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647 朝堂暗涌
    “诸位卿家,尔等有什么意见,但说无妨。”李隆基看着下面一脸狐疑的大臣,再次发声。

    犹豫一会,一位姓程的待郎站出来:“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准”

    站出来的人叫程庆,任工部待郎,此外他还有一个身份是博陵的女婿,这个时候崔氏的人不好说话,作为博陵崔氏的“半份子”,程庆果断站出来。

    “陛下”程庆恭恭敬敬地说:“战场上瞬息百变,谁也没想到吐蕃和葛逻禄会勾结在一起,更没想到所谓的流匪,由始至终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圈套,郑千骑使刚到西域,对哪里的情况不了解,能从重重包围中突围并不容易,战报上说郑千骑使在战场上智计百出,屡立战功,打仗时也很英勇,微臣以为朝廷不应罚,还应奖励。”

    “行了,退下”李隆基好像并不高兴,挥袖让程庆退后,然后大声说:“众卿家,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现场又是一阵沉默,一个个大臣眼观鼻、鼻观心,谁也不轻易表态。

    帝心难测,现在谁猜不准李隆基的心思到底怎么样,谁都知李隆基对郑鹏爱护有加,郑鹏吃了败仗没错,但失利总体与郑鹏关系不大,郑鹏上面有李显城,此外还有西域军方的高级将领,就是硬要郑鹏负一点责任,最多就罚点俸,根本上升不到在朝堂上议罪的程度,还是抛开其它将领单独讨论。

    要知道,郑鹏此行还是立了不少功的,自己出钱运阵亡将士魂归故里,也是一片赞誉之声,能从重重包围中浴血奋战后绝地逃生,就是奖励也没人有意见,

    这是欲擒先纵,故意提出来,先把众人的嘴堵上,以免以后再拿这件事发难?还是郑鹏什么地方让皇上不高兴,拿他杀鸡儆猴?

    还有一点,郑鹏在朝中人面极广,跟几个重臣关系是很好,是博陵崔氏的乘龙快婿,据说跟高力士还合伙经营买卖,这个时候说他坏话,谁敢保证日后没人找自己秋后算帐?

    等了很久没人说话,李隆基有些不满,指着宋璟说:“宋卿家,你是百官之首,就由你带个头表态吧。”

    宋璟没想到李隆基会点名让自己表态,楞了一下,很快说道:“郑千骑使属于羽林军,羽林军是天子亲军,羽林军的事可以以说陛下的私事,既是私事,自然由陛下定夺。”

    羽林军负责保卫皇宫重地,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选人还是职位调动,全由李隆基拍板,旁人无权干预和过问,就是羽林军的一应开销,也是由李隆基的私库拨出,宋璟这样说也不无道理。

    话是说得四平八稳,但没点干货,想当于把皮球踢回给李隆基。

    李隆基也不满意,冷哼一声:“退下吧。”

    等宋璟归队后,李隆基继续问道:“有哪位卿家有想法的?”

    张说眼珠子转了转,很快站出来:“启奏陛下,微臣有话要说。”

    “准”

    张说行完礼,恭恭敬敬地说:“陛下,羽林军是天子亲军,代表着陛下的颜面,此次战败,虽说情有可愿,但是败即是败,该罚还是要罚。”

    李隆基刚想说话,没想到姚崇突然站出来,一边行礼一边大声说:“陛下,老臣有话要说。”

    “好,姚卿家也表态了,准。”

    姚崇看起来老态龙钟,可以那双老眼还没昏花,相反,显得炯炯有神,闻言不紧不慢地说:“郑千骑使此役的表现,对得起大唐军人的声誉,但辜负了陛下的期望,老臣提议,把郑千骑留在西域,戴罪立功,什么时候替陛下找回颜面,就什么时候回长安,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李隆基点点头:“姚爱卿果然是老成持重,郑鹏虽说输了,也打出羽林军的威风,班公错之役是葛逻禄这些无耻小人背后捅刀,的确不能把过多的责任落在他身上,依姚爱卿之见,郑鹏在西域做些什么来戴罪立功呢?”

