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33 欢度元正
    大堂正中的饭桌上,鸡鸭鱼肉各占一角,羊排、鹿脯、狍子肉、獐子腿等菜品散发着诱人的肉香,最正中是一道红烧熊掌。

    饭菜很好,可气氛相对有点小尴尬,郑鹏坐在正中的位置,郑冰和兰朵分别坐在左右,然后林薰儿、李白和郭子珪,在桌子的旁边,阿军、小音有些为难地站着。

    阿军面带感激地说:“少爷,我们都是下人,平日还算了,大过年的再同桌,这不合规矩。”

    “是啊”小音用手扯着衣角,小声地附和道:“知道少爷对我们兄妹好,可尊卑有别,传出来怕对少爷不好。”

    吃团年饭,肯定是跟家人一起吃,郑鹏坐下后,像往常一样,让阿军兄妹也上席,兄妹二人诚惶诚恐,不敢坐下。

    以前还好说,郑鹏是一个人,性子又随各,可现在多了郑冰、未来夫人林薰儿和郡主兰朵,还有新来的李白和郭子仪的胞弟郭子珪。

    郭子仪身兼要职,要保护皇宫的安全,分身乏术,李白跟了自己,过年得叫上他,反正也就多一双筷子,

    郑鹏不说话,给林薰儿一个眼神,林薰儿笑着说:“少爷一直把你们兄妹当成是自己人,既然是自己人,就不要客气,再说少爷喜欢热闹,都坐下。”

    一边说,一边把小音拉到身边坐下。

    兰朵也一脸随意地说:“阿军,别扭扭拧拧,都不像一个男人,高兴就行,要真是按规矩办,本郡主也不该坐在这里,过年图个热闹,都快坐下吧。”

    阿军:“这...”

    郑鹏有点不耐烦地说:“别扫我的兴,要不然,明天把你们都赶到贵乡守老宅。”

    听到郑鹏这样说,阿军一脸感激地坐下。

    坐是坐下,不过阿军和小音都是只有半个屁股坐在椅子上,斜签着坐,以示对郑鹏等人的尊敬。

    主家可以随意,估下人的不能没一点规矩。

    过年郑鹏摆了二桌,大厅里一桌,奴隶、护卫在厨房摆一桌,把饭菜备好后,他们一起到厨房里享用,等人都坐下后,小音很有眼色地给所有人倒上了酒。

    倒好酒后,郑鹏看着还有点不知所措的小音,面带笑意地说:“小音,喝酒吧,你不喝,我们就没法动筷啊。”

    元日要喝过年专用饮品:一种叫“屠苏酒”,另一种叫“椒柏酒”。

    椒柏酒指椒酒和柏酒,把川椒和侧柏叶置容器中,加入白酒,密封,浸泡7天后,过滤去渣,即成;“屠苏”是一种中药剂,由大黄、白术、桔梗、蜀椒、桂辛、乌头、菝葜等七种药材混合制成。据说这两种酒喝了都能驱邪解毒延年益寿。

    过年喝这两种酒有个规矩,不是地位最高的人先喝,而是年龄最小的人先喝,原因据说是“小者得岁,先酒贺之,老者失岁,故后饮酒”。

    小音感激地说:“是,少爷,奴婢这就喝。”

    酒有点苦,可心很甜,小音喝完酒,一点也不觉得苦涩,相反,她觉得这是自己喝过最甘最醇的酒。

    小音喝完,郑冰、郭子珪、兰朵、林薰儿等人依次喝完杯中的屠苏酒,最后喝酒的是阿军。

    喝完酒,林薰儿转身端来一个盘:“先吃这个,吃完新的一年都是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

    新端来菜叫“五辛盘”:盘子里放着五种蔬菜,乃是大蒜、小蒜、韭菜、芸薹、胡荽,看着一片青青绿绿,辣气冲天,老人说吃“五辛盘”是为发散五脏郁气,预防时疫不闹病。

    喝完屠苏酒,尝完五辛盘,郑鹏大手一挥:“好了,喜欢吃什么、喝什么自便,今天菜管饱酒管够,都不用本少爷客气,更不用替本少爷省。”

    李白早就等到这话,闻言一手抄过一酝阿婆清酒,一边熟练拍开封泥,一边高兴地说:“就等着这句话,都不用劝,某今天一定要来一醉方休。”

    市集上的酒,品质一般,李白最馋就是郑鹏的藏酒,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他发现一个规律:郑鹏为人随和,但在吃食方面挑剔,也舍得花钱,不是好的根本不要,家里的藏酒,随便拎一酝都是上等的好酒。

    倒完给自己,顺手给在场的男士最倒了一碗,拎着酒坛子对兰朵说:“郡主,要不要来一碗?”

