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660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660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大唐和吐蕃的换俘协议,朝野上下有很多不同的声音,作为主议事人的郑鹏,降职罚俸,连好不容易得来的爵位也弄丢,不少人骂郑鹏为了一已私利出卖大唐的利益,不过并不影响双方交换俘虏的进程。

    李隆基虽说把郑鹏降职流放,但郑鹏是主持换俘的人,水泥配方也要经他经手,在换俘完成前,还在于阗镇坐镇。

    郑鹏做事雷厉风行,收到朝廷的旨意后,外人都看到郑鹏很沮丧,可他还是第一时间和吐蕃方面协商,在过年前把批一批俘虏换回来。

    第一批主要是伤兵和老幼,没有郑鹏的部下,也见有郭子仪和陆进,其实猜都可以猜到,卡尔罗和库罗,肯定对郑鹏重要人放在最后。

    随第一批俘虏回来的,还有十名吐蕃的工匠,他们的任务是学习怎么制水泥,郑鹏要教会他们独立制出合格的水泥,这才能进行最后的交换。

    为了让郭子仪早日回来,郑鹏过年时推掉一切应酬,在工场培训吐蕃那些土匠度过,用他自己的话来说,都混成这样,没什么值得庆祝,就是兰朵亲自邀请他到突骑施庆祝大唐新年也毫不犹豫地拒绝。

    水泥的制作很简单,但是吐蕃工匠明显不如大唐工匠那般好学,基础又差,郑鹏差不多是从头开始教他们,教好后又得让他们试制水泥,好不容易学会,还要吐蕃方面派特使来检验水泥的坚韧性,前后足足忙乎了三个多月,终于在次年,也是开元八年三月初九在班公错与吐蕃交界的方,交换最后一批俘虏,交换时,那十名学会制作水泥的吐蕃工匠随着最后一批吐蕃俘虏一起回吐蕃。

    “郑千骑使,已全部验明正身,人员和财货没问题。”一名负责后勤的营正向郑鹏禀报。

    每次交换俘虏前,双方都会派人去验明正身,确认没有问题才交换,这些是必走的程序。

    跟前几批不同,最后一批包括吐蕃向大唐赔偿的黄金和牲口,除了名单上的俘虏要一一验明正身,还得检验黄金的成色还有牲口的健康状况,大唐负责验收的人花费了不少功夫。

    郑鹏放下手中的望远镜,把它交给一旁的女扮男装的红雀,点点头说:“很好。”

    说完,径直驱马向前,一旁的红雀看到,连忙跟上,好像有默契一样,郑鹏刚驱马上前,对面的库罗和卡尔罗也驱马向前,双方大约相距二丈的距离时停下。

    “郑监军,别来无恙吧?”库罗对郑鹏拱拱手,面带笑容地说。

    笑容倒不是假,不过并不是针对郑鹏。

    一想到完成任务可以到逻些城接受吐蕃赞赞普的封赏,库罗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兴奋。

    走上一条不归路,对库罗来说,现在的重心是为葛逻禄一族谋取福利。

    郑鹏苦笑地说:“让少族长失望,我现在被罢免,不再担任西域副监军,叫我郑千骑使即可。”

    站在库罗旁边的卡尔罗呵呵一笑:“我们认可的是郑千骑使这个人,而不是名头,即使是郑千骑使,也值得我们尊重。”

    说到这里,卡尔罗压低声音说:“此次能顺利换俘,郑千骑使功高至伟,交换完毕后,我们有一份厚礼奉上,以示我等对郑千骑使的一点点补偿。”

    “这个还是免了吧,这事已经惹得朝野上下非议,再收大礼,反而坐实这个罪名。”郑鹏连忙摆手拒绝。

    这时库罗适时站出来劝说:“郑千骑使,这是卡老的一番心意,绝对没有其它的意思,已经安排妥当,保证没人知道,放心收下就是。”

    郑鹏也不想跟他们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径直开口道:“好了,既然验明正身,开始交换吧。”

    “好,交换!”卡尔罗盼星星望月亮般等着学会水泥的吐蕃工匠回归,闻言马上同意。

    双方各自归队,很快,最后一批俘虏开始交换。

    郭子仪面无表情地站在队伍的前面,脸上没有劫余后生的喜悦,相反他人显得有些阴沉,他看了看迎面而来的那些吐蕃俘虏,眼里闪过一丝凶狠:就是这些吐蕃人,让自己那么多兄弟成为负累,也自己的声名受损。

