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十九章 争执
    正沉浸在莫大悲痛中的纸鸢闻言登时愣在那里,对于茶荼的发问她实感意外,但很快其也意识到了这其中的缘由,随即纸鸢脸上的神情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注视着纸鸢神情的变化,茶荼已意识到了答案,惨白的脸庞浮现出一抹无奈且落寞的神情。

    “原来真的...是这样啊...”

    纸鸢的眼中闪过几分复杂神情后轻声道:“如果这些都是不不告诉你的,那么她并没有说错。但她也只说对了一半...”

    茶荼闻言眼中顿时流露出些许惊异,就连一旁的小樱也将将目光投向纸鸢。

    纸鸢道:“在经历过当年那段黑暗时期后,我便意识到人类同渎者决不能够和平相处下去,虽然从那时开始已经出现双方割据的状态,但睡榻岂容他人酣睡,当时的九处与月岛政府只是准备、蓄势而已,毕竟他们并不想让世人完全知道我们的存在。而在一切准备就绪后,战争...或者说屠杀不可避免。”

    说罢纸鸢目光充满悲伤地看着茶荼道:“你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哪一方会获得最后的胜利?”

    茶荼苦笑,答案自然不言而明。

    纸鸢道:“而且对于人类与渎者之间的立场我同样摇摆不定,虽然我是一名渎者,但那并不代表了我舍弃了为人的根本。在我的心中我更倾向于后者。”顿了顿后纸鸢又道:“有的时候,我会认为自己的诞生是一种错误。”

    茶荼苦笑依旧。

    “渎者...真的是一种错误吗...”

    纸鸢摇了摇头肯定道:“绝对不是。”茶荼瞪大了双眼。

    纸鸢道:“刚刚我说的那种想法在我的脑海中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前不久。”

    说罢纸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在这段时间中,我结识了新的朋友,经历了一番事情,之后我的思想开始有所改变,或者说我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从未见过的希望...”

    茶荼笑道:“这个人真的很了不起,能让首领你有所改变...咳咳,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真的很想见见这个人啊!久闻大名呢...”

    纸鸢略有疑惑地看着茶荼,茶荼却并未就此话题继续说下去,而是正是纸鸢道:“那么首领,你告诉我等待着我们的...最美好的结局会是什么...”

    纸鸢正要回答的时候,茶荼再度插口道:“您不要骗我。”

    纸鸢点了点头,随后正色道:“都会活着。”

    “活着...活着...”茶荼脸上浮现喜悦幸福的微笑。

    “能活着...就好...”说罢茶荼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喏,首领你知道我现在...想到了谁吗?我想到了周挺。”

    “周挺?”纸鸢不解为何此时茶荼会想起那个故去多年的漫研社成员。

    “我啊,结局其实和这小子差不多...都挺...遗憾的...”

    说到最后的时候,茶荼的声音已经变得微乎其微。

    随着茶荼平静下来,纸鸢与小樱也沉默下来,酒吧之中仿佛被至于一片真空之中,不闻丝毫声音。

    良久,纸鸢将茶荼的身体缓缓放下,死亡的冰冷已经开始取代了生命的温暖。

    随后纸鸢站了起来,一滴泪水也随之她的起身而飘落而下。

    片刻后,小樱的声音响起。

    “首领,之后我们该怎么办...”

    纸鸢道:“去找不不。”

    小樱道:“那我们不回...”

    纸鸢道:“古瑶是不不的第一站,却绝非是她的最后一站,我相信现在她正前往下一刻漫研社据点进行着她的屠杀。”

    小樱的眼中也流露出凌厉的杀意,对于同伴的被害,小樱自然无法忍受,尤其是作为昔日亲密战友的不不,这种愤怒与痛恨要比任何人都要更加强烈。

    纸鸢眉头微蹙道:“今晚的事情发生的很不寻常,我不是阴谋注意者,但也不相信如此巧合。今晚的事情看上去更像是一场针对雨果而展开的阴谋。”

