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631 言志
    多尔扎大声地说:“原来是羽林军的李千骑使,据说李千骑使是羽林军第一勇士,在下仰慕久矣,失敬,失敬。”

    “废话少说,有话快讲,有屁就放。”李显城有些不耐烦地说。

    羽林军第一勇士不假,可这话从多尔扎的嘴里说出来,有一种调侃的味道,李显城听到心里不舒服,再说多尔扎要做什么也能猜到。

    “爽快!”多尔扎拍着手说:“李千骑使,你们的处境,相信不用在下提醒,我们大将军说了,只要诸位投降,保证一个不杀,若不然,山上的唐军,无一能幸免。”

    “一个不杀?说话算话?你一个小千户,好像没这份量吧”李显城大声地问道。

    看到劝降有戏,多尔扎马上说:“没错,在下职低言微,不过这话大将军坌达延亲自说的,坌达延大将军向来说一不二。”

    “是吗?”李显城有些犹豫地说:“在吐蕃,是赞普大,还是大将军大?”

    “赞普是吐蕃之主,当然是赞普大。”

    “哦,要是坌达延大将军同意不杀我们,而赞普不同意,那我们不是危险了吗?”

    多尔扎马上说:“赞普也承诺过,只要诸位放下武器投降,保证一个也不杀。”

    “真的?你们赞普说话算话吗?”

    “当然算话,用你们大唐的话来说,赞普是吐蕃的国君,君无戏言嘛。”多尔扎拍着胸口说。

    赞普有没有说过,对多尔扎来说不重要,重要是把人劝降就是大功一件,至于投降后这伙唐军是生是死,多尔扎一点也不在乎。

    “是吗?”李显城哈哈一笑,然后把声音提高了八度:“吐蕃赞普向大唐称臣,说永世不对大唐用兵,看看你们站在什么地方,做的又是什么事,这叫君无戏言?你们赞普说的一套,做的又是一套,亏他说出这种话,简直言而有信,亏你还敢在这里说他言而有信,多尔扎,你这是在说笑话吗?

    话音一落,多尔扎面色有些尴尬,接着面色开始就变得狰狞。

    山上的唐军忍不住哈哈大笑,郑鹏和陆进都笑得直揉肚子。

    听到李显城一本正经跟多尔扎确认,郑鹏还以为李显城怂了,想保命,没想到他绕了一圈,把吐蕃赞普都骂了。

    一个严肃的人,突然变得幽默,效果还真不错。

    郭子仪大声地说:“兄弟们,千万别信他的话,吐蕃是苦寒之地,他们年年越境打草谷,不是他们喜欢抢掠,而是他们不抢就活不下去,每年都有很多吐蕃的百姓冷死、饿死,要是被俘就是做奴隶,你们可以想想,他们的百姓都活不下去,奴隶能好到哪里,肯定过得猪狗不如。”

    “对”陆进附和道:“据说被抓到吐蕃的人,三个月不到就被折磨死一半,剩下九个月又死一大半,一年间死十之七八,活下来的人,也是过得猪狗不如,有意思吗?反正某是宁死不降。”

    “对,宁死不降。”

    “跟他们拼了。”

    “谁会放着英雄不做去做猪狗?”

    “就是,要是在吐蕃做猪狗的消息被大唐的细作传回去,家人都抬不起头。”

    山上的唐军纷纷表态,绝不当俘虏。

    多尔扎突然长长松了一口气,继续大声喊道:“李千骑使,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李显城硬气地说:“说对了,某敬酒喝得太多,现在想换换口味,想尝尝罚酒什么味道,滚吧,有什么本事尽管使来。”

    “好,看你还嘴硬到什么时候。”多尔扎知道多说无益,搁下一句狠话便灰溜溜地跑了。

    回到营帐,多尔扎马上恭恭敬敬地说:“次仁千户,惭愧,不能劝降他们。”

    虽说同是千户,不过次仁是实封,管辖的不止千户,多尔扎的是虚封,只有三百多户,次仁的地位要高很多,最重要次仁还有一个做大将军的老子。

    这次骚扰行动到目前为止,可以说达到了目的,凭功劳次仁晋升万户不是问题,多尔扎对次仁表达了足够的尊重。

    甚至还有三分讨好。

    次仁冷笑道:“要是这些人这么容易招降,本千户就不会跑到这里了。”

    “是,是”多尔扎主动请缨:“次仁千户,山上的唐军余孽对赞普和大将军不敬,我愿意亲自带队,把他们都扫平。”

    “扫平?”次仁摆摆手说:“刚才多尔扎千户不在这里,帕巴,你把本千户的决定跟多尔扎千户说一下。”

    帕巴应了一声,马上一脸认真地说:“多尔扎千户,上面的意思是生擒,绝不能要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活着比死掉值钱太多了。”

    “生擒?全部?”

    “没错,尽可能全部生擒,因为怕不小心杀错人,唐军很狡猾,经常有将军乔装成小兵逃命的。”

    多尔扎有些不解地说:“这,这不好吧,次仁千户,上面的可是羽林军,那可是大唐狗皇帝的亲军,据说能进羽林军的人都是精锐中的精锐,看他们有同归于尽的意思,只擒不杀,勇士们的伤亡会很重的。”

    次仁拍拍多尔扎的肩膀,开口解释道:“知道为什么要扮流匪,就是大将军也亲自指挥吗?”

    “不是很清楚。”多尔扎很老实地答道。

    “跟你说实话吧,就是为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极有可能就在山上,要是不小心把他弄死,一切就等于前功尽弃,明白吗?”次仁一脸正色地说。

    多尔扎有些惊讶地说:“明...明白了。”

    “明白就好”次仁坐回凳子,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说:“多尔扎主动请战,不错,那请多尔扎千户率人攻山吧。”

    “好,我马上就去,看他们还嚣张不嚣张。”多尔扎马表态。

    看到多扎尔转身要走出营帐地,次仁在后面大声吩咐:“做做样子,消耗他们的箭支和体力就行。”

    现在冲上去生擒,就是得手伤亡也大,吐蕃和葛逻禄在班公错取得辉煌的战果,再加上葛逻禄在背后捅刀,说不定已经拿下了龟兹重镇,无论怎么样,短时间内大唐没有能力来救人,次仁想做的,就是把这里围起来,等唐军山穷水尽、最好是饿得全身无力时再进攻,不仅胜算大,伤亡肯定也小很多。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