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三十一章 九叶草的特性

第三十一章 九叶草的特性

    “二十世纪的产物...”田中呢喃着说道,这百年间的差距究竟有何异样其并不清楚,对于威尔逊所讲的这种类永动机其了解的也并不多。

    威尔逊道:“年轻的时候我所学知识也够庞杂,对于这种巧妙利用物理学的永动沙漏有所了解,显然那个拍卖师所下定义并非符合史实,但对方同样充满信心。因为在拍卖行手中有着一张权威机构所认证的检验说明,这个永动沙漏的整体材质全部为二十世纪的物品,所以其品质的真实性是毋庸置疑的。”

    田中道:“这么说来这件沙漏还真是一件可以改变历史的物证。”

    威尔逊耸了耸肩道:“它是否能修整历史错误我并不关心,在我眼中所谓理智便如同人类独自修撰的长篇日记,而日记必然存有人的主观判断,如果夹杂了这种东西的话那么所谓的史实便已经算是被扭曲了。”

    田中苦笑道:“教授...你的想法也太偏激了。”

    威尔逊笑道:“的确,但这也是我最主观的想法。”随后威尔逊接着道:“这一有着颠覆性的事情让我很感兴趣,于是我便自己观察了那个永动沙漏。”

    “那个叫‘永恒’的沙漏外表品相的确有着二十世纪的设计风格,看上去属于欧洲地区的产物,按照上面所篆刻的文字来看可能是属于英国的产物。虽然拍卖行一方有着权威的认定证书,不过其依旧无法讲明关于这个‘永恒’的相关历史来源,关于这一点着实让我感到失望。”

    “但很快我便将注意力放在这件‘永恒’沙漏的本身上,在此之前我也曾接触过这种类永动机沙漏,但‘永恒’给我的感觉却很怪异。准确地来说是沙漏中的那些磁沙。那并非如普通的磁沙一般会在磁场作用下形成某些特有形状,或是直接如沙土一般在沙漏底部堆积。它给我的感觉更像是一种...饥饿...”

    饥饿。

    这个词语在田中的脑海中回闪着,对此田中有些无法理解,他想不出拥有饥饿感的沙漏磁沙会是一种什么样子,即便狂怒的沙漠风暴也不过如此。

    威尔逊道:“想来你无法想象出那样的场景吧,哈哈。若非亲眼所见一般人的确难以想象出来。且那是我在抱有某种目的下所产生的主观感受,在常人眼中那只不过是最为普通的我艺术品罢了。”

    “当时我瞬间便对这个‘永恒’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要知道那时的我正处于一种将其敏感的使其,对于任何有所特殊的物质都好奇想要探索,这样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

    “于是我便画重金将其拍卖下来,哼,那期间有个德国佬一直与我抬价,露出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也多亏他让我损失了不少钱。”

    “待我将其收入囊中后在第一时间内对其进行了细致的研究分析,结果你猜怎么着?”

    田中道:“你发现了九叶草...”

    威尔逊的脸上露出更为得意的笑容道:“不禁如此,我还发现了刚才所提到过的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惨残片。”

    对此田中着实大吃一惊,威尔逊口中的一对天敌竟在一件所谓的艺术沙漏中出现。

    威尔逊对此解释道:“在那个古香古色的沙漏外框地底部安装有一小块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的碎片,在精致的打磨塑形后看上去更像是一块装饰艺术品,但实际上它才是驱动着整个‘永恒’沙漏的力量来源。”

    田中闻言脑海中忽然一个念头电光火石般闪过,当下道:“您的意识是驱动着这个沙漏不但运行的力量是某种...‘食欲’。”

    田中都没有想到从自己的口中竟然会说出这个词语,包括其本人在内都感到十分惊讶。

    不想威尔逊却笑了起来道:“你的领悟能力很快嘛,而且‘食欲’这一词形容得也十分精准。没错,真正驱动着‘永恒’沙漏的正是正是这份力量。”

