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694 头柱香
    时间是忘记伤痛最好的灵丹妙药,经过三年多的发展,没有战争阴影的西域得到很大的发展,人口不断增长,市集商贸繁荣,就是田里的庄稼是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从大唐百姓一张张富足又带着微笑的脸上,都找不到战争留下的痕迹。

    伤亡惨重、尸横遍野的错公错之役,已经很少人提及。

    远在千里之外的长安,这座让无数后山心倾神往的超级大城,更是繁华似锦。

    很多人第一次见识到长安的宏伟和繁华时,都会被这座繁华的京都折服,一些西方的学士游历到长安,往往会花大量的时候体验长安的繁华与特色,留下无数像“东方屹立的奇迹”“长安就是天堂”“长安是神遗留在人间的明珠”一类的赞美或诗歌,长安每年都吸引大量仰慕而来的游客。

    平日长安的人已经够多了,每逢节庆,到长安游玩的人倍增,一些重要的景点更是人满为患。

    每年到了中元节这天,大慈恩寺都会挤满人,人多到好像脚都放不下。

    大慈恩寺位于唐长安城晋昌坊,在大慈恩寺出现前,原址曾出现两座有名的寺庙。

    北魏道武帝时在此建净觉寺,隋文帝在净觉寺故址修建无漏寺,后来被废,唐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太子李治为追念其生母文德皇后(即长孙氏)祈求冥福,报答慈母恩德,下令建寺,故取名慈恩寺。

    净觉寺、无漏寺和大慈恩寺都选址这里,说明这里是佛寺的风水宝地。

    大慈恩寺对得起风水宝地这个称号,自建寺至今,一直有精通佛法的大师在慈恩寺修行、主持,声誉很高,现任大慈恩寺主持是明觉大师,他的名气比不上曾出任主持的玄奘大师,但很信徒和香客中的敬佩和喜爱。

    本来就很受欢迎,到了中元节这天的大慈恩节,可以说旺上加旺。

    七月十五,中元节,天还没亮,寺外就排了一条好几里长的队伍,都等着进寺上香拜佛,顺便参加主寺明觉大师主持的盂兰盆法会。

    盂兰盆听起来有些怪,其实盂兰盆的梵语是乌蓝婆拏,法会是根据《乌蓝婆拏经》,于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举行,以佛法供养三宝的功德,回向现生父母身体健康、延年益寿,超度历代考妣宗亲能速超圣地、莲品增上的佛教仪式。

    由于游览、上香的人太多,大慈恩寺不堪重负,只能采取先到先得的方法,为了争一个位置,很多人提前出门,不少人认为能上头柱香更能体现自己的诚心,千方百计排在第一位。

    只有第一个上香的才能称为头柱香。

    为了争到头柱香,很多香客半夜就开始排队。

    半夜排队很累,不过有奴仆代劳,一切就变得很简单。

    马车内,林薰儿拉着绿姝的手,有些担心地问道:“绿姝,你说阿寿他们能抢到头柱香吗?”

    以前绿姝对上香并不热衷,用她的话来说是受郑鹏影响,因为郑鹏不信那套,不过郑鹏在西域练兵后,绿姝又开始变得虔诚起来,她的想法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反正绿姝生活富足,又有的是时间,当然,上香的目的都是为身边的人祈福。

    听说大慈恩寺很灵验,多上香多添香油可以为亲人祈求平安,中元节这天正好是十五,绿姝可以为郑鹏祈求平安之时又可以参加明觉大师亲自主持的孟兰盆法会,为死去的父母祈福,希望去他们能早登极乐,在九泉之下可以享福。

    头柱香很难抢,不过绿姝却胸有成竹地说:“薰儿姐不要担心,我早就让阿寿在晋昌坊找地方住下,可以排队时第一时间排,再说晋昌坊的坊正和武候铺的铺长都曾是我大父的手下,一定没问题。”

    在长安,不仅要拼家底,更要拼背景,有博陵崔氏作靠山,绿姝一点也不怕。

    长安城实施夜禁,不解禁之前根本排不了队,不过认识人就不同了,绿姝的人在半夜就开始排队,那些武候一只眼开一只眼闭,谁都抢不过。

    林薰儿嫣然一笑,高兴地说:“不管能不能抢到头柱香,来就是有诚心,佛祖会感知到我们的诚心,一定会庇佑我们的。”

    虽说年纪很小就被卖到青楼,刚开始时林薰儿也怨恨自己的家人,恨他们为什么那般恨心,随着年纪的增大,特别是看到太多的人情冷暧,林薰儿的心境也变了,也想参加孟兰盆法会,为父母祈福,也不知他们是否还在人世间。

    也算报答他们的生育之恩。

    要是出身大富大贵,谁会卖儿卖女?

    “嗯,一定会保佑的。”绿姝很肯定地说。

    说话间,马车慢慢停下,很快听到管家崔二在外面恭恭敬敬说:“夫人,大慈恩寺到了。”

    两女相视一笑,在小香和婢女玉桂的搀扶下,小心翼翼开始下马车。

    还没下马车,小香就兴奋地说:“夫人,你们看,阿寿还真能干,他排在队伍的最前面。”

    阿军战死沙场后,郑鹏亲自上奏折,希望完成阿军的遗愿,把小香和郑福夫妇脱去奴籍,脱去奴籍对奴隶来说是遥不可及的事,到了李隆基哪里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小香脱去奴籍,成为自由身,可她还是到郑府工作,侍候绿姝,说习惯了。

    虽说小香一家根本不差钱,郑鹏给了一笔足以让三人衣食无忧的钱财,朝廷也重赏了郑福。

    绿姝抬眼一看,很快俏脸就有了笑意:站在大慈恩寺队伍最前面的,正是绿姝派出的阿寿,跟在阿寿后面的是阿禄。

    绿姝和林薰儿都要拜神上香,为了不让后面的人有意见,特地派了二个人争位置。

    阿寿排着队,不时摇头张望,当他看到绿姝和林薰儿下了马车,马上高高举起右手,兴奋地叫道:“夫人,这呢,头柱香抢到了。”

    绿姝和林薰儿一起走过去,满意地说:“不错,算你一大功,回头重重有赏,时辰差不多,寺门快要开了,换我们来吧。”

    “是,夫人。”

    很快,绿姝和林薰儿就站在队伍的最前例,一会可以上第一柱香和第二柱香。

    一想到的头注香能带给自己好运,佛祖和菩萨也就格外保佑夫君郑鹏,绿姝的俏脸上就有了笑意。

    就是不能见面,绿姝也真心希望郑鹏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