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87 两份大礼
    郭子仪知道郑鹏心情不好,拍拍他的肩膀小声安慰道:“兵法有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围攻乌古拉山的吐蕃军民将近二十万,我们能顶住敌人的进攻,还造成那么大的杀伤,只付出这点伤亡,就是最苛刻的御史和谏官也挑不出毛病,三弟不必自责。”

    “这可是大唐有史以来对吐蕃以来最大的胜利,三弟,二哥沾你的福,也要跟着风光了,哈哈哈。”崔希逸说着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

    吐蕃是大唐的心腹大患,把吐蕃并入大唐的版图,这份功劳能跟开国功臣相提并论,升官晋爵绝对跑不了,唯一的疑问是升多大的官、晋什么级别的爵。

    崔希逸很疼爱自己的妻子郭可棠,别人妻子有的,他也希望给予郭可棠,自从绿姝妻随夫贵做了诰命夫人,宠妻狂魔崔希逸就一直为郭可棠的诰命而努力,前面立功不少,升官不是问题,但晋爵很难,没信心为郭可棠谋一个诰命的身份。

    乌古拉山一战后,崔希逸信心满满。

    打下吐蕃还不能晋爵,简直天理不容。

    就连兰朵也开口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郑鹏你已经尽力,不能苛刻自己。”

    区区一万人,在二十倍的敌人包围下活下来,还能歼敌近十万,这等战绩够吹嘘一辈子了,可郑鹏还有些不满足。

    兰朵知道,郑鹏认为自己算漏了吐蕃的雨季,虽说他及时醒悟,可后面多次说过后悔,因为他认为,要是再小心一点,就能大大减轻征西军的伤亡,简直是有点吹毛求疵。

    郑鹏也想开了,开口说道:“郡主说得有道理,有些是尽人事,听天命,算他们福薄吧,大伙也累了,让伙房多做几个菜庆贺一下。”

    众人一阵欢呼,然后在郭子仪的安排下,扎营的扎营,生篝火的生篝火,安置俘虏的安置俘虏,戒备的戒备,一下子忙开了,不少人因为心情好,一边干活,现在都成了欢乐的海洋。

    郑鹏刚在临时搭建的是中军大营旁坐下,一名传兵令急急忙忙地跑过来禀报:“将军,葛逻禄族的库罗族长求见,说要送将军二份大礼。”

    “传”郑鹏说完,马上更正:“快请。”

    库罗带领他的族人,在征西军危难关头出现,郑鹏在山上看得清楚,进入战斗后库罗率着族人一直奋力搏杀,作为族长的库罗更是身先士卒,一直冲在最前线,疯狂地攻击吐蕃军,在吐蕃军队溃退后,顾不得跟郑鹏叙旧,又率人追剿,扩大战果。

    郑鹏还想着找个时间库罗表示感谢,没想到他回来了。

    还有大礼,算是在自己面前刷好感吗?

    想归想,郑鹏还是站起来营门等候,以示对库罗的尊重。

    很快,库罗在亲卫的带领下大步走来,远远看到郑鹏,马上小跑过来,离郑鹏大约一丈远时停下,恭恭敬敬地单膝跪地:“罪将库罗,拜见郑将军。”

    以前库罗是葛逻禄的未来族长,身份高贵,又是郑鹏的结拜兄弟,彼此交往很随意,可现在不同,库罗由大唐的“贵宾”变成了罪臣,就算重新回归大唐也难洗刷自己身上的污点,而郑鹏成为大唐新贵中的新贵,在众目睽睽下,礼仪不能少。

    败军之将,何足言勇;叛国之徒,何足言耻。

    郑鹏走过去,双手扶起库罗:“族长知途迷返,那就是自己人,要不是族长及时驰援,本将说不定已遭受毒手,我代表征西军向族长表示感谢。”

    看到郑鹏想行礼,库罗连忙阻止道:“郑将军说了是自己人,自己人就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郭子仪在一旁摇摇头:“都是旧相识,这些虚礼就免了,好好说话吧。”

    不知为什么,看到曾经结拜兄弟相互客套,郭子仪感到有些怪怪的。

    郑鹏也感到有些怪,闻言马上说:“这话说得好,都是旧相识,虚礼都免了,走,喝庆功酒,今晚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喝酒?”库罗眼前一亮,高兴地说:“正好有些口渴,喝酒正合我意,走。”

    库罗正想跟郑鹏进中军大帐时,突然发现一双愤怒的眼睛,顿时有些尴尬,犹豫一下,勉强挤出一点笑容:“一段时间不见,郡主越发风姿绰约,真是可喜可贺。”

    头大了,一时忘了这个郡主,库罗一时都不知说什么好。

    看到郑鹏和郭子仪,库罗自问还可以从容面对,因为他只是背叛大唐,并没有背叛郑鹏和郭子仪,可突骑施不同,利用一桩假婚姻深深伤害了突骑施一族。

    兰朵冷冷地盯库罗一眼,很快又用眼角扫了一下郑鹏,发现郑鹏的脸色很平静,好像什么事都跟他无关的样子,俏脸突然绷得紧紧的,冷哼一声便离开中军营帐。

    明显是有气。

    兰朵走后,郑鹏忙拉库罗坐下,又让人拿上二壶酒和一些肉干。

    吐蕃本来物产就不丰富,被围了那么多天,也没什么新鲜的吃食,只能将就,兰朵主动走开,倒是让现场少了不少尴尬。

    兄弟做不成,可还是朋友,郑鹏、郭子仪和库罗一边喝酒,叙了几句旧,很快就把话题放回战斗上,多是说近期遇到的战斗和经历,说着说着,库罗突然一拍大腿,有些懊悔地说:“看看我这脑子,差点把正事忘了。”

    “什么正事?”郭子仪有些奇怪地问道。

    “两份大礼”库罗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子仪兄,也有一份见面礼是给你,晚点再送到你的营帐。”

    郭子仪倒是很看得开:“别人送的礼,某不敢收,不过叫到的子仪了,行,这礼得收。”

    前面三人结拜,就是郭子仪把库罗拉进来的,当时两人相识很久又臭味相投,就是现在,两人还有惺惺相惜的感觉,郭子仪也不怕库罗给自己挖坑,要是库罗想害自己,背叛大唐那时就害了。

    最明显的是,班公错一役,库罗和他的手下,一直都是避开郑鹏和郭子仪,从这点看得出他很重情。

    有的人相识几十年还是泛泛之交,有的人只是认识很短的时间就能把对方推心至腹,郭子仪和库罗是后者。

    郑鹏饶有兴趣地说:“能让库罗兄这样郑重其事,看来这礼不轻,行,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礼物能让库罗兄亲自押送。”

    库罗是那种精明、话少喜欢干实事的人,知道郑鹏的性格还说得那么肯定,肯定是很特别或很明贵的东西,郑鹏的好奇心都让他勾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