    “那沙漏本体中的磁沙并非是完全的磁沙,而是由九叶草粉末同磁粉混杂在一起,磁粉与改极电磁只能算是某种障眼法,其所要掩饰的是九叶草想要吞噬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的欲望力量。”

    听到这里田中不禁感到有些毛骨悚然起来,手掌心内开始渗出细密的汗水。

    威尔逊道:“你可以想象在一个循环驱动的铁笼中有一头饥饿无比的狮子,而你便站在铁笼外充当诱饵。狮子很想将你吞食,但其只要扑向你这个循环力铁笼便会转变其行进方向,从而导致那狮子永远同你保持一个最为微妙的最近奇点,但它无法突破这个距离。而假设这头狮子拥有无限的体力与生命,那么你们三者间所形成的系统便是一台永动机。”

    听完威尔逊的概述后,田中终于彻底领悟过来,虽然这个假设说法很不靠谱,却也最为直白地表明出‘永恒’沙漏的运动远离。

    威尔逊继续道:“这个原理听上去虽然简单,但若真将其完备制作出来,所需要的设计谋算量确实非同一般,尤其是在沙漏主体中的是九叶草粉末的配置量上要将其控制一个绝对可被把握的范畴内,分量或多或少都不可以,否则这个沙漏都将是失败作品。”

    田中眉头紧皱,通过威尔逊的话田中很快意识到这件事情的确不如表面所看的那么简单。此构件如此复杂程度以及精密计算,绝非是某个心灵手巧的工匠可以做到,尤其无论是九叶草还是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都属于特异物质,要在这两者间寻找出准确的平衡点着实不易,扪心自问,田中认为自己依靠其强大的黑客技术,在理解这二者间特质的前提下利用建立数模并使用计算机予以精准计算,其也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经历。

    而如威尔逊所言这件沙漏出产于二十世纪,那时无论是数模体系还是计算机硬件技术都不完善,利用这一方法进行计算着实有些不现实。

    随即一个更为可怕的想法出现在田中的脑海中。

    也许那件“永恒”沙漏只是在个人的力量下所完成的...

    威尔逊道:“这便是我发现预九叶草存在的整个过程,怎么样听上去是不是非常巧合且坎坷,不得不说命运这东西当真有趣。很多时候他会将你想要的东西以你意想不到的方式送给你。”

    田中道:“既然如此九叶草到底属于何种东西?”

    威尔逊道:“这么多年我也始终无法给其一个准确的定义,只能说其是一种拥有极其特性的异类生物体。当我将其中的磁粉脱离出来后,那些九叶草粉末很快聚成某种泥状物质,那样子更像是孩子玩耍使用的橡皮泥,且失去任何的动态特质,结构越发稳定。”

    说罢威尔逊道:“当时的我还真是被吓一跳呢,以为是自己的不当操作致其死亡,那一刻懊恼与悔意简直要把整个大脑冲爆。”

    “为了进行最后一搏,我将沙漏底座上的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残片卸下,将其投入泥状的九叶草之中。结果神奇而又恐怖的一幕发生了。”

    “本已陷入沉寂的九叶草宛如猛然间苏醒的野兽一般将那块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残片迅速吞噬,一切几乎属于眨眼之间的事情,便如同一头狮子将雏鸟吞下一般。”

    “在那之后,九叶草于短暂时间进入磨某种活性状态,感觉上其很是‘兴奋’,之后其便再度沉寂下来,这个时候我已清楚其是进入了休眠状态。”

    “然后我便火速赶赶回月岛,将所有的发现都告诉了哥哥,对此哥哥也大为惊讶,虽然‘天敌’理论是他提出的,但他也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东西,但那一小块九叶草的存在是其无法抗拒的现实,而后我们二人开始进行了进一步的隐秘实验。”

