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极品校草学长 >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甜蜜的结局
    好吧,各种的纠结与痛苦之后,难道相爱的人不应该在一起吗?

    “太好了再加拍一张。”摄影师极兴奋的样子,示意自己的助理赶紧准备辅助自己。

    香叶儿看不下去了,一脸的泪水转身想冲出去。冰蓝伸手想拦时却被周五眼神示意,眼角便看到御桦风眼神飘过来时,一怔之下人已然冲了过来。

    “不准跑!你忘了我曾经说过的话了?”御桦风气势逼人地说道。

    香叶儿忍不住哭出了声:“你要我干什么?站在这里看你们演完戏吗?对不起!我接受不了!”哭到几乎晕厥的香叶儿,身体有些站不住了。

    御桦风心疼极了,眼神责怪地瞄过冰蓝和周五,冰蓝手指着周五耸耸肩表示自己的无辜。

    “好了宝贝别哭了,你很聪明哦。其实你说的没错,刚才就是我跟夕夕在演戏了。”御桦风语气中各种的无奈,紧紧地搂着香叶儿为她抹去那小脸上的泪水。

    香叶儿头有些晕,她再傻再笨也能听出这话音来,抬起小脸不解地看着他。

    这时夕夕极聪明地示意所有人等离开,那傻掉的摄影师很无语地看着这一幕。居然妻子帮丈夫清场,活了二十多年的他还真是头一回看到,这样令人晕倒的体贴。

    人跟人就是不一样啊,摄影师感慨着跟在夕夕后面,一帮人等静悄悄地离开了。

    御桦风轻声轻语地给香叶儿解释着,

    原来那次差点伤了夕夕后,夕夕却说是扯平了,并说所有的错都是御桦风一人的。在她一番分析后,御桦风决定听从她的建议,用智力不用体力来场智斗。

    先假装同意与夕夕的婚礼。

    二利用这点夺权,夕夕告诉他这些年在老爷子的经营下,自己的家族都是仰仗着生存的。

    只要有权力,那么老爷子也不过是个普通的老年人罢了。两人联手必定能成功,而夕夕也并不只是个拜金的女子了,多年以来家族处在御家的把控下,让她也深为痛恨这样的不自由。

    香叶儿吃惊地听完这一切,感觉有些对不住夕夕了。

    御桦风却趁机吻了下去,太久的离别让他相思入骨。怀里的温香软玉更是引出他烈火般的冲动,一直吻得香叶儿真软到他的怀里,御桦风这才满意地放松了起。低头看着那张红如晚霞的小脸,御桦风不怕肉麻的表白:“小叶子,我爱你。”

    那躲在阴暗处的一帮众人近乎于全部都开始忍不住呕吐起来,香叶儿却是如同含羞草般低下了那不胜娇柔的脖颈。

    “恭喜桦少!香叶儿肯要你不知道都积了多大了福呢,象你这样没事冰块有事暴龙,除了一张脸别无是处的家伙送我都不肯要的的。”夕夕大刺刺地亮相了。

    倒不是她喜欢扰人甜蜜,只是后面还有太多的事情安排,她不得不出来提醒一下。甚至那冰山突然融化了,沉静在温柔乡不思归来。

    香叶儿得知娇娇住院想去看,却被御桦风拒绝。香叶儿不情不愿和父母一起被御桦风藏到一处海边的小别墅里。

    父母安慰香叶儿放下心来,看这一路下来各种事情让他们也更加开始相信御桦风的真心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小雅被人从关押处救出来,看着眼前那两名俊秀的青年感激不已。

    但一杯饮料后,一阵的头晕目眩心道声不好,却已经失了所有的知觉。等小雅全身酸痛的醒来,几乎又吓得晕了过去。身上四处肆虐的大手们,眼前一片求亲靠友,她几乎不敢相信这一群男人在干什么?

    几道闪光后,小雅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被人下了黑手。救她出来不过是为了更好的陷害她,下药也不过是为了眼前几张照片,小雅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事态的发展一如小雅所料,被拍到了群屁的画面,名声和前途尽毁。更有数名同仁批评她,四处为了上位献身,当然包括某个挡着脸说话的某男。

    而那名导演因此不得不停了拍片,娇娇却因此被发现被力捧成新星更加的忙碌了。这却是让大家没有想到的,只不过欣菁笑问御桦风时,他却静默不语眼神只是望着香叶儿,深情如斯。

    婚礼还是按预定的举行了,这场几乎惊动了所有媒体婚礼却被藏了个严实。按着御桦风的原话来说,是他在娶爱人与世人无关。对此原来想热闹一场的老爷子,也只能作甚,毕竟还是速度举办完婚礼才是正事。

    而香叶儿自打被救走后,老爷子也一直没有查出来究竟是何人所为。倒不是说老爷子变得无能了,而是冰蓝一等人自上次的失败后总结经验,完全是针对自己人做出的防范,自然老爷子派出的人也无法得知真相。