    兰朵摆摆说:“不喝这种酒,我们女生喝葡萄酒。”

    自从听郑鹏说喝葡萄酒可以美颜后,兰朵就认准了葡萄酒,别的酒都不碰了。

    “也好”李白也不勉强。

    等所有人都有了酒后,李白举起酒碗,面带笑容地说:“在座的都不外人,客气的话不说了,今天是元正,太白敬在座的一杯,祝大家一年更比一年好。”

    “干杯。”

    众人一起站起,相互间碰了碰,然后一饮而尽。

    碰完杯,李白一口气把碗中之物喝到肚子里,拎起酒坛子正准备倒酒,突然停下问道:“郑公子,你说酒管够,我能不能就着坛子喝,这样喝得更尽兴。”

    郑鹏哈哈一笑:“喜欢就行,能喝多少就喝多少,不够我去左教坊给你拿。”

    李白闻言眼前一亮,高兴地说:“就冲这话,这幕僚就是没月钱也认了。”

    说完,举起酒坛送到嘴边,一口气喝了一通,这才把酒坛子放下,用衣袖擦拭嘴角的酒水,一脸舒坦地说:“好酒,痛快。”

    林薰儿关切地说:“李公子,空腹喝酒对身子不好,先吃菜。”

    “有这等好酒,就是喝死也值”喝了小半坛子酒,李白的脸微微红了,兴致也高了起来,只见他娓娓而谈地说:“喝了酒,就能感应地上万物,天上宫阙,可以说身在凡尘,神游天外,太美妙了。”

    郑鹏有些不以为然地说:“不是吧,这也叫好酒?”

    绿蚁新焙酒,红泥小火炉。

    这是唐朝文人描写喝酒的样子,所谓“绿蚁”,就是新酿的米酒未过滤时,酒面上漂浮的一层微绿酒渣,细小如蚁得名,大唐经济发达,酒文化也得到很大的发展,有名的酒像郢州富水、乌程若下、河中桑落、袁州宜春、荥阳土窟春、富平石冻春、剑南烧春、河东乾和葡萄、岭南云溪博罗、宜城九酝、浔阳湓水、齐地鲁酒、郎官清、阿婆清等。

    无论哪种酒,由于科技不够发达,工艺还不够完善,口感一般,酒的度数也不高,差不多就是后世啤酒的度数,这才有古人笔下“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豪气。

    以郑鹏观察,市面多是绿酒,品质最高呈琥珀色的酒“黄酒”,郑鹏家里摆放着的,已经是品质最好的黄酒。

    在大唐分辩酒的好坏,看颜色就行。

    唐朝没有无菌化车间,酿酒过程中经常有各种微生物混进酒里,在酝酿的过程中有了变化,酒出来以后呈现绿色,后世的“竹叶青”这个酒名就是从此来,市面上那些“绿蚁”“绿醅”,其实都说明制酒环境一般,操作不太经心,绿色的酒大都是便宜货。

    如果生产者在制酒过程中比较注重保持酒曲和酒液的纯度,那么酒曲制出来是红色,而酒液则会呈黄色,最好的呈琥珀色,跟现代的“黄酒”已经比较接近了。

    白居易有云:“世间好物黄醅酒”。

    对郑鹏来说,李白说“喝死了也值”的好酒,其实不值一提。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白闻言眼前一亮,“啪”的一声放下酒坛,一脸期盼地说:“郑公子,你的意思是,你有更好的酒?”

    对李白来说,没什么比好酒更吸引,当场就焦急地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