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533 过河拆桥
    买下酒坊的第二天,从仲岛撤下来的那批奴隶到了,让郑鹏感到惊讶的是,郭永亲自把这批奴隶送到自己手里。

    郑鹏看到郭永,楞了一下,很快就理解:现在卤肉是郭府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肯定非常重视,生怕仲岛退下来的奴隶泄露秘密,于是一路护送。

    这次从仲岛撤下近六十人,从这六十人中挑了三十名身壮力来长安,郑鹏从中挑出十个准备放去做蒸馏酒,剩下的就交给陈良和鲁平安置。

    把人安置好后,郑鹏在酒坊一个小偏厅里接待了郭永。

    千里迢迢来到,怎么也要招待一下,看郭永的样子,好像有事跟自己商量。

    “某代表郭氏一族祝贺郑公子高升,这是一点小小的心意,请郑公子笑纳。”郭永讨好地递上一份礼单。

    礼单很丰厚,有金银首饰、玉器、绸缎等贵重礼品,粗略估算一下,价值在三千贯以上。

    妥妥的一份厚礼。

    郑鹏只是匆匆看了一下,就把礼单放在一边,开口说道:“郭永,不错啊,看来郭府越来越器重你了。”

    郭永是郭可棠的一个远房亲戚,郑鹏记得第一次见他是郭管家介绍,主要是负责卤肉的销售,其实是一个跑腿的小角色,可他刚刚说,代表郭府给郑鹏祝贺。

    能代表郭府,说明他的地位已经提升了很多。

    对了,好像听说他认了郭鸿为义父,要是猜得没错,他应该是接替郭可棠的人。

    嫁出去的女,就是泼出去的水,郭可棠嫁出去后,郭府肯定要收权,就是没被踢出去,也不会再担任重要的角色。

    郭永连忙行礼道:“表姐远嫁,不能再顾及郭府的物业,都是义父的信任,让某先打理一阵,以后还要郑公子多多关照。”

    果然,郭可棠交出了手中的权力,郭永这次护送那些奴隶前来,有一种目的就是跟郑鹏正式见个面,算是通报。

    “呵呵,现在就指着你们给我多分红,是郭府多关照才是。”郑鹏打着哈哈。

    “难得郑公子这样信任,某一定会歇尽全力。”郭永连忙表态。

    “看到你这么有干劲,我也就放心了。”

    当年被迫到郭府寻求合作,郑鹏处在一个绝对的劣势,可现在今非昔比,贵乡郭氏不再是高不可攀,现在的地位是转换了。

    来的不是郭可棠,自然不用跟这种小人物太客气。

    郭永看到郑鹏有点兴味索然,犹豫一下,硬着头皮说:“不瞒郑公子,这次来,其实是想找郑公子商量一点事。”

    “哦,有事说事。”郑鹏一边喝茶,一边不紧不慢地说。

    “郑公子,是这样的,现在卤肉的采购、生产和销售都是我们郭府的人在做,而郑公子只需坐享其成,还经常挪用、预支钱财,某对郑公子敬佩有加,肯定没有意见,就是郭府那些小郎君觉得不太公平,希望...在分红方面能调整一下。”

    郭永说的时候,有些低声下气,面色也有点不太自然,明显有点底气不足。

    不用说,肯定是一直想拉郭可棠下来那帮人的意思。

    郑鹏靠在椅背上,开口问道:“郭府的老爷子,什么意见?”

    郭可棠嫁人,于情于理也要交出权力,在郭府,郑鹏还有一个人有好感,就是郭府的老爷子。

    记得翻进书院捡别人丢弃的文房四宝,被郭老爷子抓到,当日自己在他面前信口开河,现在想想还是有些荒唐。

    幸好郭老爷子没计较,要不然以当日处境,老爷子一句话就能让郑鹏吃不了兜着走。

    别人意见郑鹏懒得理,现在就想听听郭老爷子有什么意见。

    “这个...老祖宗自从去年大病一场后,一直卧病在床休养,这些俗事都不敢打扰他,不过相信老爷子也,..也会同意的。”郭永小心翼翼地说。

    本想说这是郭老爷子的意思,不过一想到郑鹏现在位高权重,还有博陵崔氏做靠山,这些事瞒不过他,干脆明着说。

    反正这些是郭府的郎君、小郎君合计的,郭永只负责探路,没必要自寻烦恼。

    郑鹏嘴边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郭可棠一离开,郭老爷子一病,这些人就急不及待地跳出来了。

    “听起来的确有些不太合理,是应该重新分一下,郭永,你说说怎么分合适。”郑鹏一脸平谈地说。

    这么顺利?

    郭永本来还打算哭哭穷,装装可怜,没想到郑鹏答应得这么爽快,犹豫了一下,试探地说:“郑公子,你看四六分成,如何?”

