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普罗米修斯的挽歌 第十三章 弩末之力
    听着柳甄敏的话,拉克伯眼前一亮,目光充满诧异。

    柳甄敏淡笑道:“怎么?不相信?”

    拉克伯有所迟疑地皱了皱眉道:“我只是有些想不通这其中的道理,你是一个行事无比谨慎的人,为何这个要做如此冒险的事情?”

    柳甄敏道:“你认为我没有与其匹敌的实力吗?”

    拉克伯闻言冷笑道:“虽然我不敌你沦落为阶下囚,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就凭你的实力想要正面进入渎者之间的这滩浑水中是完全不可能的,在那里智慧谋略的价值甚至要拍在其次,实力才是决定一切的东西。”

    拉克伯所言并非虚妄,在其说话间其已经不自觉地想到了纸鸢。

    自其叛离出漫研社后所谋划的一切事项可以说最终都被纸鸢所瓦解,而纸鸢的方法自然不是什么奇谋巧策,而是其绝对实力。

    在那打碎一切谋略计划的实力面前,拉克伯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与无力。当初其身处漫研社,纸鸢是他最为依仗的靠山。而当其成为其对手的时候,纸鸢则成为了他最大的噩梦。

    柳甄敏淡笑道:“对于这一点你大可放心,我从来不打无把握之仗。今天的机会对我来说实属天赐,绝不可错过。”

    说罢柳甄敏的眼中闪过了些许悲离。

    “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待了太长的时间,同样也失去了太多的东西。今晚,我要让世界知道我的存在。”

    拉克伯凝望着柳甄敏,片刻后其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你的要求。”

    柳甄敏淡笑起来,嘴角处挂着绝对的自信。

    雨果从半空中疾坠而下重重地摔在地上,一瞬之间雨果只觉得大脑一阵剧烈地天旋地转。

    此等情景是雨果自成为渎者以来从未遇到的,但这也全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井川手上的五枚由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所制成的戒指作用果然可以抑制渎者的能力,这让雨果不禁想起十年前西蒙教授所制出的那枚魂戒。

    当魂戒还在蜂猴掌握之中时,其便对雨果的能力有所克制,只是在其死后戒指的去向一直不明,久而久之雨果也对其有所淡忘。

    而现在井川使用出同样的东西,这让雨果脑中的往事纷纷涌现。无疑,这些戒指便是袁静所制造出来的,而作用自然便是应对渎者,不过现在袁静所制作的戒指相比与魂戒来说威力大减了很多,否则也不至于用如此多的材料,想来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被破坏后,其本身的力量也随即渐弱了很多。

    但即便如此,雨果仍然觉得胸口内一阵翻江倒海的涌动,自己体内的力量开始不受自己的控制,好似要在体内崩离暴走起来。

    就在这时半空中得井川凌空一个翻身已然稳稳落下,此番他并没有向雨果发动猛击,而是与其保持一定距离观察雨果的反应与动向。

    雨果用手肘支撑着地面,面前保持身体不倒下,眼眸中流露出愤怒的光芒。

    井川咧了咧嘴笑道:“这个结局是你没有想到的吧,说来我也有些没有想到,这情景倒很像是斗兽棋中的老鼠吃象。”

    雨果强忍念体内的澎湃且胡乱的气息道:“老鼠并非能吃象,只是恰巧踩在了猎象的枪上而已。”

    井川笑道:“无论如何是我赢了。”

    雨果道:“是吗?可是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井川眉头微蹙道:“难道这算是事情的关键吗?”

    雨果笑道:“自然算是关键,你知道吗?我曾有一个敌人,算的上是一个老对头。我一直都很想将其杀掉,不过因为一些原因总是未能入愿以偿。但直到最后我发现,只要其一天不死,自他身上所惹出的麻烦便接连不断,甚至在梦中都不会放过你,这种感觉有的时候真的能够让人发狂呢。”

    井川道:“那你最终和他做以了断了吗?”

