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594 宋张之争
    在承受火狼队狂轰猛攻后,三个人,三次传球,突然来一记反击,还一击即中,有如行云流水般流畅。

    火狼队的防线,犹如纸糊一般,一洞就穿,打入扳平的一球,偌大的马球场,一时间好像静了下来,不少人忍不住揉了揉眼睛,生怕自己是看错了。

    值勤的裁判也楞了一下才回过神,连忙敲锣:“猛虎队入一球,双方一比一。”

    话音刚落,场响起一通锣声,一柱香烧完,第一节比赛结束。

    “扳平罗。”张海平忍不住狠狠地一挥拳,兴奋地吼道。

    “太好了,终于扳平。”

    “久攻不下必有所失,干得漂亮。”

    “赵四儿干得不错,这也算是将功补过。”

    “火狼营的那些家伙,一个个狂得无边,这下傻眼了吧。”

    一众队员兴奋得围成一团,相互抱拥起来,其中笑得最灿烂的是赵四儿,虽说球不是他进的,可机会是他创造,也算是将功补过。

    有人欢喜有人忧,火狼营千骑使韦超寒着脸训着属下的队员:“说话啊,一个个傻了?你们的对手是谁,是猛虎营,说是猛虎,其实就是一头病虎,还是断了一只腿的猛虎,连它都打不赢,别人不笑话,某都替你们脸红。”

    说到这里,韦超咬牙切齿地说:“一会开场,都认真点,冲过去,压着他们打,要是哪个表现不好的别怪某不客气,准备打扫茅房。”

    火狼营马球队的队员面色一凛,连连答应。

    东面李隆基御用看台上,李隆基的目光从姚崇和宋璟面前掠过,最后停落在张说身上,开口问道:“张爱卿,猛虎营扳平,二队重回起跑线,说说你看好哪个营胜出。”

    张说马上应道:“回皇上的话,微臣认为,猛虎营胜出的机率更大。”

    “何以见得?”

    “刚开始时,从场面来看,二队的胜率是二八开,火狼营占优,经过中途暂停调整后,猛虎营改头换面,攻防兼备,特别是打入扳平的一球后,士气大振,依微臣愚见,现时胜负四六开,猛虎营占六。”

    宋璟闻言,站起来对李隆基行了一个礼:“皇上,微臣有话要说。”

    李隆基点点头说:“宋爱卿不必多礼,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宋璟谢过后,很快说道:“张书令的话,某不敢苟同,猛虎营打得是有起色,但火狼营的实力远在猛虎营之上,一时的逞勇不能代表真实的实力,微臣以为,最后能胜出者是火狼营。”

    原来有些欢庆的看台,一下子默然无声,众人有些神色复杂地看着宋璟和张说。

    太子一位,争夺由来已久,张说与姚崇的矛盾,早就半公开化,虽说姚崇退下,可所有人都知宋璟是姚崇的代言人,随着张说调回长安担任中书令,双方的矛盾激化,针锋相对成了两人的目常。

    只要有机会,两人见面都要争个高低。

    争是一种态度,更是一种立场,作为扛大旗的人,赢输都可以接受,立场一定要坚定、鲜明。

    张说偷瞄了一下李隆基,只见李隆基若无其事地喝着酒,心里了然,知道李隆基不干涉二人的争吵,很快回应:“宋相说得在理,不过某还是觉得猛虎营不容轻视,要是宋相不服,我我们可以打个赌。”

    “彩头是什么?”宋璟很干脆利落地说。

    “你我皆是国之重臣,彩头还是文雅一些好,这样吧,你我面前的酒杯都空了,输的给对方倒一杯酒即可,不知宋相意下如何?”

    “有意思,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一个是中书令,一个宰相,打赌彩头重了,会引起非议,也树立坏的榜样,倒酒这个彩头不错,对身处高位的两人来说,钱财早已看轻,把名誉更加看重。

    能让死对头给自己倒酒,这是多涨面子的事。

    赌约刚刚订下,比赛中途休息时间完,一声锣响,比赛继续。

    韦超下了死命令,还放弃坐在看台上舒服地看比赛,亲自在场边督战,火狼营马球队的队员不敢怠慢,上场就使出浑身解数,不断冲击猛虎队的防线,用韦超的话来说,要把分数拉到猛虎营放弃比赛为止。

    火狼营全力进攻,郑鹏没有跟它对杠,而是让人全线防守,稳打稳扎,伺机打反击。

    第二节一开始就陷进苦战,二十四个人在猛虎营的后场纠缠着,陈正云为首的火狼队队员,对猛虎营的球门发动潮水般的进攻,而猛虎营在队长吴浩的带领下,不断地围、追、堵、截,比赛一直呈着胶着状态。

    眼看第二节时间快过三分之二时,火狼队潮水般的进攻终于起了奏效,一名火狼队的队员突然用球杖一抽,突施冷箭,在十多丈外一击即中。

    火狼队再次取得领先。

    终于再次领先,韦超紧绷的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但他并没有就此放松,大声吼道:“对,就这样,压着他们打,争取在第二节结束前再进二球。”

    郑鹏没有生气,而是拍着手鼓励手下:“不错,不错,就这样打,现在才是第二节,有的是时间,都不要急,配合要到位。”

    东面看台上,宋璟笑呵呵地说:“张书令,不好意思,现在暂时是某领先,就目前情形来看,可能要劳驾你倒酒了。”

    “不急,不急,精彩刚刚开始呢。”张说一脸淡定地说。

    李隆基点点头说:“不错,精彩才刚刚开始。”

    门外人看马球,多是冲着比分,像李隆基这种骨灰级的资深人士看球,更注意比赛的过程,火狼营攻势如潮固然好看,李隆基对猛虎营的从容不迫的防守更感兴趣。

    猛虎营的阵式,好像把比赛场地分割成多个区域,每个人既有自己的防守区域,也会支授附近的队员,碰到机会要推进或后退时,很快有人前来补位,这样做的好处是每个人都有明确的目标。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做什么,拼抢积极,给予对方极大防卫压力之余,还能节省大量的人力、马力。

    看似跑动积极,可每个人来回都是一个小区域,很少远距离奔跑,全力冲刺拼抢也不多,李隆基从望台向下看,发现猛虎队的队员还体力充沛,而火狼营的队员,不少人已现出疲态。

    一旁的岐王,眼里也有了忧色:现在火狼营比分是领先,可只是领先一分,然而,由于太渴望拉开比分,第二节还没打完,队员的体力就下降得明显,后面还有六节比赛。

    岐王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坐在场边马扎上的郑鹏,虽说比分落后,可郑鹏并没有半分忧虑的神色,一手执着酒壶,一手拿着酒杯,自斟自喝,说不出的悠闲自在。

    这家伙.....

    再看看另一边的韦超,岐王眼里闪过一丝怒其不争的目光:韦超一脸忧色,一会对场上队员大吼,一会又跟场边预备队员说着什么,很明显,他也看出队员体力有些跟不上。

    陈正云已经拼尽全力,也创造了几个机会,可第二节比赛结束的锣声响起时,比分还是停留在二比一。

    还差点让猛虎营进一步,那马球离球门也就是一个拳头的距离,把一旁的韦超惊出一声冷汗。

    短暂的休息后,第三节比赛开始,本以为猛虎队还会采用龟缩防守战术,没想到猛虎队一上来就展开猛烈的进攻,一柱还没烧完四分一,猛虎队的队长吴浩利用火狼队的一次失误,再次打入扳平的一球。

    比分变成二比二,双方再一次站在同一起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