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50 盛世大唐,上元佳节(四)

450 盛世大唐,上元佳节(四)

    一阵鼓乐声响起,长安上元节花灯巡游正式开始。

    巡游的队伍分成两队,由朱雀门出发,一直游到明德门,两队分开,分由启夏门和安化门所属的直街巡游到皇城,一支向左巡游到金光门,一支向右巡游到春明门,最后折回朱雀门交换路线。

    这时朱雀门前早已人满为患,万千百姓千呼万唤下,第一个从数以万计灯笼中脱颖而出的花灯,在一名鹅蛋圆脸女子的扶持下,隆重登场。

    是扶,不是挑,因为这盏灯笼足有一丈高,一名女子的身高和臂力都不能胜任,只能绑在一根高秆,固定在一辆没有车厢的马车上,用马拉着巡游。

    站在松竹楼的林薰儿一看到,马上兴奋地说:“哗,好大好漂亮的花灯。”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兰朵数了数,吃惊地说:“这盏灯花足足有九层,太厉害了。”

    花灯分为九层,或圆或方或椭圆或六角,每一层的形状都不同,可大小、高度恰到好处,让人挑不出瑕疵,九层组合在一起,有一种很和谐、很融洽的美感,最让人拍案叫绝的是,每一层灯光的颜色都不同,用五彩嫔纷去形容最合适不过。

    美观、大方,看起来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郑鹏也暗暗叫绝:从大小高低的比例来看,很符合美学的标准,大唐的工匠了不起啊,他们虽说不知什么叫美学,但他们用自己的经验,打造出近乎完美的花灯。

    此时,朱雀门城楼上,拿到相关资料的高力士向李隆基解释:“陛下,你看,这盏花灯一共九层,所以这盏灯又叫九天齐贺,《太玄》曰天有九天,一为中天,二为羡天,三为从天,四为更天,五为晬天,六为廓天,七为咸天,八为沈天,九为成天,这盏花灯就以九重天为题,一层代表一天,在灯罩上还画了相应的神话故事。”

    张说在一旁笑着恭维:“大唐不是仙境却又胜似仙境,九重天的仙人上元佳节来人间瞧一下热闹,也未偿不可。”

    “好一个九天齐贺”李隆基高兴地的说:“立意不错。”

    皇帝说好,那就是好,群臣马上就是赞声一片。

    第一盏“九天齐贺”刚过,第二盏花灯一出现,马上引来一阵欢呼声,欢呼声比第一盏还要响亮。

    无论什么时候,美女都是很受欢迎,第二盏花灯是一位美女,准确来说,花灯中间是空的,一位身材高挑的美女把一盏造形似牡丹花的花灯套在身上,灯美人骄,两者相得益彰,不少青年才俊看得眼都直了。

    “这是谁家女子,长得真是标致。”李白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嘴里喃喃地说。

    兰朵有些不以为然地说:“小心里面蜡烛把花灯点着,到时把脸毁了,看她怎么得意。”

    就看不习惯别的女生这样出风头。

    林薰儿指着一旁说:“你们看,旁边有人拎着一桶水跟着,一有情况马上灭火,应该不会有危险。”

    “郑鹏,你觉得第二盏花灯怎么样?”兰朵突然开口问道。

    “会玩。”郑鹏心悦诚服地说。

    大唐让后人念念不忘的,除了它强盛的国力、璀璨的文化,还有它前所未有的包容性,换作其它朝代,很难想像一个女子这样抛头露面。

    以明朝为例,大清官海瑞因为女儿被人拉了一下手,就逼她跳井以证清白,可大唐呢,女子穿男装、出门上街,偶尔中心仪的人谈谈情说说爱,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

    郑鹏正在感叹时,第三盏花灯出现了。

    第三盏灯出来后,站在城楼上的姚崇转头问高力士:“刚才那盏花仙子有点意思,高公公,这盏花灯有什么特别之处?”

    跟第一盏“九天齐贺”相同,第三盏灯也是放在马车上,让人不解地是,这盏灯太平庸了。

    大约五尺长、三尺高,远远看去就像一个盖子,外形不讨喜,灯光也有些暗淡,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好看的地方。

    高力士笑嘻嘻地说:“姚开府稍安勿燥,有何特别之处容咱家卖个关子,一会你就知道。”

    说话间,只见马车上的妙龄少女不知拨弄了什么开关,好像变戏法一样,那个像盖子的花灯,好像花儿绽开一样,慢慢绽开,从里面伸出九朵像荷花的花灯,这是灯中藏灯。

    众人还没有惊讶完,从里面开出的九个莲花再次绽开,每个连花里面再次开出九朵拳头的小莲花灯,当所有莲花灯绽放时,好像一层层地向上绽放,好像一棵挂满花灯的灯树一样。

    “哗....”

    人群中爆发一阵欢呼和感叹的声音,很多人忍不住评伦起来:

    “真漂亮,看起来不显眼,没想到内有乾坤。”

    “笑话,能通过初选的花灯,哪能没点看头。”

    “我滴神啊,大唐的花灯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大唐的花灯,美妙如神话,不远万里赶到长安,光是看这次灯会就值了。”

    “扶桑要是有大唐半成的繁华,那真是死而无憾。”

    高力士独特的声音在城楼中响起:“此灯名为火树莲花,由九九八十一盏小莲花灯组成,也有九九归真、九九归一的寓意。”

    一众大臣齐声赞叹,岐王李隆基抚掌声笑道:“好一个火树莲花,能制出此灯者,绝对是大唐顶尖的花灯匠。”

    把八十一朵小莲花灯收藏一个类惟盖子的“花苞内”,怎么收已经很困难,让人拍案叫绝的,这些小莲花灯是点着的,稍稍一点点失误,火就把整个花灯烧毁,对技术和细节的掌控,绝对到达苛刻的地步。

    小小的盏花灯,除了选材、扎骨格、制作灯身、光源等传统步骤,还包含了机械机关的制作,非常难得。

    刚才女子把“花仙子”穿在身上,众人都感到难道很大、很大了,没想到这盏火树莲花的工艺更是精湛。

    “大哥说长安的上元节是天下最热闹的,现在看来,诚不欺我也。”郭子珪有些感概地说。

    兰朵也感叹道:“在西域时,一直觉得我们突骑施无比的强大,到中原游历后,才发觉那是夜郎自大。”

    “做梦都没想到,长安这么繁华,长安的上元节这么热闹,能亲眼看到这么盛大的灯会,这辈子值了。”郑冰也发出自己的感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