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87 郑福的人生哲理
    李成义和高力士都动了,张九龄没说话,已经帮忙拿食材,姚崇也不好干等着吃,不过他一向养尊处优,真不会下厨,只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申王都出手,总不能让他伺候自己吧。

    郑鹏没想到这些大人物全出了手,有些惊讶,不过很快又释然起来,这些人除去身上的光环,也是一个食五谷、七情六欲的凡人,干点活也没什么奇怪,再说他们也算是给自己做饭。

    几个大人物,有说有笑地做起了烧烤,然而,驿站外随从、护卫、驿卒快要惊得眼珠子都掉下来了:

    “不是吧,郑公子在掏猪下水?”

    “那不是高公公吗,他怎么洗起肉来了?”

    “不...不会吧,那不是我们郎君吗,他竟然在添炭煽风?”

    “我们家郎君也是,还是第一次看他做这种事。”

    “那算什么,没想到申王也在切肉吗,那可是名副其实的亲王。”

    众人议论纷纷,李白闻言众围墙的缝隙中看进去,看到让他目瞪口呆的一幕:几个当朝大人物,有说有笑地一起准备食材,其中张九龄和申王还相互泼水逗乐。

    这可刷新了李白的认知,有些吃惊地说:“这些不是大唐栋梁就是朝中重臣,竟然一起做这些事,传出去,不怕别人非议吗?”

    “公子,你还没看透吗?”一旁的郑福悠然说道。

    “还请老管家指点。”李白恭恭敬敬地说。

    郑福小声地说:“人们的道德标准,是向上位者看齐的,像几位朝中重臣做这些,传出去,人们只会觉得他们没有架子、亲民、体察民情,没人会觉得不妥,可若是别人,只怕落得一个自甘堕落的骂名,公子,当你没有上位时,做什么都有人说你,这个说是说教;可当你成功后,做什么也有人说你,不过这个说,是替你开说,也就是开解。”

    “老管家一言中矢,太白受教了。”李白恭恭敬敬地说。

    说话时,李白眼里露出向往的神色,向官途进发的决心更加坚定。

    人多好办事,郑鹏使出浑身解数,又是炖汤又是烧烤,除了肉,还烤起了菜,变成临时大厨,把几个朝中重臣指挥得团团转。

    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成果辉煌,看看那些随从、侍卫不断咽口水的动作就知道了,姚崇、高力士等人看着一块块泛着油花的烤肉,一个个馋得口水直流,主动坐在围着院子中的石桌坐下,就等着郑鹏端上来开吃。

    “排骨汤、铁板猪杂、烤羊肉、烤羊腰子、烤五花肉,几位先吃着,我去弄下一批,开吃吧。”

    话音一落,年纪最大的姚崇反而第一个落筷,挟了一块猪大肠扔在嘴里,只咬一下,很快那双老眼就透出一丝精光,连连说:“好,这个味好。”

    “嘿嘿,杂家最喜欢烤串了,肥而不腻,香嫩可口。”

    “说起铁板烧,还是郑鹏这小子做得最地道,不错,不错,还是当年贵乡那个味道,本王喜欢。”

    张九龄嘴里全是烤肉,说话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飞腾,你也太不够意思,某为了你的亲事,真是跑断了腿、磨破了嘴,媒人的大红包某不要了,再请某吃十次,不对,至少二十次就行了。”

    郑鹏一笑烧烤着,一边笑呵呵地应付着,这几个家伙还真能吃,第二批刚开始烤,第一批一会儿的功夫就没了一小半,这样下来,自己有得忙了。

    东西并没有好吃得那么夸张,主要是自己回来刚巧是饭点,还没上菜就改成烧烤,又要杀猪取肉,又要作准备功夫,几位养尊处优的大人物还亲自下手,忙了这么久,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人一饿,什么食物都美味。

    都把自己夸成厨神了。

    众人边吃边聊,还喝起酒后,郑鹏一边烧烤一边喝,气氛非常热烈,以至后面不知是喝多了还是累倒,迷迷糊糊就睡过去。

    一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起来。

    起床后,看到姚崇和李成义下起棋,高力士和张九龄在一旁观战,郑鹏也想凑热闹,没想到被郑福给劝住,除了要试提前做好的新郎倌服,还要学习成亲的各种礼仪。

    教郑鹏礼仪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小老头,是郑老爷子派来的,精通各种礼仪,像上马要注意什么,下马有什么忌讳,看到不同的长辈要怎么行礼,就是怎样走路,过门槛时是先跨哪个脚都有讲究,郑鹏光是听都觉得麻烦。

    然而,这个叫郑礼的小老头,偏偏很负责任,还有近乎完美的耐心,当郑鹏有一个动作做得不好,他会一次一次又一次纠正,也会不断要求郑鹏重做。

    这个时候,高力士、姚崇他们不仅没有帮忙,一个个笑逐颜开地、好像看戏般围观,有时还故意指出郑鹏哪里做得不好,然后幸灾乐祸地在一旁看着郑鹏苦着脸重做。

    好不容易学完礼仪,这时有会人告诉郑鹏:烧烤的材料准备好,让郑鹏去准备吃的。

    明明是来这里商议细节怎么做新郎观,没想到成了这伙人的兼职厨师。

    一行人本来在南桥驿休整三天再到博陵,去到处看看,因为郑鹏的存在,足足停留到五天,直到九月十一,这才有些依依不舍地踏上行程。

    这几天吃得太好,几个人吃得满面红光,郑鹏隐隐感觉到,好像张九龄的身材胖了一小圈。

    驿站里,只有郑鹏一行和张九龄,他是留下协助郑鹏,不时给郑鹏和崔源相互传话。

    不知不觉到了九月十五,这时已经入秋,秋高气爽,到了晚上,一轮圆月被点点繁星包围,月朗风轻,郑鹏难得通过仪式的考验,泡了一壶好茶,准备好好享受一下。

    泡好茶,刚想坐下,没想到被张九龄一把拉起:“飞腾,跟某走一趟。”

    “去哪?”郑鹏下意思地问道。

    “城里。”

    郑鹏上下打量了一下张九龄,有些疑惑地说:“子寿兄,你想喝花酒?一个人去吧,现在什么日子你又不是不知,我可不能去。”

    这家伙,不会这几天补得太多,有了特别的想法吧?

    张九龄没好气地说:“想什么呢,是你未来妻子的大父,也就是崔御史要见你。”

    “崔源见我,现在?郑鹏吃惊地问道。

    什么意思,现在是晚上,有什么事不能白天说?再说明天就要迎亲,明天也可以说啊,这个时候找自己什么意思。

    不会又整什么妖蛾子吧。

    “对,就是现在,走吧。”张九龄一边说,一边拉着郑鹏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