    要不是顾及身边的战友,郭子仪真想冲上去跟他们拼了。

    抬头一看,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郭子仪心里一暧,眼睛闪过一丝欣慰的神色,不过很快又有些羞愧地低下头。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郭子仪还在被关押时,库罗找他喝过一次酒,过程跟郑鹏差不多,兄弟情断绝后,劝说郭子仪为吐蕃所用,席间说起郑鹏的事,就说大唐对有功将士薄情寡义,不肯救那些为国拼命不幸被俘的人,连累郑鹏把爵位和前程都葬送才换得郭子仪等人平安。

    郭子仪阅人无数,看得出库罗没有说谎,心里充满了对郑鹏的愧意。

    要不是自己,郑鹏也不会连爵位都没有,还要流放到大勃律,郭子仪相信,以郑鹏的性格,要不是为了把自己救出去,一向低调的郑鹏绝对不会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还把自己的前途搭上。

    其实不止搭上前途,简直以命相搏,换作别人,早就以叛国罪被处死,有可能还连累家人,就是郑鹏这么得宠,皇帝还是龙颜大怒,要不是郑鹏平时人缘不错,关键时刻有人替他说好话,说不定现在都关到长安的大牢受刑了。

    这个兄弟,自己还真没交错。

    郭子仪一行走得又快又急,刚走过双方议定的缓冲区,马上冲出一队大唐的刀盾兵,二话不说就挡在郭子仪等人的身后,用比人高的盾牌对着吐蕃的方向,倒着步后退,掩护着被吐蕃释放的战友撤退,免得吐蕃人在背后放冷箭。

    看到郭子仪平安归来,早早就等候着郑鹏马上迎上去,一把抱住他,高兴地说:“太好了,太好了,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面对郑鹏的热情拥抱,郭子仪的动作有些僵硬,半响才轻轻抱了一下郑鹏,有些愧疚地说:“三弟,是大哥连累你了。”

    要不是自己,郑鹏肯定不会自告奋勇抢下谈判的这个苦差,更不会同意把至关重要的水泥配方交给死敌吐蕃,要不是把水泥配方交给吐蕃,爵位和前途也不会丢弃,一想到这些,郭子仪就有一种自己为什么不死在战场上的想法。

    郑鹏一脸不在乎地说:“大哥,千万不要这样说,不是你多次舍命相救,我早就死在乱军当中,要不是为了保护我,那些吐蕃人哪能困得住你,应该是小弟拖累你才是,就是有愧疚,也是我愧疚,是我连累大哥损了威名。”

    保护将领撤退,本来就是士兵的责任,郭子仪知道,郑鹏怕自己心里不好过才这样说,心里暗暗感动,不过很快一脸不悦地说:“三弟,某知道这次能平安回来是你在背后出了大力气,其实你不必如此,不就是一条性命吗,给他就是,十八年后某又是一条好汉,你没必要用爵位和前途去换,太不值当了。”

    “要是命都没有,这些功名利禄还有什么用”郑鹏一脸正色地说:“大哥,既然是兄弟,什么也不用说,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郭子仪眼前一亮,一脸正色地说:“没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放开郭子仪,陆进一下子抱住郑鹏,一脸激动地说:“老大,真没想到还能活着回来,想死你了。”

    郑鹏给陆进一个有力的拥抱:“我说过,多少人来,多少人回,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留下你们,这是承诺,也是保证。”

    说到这里,郑鹏有些沮丧地说:“可惜我没用,很多兄弟是躺在棺木中回去的。”

    班公错一役,麾下的羽林军折了十之七八,死伤惨重。

    陆进马上说:“吃了当兵这碗饭,一个个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兄弟们不会怨恨老大,再说老大自己出钱把兄弟们回老家安葬,让他们魂归故里,还大力资助受伤的兄弟,为了救回我们,连爵位和前途都不要了,哪个兄弟对老大不是坚起大拇指,相信就是那些战死的兄弟泉下有知,也不会怪罪老大。”

    “老大,你做得无可挑剔,兄弟们感激不尽。”

    “就是,跟了老大,是我们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以后老大叫某向东,绝不向西。”

    “这辈子跟定老大了。”

    “要是郑千使不嫌弃,我们也想跟随郑千骑使左右。”

    几名换回来的猛虎营兄弟也大声附和,就是李显城麾下几名死里逃生的士兵,也当场对郑鹏表示跟随的意思。

    这时西域总管黄洋走过来:“郑千骑使,有话回去再说吧,这里是非之地,也不知吐蕃贼子有没有阴谋。”

    郑鹏点点头,大声说道:“兄弟们受委屈了,什么都不用说,我和黄总管在营里设下酒席,先喝个不醉不归,好不好?”

    “好!”众人一起齐声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