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二十章 恶魔九叶草(一)

第二十章 恶魔九叶草(一)

    月神少爷在袁静的强势压迫下越发濒临崩败边缘,无论其如何努力反击都已是无力回天。对此月神少爷也是心急如焚,但却无可奈何。

    其中有几次袁静的刀锋在“弑神铠甲”之上划过,点点的火星迸溅开来,虽然这对月神少爷并未产生丝毫伤害,但其也明白对方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试探自己。

    再度鏖战片刻,经过几番试探后的袁静终于笑了起来。

    “这就是老师最后所研究的作品吗?虽然一些性能实属不错,但就整体而言只能说让人太过失望了,我很好奇,我那个野心勃勃的师弟就这点本领吗?”

    月神少爷闻言顿时恼羞成怒,就连同袁静同归于尽的心都有。

    就在这个时候,内部通讯耳机中传来了佐山的声音。

    “少爷,按照现在的形势来看我们恐很难取胜,为今之计也只能使用...来自阿瓦隆的诅咒了...”

    阿瓦隆的诅咒这一名字回荡在月神少爷脑中,顿时宛如灌顶凶雷一般让其顿时醒悟过来。

    月神少爷当下急切道:“那东西已经能完全使用了?”

    佐山犹豫片刻后道:“暂时还属于实验性阶段,不过现在...”

    月神少爷大喜道:“既然拥有,岂有不使用的道理?不过我还真的不清楚你们何时在我的铠甲中装满了此设备。”

    佐山苦笑道:“主要因为其处于最后的实验阶段,我们将其装备在您的铠甲中一方面也是为了测试它的稳定性。”

    月神少爷道:“这么说来,我算是一只小白鼠喽。”佐山轻咳了一声,没敢继续与其搭言。

    月神少爷对此却并不在意,他本就是一个极具冒险精神的人,且怀有满腔热血正义,否则凭他的身份又怎么会做如此危险的事情。

    眼下月神少爷被袁静步步紧逼得近乎全无退路,对于佐山的提议他更是没有理由拒绝。

    “阿瓦隆的诅咒”实在“弑神铠甲”开始研制后所产生的附属计划,其主要作用便是针对一些实力高强,无法单纯以“弑神铠甲”正常应对的强敌而计划出的。

    但“阿瓦隆的诅咒”这一计划的实施研究却如同它的名字一般,有所诅咒所以并不顺利。直到前不久,整体计划才初具规模,且完全无法达到完善这一标准,所以柳甄敏、佐山等一众人等皆表现出保守态度。月神少爷对此虽不以为意,但却也并未有什么强硬执行的态度,毕竟他还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不想用自己的生命安全来为此种事情来做实验。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此时的月神少爷下定决心要做一次小白鼠,无论怎样都要给袁静一次重重的反击。

    随着双方战斗的持续,月神少爷越发地显漏出颓势,即便在防守方面也显得力不可支。

    这种情景在袁静看来并不算是什么意外,无论怎样月神少爷从小到大都是一名养尊处优的富家少爷,即便其在体能素质方面优越于常人,但就搏杀战斗着这一方面着实欠缺太多,同雨果这种自幼从死人堆中爬滚、觅食之人无法相比。

    再者弑神铠甲虽然精湛完美,不过其本身没有真正的驱动内核,主要还是来由月神少爷进行人为操作,如此一来其便失去了机甲那种持续作战的优势,时间一长其必然会进入一种疲惫期,不经休息便的会进入恶性循环,落败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念及这里袁静不禁越发得意起来,在她的意识中眼前的一切都如其所预料的一般不二。

    月神少爷也一直在观察着袁静的反应,他不知道自己主动显露的缺点是否引起了对方的怀疑。现阶段的“阿瓦隆的诅咒”并不算完善,月神少爷并不敢贸然实施,其要选择一个最佳时机对袁静造成最为致命的打击。

