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590 突如其来的故人
    结果一出,猛狼营的人马上高声欢呼起来,那些把赌注放在猛狼队的人也大声庆祝。

    比赛完毕,两队整整齐齐排在李隆基所在看台的前面,等候李隆基的点评。

    李隆基没有说话,高力士大声唱道:“皇上有旨,飞虎队勇气可嘉,赏羊三只,御酒十坛,钱十千;猛狼队表现卓越,赏羊十只,御酒三十坛,钱百万。”

    “谢主隆恩。”

    在场的队员不敢怠慢,连忙单膝跪下谢恩。

    等所有人都站起来后,高力士继续说:“猛狼营千骑使李显城接旨。”

    “末将在”李显城面色一整,向前一步出列,单膝跪下应道。

    “李千骑使在比赛中独中三元,可喜可贺,皇上有旨,赏锦袍一件,良驹一匹。”

    “谢主隆恩。”

    锦袍是一套崭新绿色马球服,绿色的幞巾,绿色长袍,还有一双绿色的长靴,锦袍上用金丝绣着一头栩栩如生的猛狼,还有祥云暗纹、云水纹作饰,非常考究。

    李显城谢过恩后,当场穿戴代表荣誉和宠信的幞巾和锦袍,骑上高头大马,意气风发地退场。

    退场时,故意经过郑鹏面前,还停留片刻,用挑衅的眼神看着郑鹏,然后鼻孔朝天地骑着马扬长而去。

    那傲娇的样子,和兰朵有得一比。

    “真拉风,要是我像他一样,那就好了。”陆进有些羡慕地说。

    郑鹏掩嘴一笑,拍拍陆进的肩膀说:“有些拉风,可不是好事,哈哈哈。”

    不知为什么,一看到李显城头戴绿帽的样子,郑鹏就有想笑的冲动。

    第一场比赛完,很快,第二场马上开始,左飞骑的翼狼营对左万骑的金虎营。

    跟第一场相比,第二场比赛显得激烈有余,精彩不足,用郑鹏的话来说,高高兴兴地上场,热热闹闹地比赛,然后和和气气地收场。

    比分倒是不错,八比七,只有一球之差,金虎营晋级下一轮。

    第一天的比赛完毕,得了赏的金虎营千骑使易彪邀请到金虎营享用烤全羊,郑鹏以营地防务为由婉拒,原因是看了以后,需要跟队员们复盘。

    为什么进球、为什么失球,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足,胜利的球队哪里优胜这些,都要讨论一下,然后换位思考,如果场上比赛的人换成自己,怎么应付。

    复盘过后,队员们对郑鹏的战术又多了不少领悟。

    李隆基第一天亲临现场看了后,第二天没看到人,属于他的专座空空如也,听说是西域于阗镇镇守使唐宽到长安述职,最近西域有点乱,优先接待西域守将。

    猛虎营马球队的比赛放在第五场,第三个比赛日首发出场。

    快要进马球场时,郑鹏回过头看看,只见吴浩、黄博、赵景瑜等人,一个个绷着脸骑在马上,因为紧张,动作都显得有些僵硬。

    “你们干什么,没吃饭吗?都给我精神点。”郑鹏没好气地说。

    一众队员勉强挺起胸膛,不过还是显得不自在。

    郑鹏扫视了众人一眼:“怎么,怕了?怕输了被人嘲笑?”

    吴浩有些支支吾吾地说:“也不是,我们以前打比赛老输,被嘲笑得有些麻木,死猪不怕开水烫,还有什么好怕的,就是...

    “就是怕输了,累我输了钱,不好意思,怕我会报复你们,对吧?”

    吴浩偷偷瞄了郑鹏一眼,小声地说:“...对。”

    输了没赏赐,没事;被人嘲笑、受罚也认了,问题是郑鹏在录事参军王进海处下了足足一万两黄金的赌注,一万两黄金啊,吴浩自认十辈子也挣不到这么多钱,一想到输掉就累郑鹏输掉那么多钱,队员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

    郑鹏摆摆手,一脸轻松地说:“还以为什么事呢,都放轻松一点,赢了,重重有赏,输了就当练手,都不用担心,区区一万两不算什么,告诉你们吧,我家娘子进门时,那彩礼数以百万计,都悠着点。”

    “千骑使,我们就是怕...”

