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97 回应
    从逻些城到嘎隆拉山,金城公主一行走了半个月,而郭子仪仅仅用了二天。

    自家主人出了事,雀奴在宋冲的指挥下,用金将军给郭子仪送信,请求帮助,郭子仪收到信后,第一时间就调集人手出发,每人三匹马不断轮换,日夜兼程,一路不知跑倒了多少马,用了二天二夜就赶到了嘎隆拉山。

    本来崔希逸也想来,不过郭子仪硬是把他留在逻些城,总得要有人镇守,免得让敌人有可乘之机。

    “郭大哥,你...你来了,一路辛苦。”宋冲远远看郭子仪来了,拖着疲惫的身子,强颜欢笑地去迎接。

    冷脸贴了一个热屁股,刚走近就被暴怒地郭子仪一脚踹在地上,郭子仪冷着脸骂道:“宋冲,你也不是新人,在这种地方怎么还能让敌人得逞,在逻些城怎么跟你说的,千叮万嘱让你保护好郑将军,你呢,保护到哪里了,保护到地下了?”

    郭子仪是一个情绪内敛的人,一路上多次跟自己说要控制好情绪,可最后还是没有忍住,看到宋冲就一股无名火起。

    宋冲被踹倒地上,先是楞了一下,很快有些落漠地说:“好,打得好,要不是为了救人,我自己都想扇死自己了,为什么埋在下面的郑将军而不是自己,郭大哥你来了,打死我吧。”

    这二天疯了一样救人,宋冲一有空就亲自去挖土,只有拼命干活内心才好受一点,就是金城公主,也感到宋冲快要疯了。

    郭子仪的脸色缓了一下,伸手想去拉宋冲:“打死你倒是让人痛快了,你现在是罪人,还是想想怎么将功赎罪吧。”

    本来怒火冲天,想把宋冲打一顿狠的,可看到宋冲一脸自弃、一心求死的样子,最后还是心软了。

    宋冲是原西域虎营的营正,号称西域猛虎,无论是在西门四军还是后来改了名称的征西军,一直牢牢的掌握着左军,以治军严谨著名,西门四军的将士对四位游击将军的评价是郭子仪最稳,宋冲最有军纪、崔希逸最阴狠、陆进最快。

    现在成大字型躺在地上的宋冲,面色焦悴、双眼通红,脸上、身上都是泥渍,哪像一个威风八面的游击将军,分明就是一个泥猴子,一看就知他这二天过得特别崩溃,郭子仪看到他这样子,握紧的拳头又松开了。

    郭子仪想拉宋冲,没想到宋冲死挺着不起来,嘴里还吼道:“不要动我。”

    小样,给你一点好脸色,还充起大尾巴狼来了,郭子仪面带寒霜地说:“咋的,还想上天?”

    宋冲没理会郭子仪,还是躺在地上,正当郭子仪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宋冲突然一骨碌爬起来,飞快跑到挖掘现场,由于跑得快,中途还让绊了一下,整个人打了一个踉跄,差点没摔在地上,可他浑然不觉,从一名号令兵手里抢过一面铜锣,猛地敲了几下,拼命地吼道:“住手,所有人住手。”

    “都不要再挖,所有站着不要动。”

    “所有人住手,这是命令。”

    一时间热火朝天的抢救现场全停了下来,众人一脸不解地看着刚刚还拼命催他们救人宋冲,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宋冲不是疯了吧,这人不救了?

    郭子仪气得一张老脸直抽抽,宋冲这家伙不是想上天,而是想造反,自己就踹他一下,他一生气,连人也不救了?

    不忍了,郭子仪的拳头再次握紧,一言不发就向宋冲走去,心里打定主意:不把宋冲找个满地找牙决不罢休。

    还没有走近宋冲,只见宋冲再次趴在地上,郭子仪也楞了一下,不是吧,这家伙干嘛,自己还没动手呢,他就躺下了?

