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24 营销神话
    果然,李白马上说:“不仅仅是盘缠,主要是太白跟想在郑公子身边学习,请郑公子千万不要嫌弃。”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要是错失了机会,肯定追悔莫及,李白的态度更加坚决。

    郑鹏有些为难地说:“现在我还是一个散职,只怕安排不了什么好职位。”

    “能跟在郑公子身边就不错了,太白没有其它要求。”

    屏风那边的兰朵有些不耐地说:“郑鹏,小白说什么也是小冰救命恩人,你就不能安排一份好的差事吗,对了,管家和护卫你不缺,可你没有幕僚,本郡主看小白文质彬彬,谈吐不凡,学识肯定不会差,你就让他当你幕僚好了,凭他的武艺,必要时还能保你平安呢。”

    幕僚相当于后世的“师爷”“参谋”一类的职位,算是亲信,郑鹏闻言转头问李白:“小白,暂且先做我的幕僚,你觉得如何。”

    这个提议好,未来的诗仙,总不能把他当成骡子一样使锅,做下人也有辱他的身份,做一个幕僚的闲职,倒也适合李白的气质。

    “太白见过东家。”李白心中一喜,连酬劳都没问,好像怕郑鹏反悔一样,把东家都叫上了。

    “小白,叫东家太生分了,还是叫公子吧。”

    跟着下人一起叫“少爷”不妥,想了想,还是叫公子算了。

    李白面带笑容地说:“公子。”

    “好,好,小白,坐下。”

    郭子仪呵呵一笑:“三弟,恭喜你,多了一个得力助手。”

    郑鹏笑得喜上眉梢地说:“哈哈,喜事,大喜事,这么高兴,黄三,去库房拿二坛御酒来,今天一定要喝个痛快。”

    无论什么时候,要问什么最值钱,答案都是人才,现在身边武有战神郭子仪,文有诗仙李白,要是哪个不开眼的人敢挑衅,打架让郭子仪出马,比文指挥李白去打头阵,简直无往而不利,真是想想都暗爽。

    一听到御酒,郭子仪和李白的眼睛都亮了。

    郭子仪啪的一声放下筷子,有些不乐意地说:“三弟,不地道啊,上次派人找你要坛好酒,你说没了,现在一下子拿出二坛御酒,说说,做大哥的要怎么罚你?”

    “大哥,这些酒是托了很多关系刚弄回来的,还没捂热呢,本想留着过年的时候喝,这不,子珪和小白第一次来,总不能太寒碜,能跟着沾光就不错啦。”郑鹏没好气地说。

    以前在左教坊上下通吃,可以弄不少准备给李隆基享用的美酒,李隆基出手很大方,差不多每次都赐酒给乐官和歌伎,郑鹏就想办法收起来,现在无官无职,也就是在高力士那里打打秋风。

    这时黄三把酒抱出来了,摆出几个酒杯,李白看到酒坛上贴着“御酒”两个字,眼睛当场就亮了,一下子把酒坛抢过来,大声说:“在场的都是英雄好汉,这么小的酒杯让人笑话,换个大碗。”

    “少爷,这...”黄三有些不知所措地说。

    郑鹏挥挥手:“今天是主随客便,去换。”

    郭子仪高兴地说:“小白说得对,要大碗喝酒,那才叫痛快。”

    拿到碗后,李白给每人倒满酒后,先是深深地闻了一下酒香,然后拿起一碗酒说:“太白平生最敬重英雄,郑公子和郭卫长都英雄,能跟二位大英雄一起喝酒不胜荣幸,先自饮三碗,以示敬意。”

    说完,李白把碗里的酒一饮而尽,喝完后忍不住咂咂舌头,眼里露出幸福的目光,一脸回味无穷的样子。

    一碗,二碗,三碗,李白一口气喝了三碗,每一碗都是一口喝干不留半滴,异常爽快。

    “好!”郭子仪拍案叫好道:“没想到小白年轻不大,酒量和酒品都这么好,不过一个人喝酒没意思,你喝了三碗,某也陪你喝三碗。”

    郭子仪也不含糊,站起来,一手端着酒碗,一手拎着酒坛,喝一碗倒一碗,一口气连干了三碗,豪气冲天。

    李白一脸敬佩地说:“郭卫长真丈夫也,太白再敬郭卫长、郭大英雄一碗。”

    “有意思,来,今晚某就舍命陪君子,喝!”