    虽然袁静并没有对月神少爷有所怀疑,不过却也并非向其贸然发动进攻。原因有二,一是因为袁静比较享受眼下这种“猫逗老鼠”的状态,再者的她依旧对月神少爷的身份有所顾虑。无论其是有意还是无意地伤害到了对方,所要后承受的将是前所未有的责难,对此不必说是她,恐怕就连处长米洛阳也无法应对。

    但就这么拖延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袁静现在也不清楚医院之中内是何种情景,优势是在自己这边还是渎者那一边。在袁静的眼中今晚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九处可以用最为正面的手段向雨果进行抓捕,如果事成,那么九处将获得某大的优势好处,而袁静也十分想要将雨果掌握在手中。

    所以无论如何袁静都不想在月神少爷身上多做拖延。

    念及此处,袁静已下定决心尽快摆脱掉月神少爷的纠缠。

    霎时间,袁静会汇聚出的到刀网更加紧密,宛如遮天之势向月神少爷压了下来。

    对此月神少爷在感到紧迫的同时也感受到了袁静准备彻底了解这一切的决心,自那一刻月神少爷明白机会来了。

    就在刀网不断在“弑神铠甲”上纷飞,碰撞出无数火花的时候,忽然,袁静掌中的刀正斩在月神少爷的手掌护腕处,但听得一阵刺耳的滑动声,随即月神少爷掌中的光剑与护甲截数脱落开去。

    这种情景倒是袁静有所一惊,她没有想到这“弑神铠甲”的局部竟然会如此不堪一击。

    但见护甲飞脱后,露出下面漆黑的内甲部分,在其上面还能看到些许电板纹路,暴露出如此模样,如果再战斗下去的话,恐怕“弑神铠甲”将会损毁得更加严重。

    一招彻底落败后的月神少爷赫然间大吼了一声,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一般,竟全然不顾一起地向袁静扑了过去,好似要与其同归于尽一般。

    这在袁静看来着实好笑,月神少爷便如同一个懂事的孩子,根本没有所谓战士的觉悟。对此袁静只是屑笑一声。

    “你最大的幸运便是有了一个好父亲...”

    说罢袁静将掌中的手术刀向前一递,但见其赫然刺入月神少爷那裸露出来的铠甲之中。

    袁静的想法很简单,她想用最为简单的方法造成“弑神铠甲”的内部系统进入瘫痪状态,从而将月神少爷予以的抑制,但当袁静的身体与那漆黑的铠甲触及在一起的时候,袁静当即惊吓的发觉自己上当了。

    当袁静的手掌与那黑色电路板击处在一起的时候,那黑色电路板仿佛于瞬间拥有了生命一般,狠狠地在袁静的手掌上咬了一口。

    那种疼痛绝非简单的冲撞以及的电流那般简单,那是一种有外自内彻底侵入身体的感觉,便犹如一种具有固定形态且能让人感知到的病毒一般。

    袁静心中大叫一声不好,随即身体向后暴退而去。

    然而就在其推出十几步之后,袁静只觉一种空乏之感袭便全身,双腿瞬时便失去了气力直觉,只能颓然地立在那里。

    袁静的激烈反应令月神少爷感到惊讶,他本以为袁静是察觉到了他的“阴谋”才即刻退出的,正当其感到懊恼与遗憾的时候,他注意到了袁静那异样的脸色,瞬时月神少爷明白过来对方中招了!

    就这样,双方持续良久的争斗终于停止下来,而最终结果更是出人意料。

    袁静的脸色十分糟糕,不过那并非惨白也并非青紫,而是处于一种异样的粉红色,这种颜色看上去更像是女孩子前去与男友约会所使用的特殊粉底,但在袁静以及月神少爷看来,这则是一种中毒的表现。

    “你...你到底使用了什么?”

    此时袁静的声线已越发颤抖起来,这是数年以来她从未有过的表现,即便袁静自己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沦落到这般地步。

    月神少爷笑着扬了扬手臂,将那显露出来的手甲在袁静面前晃动了一下道:“算是用了一点秘密武器。”

    袁静双目死死地注视着那看上去平淡无奇黑色“电路板”,忽然之间眼中浮现出一抹诧异的神色,随后失声叫道。

    “九...九叶草!”