    雨果苦笑道:“实不相瞒,本来我决定将这一切都在今晚全部了解,不过阴差阳错下我又来到了这里,还没来得及将其干掉。”

    井川耸了耸肩道:“那样的话那个人可是要感谢我了,因为我救了他的命。”

    说话间井川手掌向前一身,随即一般散发着阴森寒光的利刺从其掌心中弹出,随后井川一步步地走向雨果。

    就在井川距离雨果不到五部的距离时,忽然一阵尖锐的枪声响起,随即一道夹在着炙热气流的子弹向着井川的额头上射来。

    井川暗道一声不妙,却并未向后闪退躲避,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稍有退却,那么将有可能错过杀死雨果的最好时机。

    一瞬间,井川赫然压低身形,同时双腿愤然一蹬身体弹起,整个人都宛如猎豹一般,掌中利刺向着雨果的喉咙处贯去。

    这种架势显然其宁愿自己的性命不顾,也要将雨果杀死。

    井川的这一决断就连那在暗中开枪施以援手之人也大感意外,但其即便再想出手阻拦也全然不可能了,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上都不允许。

    在这一过程中,只有一个人保持了绝对的淡然,那便是雨果。

    对于雨果而言,十数年的离奇经历以及在西蒙的实验中经历了无数次轮回苦练,致使其在此关键时刻全然不会心慌意乱,反而在生命的威胁面前会进入一种格外冷静的状态之中。

    眼下正是如此。

    当井川的利刺距离雨果不足二十厘米的距离之时,雨果的嘴角忽然出现一抹冷笑。

    “你,听说过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吗?”

    这是几个字清晰无比地传入井川的耳中,一瞬间这十几个字便如同十几把刀一般刺在他的心上一般。

    不过眼下井川同样毫无退路。

    当利刃距离雨果更近几分的时候,雨果忽然伸出了两根手指将利刃径直地夹在双指之间。

    瞬时井川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宛如撞击在一座磅礴的山峦之上一般,自己巨大的冲力气并未将山峦击倒,反而是一股无穷的力量向着自己反冲而来。

    但即便如此井川也绝不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在应对巨力反冲的时候,井川再度咬牙发力,希望自己可以借助战争义骸的身躯力量让利刃突破雨果的防御。

    但这份幻想已然破灭了。

    雨果的双指便如磐石巨山一般纹丝不动,任由井川的发力都无济于事。

    须知,雨果并非第一次以双指控物,而上一次雨果所夹住的是纸鸢具化出的风刃,而那一刀势的名字叫做斩尽三千烦恼丝!

    雨果并不会给井川无限尝试的机会,随着雨果的一声闷哼,双之间赫然发力,只听得铿锵一声脆响,井川掌中的利刃被雨果以双指之力折断。

    断刃之后的井川身体力道顿时失控,而就在这时雨果猛然拍出一张直击在井川的小腹之中,井川直觉耳无比的巨力冲溃而来,甚至还来不及闷哼一声,整个人便都飞将了出去。

    这一攻一守一反击的过程十分简单迅速,可以说完全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一瞬之间,在旁人眼中毕竟是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但就是在这样的短瞬之间胜负暂且便已分晓出来。

    就在井川身体被击退之后,一个黑色身影已然出现在了雨果面前,这正是马索所操控的弑神铠甲。

    自从雨果离开病房手,马索也跟在其后,只是其速度稍慢了一些,所以雨果所应对的一切问题其并没有经历,当雨果深陷疾风之中时马索准备寻找到那身处暗中的施术者,不过那还是被雨果率先发现。

    而当雨果追击那人时被井川拦下,马索并未急于出现,而在在暗中观察对方是否还有其余的帮手存在。

    然而出乎马索意料的是,在雨果同井川的对战中雨果竟然迅速地败下阵来,便好似被其完全压制一般,这在马索眼中是难以想象的。

    而从接下来雨果的表现来看,雨果也并非像是某种欲擒故纵的伎俩,井川已是要对其进行最后的杀手。

    这时的马索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当即开枪希望能够对井川有所制止,却不想井川全然不顾这份危险誓死也要杀掉雨果,这让马索也不禁陷入慌乱之中。