    宋冲没有注意郭子仪的神色,反而对郭子仪招了招手:“郭大哥,快,你也听听,地下有动静。”

    郭子仪打了一个激灵,顾不得再跟宋冲计较,马上趴在地上倾听起来,果然,当静下后,可以清淅地听到有二长一短的声音,没错,二长一短,这是征西军约定求救的信号。

    一瞬间,郭子仪有一种从地狱到天堂感觉:来的时候,一直盼望着有奇迹,最好是自己赶到时,郑鹏站在自己前面吹嘘着自己福大命大,连阎罗王也不敢收,可他赶到嘎隆拉山时,看到的是几千人奋力挖掘的场境,当时的心是凉拨凉拨的,要知一个人被埋在地下二天,生还的机会无限接近零。

    这也是郭子仪一时没忍住,不分清红皂白就踹了宋冲一脚的愿因,听到求救的信号,知道地下还有人幸存,当场就高兴起来。

    虽说埋在山崩雪崩的人很多,有人幸存,就代表着郑鹏有希望活着。

    郭子仪心中有一个近乎固执的念头:要是有一个人幸存,那个人必定是郑鹏那鬼精灵。

    兄弟,一定要活着啊,要不然做大哥的,这辈子活着也没什么滋味了。

    郭子仪的眼泪都快出来了,拿起一块石头,用力敲旁边的一块大石上,先是敲三下慢的,最后一下敲得又急又响,三长一短,这是收到信号的回应。

    三长一短的信号只是回了二遍,地下洞里一直躺着的郑鹏突然一个激灵爬起来,大声地说:“郡主,快敲,二长一短,有回应了,有回应了。”

    郑鹏这二天可以说冰火二重天,水和食物不愁,但空气明显有点混浊,这是氧气开始不足造成,虽说在洞里可以清淅听到上面传来挖掘的声音,但传出去的是信号一直没回应,应是那些救援的人拼命挖掘,没人注意到求救信号,当然,发生这么大事的,估计没人能静得下心来倾听。

    最让郑鹏无语的是,兰朵不知哪根筋抽了,一有精神就来折腾自己,每次完事都提一些自己没法满足的要求,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本来就容易“擦枪走火”,而不知什么时候会死亡的念头也让二人有种“有机会就尽量放纵”的念头,郑鹏受了伤,前面体力消耗得太大,有时不想要,可没用,每次都被兰朵强行推倒,强悍的兰朵用女上男下的姿势完成。

    不知是不是她常年骑马的原因,不得不说,那腰力,真好。

    就是再累,郑鹏每次都得强打精全力应战,只要表现不好,兰朵不仅冷嘲热讽,还会变本加厉地提出各种要求,太伤人自尊;

    要是表现好,兰朵会温顺很多,但她会反思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睡”服郑鹏还得怎么努力,等精力一回复,先是挑逗一下郑鹏,要是郑鹏配合还好,不配合也不废话,趁着郑鹏受伤直接推倒,两人有种谁表现好谁在谈判中有主动权的恶性循环,以至郑鹏都不记得自己被推倒多少次了。

    最近感到精神有些萎靡,有种营养跟不上的感觉,郑鹏想起了一句古话:色是刮骨的刀。

    兰朵闻言,连忙趴在地上听,终于听到三长一短的回复后,兴奋地说:“好,太好了,这些家伙终于回应了,也不知前面一直忙着干什么。”

    前面听到上面有动静,可自己发出的信号一直没有回复,听动静,上面那些人好像挖错了方向,兰朵急得不知跺了多少次脚,现在终于有人回应,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双方相互传递信号了好一会,听到上面的信号变成三长二短后,郑鹏和兰朵终于松了一口气,三长二短是确认的信号,上面的人应是确认了位置和方向。

    兰朵放下石头,长长地喘了几口气,突然开口道:“郑鹏,本郡主已经让步了,说吧,那一千箱火器,你给还是不给?”

    “想给,可一时还没想好办法,在想办法,在想。”郑鹏有些慌乱地说。

    “哼,看来你还赖帐,没睡够是吧,本郡主吃点亏,再从你一次。”兰朵不由分说,不待郑鹏反驳,再次把郑鹏推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