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93 嘎隆拉山
    郑鹏回长安受封赏,不仅是对郑鹏付出的褒奖,也是大唐炫耀武力的一种方式,从逻些城出发开始,沿途就大张旗鼓,让有心人看看天朝上国的文治武功。

    这样一来,不仅沿路的百姓、商旅知道,就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也知道了郑鹏要回长安的消息。

    墨脱城约一百三十里外的一个隐蔽山洞内,一名赤裸着上身的彪形大汉正在炭火上小心翼翼地烤着一块羊肉,山洞很简陋,连桌椅都没有,只在洞内铺了一些干草,炭火放在一个地上一个凹槽内,没有专用的烤架,那块羊肉串在一根磨尖的树杈上,地上摆着的调料只有一小撮黑乎乎的黑盐,虽说条件很差,但是大汉烤得很用心,每隔三个呼吸就转动一次,烤的时候有规律的晃动着,力求羊肉受热均匀。

    要是郑鹏在这里,肯定能认出这名大汉,他正是失踪不见的镇守逻些城的主将,镇山将军般诺。

    一名普通牧民的打扮的汉子恭恭敬敬地站在般诺面前禀告:“最新情报来了,将军真是料事如神,郑鹏准备走茶马道,从雅州回大唐。”

    般诺看看烤着有点焦黄、泛着油光羊肉,吹了一下上面的炭灰,大咬一口,嚼了二下,一边满意地递给汇报的士兵,一边自顾开口道:“这次回长安,郑鹏不仅要带上大唐的金城公主,还要押送重要人质到长安领罪,这么多人翻昆仑山脉很难,最舒服的路就是走茶马古道由雅州加长安,猜中很正常,对了,现在是什么人护送?有多少人护送”

    “回将军的事,现在是悉诺逻恭禄的女婿帕卓带着三千精锐护送。”

    “悉诺逻恭禄没来?倒是让悉诺逻恭禄这个叛徒逃过一劫,算了,只要把郑鹏这个罪魁祸首伏法,本将这些日子的苟且偷生,也算值了。”般诺一脸严肃地说。

    当日负责守卫逻些城,还没有正式交战般诺就被火弹炸伤,幸好手下拼死保护,护送般诺从一个秘密通道逃出逻些城,般诺本想以身殉国,追随赤德祖赞,后来一想就是死不能死得太窝囊,知道吐蕃气数已尽,就是站出去也是被唐军轻易碾压,思来想去,最好决定在郑鹏回大唐的路上设伏。

    军人的责任和荣誉告诉般诺,不能窝囊地死去,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而征西军首领郑鹏,就是般诺最想垫背的人。

    说到这里,般诺看着山洞里三十二名心腹亲卫问道:“本将要去刺杀郑鹏,为赞普报仇,为死去的吐蕃百姓报仇,也为吐蕃的将士正名,这一次行动九死一生,要是有哪位兄弟不想去的,可以随时退出,绝不勉强。”

    曾经让自己无比骄傲的八千镇山军,号称吐蕃最精锐的八千勇士,只剩下眼前的三十多人心腹亲卫,般诺看到都暗自伤心。

    “小的誓死追随将军。”

    “这条命就是将军给的,将军去哪里,小的就去哪里。”

    “生是将军的人,死是将军的鬼。”

    在场的心腹亲卫纷纷表忠心,没一个退缩。

    “好,很好”般诺一拳击在地上,拳头在地上砸了一个小土坑,绷着脸说:“做了他。”

    亲卫队正伊巴索小心翼翼地说:“将军,郑鹏是大唐的重臣,身边有高手、卫队,除了带一部分征西军,手里肯定有火器,不好惹,帕卓还带着三千精锐沿途保护,我们只有三十多人,很难近他的身。”

    般诺拿出地图,摊开,在地图上找了找,很快就在指着嘎隆拉山的位置,冷冷地说:“这里,就是郑鹏的埋骨之地。”

    嘎隆拉山,位于墨脱与波密交界,是岗日嘎布山脉的西端段,平均海拔4800米,山口海拔4200米左右,这里是南面印度洋暖水气和北面青藏高原高寒水气的交锋带,气候多变,加上地质构造复杂,活动剧烈频繁,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发生雪崩、滑坡、泥石流,吐蕃人都把嘎隆拉山称为神山。

