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708 窝里横
    “见过郡主。”黄洋和杨基连忙站起来行礼。

    兰朵是突骑施的郡主,虽说突骑施受到重创,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现在突骑施还是有西域最有势力的部族,杨基和黄洋对兰朵表示足够的尊重。

    杨基虽说是监军御史,也有独断的大权,有张孝嵩的前车之鉴,现在做事相当低调,再说他还倚重突骑施追杀葛逻禄作孽呢。

    兰朵马上回礼:“杨监军请起,黄总管请起,不知两位到这里,有失远迎,还请二位多多包涵。”

    黄洋站起来后,面带笑容地说:“刚才听到郡主好像在找我们,不知有何吩咐?”

    “不敢”兰朵径直说:“就是有一点小误会,我的店不知为什么让人封了,人也抓到大牢,还请黄大总管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换作其他人,肯定客气一番,套一轮交情,这才小心翼翼地提要求,兰朵可不同,一见面就提出要求。

    “封店抓人?不知郡主说的是哪间店?”黄洋有些好奇地说。

    “葛氏杂货店。”

    杨基忍不住问道:“黄总管,怎么回事,郡主可是自己人,不看僧面也看佛面,怎么把店封了呢?”

    “这个店某有印象,想起来了,好像是涉嫌售卖私盐。”黄洋解释道。

    本来还想说什么的杨基一时语塞,不知说些什么好,回过神正想说会不会是误会一类的时候,兰朵指着郑鹏说:“东西是郑鹏的,你们问他。”

    这个郑鹏,什么事都喜欢躲在后面,自己的人辛辛苦苦、冒着生命替他卖私盐,郑鹏跟西域官场的人交好,让他去打个招呼也不肯,兰朵本来就有气,把杀害自己表弟的那个女人抓来,好心送给郑鹏享用,没想到郑鹏连知会都没一声就把她放走,正好给他一点难堪。

    看郑鹏还怎么装好人。

    “咳咳...咳咳咳”正在喝茶的郑鹏被水呛了一下,连咳了好几声,看着兰朵,无言了。

    这妞分明是故意拆自己台的。

    有些事,心照不宜就行了,摆到明面就尴尬,特别是在场的都是朝廷官员,这可是知法犯法,说出来,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兰朵在西域贩卖私盐,还是大量贩卖私盐,杨基和黄洋没可能不知道,他们都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个葛氏杂货店店被封,很有可能是隐藏得太好,连官府的人都不知是兰朵的,这才封店抓人,提个醒就能放人,没必要说得这么白,郑鹏都吓了一跳。

    “郑将军,你没事吧。”杨基连忙关切地问道。

    “没事,不小心呛着”郑鹏应了一下,苦笑着解释道:“黄总管,杨御史,赎卖盐,主要有二个目的,一是补贴西门四军的开销,二来利用盐收集情报,这事已向皇上报备,主要是为隐秘起见,没跟二位通报,见谅。”

    不该说的也说了,还得给二人一个台阶下。

    反正他们也不会傻到跑去找李隆基确认。

    杨基点点头:“西门四军负责把守大唐的西大门,任务很繁重,既然是为了大唐,黄总管,可不能为难那些为国出力的人,再说皇上也知道,郑将军肯定会处理好。”

    “原来事出有因,看来是大水冲了龙王庙,郑将军既然开口,某回去让他们马上放人。”黄洋当场表态。

    郑鹏连忙表示感谢,就是一旁的兰朵,一边表示感谢,一边笑得像个小狐狸。

    兰朵在杨基的邀请下,也笑着坐下。

    黄洋一脸好奇地说:“听说郡主训出灵鹰,还利用灵鹰立了一功,可喜可贺。”

    “算是有点进步,要成为灵鹰,还得多锻练。”

    杨基抚掌笑道:“期待郡主的灵鹰扬威,多立战功。”

    “这战功需要上战场才有”兰朵把目光转向郑鹏:“就看郑将军什么时候扬威,本郡主也好跟在后面分一羹。”

    杨基和黄洋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疑惑:兰朵在西门营地混了这么久,郑鹏连私盐的事也没瞒她,本以为郡主一早就知郑鹏的事,现在看来郑鹏一直瞒着她。

    这二人,不早就勾搭在一起吗?

