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25 洒脱的郭子仪
    看来无论古今,名人效应都挺好捞钱。

    这次玩得有点大,感觉自己做得有点错,不过郑鹏并不打算改。

    郑鹏还有什么好说,大手一挥:“黄三,让人再上二碟卤肉。”

    想吃山珍海味有点难度,要说卤内,那是吃多少有多少。

    都是年轻人,边吃边聊,足足喝了大半个时辰才算完事。

    吃饱喝足,郭子仪打量了一下郑鹏的小宅子,伸伸懒腰说:“我说三弟,你可是有名的富户,怎么住得这么寒碜,请客吃饭误了时辰,就是人留宅也不留啊。”

    这宅子就是三房一厅,连同一些耳房、杂房之类,住得很紧张,像阿军这种头号护卫也没有自己的房间,郭子仪每次吃饭到了宵禁,只能在坊里找地方住下。

    郑鹏马上解释道:“买了,只是那宅子有些破旧,也懒得再修,匠师和图纸都备好,开春就修新的。”

    冬天下雪,快过年也难请工匠,郑鹏让人把图纸、材料准备好,吉日一到就动土。

    郭子仪打了一个呵欠:“远水救不了近火,幸好我先订了房间,行,我走了,不用送。”

    看到郭子仪准备洒脱地走,郑鹏连忙问道:“大哥,慢着,子珪呢?”

    “人在你这里,当然是交给你啊。”

    郑鹏有些傻眼了,连忙问道:“交给我?不会吧?”

    “什么不会”郭子仪理直气壮地说:“咱们兄弟就数你最阔,你也知老二回西域后,我搬到了营房,没地安置子珪,长安的房租多贵啊,刚才我弟叫你鹏哥,你以为哥这么好当的吗?”

    说到这里,郭子仪压低声音说:“三弟,你不是说我弟不错吗,很有可能是你的未来妹夫哦,你也不想他跟我一起出去吧。”

    郭子珪没想到大哥把自己扔下,有点焦急地说:“大哥,我,我跟你一起去。”

    来这里做客,郭子珪没想到郑鹏家里住得那么紧张,几间房一目了然,大哥怎么想的,把自己扔在这里,他一个人跑到外面住馆舍,郭子珪有种被大哥抛弃的感觉。

    郑鹏拍拍郭子珪的肩膀说:“算了,你大哥还有事,留在这里先挤一下,明天你跟小白先到永业坊那宅子住着,旧是旧了点,但地方大,景色也不错。”

    不用说,喜欢怜香惜玉的郭子仪又要去左教坊跟那些歌伎彻底谈心,现在他长能耐了,去多几次跟左教坊的人熟络,都不用郑鹏给他安排,自己都能去“打野食”,要是小冰跟郭子珪谈得来,郭子珪就是自己的准妹夫,郑鹏真不能郭子仪把他带坏。

    “谢谢鹏哥”郭子珪有些尴尬地说。

    跟着大哥来作客,空着手大摇大晃进来,吃饱喝足把嘴一抹,拍拍屁股就走,郭子仪跟郑鹏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没觉什么,可郭子珪感到尴尬极了,可也不方便说什么。

    郭子珪先是有些不知所措,不过一想到大哥能这样安排,说明他跟郑鹏的关系非常铁,是自己人才不用客气,想到这些,心情也就好多了。

    等人都安排得差不多了,郑鹏想了想,指着大厅的一个角落说:“黄三,让人打扫一下,铺个床,找条新被子。

    房子就那么大,女眷优先,就是杂物房也有杂役住着,干脆让他们打个地铺。

    “知道了,少爷。”

    等黄三下去后,郑鹏对李白和郭子珪说:“好了,条件有限,你们先委屈一晚,现在宵禁,明天再去永业坊那个宅子。”

    郭子珪连忙应道:“有地方睡就行,我不挑,鹏哥。”

    李白也表示没问题,好像想起什么,李白突然问道:“奇怪,现在明明是寒冬腊月,窗外雪花纷飞,可屋子里温暧如春,隐隐还有怡人的、淡淡的桂花香,一点寒意也感觉不到,为什么?”

    “对啊”郭子珪马上附和道:“我也有这个疑问。”

    郑鹏打了一个呵欠,有些懒洋洋地说:“黄三,你给二位公子解释,我今晚多喝了几句,先去睡了。”

    “鹏哥安好。”

    “公子安好。”

    郭子珪和李白连忙行礼。

    黄三有些羡慕地看着郑鹏搂着千娇百媚的林薰儿回房,然后干咳一声:“两位公子,少爷在永业坊买了二进二出的宅子,放着大宅子不住,喜欢住在这里,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郭子珪老老实实地说。

    李白眼珠子转了转,很快说道:“这里近平康坊,郑公子在平康坊的红颜知已多,住这里方便窃玉偷香。”

    “想法挺多,不过,猜错了“黄三有些得意地说:“其实这里少爷作了不少修耸,住得舒适,你没看到吗,郡主放着舒适宽敞的驿馆不住,非得要搬到这里,就知这里是一块好的风水宝地。”

    郭子珪好奇地说:“好在哪里?”