    地形险峻,但景色很优美,经过半个月的赶路,九月十六日,郑鹏一行抵达了嘎隆拉山。

    绕路太远,将士们都归心似箭,郑鹏一想到绿姝和林薰儿天天翘首以盼自己回家,也急着赶路,决定穿过嘎隆拉山口回大唐。

    远远就看到高高耸立的嘎隆拉雪山,雪山还不止一座,山上的雪川好像“u”字型一样展开,看起来非常壮观,随着越走越近,嘎隆拉雪山的雄阔荒凉逐渐呈现眼前,四周的山光秃秃的,褐色岩砾寸草不生,在山的南面,由上而下有一条雪带,远远看起来像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极具视觉冲击力。

    兰朵看着看着高耸入云的嘎隆拉雪山,有些感概地说:“好雄伟的高山,这地方虽说荒凉,也不宜种植和放牧,但景色是一等一的好。”

    郑鹏点点头说:“是啊,穷山恶水不适合开发,反而保存了最原始的景色,这就是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说话间,帕卓拍马追了上来:“郑将军,等一下。”

    “不知帕卓将军有什么事?”郑鹏停下马,看着这位壮得像健牛的帕卓。

    帕卓收住马,向郑鹏礼了一个礼:“郑将军,这里神山,吐蕃有好几座神山,而嘎隆拉山是最多变的一座,人们都说镇守这座山的神灵是一位多愁善解的女神灵,别看现在阳光灿烂、云淡风轻,说不定一转身雨夹雪也不一定,有时几年也没一点事,有时一年出现好几次山崩雪崩,还不分四季,还请郑将军和公主先休息一下,帕卓先派人探测一下路况是否安全。”

    悉诺逻恭禄再三交代帕卓,无论如何都要确保郑鹏一行的安全,这一路虽说平安无事,可帕卓不敢有半分松懈。

    郑鹏点点头说:“还是帕卓将军细心,好,就要过山口了,陡着呢,先歇一下,养养脚力也不错,宋将军,你派一队人协助帕卓将军一起探路。”

    规划归程的路线时,郑鹏把几个可能遇到袭击或危险的地方圈出来,嘎隆拉山就是其中一个。

    帕卓的表现很好,一路上鞍前马后、恭恭敬敬,事关金城公主的安危,郑鹏也不敢把安全问题都扔给帕卓,让宋冲派一队人去探路。

    有枣没枣先捅几杆再说。

    帕卓应了一声,亲自带人去探视路况。

    等帕卓走后,一名宫女来郑鹏,说金城公主有请。

    郑鹏不敢怠慢,马上来到金城公主的马车前,恭恭敬敬地说:“不知公主有干什么吩咐?”

    马车内传来金城公主悦耳动听的声音:“郑将军,为什么停下,不赶路了吗?”

    “回公主的话,前面的路况有些复杂,需要确认再过,公主不如先下轿歇一下吧。”

    吐蕃不比长安,长安规划得当,官路多是又大又直,多大的马车也能走,但吐蕃的路况很差,山高、路斜,很不好走,大马车很难走,金城公主就算贵为公主,现在也是坐一匹马拉的马车,空间小,在马车内颠簸得久也不好。

    金城公主没应郑鹏的话,开口问道:“郑将军,回到哪里了?”

    “嘎隆拉山,只要翻过嘎隆拉山口,后面的路就好走多了。”

    “有劳将军,本宫在轿中休息一会就好。”金城公主淡淡地说。

    也不知金城公主在想什么,一路上很少说话,也不知是不是担忧回到大唐后命运。

    郑鹏应了一下,退下去后,挑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很快有亲卫奉上水袋和干粮,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

    兰朵突然坐在郑鹏旁边,看到郑鹏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有些鄙视地说:“那么急干嘛,又没人跟你抢。”

    “...郡主过奖,这只是基本操作。”郑鹏头也不抬地说。javascript:

    看到郑鹏这副油盐不进的样子,兰朵突然开玩笑地说:“郑鹏,看你一脸胆小的样子,怎么,怕雪崩山崩,像乌古拉山那样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