    说到这里西蒙·威尔逊声音停了下来,脸上的神情变得肃穆起来道:“接下来的事情说起来可能会让你感到丧心病狂,但我想说的是这一切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田中闻言只觉头皮一麻,他意识到接下来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威尔逊道:“总归到底,我所坚持发现九叶草的执念并非是为了见证其吞噬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而是为了完成初号的‘弑神铠甲’设计,而‘弑神计划’的本质也是为了克制渎者。所以当下我与哥哥决定将九叶草于真正的渎者身上进行活体实验。”

    初听威尔逊分析各种缘由的时候,田中心里便已生出了不祥的预感,而当西蒙·威尔逊说出活体实验的时候,田中更是震惊在那里。

    威尔逊见状轻笑道:“怎么?害怕了?”

    田中咽了一口唾沫道:“他...他们毕竟是活生生的人啊!”

    威尔逊道:“在当时的环境中所谓人权、尊严这些东西都已变得不再重要了。我们与渎者之间只有一个关系,那便是敌人。拥有超强异能的渎者显然是人类最具威胁性的敌人,若双方之间真的有一天爆发战争,大量的无辜民众才是最悲惨的受害者。”

    威尔逊直视着田中道:“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田中见状只能再度咽下一口唾沫,沉默无语。

    威尔逊随即继续道:“况且当时的形势混乱得很,你们的师姐袁静与警视厅方面进行了协商,创建了猎人组织九处,其成立不久后便迅速地将屠刀指向当时的渎者们。而当时的渎者并不如现在这般拥有其独特的组织结构,可以说完全是一盘散沙,在这样的情况下九处对于渎者的屠戮速度极快,大有将其一口气完全铲除的趋势。”

    “不过我与兄长都并不看好袁静的行动,要知道世间的所有事情都遵循着物极必反的道理,如果想在短时间内将其铲除,强烈的势头只会越发逼迫渎者们快速成长,而成长起来的狼群可绝非是几根烧火棍便可以收拾掉的。”

    “果不其然,之后的事情证明袁静的判断选择有所错误,当然我想这也并非是她一个人做出的决定,据我所知在袁静的背后还有着更为强劲的势力存在,而猎人们的急于求成一定程度上也是受到月岛政府方面的影响,要知道没有哪个政治家允许自己的管辖范围中出现其无法控制的‘怪物’。”

    “总而言之,那是一个异常残酷且激烈血腥的年代,被九处所擒住的渎者所要面临的绝不比承受九叶草实验更加残酷,也许反而是件幸福的事情。”

    田中只觉得种种残酷复杂的真相如沉重的淤泥般弥漫在他的脸上,使其感到很是窒息,长长地呼入一口气,周围那股腐败难闻的气息瞬时充满肺部,但田中却感到一丝释然的解脱感。

    “之后兄长与袁静取得了联系,我们从其手中接管了五名被擒渎者,现在想来也许便是在那个时候哥哥向袁静透露了一些有关九叶草的事情。”

    “活体实验进行的很成功,简单说来一切都符合我们的初期预料,当九叶草触及到渎者的时候,其便会如水蛭吸附在其身体上,不过九叶草却并不吸噬渎者体内的能力,而是可以起到克制的作用。受到九叶草侵蚀的渎者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渎者能力,具体情况你可以参考今晚袁静的反应。”

    田中闻言这才点了点头,至少在威尔逊所描述的实验过程中并没有什么让他感到不适的地方。

    田中顿了顿道:“也就是说九叶草可以对渎者异能起到抑制剂的作用,使其能力很长一段时间处于无效化。”

    “完全没错。”威尔逊点头道。

    田中闻言心中顿时又增新的疑惑道:“既然如此当时的西蒙老师为什么没有将九叶草用于‘弑神铠甲’的设计之中,如果有了这种武器绝对可以提升其作战威力。”

    威尔逊摇了摇头道:“事情也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在那次实验中我们不仅发现了九叶草对渎者能力的抑制作用,同样发现了其存在的饱和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