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37 守年时的娱乐
    做好了坐庄的准备,郑鹏抬眼一看,一眼就看到坐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把金叶子的兰朵,楞了一下,有些惊讶地说:“郡主,你也耍?”

    兰朵挥挥手里的金叶子,有些骄傲地说:“怎么,怕赔不起?”

    对兰朵来说,最喜欢就是热闹,平日妨着郡主的身份,不好去赌坊,难得可以在这里体验,而自己又有三宝号的大笔分红,不差钱,肯定得参与,还坐在最显眼的位置。

    这里她的身份最特殊,也没人跟她抢。

    郑鹏大手一挥,豪气地说:“多多都赔得起,郡主只管下。”

    说到这里,郑鹏看了一下在场的众人,大声说:“喜庆的节日,不用那么多规则,都说赌场无父子,赢多少全凭本事,只有一点,不能伤了和气,玩的时候要现钱,彼此间不能借钱,更不能打架,明白没有?”

    小赌怡情,要是赌红了眼,大过年发生不愉快就不好了,先说好要现钱,让他们不能借钱,就算输完他们那点月钱,手紧一阵子,很快就过去,要是输得太多,用月钱还很久也还不清,没点盼头,哪能专心干活。

    众人连声说好。

    郑鹏转头对林薰儿说:“薰儿,你帮我收赔,赢了给你买花戴。”

    “奴家听少爷的。”林薰儿笑逐颜开地说。

    替郑鹏收钱赔钱,这是信任的表现。

    郑鹏有些笨手笨脚地把三个鱼虾蟹的骰子放到骰盅里,一边摇一边说:“快来下,快来下,买得大,赔得大。”

    摇了几下,啪的一声放在桌上,示意众人下注。

    “买钱,鱼最旺我。”黄三最先行动,把一贯钱放在鱼的位置。

    黄三作为郑鹏的头号跟班,待遇不错,平日得到的赏赐也多,一出手就是一贯钱。

    “买虾”

    “买蟹,买葫芦。”

    众人纷纷下注,不一会画着图案的布上堆满了钱,下人们少的下几十文,多的一二贯,郑鹏注意到,郭子珪在黄三的撺摆下,凑热闹地下了一颗金豆子,李白最豪气,手里拎着一个酒壶,连杯子都不用,不时往嘴里灌酒,随扔就扔了一锭五两重的金元宝。

    以后不好说,至少现在李白是一个不差钱的富家子弟。

    “郡主,下不下,不下我可以开盅了。”郑鹏看着兰朵,笑呵呵地问道。

    兰朵应是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拿着一叠金叶子在左右为难,不知下在哪里。

    “干嘛不下,买鱼。”兰朵一咬牙,放了二张金叶子在鱼的位置。

    先试试水。

    郑鹏大声叫道:“好了,买定离开,开!”

    一打骰盅,三个骰子,二个鱼一个虾,现场爆发一阵喧嚣声,买中的欢呼起来,没买中的婉惜地叹气。

    林薰儿先是把没买对的赌注全收起,然后赔买中鱼和虾的赌注。

    “郡主真是好运气,这是你赢的。”林薰儿第一个先赔付给兰朵。

    摇出二个鱼,买中鱼的要双赔,兰朵的二张金叶子转眼间就变成了六张金叶子。

    “谢了。”兰朵笑得漂亮的眼睛也成了一抹弯月,别提多高兴。

    一张金叶子就是一两,相当于十贯钱,一把赚了四张金叶子,也就是四十贯,这钱来得这么轻松、容易,作为小财迷的兰朵,眼睛都快冒小星星,连连称谢。

    四十贯一次,要是连赢一百次,那就是四千贯,妥妥的一大笔横财。

    林薰儿眼明手快,很快就收赔完,郑鹏继续摇骰,反正没有技术,也不会出千,就是拿起用力摇几下,再次重重放在桌子上:“好了,下注,买得大赔得大,买定离手哦。”

    看到众人纷纷下注,一旁的郑冰小心翼翼地问:“哥,我能下注吗?”

    “下吧,不过记得,可不要到外面去玩,要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郑鹏笑呵呵地说。

    郑冰离言连连答应,犹豫一下,觉得鸡可爱,就把一贯钱放在鸡的位置。

    看到郑冰下注,郭子珪也跟着把一贯钱放在鸡的图案上。

    兰朵只是犹豫一下,再一次钱放在鱼的图案上。

    说是闹着玩,可台面可不小,郑鹏看了一下,差不多有上百贯的现钱摆在桌面上,李白输了,他一点也不在意,再次把一锭五两重的金元宝压了葫芦。

    “买定离手,好,现在开了。”

    揭开骰盅一看,只见里面分别是鱼、虾和葫芦。

    “中了,又中了。”开盅时候,兰朵双眼死死盯骰盅,当她看到有自己下注的鱼时,当场高兴得大叫起来。

    这次只有一个骰子是鱼,没有双倍,两张金叶子变成四张,不过兰朵拿着赢来的两张金叶子笑得很满意足。

    一会儿的功夫,相当于白赚了三四头大肥羊,简直不要太爽。

    “快,快开。”

    “哈哈,鱼,又是鱼,本郡主又中了。”

    “太好了,今晚这鱼太旺本郡主,郑鹏,你小心点,别把钱输光,没钱过年。”

    人一旦进入赌徒的模式,情绪也容易受到波动,兰朵一边买了十一把,每把都买鱼,每把都有得赚,一会儿的功夫,面前多了一大叠金叶子,而兰朵也开始不顾自己是郡主的身份,跟着下人大声叫,还不时催促郑鹏快点开。

    好像开慢一点,兰朵就感到自己少赚多少一样。

    到了第十二把,当郑鹏再一次摇停骰盅时,兰朵只是犹豫一下,一咬牙,把面前一叠厚厚的金叶子推了出去。

    每一把都赢,每赢一次至少有二张金叶子的进帐,兰朵高兴之余又暗暗后悔:要是自己开始就把钱都投进去,现在肯定赚得更多。

    多赚点,以后不用跟父汗要钱,还能用这些钱帮助族人。

    想到下得多就赢得多,兰朵一咬牙,玩大一点,把前面赢的钱全压了。

    不管,反正这些钱都是赚来的,要是输了,就当是还给郑鹏好了,兰朵暗暗自我安慰。

    这里足足有三十多张金叶子,郑鹏看到也楞了一下,扭头对兰朵说:“郡主,下这么大?太有信心了吧。”

    “当然有信心”兰朵有些得意地说:“怎么,怕了?要是怕赔不起,本郡主可以收回一点。”

    郑鹏摆摆头说:“不用,多多都赔得起,就是提醒你一下,免得输了一会不高兴。”

    “哼,废话真多,本郡主还等着收钱呢。”

    看到兰朵不领情,郑鹏也不多言,说了一声“买定离手”,然后把骰盅打开。

    信心满满的兰朵一看到里面的骰式,脸色当场变了,忍不住轻咬了一下银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