    在盛大的画面中新娘一袭白纱,那几乎罩了半个身子的头纱上缀着星星点点的碎钻,随着灯光的折射,闪着梦幻般的光芒。

    媒体们是强大的,虽然被拒绝了所有的彩度,却有各种的办法,附近的小楼屋顶上几乎是一片黑压压的高科技。而面对远距离的骚扰,御桦风如同没有看到一般。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越不让人知道便会越引起人最大的好奇心。

    好戏还在后头,御桦风嘴角一抹笑意,立刻被抓拍了下来。

    悠扬的音乐缓缓响起,而新娘却是独自一人出现的,一步步独自走向了新郎。几乎她的每一步都象是踏在每个注视的人的心头,一下下轻柔而来得极坚定的。身后数名花童高高地扬起胳膊,用力地将那花香的玫瑰花瓣撒向天空。

    绿草如茵上,两旁的人们身上,衣服上也撒落着数片。更有好事者随手拈起凑近一嗅间,小声地惊呼一声:伊斯帕罕?好夸张的手段哦!

    这人的惊叹却引得旁边人的不以为然:“你以为这里是谁的婚礼,他就算是把整个法国的伊斯帕罕玫瑰给整来,我也不会觉得有多么的奇怪。”说着话嘴角斜起。

    当那花瓣打着旋飘落在纯白色婚纱上,更是衬得几分艳色出来。那中间有调皮的花童看到便嘻笑着扔了上去,片红点点间,新娘有些不好意思地躲闪着。远处便有人打着手势,示意捣乱的花童停下了戏闹。

    而电视和网络上也正在转播着偷拍下来的画面,许多人伸长了脖子猜测着。怎么新娘还是遮着脸的,无数人感慨着,果然是有钱人才爱玩的把戏啊。

    画面中转向了新郎,男人带着一脸淡然的笑意,眼中的深情清晰可见。这更让无数的女子妒忌如狂,有家室的哀怨着自己的丈夫,那没有主的也只是深深地长叹一声,此情怎个得寂寥,无处可依托啊!

    新娘终于来到了新郎的面前,男人极温柔地牵起她的手,修长而白皙水嫩如同上好的丝锻一般。

    这是怎样的一幅画面,白与艳红的点缀,黑色的冷俊,纯白的干净,多少人的目光停驻于此刻。

    牧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也许是离上帝太近所谓看淡了人间的悲喜?又或者是经常穿行于生和死之间,才能让他面对眼前这耀眼的一幕。

    一句句的对话,御桦风清晰回答了我愿意,后面却是女孩羞涩如虫鸣般的回答。让许多人伸长脖子仔细看着,却道是美艳的女子居然在临嫁时却有了少女般的羞涩。

    而坐在首排位的老爷子却有些皱眉,心底里隐隐地不安起来。虽然有些疑惑,却一时间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后面的场景里更加热闹起来,有些人已经按捺不住地在后座站起身来。在新郎新娘回答完我愿意之后,便是新郎揭起白纱亲吻新娘一幕了。

    期待已久的画面就要出现了,当众人伸长脖子,一针一秒地注视着御桦风轻轻揭起新娘的头纱,一片惊讶的倒抽气声,还有些人脸上的失望。

    怎么会是这样?没有人明白,眼前的新娘虽然娇小可爱,清纯如同风中的小花一般。但却与传闻中的那美艳俨然是两个人。

    御桦风早就料到了这种场面,紧紧地握着香叶儿的小手转身冷冷地看着众人。于是在他逼人的注视中,声音渐小。

    “请你们搞清楚,前面我早就回答过,我愿意此生娶的妻子名字叫做香叶儿。”到了此时大家才有些反应过来。那传闻中的艳丽却是叫夕夕的女子,而前面只顾着眼前的事务,大家却是忽略了那名字中的改变。

    老爷子早就惊讶地站起身瞪着这一幕,看着御桦风居然牵的却是失踪无影的女孩。一时间气得手有些哆嗦起来,手上温软的触感,侧脸看时却是笑得风轻云淡的夕夕:“爷爷你就认输吧,这一局你丢掉了不是吗?”

    “果然是你!”老爷子只能沮丧坐下,却听夕夕继续轻语道:“婚礼不过是个过场,爷爷你不是算到了那婚书之上的名字才是既定的事实吧?”女孩笑得象一只狡猾的小狐狸一般。

    老爷子怒极反笑:“果然是青出于蓝胜于蓝啊!事已到此你让我这个糟老头子能说什么呢?”

    夕夕淡淡地笑着回答:“祝福!送给他们做为长辈应该的祝福!”

    老爷子第一次在晚辈面前沉默了,没有再说什么了。只是眼睛一直注视那对看似甜蜜的两人,鲜花和音乐声中,御桦风抱起香叶儿便上了车。

    车子疾驶而去,身后是一片众人的祝福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