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597 气你没商量
    “火狼营比赛认真,表现可圈可点,赏火狼营钱十万,羊三十只,御酒三十坛。”

    “猛虎营配合默契,战绩辉煌,赏猛虎营钱二百万,羊一百只,御酒一百坛。”

    “猛虎马球队长吴浩,指挥若定,球技精湛,赏钱十万,镶金球杖一支。”

    “谢主隆恩。”

    赏赐完毕,高力士开口道:“王爷、诸位臣工,皇上有令,马球比赛暂且中止,御膳房备了席,请诸位移步御花园,顺便商议派兵的事宜。”

    于是,姚崇、宋璟、张说等人跟在李隆基一起前往御花园,李业和李显城走在最后面。

    李显城对李业拱拱手说:“谢皇叔为小侄执言。”

    刚才李隆基明显犹豫,听了李业的话才下决心,李显城找到机会,连忙对李业表示感谢。

    “不用,举手之劳”李业摆摆手说:“本王的事你也知,有郑鹏在,没好,眼不见心不烦。”

    一下子没了一百二十万贯,李业非常肉痛,偏偏王进海跟郑鹏又不对付,有郑鹏在,马球比赛多了很多变数,不适宜开盘设赌,有机会干脆把郑鹏弄走。

    李显城知道李业的心思,闻言嘻嘻一笑:“皇叔这招真是高。”

    李业哈哈一笑,拍拍李显城的肩膀说:“贤侄,到了西域好好干,为皇族争光,凯旋归来时不要给皇叔带些西域的土特产。”

    “土特产?”

    李业眨眨眼说:“西域盛产黄金和美女啊。”

    两人相视一眼,很有默契地哈哈大笑起来。

    皇帝和一众大臣刚离开马球场,马球场上憋了很久的猛虎营将士马上尽情地释放自己兴奋的情绪,场上的队员围着郑鹏大声呐喊起来,而场外观赛的猛虎营成员纷纷冲进场内。

    “太好了,我们赢了。”

    “好样的,看火狼营的人还嚣张不嚣张。”

    “解气啊,我们猛虎营的马球队,终于吐气扬眉了一回。”

    “有千骑使在,就有奇迹出现。”

    “你们看,火狼营的韦千骑使晕过去了,气坏了吧,听说还没比赛就让人准备庆功宴,还下了重注,这下闹了笑话。”

    猛虎队员议论纷纷之际,吴浩突然大声叫道:“兄弟们,我们的大功臣是谁?”

    “千骑使!”众人异口同声地吼起来。

    吴浩大手一挥:“还楞着干什么,把他抬起来,回营,喝庆功酒。”

    语音刚落,郑鹏被几十个如狼似虎的手下部下抬起,像巡游一般打道回营。

    “郑千骑使,恭喜,贵营今年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呢。”

    “厉害,某还买你们输呢,真是输惨了,不过郑千骑使,就是输某也输得心服口服。”

    “一百二十万贯,天啊,郑千骑使,你可发了大财,这顿酒席你要是敢省,我们跟你急。”

    “服,真服了。”

    “开了眼界啊,短接无缝配合,进攻华丽流畅,了不得。”

    一路走回,路人纷纷向郑鹏表示祝贺,也有熟识要郑鹏请客,郑鹏自然一一答应。

    白白得了那一百二十万贯,钱可以闭着眼挥霍。

    “停,停,停”郑鹏快出马球场时,突然叫停抬他的部下,然后对路边跟人对帐的王进海说道:“这不是王参军吗,忙着呢。”

    王进海早就看到郑鹏,故意别过头不去搭理,没想到郑鹏还是没有放过他。

    “原来是郑千骑使,心情不错啊,恭喜你获胜。”王进海心里把郑鹏恨得要死,可脸上还是勉强挤出几份笑容。

    只是,那笑容有点僵硬,比哭还难看。

    郑鹏很认真地点点头说:“心情好,那是幸亏有王参军,破例让我下注,不下还不行,这不,财神爷硬要上门,想不发财都难,一下子多了一百多万贯横财,唉啊,都不知怎么花了。”