    月神少爷闻言一愣,随后笑道:“不亏是梅林的师姐,果然够博学。话说这东西是你老师所命名的吗?”

    听到月神少爷的回答,袁静的眼眸更加惊讶与慌乱,直到现在她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是柳甄敏找到...它们的?”

    月神少爷道:“准确地说是我们月神家率先发现它的,且也是在一种十分偶然的情况下。这种东西位于深海之中,存量十分稀少,为此我们花费了许多功夫也只是找到为数不多的东西。”

    “深海...”袁静呢喃地重复着这一词语,随后其眼中忽然发出了然的光芒。

    随后袁静不禁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我终于...哈哈...终于懂了...”

    对于袁静忽然的变化,月神少爷也有些不明所以,其不解地看着袁静道:“终于懂什么了?”

    袁静大笑良久过后,目光的凝向月神少爷道:“一直以来我都对柳甄敏进入你们月神家一事有所疑问,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他是想借助月神家的力量来达到某种目的,那那种事情是不现实的,毕竟你的父亲绝不会被他所轻易利用,柳甄敏他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操控着一个根深蒂固的庞大帝国。”

    “而当他成为你的执事顾问,并且陪你开始玩这一套超级英雄的把戏的时候我也很好奇,因为‘弑神铠甲’虽然强大却并非是完美无缺的,他不可能仅凭这一个战争武器来铲除所有的渎者以及渎者力量。而你的父亲也上决计不会放任你被柳甄敏耍的团团转来当枪使。所以他依然很难实现自己的愿望。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随后袁静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吸气的时候其也不禁皱了皱眉,显然胸口处传来一阵肺腑的疼痛。

    “他的目的便是借助你的力量来获取这些九叶草...”

    月神少爷皱了皱眉道:“你到底什么意思?”

    袁静此刻身体已经进入一种低迷无力的状态,就连掌中的手术刀都要无法握紧。

    但袁静还是咬紧牙关道:“你可还记得我告诉过你为何我们的老师要着手开发‘弑神铠甲’的计划?”

    对此月神少爷算是有所耳闻。

    “是为了针对渎者...”

    袁静笑道:“那么你认为老师又是为了什么而停止了‘弑神铠甲’项目的继续研发?”

    月神少爷的脑子的越发地有些糊涂起来,其下意识地回答道:“是因为他发现‘弑神铠甲’是一项危险的武器。所以...”

    袁静闻言再度大笑起来,笑罢后袁静瞪大眼睛道:“这样的话你相信吗?”

    “我...”月神少爷一时失语。

    袁静道:“可以说渎者便是由我和老师所缔造出来的,对于这一事件老师很是自责愧疚,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无法走出心中的阴影。但最终老师还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因为他要为自己的错误予以改正。”

    “与我走上的道路截然不同,老师转业研究‘弑神铠甲’更多的考虑是出于世界未来的角度来看。老师认为猎人的存在同被制造渎者毫无两样,这种状态持续下去不会产生什么最终结果,只能会达到一种临界点的平衡。就好像是利用吸血鬼去捕杀吸血鬼一般。只要那些吸血鬼猎人不杀便绝不会将吸血鬼猎杀干净的,因为一方被消灭,那么另一方便会面临被消灭的危险。对此老师要研制出某种一劳永逸的方法,那便是用真正的杀戮机器来解决着一切。”

    “弑神铠甲吗?”月神少爷请问道。

    “没错。”袁静的身体开始变得越发虚弱起来,但其还是自坚持说话着。

    “在老师的设计中,‘弑神铠甲’便如治安官们所穿的防爆警服一般,可以通过简单装备操作便可以对渎者进行屠杀镇压,最终以达到其被彻底消灭的结果。”

    “但最终他还是将这项计划停止下来...”

    “因为他发现了比‘弑神铠甲’更为有效的东西...”

    “九叶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