    “哪有这么多怕”郑鹏打断他的话:“前又怕虎,后又怕狼,成什么事,一句话,想本千骑使好,就好好打,把战术执行到位,注要配合,我说过,马球是十二个人的比赛,是十二个人,不是一个人,团体比个人重要。”

    说到这里,郑鹏语重心长地说:“比赛没到最后一刻,什么事情都可以发生,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啊,一句话,只要你们尽了力,无论最后结果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们,明白没有?”

    “明白。”众人齐声应道。

    “没听清,大点声!”郑鹏大声吼道。

    一众队员大声吼道:“明白!”

    看到队员的精神面貌变了一个样,人也放松了很多,郑鹏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大手一挥:“走,上场热身。”

    在郑鹏的带领下,猛虎营马球队的队员斗志昂扬地进场。

    进马球场后,发现火狼营的人已经在训练了。

    “哗,好多人。”

    “天啊,四周都坐满了。”

    “你们看,西面的看台有女眷,娘娘们也来看比赛。”

    “何止,四周全是人,就连树上也有人。”

    队员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郑鹏打量了下,心里暗暗吃惊:也太多人了,记得第一天,观众也就一千多号人,第二天人数更少,只有区区几百人,现在马球场足足有三千人之多。

    跟后世辄数万人的赛事相比,三千多人不算什么,甚至不能跟李隆基举行一次大型音乐会比较,可考虑到这是属于一场私人娱乐兼高度安保的比赛,算是很隆重了。

    简单来说,这里是宫苑禁地,别说观看比赛,就是能进来都不错,一下子坐了这么多人,足以看清人们对这场比赛的重视。

    十有八九是赌局的事传了出去,都是来看热闹的。

    “哟,这不是郑千骑使吗,来得很准时啊。”韦超正在指挥手下热身,看到郑鹏来,笑着驱马上前打招呼。

    “没韦千骑使早”郑鹏看着场上认真热身的队员,开玩笑地说:“这么早过来熟悉场地,看来韦千骑使对这场比赛志在必得了。”

    韦超一脸认识地说:“郑千骑,只要是比赛,某一定全力以赴,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比赛完请你喝酒赔罪。”

    郑鹏是长安新贵,韦超也不好得罪,也怕郑鹏开口让自己手下留情,提前封住郑鹏的口。

    王进海已变相“警告”自己,再说所有人都知幕后的庄家是岐王,还提前给足了好处,说不定皇上还亲临现场观战,说什么也要拼尽全力。

    “理应如此”郑鹏面不改色地说:“韦千骑使,我也会让队员拼尽全力的,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韦千骑使也不要见怪。”

    拼尽全力?

    韦超看到郑鹏一本正经的样子都快想笑了,在实力和天赋面前,所谓的拼尽全力也就是一个笑话,就像鸡蛋和石头,无论鸡蛋再努力,碰上石头也是被碾压的命运。

    典型的说起来惊天动地,做起来有气无力。

    “拜见皇上”

    前面突然传来一阵异动,郑鹏扭头一看,一扭头就看到皇帝专用的华盖,然后是一片跪下的人群,李隆基来了。

    郑鹏跟着行完礼后,继续让队员热身,先把状态练起来。

    还在叮嘱注意事项时,一个御前待卫突然走过来,向郑鹏行了一个礼后,恭恭敬敬地说:“御前侍卫李响,见过郑将军。”

    “免礼,不知李待卫找我,所为何事?”

    “皇上命你前去陪酒。”

    “陪酒?”郑鹏有些惊讶地说。

    “是,皇上还说将军有位故人来了,让将军前去聚一下。”

    故人?

    郑鹏心中一动,转头跟吴浩交待几句,然后跟着李响朝东面的看台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