    郑鹏拍拍一旁有些看傻眼的郭子珪:“子珪,来,我们喝一个,不管他们。”

    郭子仪认为喝酒能提壮人胆、催力气,李白是那种可以把五花马、千金裘换美酒的人,说白了两个都是喜欢喝酒的酒虫,又是敬酒又是陪喝什么的,分明是在骗酒喝,懒得理这二个家伙笨拙的表演,看到郭子珪有些腼腆,主动跟他喝一个。

    “鹏哥,是子珪敬你才对。”郭子珪连忙说道。

    李白和郭子仪一边喝了好几碗,二坛御酒喝掉了大半,这才放缓下来,四人有说有笑地喝酒、聊天。

    吃着吃着,郑鹏突然发现一个有趣的事情,李白和郭子珪吃菜吃得很勤,不过他们的筷子多是伸向卤肉,好像比赛一样,其它的菜还没怎么动,可二碟卤肉快见底了。

    郑鹏有些奇怪地问道:“小白,子珪,你们怎么只吃卤内,怎么,其它菜不合你的口味?”

    李白看着的郑鹏,有些惊讶地说:“郑公子,这些都是你教的啊。”

    “我教的?”郑鹏一头雾水地说:“小白,这是我们第一次,不对,第二次见面才对,我什么时候教你了?”

    “郑公子忘了?有人曾问你,为什么能写出那么多好诗的时候,你说秘决是吃卤肉,我试了试,的确,吃了卤肉后,脑瓜挺灵光的,那时在大匡山读书,为了吃上卤肉,经常要派人出蜀买,用冰镇着送回来,以前挺难购买,只有魏州才有出售,现在好多了,差不多各大州县都有,有机会自然要多吃一点。”李白说话间,又把一块卤肉塞进嘴里。

    郑鹏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不会吧,大匡山可是在剑州,从剑州跑到魏州买卤肉?”

    李白轻描淡写地说:“不难啊,让工匠设计一个特殊的食盒,再让人单骑快马运送,中途多换几次人就行,不过多耗一些钱粮而己。”

    大匡山的位置在四川江油市,魏州在河北邯郸市,两地相距一千多公里,为了吃所谓帮助学习的卤肉,跑这么远?

    据说李白是兴圣皇帝(凉武昭王李暠)九世孙,家中藏有巨金,吃了几代还没吃完,郑鹏以前有些怀疑,听到他说的话,不相信是不行了。

    郭子珪附和地着说:“对啊,卤肉在同窗好友中很受欢迎,要是谁准备几碟卤肉,再配上二壶薄酒,那滋味...啧啧。”

    说到这里,郭子珪好像想起什么,马上继续说:“我们的先生,平日对我们要求很严谨,教学也很认真,每逢节日大伙都想给他送点礼以示感谢,可他怎么也不肯收,后来有人发现先生别的不收,但送他卤肉,收,于是我们给他送卤肉,以卤肉代金,还编了一句顺口溜,先生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卤肉金。”

    “扑”的一声,郑鹏扭头一口酒喷出。

    由于喷得急,有些还从鼻子里喷出,呛得连连打喷嚏。

    尼玛,什么意思,后世那条病毒式的广告词,怎么在大唐出现,要不是郭子珪表现得中规中矩,郑鹏差点以为这货也是后世穿越来的。

    实在不知说些什么好。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小音看到,马上轻轻拍着的郑鹏的背,焦急地问道。

    林薰儿也走过来,柔声地说:“少爷,呛酒?没事吧?”

    “鹏哥,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郭子珪有些不知所措地问。

    怎么也想不明白,好端端的说一个有趣的故事,郑鹏会作出这样的反应。

    郑鹏缓过气,让二女退下,对郭子珪笑了笑:“没事,就是觉得子珪的先生很有趣,一时没忍住。”

    郭子仪拍拍郑鹏的肩头:“三弟,你的诗天下传诵,你做的卤肉,不仅美味价廉,还有助于学习,简直就是天下学子的福音,能让某佩服的人不多,你绝对是一个,来,我敬你一碗。”

    “谬赞了,谬赞了。”郑鹏的老脸有点红,忙拿起碗跟郭子仪干了一碗。

    正好掩饰自己的不自然。

    当日为了宣传卤肉,有人问自己学习有什么秘决,灵机一动就说爱吃卤肉,没想到让有心人听到,于是传了开去,以致不少地方,学生不啃点卤肉都不像想进步。

    这广告,做得有些过份,幸好大唐没有化学实验室或监定机构,要不然自己还真会因做假宣传而锒铛入狱。

    人在吃东西的时候,大脑处于一种分析和体会食物成分和味道的一种状态,这时候,大脑的血液供应因为咀嚼的缘故,血液和氧气供应充足,人也处于一种兴奋、饱满的状态,有助于记忆,这就是所谓吃卤肉能助长记忆的“秘密”。

    除此之外,还有一半的功劳归功于心理暗示,吃的时候就不停暗示有助记忆和学习,于是感到学习也变得轻松。

    难怪郭可棠不断扩大规模,分红也一再创新高,郑鹏自己都想不到,当日随口说了一句话,竟然创造了一个大唐营销的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