    姚崇老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嘴边已经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这次号中皇帝的脉膊了。

    前面叫姚卿家,转眼变成姚爱卿,说明自己的话说到李隆基的心坎,姚崇心中有了几分得意。

    李隆基一上朝就冷着脸,姚崇跟随李隆基多年,知道李隆基要有动作,当时就留心,当李隆基在上面给郑鹏“议罪”时,下面的姚崇已经开始考虑各种可能性。

    对于郑鹏的重要性,姚崇是心知肚明,李隆基说给郑鹏议罪,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李隆基替郑鹏开脱,堵住悠悠之口,可李隆基并没有为郑鹏开解的意思,这下耐人寻味。

    从李隆基脸上一时猜测不到意图,姚崇马上又从身边人下手,崔源和高力士是郑鹏身边重要的人,郑鹏是崔源的孙女婿,高力士是郑鹏的合作伙伴,两人又深得李隆基信任,然而,都给郑鹏议罪了,无论是高力士还是崔源,两人都无动于衷,好像事不关己一样。

    人老精,鬼老灵,姚崇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告诉他,崔源和高力士不是装样子,而是真不焦急,心里马上盘想起小九九,此时张说跳出来作试探,没想到真让他探中。

    为了不让张说独美,姚崇马上站出来,抢了张说的风头。

    姚崇不着痕迹地瞄了自己一手扶起的宋璟,眼里闪过一丝失落。

    宋璟和张说一比,还是嫩了。

    刚才宋璟那番话,听起来四平八稳,没有毛病,要是宋璟是一个普通的臣子,这番表态堪称完美,问题是宋璟是百官之首的宰相,一个宰相面对问题打起官油子的作派,没有自己鲜明的立场,在官场来说,是灾难。

    没办法,姚崇只能主动跳出来,把这份“彩”抢回去。

    脑中思如电转,姚崇嘴上可没有停着,沉吟一下,很快说道:“陛下,西域大乱,要处理的事太多,想必西域上下都忙得不可开交,老臣提议,不如给郑千骑使一个副监军的差事协助杨御史,反正郑千骑使担任过这个职位,表现也很出色,这样也利于郑千骑使戴罪立功。”

    提议李隆基封郑鹏为西域副监军,姚崇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李隆基的议题太突然,姚崇根本就没有想过,猜不到李隆基到底想干什么,不过试探出李隆基是想郑鹏留在西域,一切就好办了。

    副监军听起来是个副手,但这个副手很有学问,权力的大小,全凭李隆基的一句话。

    监军御史是大唐的一个特色,主要是监督各地官员的行为操行,大唐各地都有监军御史,而这些监军御史绝大部分是充当眼线的角色,像张孝嵩这种能当上西域“土皇帝”的监军御史可以说独一无二,主要是李隆基给予他自行决断的权力。

    提议郑鹏当副监军,有足够的弹性让李隆基操作。

    李隆基闻言点点头:“西域大乱,杨基想必焦头烂额,郑鹏能文能武,给他打下手也不错。”

    说到这里,李隆基示意姚崇回列后,开口说道:“姚爱卿提仪郑鹏担当副监军,在西域戴罪立功,众卿家意下如何?或者说有什么更好提议,不妨提出来商议。”

    “姚开府所言甚是,臣变赞同姚开府的提。”张说一边说,一边有些复杂地瞄了姚崇一眼。

    姜还是老的辣,自己只猜中一丝帝心,姚崇倒好,号到了皇上的脉,张说再一次体会姚崇的政治触角和眼光。

    难怪被罢相了,皇上还舍不得姚崇走,改任开府仪同三司,有什么大事都找他商议,这就是姚崇的老到之处。

    不过,张说很快又庆幸起来:姚崇是厉害,但是他老了,很快成为历史,自己的对手宋璟,无论是战略还是眼光,都不如自己。

    张说确信:姚崇即使拥有过去,影响现在,但是,未来是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