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新世纪的异端英雄 > 宙斯的悲叹 第九十六章 不可能后的真相

第九十六章 不可能后的真相

    阿修罗深深地吸入一口气,努力着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既然美昂愿意说些什么,他便愿意耐着性子倾听下去。

    美昂顿了顿对阿修罗道:“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你哥哥的失踪有哪些可能?”

    阿修罗眉头紧皱道:“这还有什么可能?我哥哥当年身负重伤,直到现在都处于昏睡状态,其连最基本的生存能力都不具有,又怎么可能自己离开?必然是有人将其裹挟绑架!”

    美昂点了点头道:“好,就按照你的这个想法我们继续推延下去,继续着你的这一思路。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如果有人绑架了德基塔,那么他或者说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对于美昂的问题阿修罗更是不满,想都未多想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是...”

    话到嘴边,阿修罗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双目忽然瞪大起来,好像已经意识到了某种重要事情。

    美昂见状淡然一笑:“很简单的问题,想必你已经意识到了。现在凯恩已死,而你虽然加入了圣堂之中,但所占地位并不重要,不客气地说你只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人而已。绑架德基塔毫无威胁等用处。”

    说罢美昂端起一旁的水杯轻啜了一口水继续道:“如果是何人想要发泄私愤的话只需将德基塔杀害在病床之上即可,想来那样的打击比你现在所承受的还要猛烈。”

    阿修罗站在原地,双眼已经陷入某种复杂的神态之中,随着美昂的阐述讲解,阿修罗开始用地咬住嘴唇,牙齿好似都要完全咬入血肉之中。

    美昂道:“那么按照如此说法来看,绑架德基塔完全是一种毫无价值的行为,既对敌无伤,又对己无利。如果其不想伤害德基塔的话,其还要使用大量的医疗手段来维持德基塔的生命继续。”

    说罢这一切后美昂顿了顿,随后目光看着阿修罗道:“那么我们现在不如再换一种想法,一种看上去不太可能的想法——如果德基塔并非是被绑架,而是自己离开的呢?”

    “怎么可能!”阿修罗急切道。

    美昂淡笑着摆了摆手道:“不必激动,我都已说过,只是如果,一切都是假设而已。”

    阿修罗收敛脾气,怒气冲冲地倾听着。

    美昂继续道:“如果德基塔能够自己离开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我说不出来,也很难想象其中的情景,我们按照最基本的推理来思考。”

    “如果德基塔是在失踪前的某一刻苏醒过来,其绝对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逃离医院,要知道德基塔不是The Bride,在几十分钟内便可以恢复全部身体技能,我相信昏迷了那么久,恐怕其连自己排泄都无法正常掌握。”

    美昂虽然话说的极不客气,但字字句句都有道理,阿修罗只能继续倾听着。

    美昂道:“只要德基塔还属于人类,有着正常人类的身体机能,其便无法克制这一自然的生理现象。如此说来可能性就只有一个...”

    说罢美昂停了下来,继续将目光投在阿修罗的身上。

    此刻阿修罗的脸颊上已经滑落下汗水。

    美昂摇了摇头继续道:“结论只有一个,德基塔早已醒来,或者说他始终都在伪装。”

    “不可能!”阿修罗怒声道,虽然在刚刚他已经意识到了美昂所要表达的含义,但当其真正说出口的时候,阿修罗还是无法克制心中的愤怒。

    美昂道:“福尔摩斯说过,当你排除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来的,无论你多么不愿意相信那就是真相。”

    “不!不!不会的!”阿修罗继续连声反驳道,只是他这时的反应看上去更像是一种不甘的垂死挣扎。

    “阿修罗!你清醒一下!”美昂倏然间神情大变,先前的温和神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的冰冷与严肃。

    阿修罗被美昂的一声断喝吓了一跳,身体猛颤了一下,随后欧呆呆地看着美昂。

    美昂站起身来,缓缓走向阿修罗,阿修罗很想退,但僵直的身体却让他寸步能行。

    美昂最终站在了阿修罗的面前,低头俯视着这个满面惊异的少年。

    “拜托,你已经不是那个有人疼爱、庇护的孩子了,现在的你已经是一位圣堂的骑士,你要用自己最为理性的思维去思考事情,发现事情的本质真相。”

    阿修罗脸上的肌肉抽搐了几下,眼中除了不可置信外还有着惶恐与质疑。

    美昂见状不由叹了一口气,对于阿修罗的遭遇他能够理解与同情,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经历了如此多的打击,的确极难分辩、面对。

    美昂继续道:“圣坛与医院一方素有联系,对于德基塔的日常护理也是极为关照注意,你应该早就有所发现,在德基塔的病房周围有着大量的警戒、监视,然而这一切在前夜都德基塔失踪的时候都没有反应,显然是被做了手脚,且对方绝对是高手中的高手,换句话说凭借一己之力很难做到这一点。”

    阿修罗想要吞下一口吐沫,想要滋润一下发干发胀的喉咙,然而他却发现此时的他已经完全无法分泌出丝毫唾液。

    美昂道:“如果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的话,那么还有一件事情便可以算作一种证据了。”

    “在被从德基塔身上拔下的医疗器材的上,我们只发现了德基塔的指纹。”

    阿修罗的身体再度一震,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没有反驳、争辩的气力。

    美昂继续道:“当然以上所说的一切都不能当做作为有力的证据,毕竟这些都可以在客观方面人为造成。但我还想说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是作为一种主观上的证据予以证明的。”

    说罢美昂有些沉重地看向阿修罗道:“你认为当年凯恩前辈为何会容忍魏智进入圣堂,且还在魏智新人阶段指点过他?无疑这其中有着凯恩前辈无比的宽容大度,但也可以从另一方面证明了凯恩前辈也许早就意识到了某件事情。”

    阿修罗木然的脑海中再度浮现出这令其曾无比愤恨的事情,然而此刻他的心中没有愤恨,只有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