    黄三指了指左右的墙说:“你们摸一下墙,看看墙身有什么特别。”

    李白有些地好奇地摸了摸墙身,很快一脸惊讶地说:“墙身是热的?”

    “我摸的这面墙也是热的。”另一边传来郭子珪吃惊地声音。

    黄三有些得意地说:“这是我家少爷设计的,墙热的原因是加了壁炉,不过炉子在后面,你们看不到,在墙身多建堵墙,把热气导进去,热气再从墙壁透出来,达到加暧的效果,和北方一些烧大坑差不多,任外面雨打雪飞,家里什么时候都是温暧怡人。”

    “香气呢?这是薰香?“李白追问道。

    “这个问题问得好,除了墙壁加热,少爷还在大厅内加装了风来仪,送的是暧风,送风的时候旁边放着花香或薰香,就有了房子温暧如春、香气怡人的感觉。”

    原来是这样,李白和郭子珪相互对视一眼,彼此眼里都有震惊地神色。

    设得得太巧妙,这比放置炭炉高效多了,还很安全。

    李白和郭子珪闻言连叫佩服。

    这点子简直就是绝了,在李白和郭子仪的要求下,黄三带二人看看宅子的设计、体验巧妙之处。

    一夜无言。

    郑鹏有个习惯,没事的时候喜欢睡到自然醒,就是有客人,第二天还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一起床,发现兰朵、郑冰、李白和郭子珪都不在。

    “小音,他们人呢”郑鹏把一张胡饼撕成两半,把一半轻轻放在林薰儿的碗里,随口问道。

    也不知是不是离郑鹏娶绿姝越来越近,绿姝知道自己不能独占郑鹏,现在不仅对郑鹏百依百顺,甚至主动要求郑鹏“解锁”新招式,把郑鹏侍候得美上天了。

    表现得好,郑鹏对林薰儿也越发体贴。

    “少爷,小姐到紫竹苑学习去了,郡主带着两位公子去永业坊的宅子,半个时辰前出发的。“小音小声地回答。

    原来是这样,也好,不用自己再去跑一趟。

    林薰儿给郑鹏剥好了一个鸡蛋,温柔地送到郑鹏的嘴边,郑鹏一张嘴就吃上了鸡蛋,刚刚咽下,一杯温水又送到嘴边。

    锦衣玉食、美人相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郑鹏心里美滋滋的。

    “少爷,一会要外出吗?”林薰儿柔声地问道。

    郑鹏想了想:“去吧,一会找郭可棠对对帐,顺便办些年货,再给你置点过年的行头,对了,小音你也去。”

    “少爷,真的?婢子也能一起去?”小音有些受宠若惊地问道。

    “去,对了,你大哥的尺寸还记得吧?”

    小音像鸡啄米一样点头:“记得,记得。”

    “一会给你哥也置二套新衣裳,过年嘛,就要干干净净、高高兴兴的。”郑鹏微笑地说。

    修房子的原因,郑鹏在家呆的时候够长,开春了又要到博陵修桥,反正早就把年货给家里送去,修桥时绕绕路回家就行。

    免得大过年一大堆媒人上门,到时过年也过不好。

    “嗯,嗯,少爷真好。”小音眉开眼笑地说。

    少爷长大了、官升了、爵位有了,可小音发现少爷没变,态度还是那么和蔼,笑容还是那么亲切,对自己兄妹还是那样关心。

    郑鹏轻轻摸了一下小音的小脑袋,有些感概地说:“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答应过郑福,有机会就替阿军和小音脱去奴籍,最近一直忙,还没有付诸于行动,心中也有些惭愧。

    小音用力地点了点头。

    用完早饭,郑鹏携着林薰儿,带着黄三、阿军兄妹还有黄三,准备到西市找郭可棠。

    “少爷,马车准备好了。”黄三恭恭敬敬地说。

    林薰儿轻轻拉了一下郑鹏的衣袖说:“少爷,很久没骑马了,天气不错,不如骑马走在风雪中,肯定另有一番情趣。”

    “骑马。”郑鹏毫不犹豫地说。

    很快,郑鹏和林薰儿骑着马走在前面,阿军骑着马在旁边护着,阿音、黄三则是坐着马车跟在后面。

    刚到坊门,就看到很多人围着一张告示兴高采烈地议论,有人还磨拳擦掌,郑鹏不由好奇起来,开口吩咐道:“黄三,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少爷。”黄三应了一声,从马车上跳下来,小跑着去看告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