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85 大将军之死
    擂木、滚石、箭矢、火器全部用完,陆进、宋冲、郭子仪受伤,征西军在吐蕃联盟军的全力攻击下节节败退。

    “吐蕃的勇士们,杀啊,给战死的兄弟报仇。”

    “哈哈哈,唐狗已经没力气了,杀光他们。”

    “杀杀杀,一个脑袋换一两黄金,杀得多还可以升官发财。”

    “生擒郑鹏,升官发财得美人。”

    “杀,只要第一个杀进唐军营地,就可以把吐蕃最美的一朵花娶进家里,做大将军的女婿,哈哈哈。”

    蕃兵一边舍命向前冲,一边大叫着,他们越叫越凶,越凶越有劲,对征西军造成很大的压力。

    眼看就要失守,就在最危险的时刻,“轰”“轰”“轰”一阵巨响,几发火弹在吐蕃联盟军的人群里爆炸,接着,山下传来铺天盖地喊杀声。

    在最危急的时候,征西军在吐蕃的合作伙伴终于出现。

    库罗大声下达一条条命令:

    “把剩下的火弹全投出去,哪里人多投哪里”

    “护送红衣队,让他们先扔手榴弹。”

    “葛逻禄的儿郎里,跟吐蕃贼子算总帐的时候到了。”

    “把弯刀举起,把弓弦拉满,狠狠地杀,郑将军说了,杀敌者重重有赏。”

    葛逻禄一族人不多,大约还有二万人左右,但它们全是养精蓄锐的生力军,郑鹏还给他们安排了使用火器的红衣队,一见面就疯狂攻击吐蕃联盟军,把吐蕃联盟军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库罗早就埋伏在附近,迟迟没有露面,原因接到郑鹏用飞鹰下的命令,看到乌古拉山最高处的积雪有变化才能动,也就是这样,吐蕃联盟军攻打整整一夜也按捺着不动,直至用千里眼看到乌古拉山雪崩才飞驰救援。

    “哼,总算出现了”悉诺逻恭禄冷哼一声,马上率一队人调头迎击。

    葛罗禄一族转移战场,明显是配合唐军破坏祭天法会,坌达廷和悉诺逻恭禄早就防着了。

    即使有葛逻禄一族加入,吐蕃联盟军的兵力依然占有优势,悉诺逻恭禄带人拼命阻击葛逻禄的人马,而坌达延亲自指挥攻击唐军,两人早就计划好,先把唐军拿下,再集中力量对付叛军。

    战斗再次陷入白热化时,只听吐蕃联盟军里再次发生几声巨大的爆炸声,又一支打着唐军旗帜的人马杀到,为首的方山明大声吼道:“方山明携大唐新二军到,兄弟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说话间,方山明率着一队人马,像一把刀子般,从后面直接攻击山上的吐蕃联盟军。

    占据逻些城后,有不长眼的部族来攻击过几次,每次都让方山明轻易击退,有了“根据地”,大唐留在吐蕃的细作不断来投靠,有的还带来策反的部落,方山明从情报得知郑鹏等人被困在乌古拉山,把那些新归顺大唐的人马组了一个新二军,一路用火器开路,没想到来的正是时候。

    征西军有随军工匠,点领逻些城后,郑鹏暗中收集材料又做了一些火弹和手榴弹,生怕金城公主出事,走的时候留了很多给方山明,方山明出逻些城时,只留了一半给副手,自己带一半来,为了把声势做大,一上场就把大量的手榴弹扔出去,把吐蕃联盟军炸得哭爹叫娘、阵脚大乱。

    “贡氏一族斯郎泽仁在此,勇士们,活捉坌达廷领赏去。”

    “邦比一族德勒西在此,勇士们,活捉坌达廷领赏去。”

    两声大吼,又有二支生力军杀到,骑着马像两支利箭一样直插吐蕃联盟军的左侧。

    吐蕃联盟军前面伤亡太大,士气早就低落,只是坌达廷和悉诺逻恭禄用军法、封官、赏赐等手段用力维持着,看到快要拿下可怕唐军时,低落的士气本来有一个触底反弹,要是按这个势头再维持二刻钟,坌达廷能保证拿下征西军,然而,库罗的三发火弹把好不容易上涨的士气炸没。

    凭着坌达廷和悉诺逻恭禄多年的积威,本来还能压住,而方山明和贡氏、邦比两族的到来,本来就松散的吐蕃联盟军在一再打击之下,感到拿下唐军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唐军多了这么多强援,可怕的火器也出现,先是有人脱离战斗序列,然后传染般开始大规模的逃跑,甚至还有丢掉武器向唐军投降。

    联盟最怕相互猜忌,坌达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采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方式组军,想法本来很好,要是捏合得好,有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当遭到剧变时,发现这些人有如泥沙般,根本就不听指挥,坌达廷一连杀了十多人想稳定的局势,可那些人早就吓破了胆子,根本就听不进,一些偏激的士兵把武器对准坌达廷,扬言敢阻拦就不客气。

    坌达廷面如死灰般喃喃地说:“完了,完了,全完了......”