    但更令其惊讶的是接下来的翻转。

    身陷窘境的雨果竟然出手绝地反击将井川击溃,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看不出丝毫破绽,这令马索不禁再敢诧异。不过有了刚刚的经验马索不敢有丝毫耽误,率先冲到了雨果面前将其护在身后。

    此时雨果好似进入了某种筋疲力竭的状态之中,见到马索护在其身后,重呼一口浊气,随后幡然倒在地上。

    马索见状一愣,疾呼道:“怎么样?一切可好?”

    雨果倒在地上苦笑道:“很不好,刚刚我可是差一点就死了。”

    此时的雨果虽然口气轻松,但所言之词却没有丝毫调侃之意。

    刚刚的瞬间雨果的确亲身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经受特里托革莱娅石刻碑之戒的力量克制,让雨果的身体陷入了一股极为混乱的状态,不同于之前蜂猴对于其能力的克制,此番雨果承受的是体内力量完全不受控制的混乱。

    体内的心脏此时宛如在的雨果的身体内化为一头不安的巨兽,在肆意狂啸着,仿佛要冲破雨果身体这个“樊笼”,对此雨果只能努力克制,希望将其平复下来。

    如此这般便令雨果感到格外辛苦,但对井川的攻击雨果也不敢有所忽视,无奈下雨果只能强行调力,以一种力竭之势拼劲全力强行对井川进行压制。

    好在井川的实力距离雨果还有极大的察觉,且其最终的攻击并非是那些石刻碑戒指,这让雨果有了反击的机会。

    但即便是如此,反击过后的雨果身体也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混乱中,体内渎者力量的澎拜已近乎一匹脱缰的野马,让雨果感到力不可支。

    马索见状已经开始有所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下其不敢轻举妄动,对雨果道:“放心,之后的事情一切有我。”

    随后马索开启加密通讯频道,向月神少爷道:“这里有变,需要支援。”

    很快,月神少爷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我这边有事,你需要多坚持一会儿。军队的指挥权交由你来指挥,无比要保证白头翁的安全。”

    马索闻言当下皱了皱眉,从月神少爷的空气中马索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眼下他没有时间去顾虑太多的事情,因为那被雨果击退的井川已再度爬了起来。

    此时的月神少爷同样陷入紧张的局面之中,且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他面对的情况要比马索所面临的更加严重。

    此刻站在月神少爷面前的算是其一位老熟人。

    袁静!

    此时的袁静正颇有耐心地注视着月神少爷,其目光好似可以窥透其身上的弑神铠甲,见到其本本尊面容一般。这让月神少爷心中有了几分惴惴不安。

    对于袁静他虽没有过多的了解,但却也知道这个女人实力了得。

    上一次在马尔福公寓之中,自己与马索以及马戏团长三方联手都并未将其干掉,最终还是让其跑掉,而这一次自己的身边没有了马戏团长以及马索,相对而言之后的结果好似已一清二楚。

    就在月神少爷心有不安之时间,袁静忽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容很温柔,便好似一位老师在看着自己的学生一般,月神少爷看着这抹笑容,心中更是有些紧张。

    但袁静却好似极为随意淡然,其温和地对月神少爷道:“说来你我真的很有缘,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再度见面。”

    月神少爷稳了稳心神随即道:“我也有些没想到,上一次你负伤逃走,我还以为你会修养很长一段时间,不过就你现在的气色看来恢复得还不错。”

    对月神少爷的嘲讽袁静也丝毫不恼,依旧淡笑地对月神少爷道:“还全托你的手下留情,否则我的确要修养很长一段时间。”

    月神少爷闻言也是冷哼一声。

    袁静道:“不知亚瑟先生今晚来此是为了什么?不会单纯地只是散步吧!”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