    郑鹏感觉二人的眼光有些怪怪的,心中想了想,很快了然,正好又有人送新菜来了,连忙招呼道:“来,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有些事只会越描越黑,干脆装糊涂。

    好在杨基没有追问,兰朵也没有继续发难,郑鹏不断地劝酒劝菜,把众人都灌得酩酊大醉才罢休。

    杨基和黄洋终于走了,把人着实走后,郑鹏长长松了一口气。

    一顿饭解决一个后顾之忧,算是为将士们谋了一个福利,杨基和黄洋虽说弄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但也给了一个确切的承诺。

    “郑鹏,你叹什么气,怎么,黄总管和杨御史没上后山抓你现行,松了一大口气,对吧。”兰朵突然开口道。

    不得不说郑鹏的背境够硬的,挖私盐也就算了,身为戍边大将,建私宅藏娇,动静弄得这么大,竟然没人来惩罚治他。

    兰朵知道杨基他们来了后,说封店抓人其实是一个借口,就想看看郑鹏怎么应付二人,最好是看到他狼狈求饶的一面,没想到黄洋和杨基由始至终,根本就不提后山的事,好像选择性看不到一样。

    “...算是吧。”郑鹏也懒得争辩。

    “你的运气真不错,干了那么多不靠谱的事,这样也没人追究你的责任。”兰朵有些愤愤不平的说。

    郑鹏眨眨眼,突然有些得意地说:“郡主,知道为什么干了那么多不靠谱的事,我还能逍遥自在吗?”

    “简单,会拍皇帝的马屁,还找了一个好娘子,有博陵崔氏作你的大靠山。”

    “错了!”

    “错了?”兰朵不以为然地说:“错在哪里?”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皇上不是昏君,博陵崔氏也不是糊涂人,我能有今天,那是靠我能力得到,要军功有军功,要政绩有政绩,虽说人有时懒惰,但从不误事;做事有时不按常规,但总能如期完成,所以说,我靠的是自己的能力。”

    话说得很狂,但兰朵闻言,回头想想,还真没不能反驳。

    “嘴上说得这么厉害,还不是在窝里横。”兰朵突然冷笑道。

    “郡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兰朵给郑鹏抛了个白眼,很坦率地说:“这话还不够明白吗,郑鹏你所谓的威风,都是在大唐境内,你说说看,军功都是在大唐境内立的,张孝嵩攻大食,连破百城,没你的份,对吧?”

    “当时我是受伤了。”郑鹏解释道。

    “班公错之战呢,你的部下死伤惨重,包括你最信任的心腹阿军也战死,当时你不是吼声震天说要报仇吗,你现在没受伤啊,怎么不找吐蕃人报仇,还不是你离不开大唐,不敢进入吐蕃,这不叫窝里横叫什么。”

    兰朵来到西门四军,就是想跟郑鹏找吐蕃报仇,要知突骑施受到重创,凶手是葛罗禄族,吐蕃也是幕后主使,何况吐蕃还包庇葛逻禄一族,让突骑施想报仇也没门,没想到的是,郑鹏练兵很积极,可迟迟没动静。

    时间过了这么久,兰朵都有些不耐烦了。

    郑鹏不服气地说:“依郡主的意思,怎么样才算不窝里横?怎么才能证明自己是真好汉?”

    “想证明?简单,打吐蕃啊,要是你能打倒吐蕃,最好是连吐蕃赞普的老窝逻些城也拿下,那才不是窝里横,那才叫大英雄,要是做不到,你就别开口说大话,小心大风闪了舌头。”

    “拿下逻些城?”

    “对啊,怎么,郑将军害怕了?”

    这算激将?

    郑鹏心里有些好笑,不过表面还是不服气地说:“看样子郡主认定我只能窝里横,不就是逻些城吗,本将军就打下给你看,不过,郡主敢跟着看吗?”

    “有什么不敢”兰朵毫不犹豫地说:“你敢打,本郡主就敢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