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95 死里逃生
    兰朵开玩笑乌古拉山死人太多,会遭到报应,遇到雪崩和山崩,郑鹏为了转移话题,说山上有情况,没想到好的不灵坏的灵,两人都说中了,简直就是乌鸦嘴。

    只是说了一句,都来不及反驳,二人就被铺天盖地的积雪吞噬、冲走。

    宋冲护在金城公主身边,刚好避开这一劫,一脸惊愕地看到这一切,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的,他马上发布命令:

    “快,救人。”

    “派一队人保护公主,剩下的人马上去救人。”

    “郑将军和兰朵郡主是从这个方向被冲下去的,马上找,谁救回郑将军,重重有赏。”

    “洪文正,你带一队人封锁嘎隆拉山,任何人不得出入,对了,把守在这里的那几名斥候全部控制,看有没有敌人的细作。”

    “古明道,你带一队人上去搜,看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有可疑的全抓回来,反抗者格杀勿论。”

    宋冲先稳队伍,然后有条不紊地发号施令,完了走到金城公主的马车前行礼:“末将诚恐,让公主受惊了。”

    金城公主安坐在马车内,有些惊魂未定地问道:“发生这种事,也不是宋将军所愿,不知宋将军接下怎么办?”

    “末将会派人先护送公主回大唐。”

    “宋将军呢?”

    “郑将军生死未卜,要是找不到郑将军,末将无颜见皇上,无颜见泽袍。”

    金城公主犹豫一下,继续问道:“嘎隆拉山是吐蕃有名雪山,很多人称它为神山,雪崩山崩很常见,这次规模这么大,郑将军恐怕.....”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宋冲毫不犹豫地说。

    金城公主有些动容地说:“宋将军泽袍情深,本宫佩服,不必再派人护送了,郑将军是大唐的重臣,也是救本宫出火海的恩人,现在郑将军生死未卜,本宫也应尽一分绵力。”

    说到这里,金城公主淡淡地说:“竹心,你替本宫帮助寻找郑将军。”

    金城公主是高高在上的大唐公主,救人不会亲自去救,也没人敢让她亲自去救人,派一个贴身婢女替代最合适不过。

    这是一种传统,就像高力士替代李隆基地寺庙代出家一样。

    “公主仁慈。”宋冲发自内心地行了一个礼。

    唐军经过嘎隆拉山回大唐时,被吐蕃镇山将军般诺袭击,死伤惨重,就连大唐的征西将军郑鹏和突骑施郡主兰朵也在雪崩中失踪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出。

    这个消息在吐蕃引起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一些不甘心或意图不轨的吐蕃人弹冠相庆,他们都说嘎隆拉山这座神山有灵,召唤了般诺,冥冥中指引般诺报复郑鹏,因为郑鹏是吐蕃的大仇人,是乱吐蕃的罪魁祸首,还有好事者翻出般诺曾拜祭过嘎隆拉山的陈年旧事,把嘎隆拉山雪崩山崩的事和神灵联系起来,暗中煽动情绪,想利用这次事件颠覆大唐的统治;

    反应最激烈就是郭子仪、崔希逸和征西军,崔希逸派人抓了一批恶意传播谣言的人,把他们全钉死在逻些城的城墙上,杀一儆百,郭子仪更是亲率一支亲兵,轻身上路、日夜兼程赶往嘎隆拉山,他要亲自去找郑鹏。

    亲眼目睹悲剧的宋冲,不顾是否还有第二次灾害的危险,第一时间开始救援,感到自己工作出了批漏的帕卓更是亲自拿起了锄头去清理积雪,除了帕卓,征西军和负责护送的三千吐蕃将士也第一时间投放救援。

    只是这里山高路斜,环境恶劣,给救援工作增加很多困难。

    救援的工作在宋冲的督促下,火急火燎地展开,虽说郑鹏和兰朵幸存的机率很小、很小,但只要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宋冲都要用一万倍的努力去营救。

    “郑鹏,郑鹏,你醒醒,醒醒...”