    本想说三七分成,不过听到郑鹏由“郭永兄弟”变成直呼其名,郭永有些紧张,最后改成四六。

    郭府的任务是不能激怒郑鹏,但又要拿到好处,底线是起码让郑鹏减半成,以后再慢慢打算。

    先让他退一步,不能一下子闹翻,打个“口子”再说。

    “挺合理,就按四六分成吧。”郑鹏欣然同意。

    什么,答应了?

    郭永有些蒙了,都说漫天要价,落地还钱,故意说多一点,给郑鹏一个还价的空间,没想到郑鹏答应得这么爽快。

    早知说三七分成,回去贵乡郭府的人肯定说自己会办事,重赏跑不了。

    “郑公子真是爽快。”郭永讨好地说。

    郑鹏嘿嘿一笑:“是你们爽快,知道我最近缺钱花,主动调整分红,挺好,那六成分红我就笑纳了。”

    六成?

    郭永一下子傻了,怎么回事,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是郑鹏拿四、郭府拿六,谁说给他分六成?

    “郑公子误会了,某的意思...是郭府拿六成,委屈郑公子一下,拿四成。”郭永连忙解释道。

    “什么?”郑鹏的脸当场变了,冷冷地说:“好笑,委屈本公子?为什么不委屈一下郭府?”

    不知为什么,郑鹏一翻脸,郭永就感到压力倍增,一边擦着脸上的汗一边解释:“郑公子息怒,其实是郭府出力多了一点,你看,现在郑公子的那些仲岛的奴隶也撤了,对吧....”

    郑鹏冷哼一声没说话,一旁的崔二冷笑地说:“听说郭府派去经营卤肉的人,月钱已经很丰厚,还年年涨,能照顾自家子弟和亲朋戚友,一年还有几十万贯进贡的买卖,郭府要是有,给我们一个吧,就是出再多力,我们也乐意。”

    “这,这...”郭永一下子语塞。

    卤肉赚了那么多事,郭府和郭可棠不时提升待遇,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郭府很多亲戚朋友围绕着卤肉做文章,从中分一杯羹,一年少说也有二三十万贯进郭府的帐房,这几年郭府靠卤肉赚得盘满钵满。

    要是再有这种买卖,舍得给别人才怪。

    郭永没有正面回答郑鹏的问题,而是赔着笑说:“郑公子一年也能轻松收几十万贯,也很不错了,对吧。”

    前面是五五分成,郭府赚多少,郑鹏就赚多少,郭永暗示郑鹏:分得不少了,不能再贪心,要是郭府一不合作,这笔钱就危险了。

    崔二还想说些什么,郑鹏伸手阻止他,开口说道:“本公子还有事,这样吧,二个选择,一是按刚才说的四六分成,本公子六,郭府四;二是一拍二散,合不过就分,到时各有各做,选吧。”

    “这...这...”郭永一下子傻了眼,他没想到郑鹏反应这么激烈,也没想到郑鹏这样强势,一时都不知说些什么。

    “没听说吧,我家姑爷还要忙,没空跟你扯,快选。”崔二催促道。

    郭永赔笑地说:“郑公子,这些都是郎君的意思,某就是一个跑腿的,实在拿不了主意,不如先把这事搁下,等某向郎君请示,再作决定。”

    郑鹏这么强势,郭永还真拿他没办法,本想说好,可一想到郑鹏手里有秘方,也不知他有没有留一手,真是分开做,能不能竞争得过郑鹏是个问题。

    至于那些渠道,看起来不错,可怎么也比不上博陵崔氏的影响力,就怕分开后竞争不过郑鹏,赚得比没分时还少。

    就是郑鹏竞争不过,一怒之下公开配方,那郭府就不能吃独食,能不能支撑下去都难说,可答应郑鹏的条件也难,本来想多拿一些份子,现在倒贴了一成,郭永也不敢作这个主。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郭永感到失控,只能回去请示。

    “也好,去吧。”郑鹏也知他只是一个负责跑腿的负责人,挥手让他离开。

    等郭永离开酒坊后,崔二一脸愤愤不平地说:“贵乡郭氏真不要脸,过河拆桥的事也做得出,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拿了多少好处,竟敢来谈条件。”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算了,懒得理他。”郑鹏一脸轻松地说。

    崔二紧张地说:“姑爷,你猜他们会怎么选择?”

    “不猜”郑鹏懒洋洋地说:“我只知道,无论他们选择哪种,都是输家。”

    崔二附和道:“就是,他们就不该张这嘴,自以为没了他们贵乡郭氏就不行一样。”

    郑鹏自言自语地说:“本少爷弄了一只会下金鸡的鸡,要是吃不了大口的,我宁愿把这只鸡杀了也不便宜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