    王进海的脸色有些涨红,再也忍不住说道:“郑千骑使真是春风得意,路上小心点,当心得意忘形摔个大跤,那就不好了,有句话怎么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对吧。”

    这话有点恶毒,诅咒郑鹏摔跟头,特别是那种语气,在场人都听出话里深深的恶意。

    王进海作为录事参军,平日有事无事喜欢去猛虎营挑刺,关系早就不好,激郑鹏下注时,两人的关系已经水火不容,这点羽林军人尽皆知,也没必要再装模作样。

    “金玉良言啊”郑鹏感叹地说:“就冲着王参军这句话,某一定要好好感谢一下王参军。”

    “感谢?”王进海有些意外地说。

    不是高兴得傻了吧,听不出自己的弦外之音?

    郑鹏一脸正色地说:“没错,我决定送王参军一份比金元宝、银元宝更好的礼物。”

    “哦,什么礼物。”王进海有些贪婪地说。

    有好处,不要白不要,特别是敌人的好处,占起来心情更畅顺。

    郑鹏笑嘻嘻地说:“儿子啊。”

    “儿子?”王进海面色一凛,目光不友善地说:“郑鹏,你这什么意思?”

    也不知是不是年轻是纵欲过度,王进海成亲多年还是膝下无子,眼看年纪一天天上来,都成了一块心病,自己也急,暗地里没少寻医问药,郑鹏突然在众目睽睽提这事,当场就不高兴起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

    郑鹏无视王进海的目光,自言自语地说:“人就是这样,有得就有失,王参军家财万贯,可人生还是不够完满,都说不孝有三,无的为大,大伙都知我跟平康坊的关系不错,平康坊年年都有不少找不到生父的孩子,其中不少长得还挺俊俏,没熟悉人可拿不到,更别说挑了....”

    “够了”王进海暴跳如雷地吼道:“姓郑的,不用你假惺惺的装好心,谁说某不行,还说什么比黄金好的礼物,原来是消遣起某来,某不会放过你的。”

    王进海算是听明白了,郑鹏说那么多,其实就是暗讽自己缺德事做得多,天要自己绝后,要知后代是王进海的逆鳞,气得王进海眼睛都红了。

    郑鹏双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没说错啊,老话说的,金元宝,银元宝,不及儿孙满堂跑,儿子啊,不比金元宝、银元宝好?”

    “滚,某不屑与你这种小人为伍。”王进海说话间,自己扭头就走。

    要是普通人,王进海早就动手了,偏偏郑鹏背山很硬,又得皇上宠信,向来在羽林军飞扬跋扈的王进海硬是不敢动手。

    不敢动手,嘴皮子也斗不过,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王进海主动退走,郑鹏可不算这样放过他,大声说道:“王参军,我那笔钱不要忘了,晚了我可要算利子钱了。”

    “放心,明天一准送到。”王进海的声音远远传来。

    王进海只是一个代理人,钱不是他出,岐王府家大业大,一百多万贯有点多,可在岐王李业眼内,也就是一个小数目。

    翼虎营千骑使罗千对郑鹏伸一个大拇指,在郑鹏耳边说:“郑兄弟,给你这个,这个王参军平日嚣张惯了,某早就看他不顺眼,只是敢怒不敢言,也就你才能治他。”

    “录事参军嘛,不背后伤人,怎么升官发财”郑鹏拍拍罗千的肩膀说:“罗千骑使,走,到我营地吃庆功宴去,咱们好好喝几盅。”

    “那当然,这庆功酒可不能不喝,先说了啊,你赢了那么多,可别想一顿酒就打发,某可不是要饭的,还得在酒楼摆上一席好的,美酒美菜加美女,要不然这事可不能完。”

    “没问题,就听罗千骑使的。”郑鹏爽快地说。

    自在钱要自在花,郑鹏本来就是不差钱的人,突然多了一笔巨款,自然要花得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