    “醒来啊,别睡了,我害怕。”

    郑鹏隐隐约约中听到有人摇晃自己,听出声音是兰朵,刚想应一声,感到右手传来钻心的痛,忍不住叫道:“别动,痛。”

    很快,郑鹏又惊讶地说:“这,这是哪里,这么黑,我不是瞎了吧?”

    有点费力地睁开眼一看,伸手不见五指,黑漆漆的一片。

    要不是自己还有痛觉,还真怀疑自己死了呢。

    听到郑鹏的声音,兰朵明显松了一口气,有些无奈地说:“不幸中的大幸,我们被雪崩冲走,有马挡在前面,少了很多伤害,雪很蓬松,又软,掉下来时相当于多了一层保护,没摔着,这里应是山脚的一个洞,巧妙的是,这个洞是个斜向上,我们被雪推到山洞里。”

    说话的时候,兰朵想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碰了郑鹏的右手一下,郑鹏马上闷哼一声。

    “郑鹏,你没事吧?”兰朵关心地问道。

    “好像右手伤了。”

    感到兰朵的手朝自己摸索过来,郑鹏开口道:“等一下,我带了火石和火折子。”

    郑鹏忍着痛,从身上摸出火石和火折子,想自己点着可右手痛得厉害,最后还是摸索着递给兰朵。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没看见,递过去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一下,感觉手上碰到什么,很是柔软,郑鹏还没品味过来,手就被大力拍了一下,兰朵冷冷地说:“色胚,爪子往哪里摸,小心把你的手剁了。”

    “抱歉,不是有意的,真没看到。”郑鹏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兰朵冷哼一声,凭感觉找回打跌在地的火石和火折子,一连打了好几下,这才把火折子点着。

    有了火,洞内顿时亮堂了起来,郑鹏向四周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大约十多平方的空间,洞的四周有很多石头,洞里有点潮湿,自己躺在一堆脏兮兮的雪泥上,不远处还一大堆雪,要是没猜错,有雪的地方是洞口,雪向下冲的时候,哪里有空隙就冲到哪里。

    运气逆天了,冲下来时没摔死,把自己冲到一个洞里,要不然埋在下面,还在昏迷中就要窒息挂掉。

    “郑鹏,你的手...”拿着火折子的兰朵,指着郑鹏的手一脸惊慌地说。

    火折子的光不强,兰朵眼尖,看到郑鹏的右手的衣袖全是血,在火光下显得触目惊心。

    郑鹏扭头一看,自己也吓了一跳,白色的衣袖都染了,也不知流了多少血,难怪右手痛得那么厉害,看样子伤得不轻。

    兰朵拿火折子吹亮一点,凑近过来,小心翼翼帮郑鹏把袖子卷起,只见右手有一种三寸多长的大口子,也不知是什么划的,幸好自己结疤了,只有几处地方有血水渗出,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自己碰伤的。

    “伤得挺严重的,先包扎一下。”兰朵小声地说。

    “人倒霉起来,喝口凉水都呛到,难怪起来后头这么晕,原来流了这么多血。”郑鹏苦笑地说。

    幸好伤口自己结疤,要不然在昏迷中流血都流死。

    “你这人就是太坏,坏到连地狱都不收你,别动,给你清理包扎一下。”兰朵没好气地说。

    兰朵嘴上不饶人,但给郑鹏包扎的时候很细心,先是用随身携带的白酒给郑鹏简单清洗一下,又扯下一截衣袖,小心翼翼给郑鹏包扎,动作非常娴熟。

    看着包扎好的伤口,郑鹏忍不住赞道:“没想到郡主会包扎,还包得这么好。”

    “没什么,平时帮那些鸟和鹰包扎的多了,把你当成一只扁毛畜生一样来包扎的。”兰朵嘲讽地说。

    郑鹏受了她的恩,也不好反驳什么,左右看了一下,豪气地说:“这些都是雪,挖起来很快,外面的人肯定会来找我们,我们也别闲着,看能不能钻个洞出去。”

    兰朵点点头说:“好主意,我们从积雪挖个洞出去。”

    。m.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