:“岂止有关系,根本就是...哎,和你解释你也不会明白,总之这个世界上有了爱因斯坦,物理学者们便无法在实验室中睡午觉了。”

    李尔德笑道:“看来他不仅是一个名人,还是一个伟人呢。”

    杰拉德哈哈一笑道:“不管那么多了,无论是名人还是伟人都与我无关了,现在的我只想吃饱饭后好好地睡上一觉。”

    说罢杰拉德已将手深入纸袋去取下一个汉堡。

    李尔德这才意识过来当下问道:“这是你吃的第几个汉堡了?”

    杰拉德道:“第九个...”

    李尔德闻言耸了耸肩苦笑一声。

    “杰拉德,如果有一天我和你一同出海的话,那么我一定是疯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