    “针对雨果?”小樱有所不解。

    纸鸢道:“没错,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在当下这场越发混乱的争斗中,在各方势力的僵持对峙下,雨果所起到的作用越发微妙且明显了。”

    对此小樱倒也有所察觉,雨果不仅是漫研社最为信赖的盟友,同时其与圣堂、天英、九处甚至流街等各个方面都有所关系,虽然小樱不了解具体有着怎么样的关联,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中雨果所起到的作用不可小觑。

    纸鸢道:“虽然今晚的事情看上去仅是雨果同格拉斯家族甚至是九处的矛盾,但可以肯定的是TAROT已经参与到其中,不不之所以选择这个时候对漫研社下手,且有意地泄漏行动踪迹,留以活口,就是为了牵制住我。”

    小樱闻言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纸鸢道:“但不不此招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她已算准我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按照她的剧本行事,否则的话那便不是我了。”

    小樱闻言默然,此时的她已彻底意识到不不究竟是怎样一个可怕的敌人。

    纸鸢长叹一声道:“说来如果她不是TAROT中人的话,未来她必然是漫研社的首领,不得不说在漫研社中实在没有谁比她是更为适合的人选。”

    小樱了然地点了点头,事实上在很多年中漫研社中的所有人都清楚不不便是纸鸢的继承接替者,而时至今日小樱还是有些不明白,那日在远山公寓中不不为何要不惜暴露自己。只要其在漫研社中继续潜伏下去,那么形势便会越发向着TAROT一方推进。

    当然这个疑问眼下并不方便向纸鸢询问,况且纸鸢也未必会知道这个答案。

    纸鸢沉吟片刻后道:“现在你去通知一下周围地区的所有成员们。全部分散隐藏开来,只要躲过今晚危险便会暂时过去。”小樱当即答应下来。

    纸鸢想了想后又道:“看来今晚我们还是要去麻烦马戏团的诸位了,没有他们漫研社恐怕亦是孤木难支了...”

    ...

    月神少爷并非是孤木,但其现在的确非常难以支撑下去。

    同袁静的战斗开始时间并不长,但由于二者间绝对的实力差距,所以很快月神少爷便被袁静全面压制。

    只见袁静手中那般轻薄的手术刀在其掌中盘旋飞舞,宛如一条灵蛇。而这条灵蛇在飞速运转下形成的刀网很快便将月神少爷缠入其中。

    那种风雨不透、水泄不通的压迫感让月神少爷感到喘不过气来。

    对此月神少爷只能拿出一百二十分的精力全力应对,才能勉强应付,但见袁静的神情却是颇为淡然,看不出有丝毫的压力,更像是在享受着这场“猫鼠游戏”。

    月神少爷虽然心中忿恨,却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毫无办法。

    而身处远方的圆桌团队,对此也毫应对之力。

    “在这样下去少爷必然会落败遇险啊!”牛川的额头上已满是细密的汗水,此时就连操控键盘的手掌也微微颤抖起来。

    “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有什么用,有功夫还是快想一想办法吧!”佐山冷冷地训斥道。

    焦急的心情同样包围着佐山,眼下柳甄敏不在,他便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如果真的发生意外,那么他要承担起几乎所有的责任。

    牛川道:“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咱们的这位大师姐着实厉害,看现在的态势其应该是对月神家还有所忌惮,并未急于大下杀手,如果其不耐烦开始施展全力,那么少爷必然会瞬间落败。”

    牛川所言佐山自然也看了出来,对此他也只能徒然心急,不知该如何是好。

    牛川见佐山沉默随后道:“为今之计只有将马索即刻调到少爷那里将其换下,掩护少爷回来,反正马索也并非实体操作,顶都我们舍弃一套铠甲便是。”

    佐山眉头紧皱道:“你以为我不想当马索去帮少爷,实在是马索那边也疲于对付啊。”

    牛川闻言急道:“那有什么!马索保护的是那个‘白头翁’!无论他是是什么什么,也不能与少爷相提并论啊!”

    佐山皱眉道:“可是...”