    眼前这些人指挥不动,而自己的人又打散,现在根本聚不拢,最重要是联盟军的军心已散,将士们的勇气和血性都没有了,坌达廷亲眼看到月氏族族长巴满,带着自己的卫队左冲右突,拼命逃命,有几名吐蕃士兵挡着他的去路,巴满直接把他们杀掉。

    先是一二处退缩、逃跑,然后形成大规模的混乱、崩溃,印证了什么叫兵败如山倒,唐军哪里肯定放过这种千载难逢收割军功的机会,追在后面,不断收割着吐蕃将士的性命。

    这时郑鹏拿着简易大喇叭站在山上一块大石上,大声喊道:“投降者不杀!”

    “投降者不杀!”

    “投降者不杀!”

    “投降者不杀!”

    唐军马上大声附和,一时间投降不杀的口令不断在山谷中回荡,不少早就没有战意的吐蕃将士纷纷跪倒在地,双手举起以示投降。

    打不赢,投降总可以吧,至于颜面,吐蕃赞普服毒自尽、逻些城落入敌手,现在反抗大唐的联盟军也彻底败了,都成了亡国人,还谈什么颜面。

    战场成了一面倒,有点像劫余后生的郑鹏没有满足,大声喊道:“活捉坌达廷,活捉悉诺逻恭禄。”

    “活捉坌达廷,活捉悉诺逻恭禄。”

    “活捉坌达廷,活捉悉诺逻恭禄。”

    “活捉坌达廷,活捉悉诺逻恭禄。”

    此时郑鹏是征西军心中的战神,郑鹏一开口,唐军都大声跟着喊,崔希逸从郑鹏手里拿过简易大喇叭,用吐蕃语大声喊道:““活捉坌达廷,活捉悉诺逻恭禄,任何人只要捉到这二人,重重有赏!”

    话音一落,人群中的坌达廷就感到周围多了很多不友善的目光,坌达廷长叹一声,一脸苦涩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奈何上天不眷顾,罢了,罢了。”

    为了拿出下郑鹏,坌达延自问尽了全力,不仅利用了圣僧、利用了无知的吐蕃百姓,就是女婿、儿子甚至连没出阁的女儿都推了出去,机会也出来了,可硬是让郑鹏在绝境下翻了盘。

    不甘心啊,一刻钟,要是葛逻禄的人迟到一刻钟自己就可以成功,然而,上天就是不给这个机会。

    正当坌达坌感概时,一名近身侍卫大声喝道:“站住,你们要干什么?”

    有十多名吐蕃士兵拿着武器想靠近坌达廷,目光很不友善,被侍卫拦着。

    “嘿嘿,大将军,现在你跑不了,便宜别人不如便宜我们。”

    “就是,让兄弟们拿你换一场富贵。”

    “说不定大唐将军一高兴,把你的女儿赏给我们呢。”

    “别废什么话,赢了他是大将军,输了就是阶下囚,他可是上了通缉叶子牌的人,兄弟们,上。”

    在利益的驱动下,一群人冲上来就要捉拿坌达廷。

    “找死!”领头的侍卫队长大吼一声,带人迎了上去。

    坌达廷入伍多年,身边的卫队不仅忠心不二,还是精锐中的精锐,只见他们手起刀落,很快就图谋不轨的十多人杀死。

    卫队干净利落的表现,让一些有异心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这时坌达廷一部分心腹看到形势不对,纷纷靠拢过来。

    “大将军,我们走吧。”

    “那些该死的家伙,有好处一个个跑得比谁都快,一有困难全逃了。”

    “是啊,大将军,小的誓死护送将军出去,找机会再卷土再来。”

    “不要再想了,大将军,走吧,再晚就逃不了。”

    一众侍卫一边警戒,一边劝说坌达廷。

    要是平时,根本不用手下劝说,坌达廷早就有指令下来,明眼人都看出他不是状态,而坌达廷此刻,突然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

    明明做到了极致,可最后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坌达廷终于明白赤德祖赞这样的强人,为什么会选择服毒自尽,他是见识到唐军的厉害,或者说看到唐军火器的利害,知道就是逃脱也没有翻盘的机会,还不如死个壮烈,像乌古拉山之战,就是拿下郑鹏,大唐依然会派第二人、第三个人来征服吐蕃,破了所谓诅咒之谜,手里又有威力强大的火器,有什么不可能?

    自己不是败给郑鹏,而是败给了气运,败给了大势。

    想到这里,坌达廷眼里闪过一丝毅然,手腕一翻,手里多一把匕首,闪电般插向自己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