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40 辞旧迎新
    一双纤细葱白的玉手,像鹰爪一样紧紧捏着郑鹏小腿间的肉,由于用力,手上隐隐有青筋骨露出。

    同意得这么爽快,兰朵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借机教训一下郑鹏,别以为赢了自己的钱,就能安枕无忧,要知道,这是兰朵第一次有这么多零花钱可以自由支配。

    没想到,钱还没怎么花,就全输给郑鹏,还得给他推拿,兰朵心里表示很不爽。

    听到郑鹏叫苦,兰朵紧绷的俏脸终于有了笑容,柔声地说:“郑将军,你的腿有旧患,需要下重手才行,力不到疾不除,对吧。”

    说话间,兰朵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力度。

    让你装大爷,让你叫本郡主帮你脱靴,让你得瑟。

    可怕的女人,面带笑容,话柔如丝,可下手一点也不含糊,典型的嘴里喊哥哥腰里掏家伙,这是输急眼,憋着劲使坏呢。

    用力过度,郑鹏腿间的肉都被捏得有些就变形。

    幸好不是腰间的肉,要不然郑鹏早就扛不住了。

    郑鹏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珠子转了转,压低声音突然说:“郡主,你知道为什么你输吗?”

    “你作弊?”兰朵俏脸一寒,指间再次发力。

    “没,真没作弊”郑鹏开口道:“是一个包赢的小技巧,想不想听?”

    “真的还是假的?”兰朵半信半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话一出,郑鹏感到腿上一松,痛感大幅下降,接着听到兰朵说:“郑鹏,你想说什么?”

    “简单,做好你的本分,我就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兰朵犹豫了一下,很快,她的好奇心战胜了复仇心,笑意盈盈地给郑鹏轻轻按了起来。

    把自己赌输后,兰朵才感到后怕,特别是看到郑鹏那猥琐的动作,吓得兰朵芳心大乱,真怕郑鹏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都打算豁出去了,没想到郑鹏仅仅让自己帮他用热水按摩一下脚。

    这让兰朵松一口气之余,又有些莫名的愤怒,自己明明是郡主,还是公认的美女,郑鹏对自己如花般的容颜视而不见,把自己当成婢女使唤?

    兰朵连拒绝和训斥的话都想好,就等郑鹏肆无忌惮地提出过份的要求,没想到郑鹏竟然让自己做这种事,生气之下就给他重重地“按摩”,听到郑鹏把赢钱的秘密告诉自己,一时间,好奇心十足的兰朵,还真难拒绝。

    算了,愿赌服输,就当便宜他了。

    郭子珪看到兰朵犹如小婢般给郑鹏所谓的推拿,有些惊讶地说:“郑公子真是大才,这么快就说服郡主了。”

    不管怎么样,能让堂堂一名郡主给自己脱靴、推拿,这叫能耐。

    李白点点头:“记得公子说过一句很有哲理的话,天下没有谈不成的买卖,只有谈不拢的价钱,想必是公子用什么价钱打动了郡主。”

    兰朵根本不会什么推拿,也不想侍候郑鹏,随意拿捏了一小会,就按捺不住问郑鹏稳赢的秘密。

    时辰快到了,郑鹏怕误了守岁的时辰,也不隐瞒,把赌博概率论小声解释给她听,兰朵很精明,很快就明白当中的技巧。

    好奇心解开后,服务也就完了,拿毛巾随意给郑鹏抹了一下,价值一万二千贯的推拿服务宣布完成,效率比抢还要赚。

    也好,双方都不亏。

    黄三一直注意着计算时辰的沙漏,看到二人完成了“赌注”,马上提醒道:“少爷,时辰差不多,可以埋爆竹了。”

    “哥,我去放爆竹了。“郑冰早就盼着玩爆竹,闻言马上来了精神。

    郑鹏有些宠溺地说:“去吧。”

    看到妹妹出去,郑鹏给郭子珪使了一个眼色,郭子珪会意,马上跟了出去。

    二人出去后,郑鹏看了在场的下人一眼,开口说道:“刚才玩鱼虾蟹,输了的举手。”

    刷的一声,差不多所有人都举起了手,郑鹏注意到,兰朵坐在角落里,不知是没听到还是心思放在别的地方,输得光光的她,楞是不举手。

    郑鹏呵呵一笑:“大过年的,一个个别沮丧着脸,看你们垂头丧气的样子,财神爷上门也被你们吓走,算了,本少爷今天心情好,输了的,只要跟你们跟薰儿说一句赞美她的话,就能得到一个丰厚大红包,说得越好红包就越大,去吧。”

    算起来,郑鹏也算是身家百万贯的大富翁,也看不上下人那点小钱,让林薰儿以发红包的方式返还一部分给他们,免得过年时无精打彩。

    众人一起欢呼,马上排着队说赞美林薰儿的话,多是说怎么漂亮、怎么和善一类,逗得林薰儿咯咯笑个不停,不时用含情脉脉的目光看着郑鹏。

    听到有红包拿,兰朵有些意动,不过想想还是放弃,只是瞄了郑鹏一眼,转身出门,准备烧爆竹去了。

    这个郑鹏,哄女生真有一手,一个小举动就把林姐哄得眉开眼笑。

    “啪”“砰”“啪啪砰”

    院子外面突然传为竹子爆裂的声音,这个声音好像信号一样,一时间四面八方都响起了爆竹的声音,接着街鼓声、寺庙的钟相继响起来,几种声音相互呼应,好像一时间,长安城开始热闹起来。

    新年到了。

    “少爷,奴家祝你福庆初新,寿禄延长,还有早日给薰儿把绿姝姐姐娶回门。”说话间,林薰儿微微弯腰,向郑鹏拱手道。

    标准的仕女礼。

    郑鹏轻轻抚着她的秀发说:“快了,放心吧,薰儿,我此生必不负你。”

    不知不觉又一年,在长安过完上元节,就要去博陵修桥,到时又要跟林薰儿分别,真有点舍不得这个温柔体贴的美人儿。

    也不知绿姝现在过得怎么样,自己托人给她带去的礼物收到没有。

    林薰儿心中一甜,笑容如花般绽放,主动挽起郑鹏的手说:“知道少爷奴家好,奴家是知道的,薰儿这辈子生是少爷的人,死是少爷的鬼。”

    “大过年的,别说什么死死的”郑鹏搂着林薰儿,有些动情地说。

    在唐代,过年烧爆竹,不仅仅是喜庆的事,也是官员百姓之间暗暗较劲的活动,有点像后世,过年谁家的鞭炮放得久、谁家的烟花最好看,谁家就越有面子,唐代也一样,谁家的爆竹放得响亮、放得持久,谁家就有面子。

    还没到过年,林薰儿就着人准备,长短不一的竹子堆积如山,从子时开始放,啪啪砰砰的,快烧到天亮才算完事,以至郑鹏睡觉也不踏实,抱着林薰儿熬到快天亮才睡着。

    睡了不到一个时辰,被林薰儿喊醒的时候,都这种时候了,还听到有人放爆竹的声音,应该是准备得太充分,一个晚上也没烧完。

    按照往常,郑鹏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但今天得早起,没办法,有客人来传座,就是想偷懒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