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引凰为后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思悲翁(下)

第一百一十八章 思悲翁(下)

    防盗章-----------亲们待会儿来刷--------------

    赵重熙想起了不久前在桂州太子府里见到的那张字条,算是彻底明白了上面那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难怪自己要走秀城这条线路,暗一他们没有半分异议。

    ※※※※

    见赵重熙如此执着于溶洞,阿依诺真是理解不了。

    贵人们无一不是趋利避害,小阿哥明明是贵人中的贵人,为何要这般执着地去……找死呢?

    她不免有些后悔,自己真是嘴欠,有事没事提那些溶洞做什么?!

    赵重熙见她一脸纠结,朗声笑道:“我就在洞口外瞧一瞧,不会真的进去的。”

    阿依诺道:“总之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你真的进去了,见到火把熄灭就赶紧出来,否则你就再也出不来了。”

    赵重熙十分真诚地表示了感谢。

    阿依诺又道:“小阿哥,你们大宋的京城是不是特别大,特别好玩?”

    赵重熙笑道:“的确非常大,但我觉得远不如你们这里有意思。

    莫非你也想去瞧瞧?”

    阿依诺点点头:“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离开过南疆。

    不过教我中原话的老师祖籍便是宋京,所以我想去那边看一眼。”

    “这容易得很,等你有空了便可以来宋京。

    届时我一定抽空好好招待你。”

    阿依诺嘟了嘟嘴:“恐怕没那么容易,我今年都十五了,差不多也该给自己寻个小女婿了。

    要是还到处瞎跑,我们寨子里生得最好看的小阿哥全都被其他姑娘抢光,我就嫁不出去了。”

    赵重熙又一次被逗笑了:“那就等你寻到小女婿,带着他一起来宋京。”

    “呃……”他想了想又道:“不过,我住的地方不太容易找,你可以去成国公府找他们府里的三爷或者三夫人,请他们给我捎个信即可。”

    阿依诺好奇道:“他们是你的什么人?”

    赵重熙眼中布满笑意:“他们是我妻子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岳父和岳母。”

    “岳父岳母?”阿依诺的眼睛都瞪圆了。

    中原人的想法真的好难理解欸。

    提起岳父岳母便这么高兴,想来小阿哥一定是很喜欢他妻子的。

    可既然这么喜欢,为何他还要有七八个小妾,还生下那么多的孩子?

    他的岳父岳母难道都不讨厌他么?

    换作自家阿爹和阿娘,女婿要是敢乱搞,要么用柴刀砍,要么直接放蛇咬,看他还笑不笑得出来?!

    赵重熙摸了摸鼻子:“如果你嫌去成国公府麻烦,还可以去一家名叫五味楼的酒楼,那里的东家一样会给我捎信。”

    果然,相对于那听起来高不可攀的国公府,酒楼对于阿依诺来说更加容易接受。

    她笑道:“我记住了,到时候我就去五味楼。

    不过,我想见一见你的妻子,可以么?”

    她其实就是想看看,究竟是怎呀工地一个女子能得到小阿哥的喜爱,却又一点也不在乎他纳那么多的小妾。

    赵重熙哪里知道她满脑子都在想些什么,笑着应道:“当然,我相信她也一定想认识你。”

    ※※※※

    赵重熙向阿依诺打听溶洞,自然不是为了游玩。

    虽然事情还没有发展到那个份儿上,但他打听清楚以备不时之需。

    又过了七八日,二王子已经把王城的事务整顿清楚。

    荀朗和涂浚各自带兵随二王子四处追击大王子残部,赵重熙和袁谟则启程回桂州。

    同阿依诺道别后,一行人取道秀城,从另一条线路回大宋。

    相对于来时的石城一线,秀城一线地势相对要低很多。

    地貌也从雄奇变为秀美,观之让人心旷神怡。

    赵重熙把五千兵士全数交与荀朗和涂浚,此行只有他和袁谟,以及昌隆帝给他的四名暗卫。

    暗卫们一开始以为他要从原路返回,不免有些焦急。

    后来见他取道秀城,四人方才长出了一口气。

    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长孙殿下的安全,但殿下该做的事情还得做,否则圣上那边就麻烦了……

    赵重熙自然知晓暗卫们另有任务,而且这个任务和皇祖父突然改口让自己到南疆来有直接的关系。

    但他依旧不相信皇祖父对他只是利用,甚至危急关头会彻底放弃他。

    虽然这么做有些冒险,但他想试一试那真心还剩下几分。

    袁谟和赵重熙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如何看不出他有事瞒着自己。

    他不免有些焦虑。

    似重熙这样的性子,不管遇到再大的事情,只要他愿意说,就证明那事情他有把握解决,自己也就不必担忧。

    反之,一旦他什么都不肯说,就证明那事情非常棘手,甚至根本不可能完成。

    为此袁谟甚至偷偷排了好几次卦,然而却始终无法得到明确的答案。

    加之最近天气一日热过一日,他越发焦心不已。

    这一日,一行人来到了一处风景极其秀美的地方。

    满山皆是翠色,上百条小溪各自从洞中汩汩而出,在山脚下汇集成一条不小的河流,暑热立刻散去一半。

    一行人全是男子,也没有那么多的避讳。

    见那河水实在清澈喜人,大家都把鞋袜脱掉下了水。

    尤其是暗二和暗三,直接把衣裳拔了个精光,跳进河里痛痛快快洗了个澡。

    赵重熙和袁谟并肩坐在河中心的一块大石头上。

    双脚泡在清凉的河水中,袁谟心里的烦躁却并未消散半分。

    见赵重熙还在颇有兴致地欣赏风景,简直快愁死了。

    他压低声音道:“重熙,你究竟……”

    赵重熙刚想敷衍他几句,突然被正前方的某一样东西吸引住了。

    见他目光似是有些呆滞,袁谟心里一紧,忙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只见离他们不远的另一块大石头上,暗一仰面躺着像是睡着了一般。

    大约是凉水泡够了的缘故,他两条长腿悬空,一双比常人大了一号的脚板正对着他们这个方向。

    袁谟有些不解:“重熙……”

    大男人的臭脚丫子有什么好看的?!

    尤其是眼前这一双,那么大,脚掌又那么宽,还有那又黄又厚的茧子……

    赵重熙却依旧不搭理他,狭长的眸子死死盯着暗一右脚多出来的那一个脚趾。

    袁谟终于发现不对了,他轻呼道:“原来暗一的右脚竟有六根脚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