    “没有可是!”牛川强硬地打断了佐山的话。

    “无论少爷回来之后如何地发脾气,惩罚我们我都认!我也可以将责任全部揽在我的身上,这都无所谓。要知道,只要少爷不出意外,所有惩罚我们都是能承担得起的,但如果少爷真的出了意外,等待我们的结果只有一个!”

    什么结果佐山自然清楚,对此佐山只有下意识地吞了一口唾沫,但其还是没有表态出来,神情陷入无比纠结之中。

    牛川见状急道:“拜托!都这个时候我们已没有时间犹豫了!”

    佐山用拳重重地锤了一下桌子,随后将目光转向田中道:“田中,还没找到小敏吗?”

    此时的田中手指正飞速地在键盘上敲打着,十指在键盘上的一闪而过让人只感眼花缭乱。

    听到佐山急切的问询,田中只有无奈地摇了摇头。

    “该死!这个关键时刻他到底跑去哪里啊!”

    佐山声音近乎嘶声咆哮道。

    田中眉头紧皱道:“他现在跑到哪里我并不清楚,我只知道他在有意地避开我们。”

    “什么?”佐山与牛川闻言都将目光投向了田中。

    田中道:“首先我敢肯定的是,在今晚的傍晚时分,小敏是回到月神大厦之中的,而就整个监控系统所能调出的监视视频来看,直到现在他也没有离开的迹象。”

    “哈?”佐山与牛川闻言更是一惊。

    田中道:“我也命令其他执事前往小敏的住处以及办公室,都没有发现他的一点踪迹,而我对其进行跟踪定位也没有任何的结果。”

    田中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佐山与牛川都沉默下来。他们二人对田中的本领与基础都有所了解,如果田中想要追踪一个人的话,想要从中逃脱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属于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事无绝对,如果追踪对象是柳甄敏,且柳甄敏不想被田中发现,那么其绝对可以做到无形无踪的,所有了解柳甄敏的人都相信他有着那样的实力。

    但问题的关键是,柳甄敏为什么要这样做?

    “小敏他究竟在做什么!”佐山焦急且痛苦地说道。

    牛川紧咬牙关道:“眼下想这些事情都是无意的,小敏不在我们也得解决少爷那边的事情,只要救下少爷,其余的一切都从长计议。佐山,听我的话,现在即刻命令马索前往支援少爷。”

    佐山并没有对牛川的话做出反应,其依然处于矛盾犹豫之间。

    见此情景牛川愤哼一声,随即不管佐山,直接将手伸到佐山面前的控制面板上,便要待佐山下达命令,而对此佐山并没有反抗。

    就在这时,一只手忽然扼住了牛川的手腕,牛川抬头恶吼道:“田中,你给我滚开,眼下可不是胡闹的时候。”

    面对牛川怒吼,田中并未有丝毫胆怯,其瞪目正视着牛川道:“现在需要冷静的人是你。”说罢握住牛川手腕的手掌更加用力。

    正当牛川发怒的时候,田中道:“大家都会相处多年的伙伴,每个人对其他人也都有所了解,现在就以你们对小敏的了解,他会是那种临阵脱逃的人吗?”

    这句话仿佛瞬间点醒了佐山与牛川,不过二人还是不明白田中的意思,牛川顿了顿道:“既然他没有临阵逃脱,那么又去了哪里?在干什么?”

    田中轻轻地摇了摇头道:“这一点我并不清楚,但我再想会不会又这么一种可能,小敏他...一个人外出帮助少爷去了?”

    “哈?”

    田中的说法让佐山、牛川都是一惊。

    田中耸了耸肩道:“我的推测没有什么根据,但我想...小敏他不会无缘无故地在这栋大厦中消失不见。要知道以他的位置暂时的逃避是无用的,无论少爷出了什么事情他都最终难逃其咎,所以说在少爷遇险这件事上,他比我们所有人都更着急。”

    佐山与牛川对视了一眼,田中所言并非没有道理。就在二人沉默之时,田中的话再度响起。

    “况且,我也不认为少爷战败便会发生什么不测,毕竟我们的手中还掌握着九叶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