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言情小说 > 盛唐高歌 > 正文卷 416 郑鹏的第六感
    “我就知道高公公耳聪目明,长安有什么风吹草动,都瞒不过高公公。”郑鹏恭维地说。

    高力士放下手中的筷子,皱着眉头说:“郑鹏,你是不是想替他说话?”

    范长德的事,在太监中反响很大的,不少太监说要把人往死里整,以致高力士也听说了,心里想的是那个范长德是自己作死,说话不分场合,听到孙仲常为太监出头,把范长德整进了大牢。

    自己忙着呢,也懒得理会这档事。

    郑鹏坦然地说:“不敢欺骗高公公,范家的确求上门,希望我替他们说话,本来是懒得赶这趟浑水,不过后来又改变了主意。”

    “哦,收了多少好处?”高力士面色平常地说道。

    没看出喜,也没瞧出怒,给郑鹏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像高力士这种自小浸在官场上的人,早就学会喜怒不动于色,很难从他脸上捕捉到他的心境。

    郑鹏摇摇头说:“范长德就是一个可怜的人,没收好处,也不打算要好处。”

    高力士没有接上话,郑鹏有些尴尬地继续说:“这事发生后,长安的百姓先是觉得那个范长德活该,可是慢慢地,风向转变了,特别是传出范长德要被杀头后,老百姓又开始同情起他来,说他罪不至死,还说高公公好威风,是老虎屁股摸不得。”

    “什么?这事洒家可没插手,现在成了老虎屁股,是哪个田舍郎扯到洒家头上?”高力士终于开口,语气都有些不爽。

    郑鹏马上解释:“的确如此,不仅是老百姓在说,就是很多官员,也觉得是高公公要杀人立威,高公公,有句话叫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我的意思不是高公公怕他们,而是,这事有损高公公的声名。”

    “防民之手,甚于防川?这话有点意思。”高力士把玩着手里的茶杯,颇有意味地说。

    “是啊”郑鹏应道:“百姓就是这样,听风就是雨,越不让他们说,他们说得越起劲,其实公公也是人,没必要妖魔化,像范长德这件事,本来就是酒后失言,性质跟小孩子打架差不多,给点教训让他长长记性就行,要是把他弄死,反而坐实公公睚眦必报的传闻,不划算。”

    高力士是聪明人,闻言犹豫了片刻,最后有些郁闷地说:“仲常那臭小子,一天天整那么多屁事,差点把洒家都给坑了。”

    没有飞黄腾达前,高力士惨经家庭惨变,跟随朝不保夕的主人艰难渡日,可以说历经艰辛,他很清楚底层人物的想法,范长德口不择言,活该倒霉,但骂名落在自己身上,这让一心谋个好名声的高力士不爽。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高力士自幼聪慧,性格也特别坚毅,换作别人受了宫刑,早就意志消沉,甚至自暴自弃,然而,高力士不同,即使成了宦官,他也立志成一名可以青史留名的宦官,有了这个志向,他有意识地自己监督自己的言行举止。

    真是因一句酒后的胡话,就把别人整得家破人亡,传出去肯定惹人非议。

    最重要的,这件事并不是高力士吩咐的,他可不愿意背这个黑锅。

    郑鹏笑呵呵地说:“高公公,来,多吃点,宫里山珍海味多,也不见过能吃上这种地道的小吃。”

    高力士表了态,这件事也就解决,只要孙仲常不咬着,范长德的事就好办,看到事情解决,郑鹏心头一松,幸好高力士还是很给面子,几句话就把事情解决。

    “是得多吃点,怎么,一碟韭菜籺就想打发洒家替你跑腿?”

    一个小人物酒后的胡话,高力士自然不会放在心上,自小做太监的高力士,对这些话早就产生免疫,不过有一点,无论在不在意,郑鹏开了口,这个忙得帮。

    让郑鹏欠个人情也好,反正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不敢,不敢,就是为高公公的声望着想罢了,这些韭菜籺管够。”说完,马上向柜台招招手:“再来二碟韭菜籺,不是好的不要端上来。”

    有了高力士出面,孙仲常自然没二话,刑部知道这件事朝野影响很大,那些公公们不再追究,也乐得大事化小,最后的结果就是范长德补上亏空、丢了官职,不过保住了性命。

    不咬住不等于不介意,死罪可恕活罪难饶,要不然天天让人骂,现在不知怎么办?

    为了搭救范长德,范家早就倾尽家财,可以说除了一个地段绝佳的宅子一无所有,那一万三千贯亏空还是郑鹏替范长德缴纳。

    范长德回家当日,一家人一起到郑家给郑鹏千恩万谢,然后很识趣地留下永业坊的地契,跟郑鹏到官府交割清楚,回家收拾随身物品,把宅子腾出来给郑鹏。

    “郎君,夫人,东西都收拾好了,还有什么吩咐吗?”老管家阿权走进来,低着头说道。

    阿权是范家的家生奴,对范家忠心耿耿,主人虽说落难,他还是恭恭敬敬,没有任何异想。

    家生奴从心就教导忠于主人,从小到大都是生活在同一个圈子,在他们心目中,没有叛主这种思想。

    范夫人挥挥手说:“也没什么可收拾的,把东西装车吧,我们两人在这里坐一会再出发。”

    眼看就要离开生活一辈子的地方,心里有些不舍得,此刻,范夫人也很迷茫:家没了,身上没钱,丈夫也丢了差事,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富在深山有远亲,穷在闹市没人闻,家道中落,亲戚早就少走动,有的怕范夫人开口借钱,来往的更少,这次侥幸出来,也不知哪些太监还会不会打击报复,谁也不敢跟范家走得太近,现在就是想投靠,也不知可以投靠哪个。

    “夫人”范长德突然握着范夫人的手说:“都是我不好,连累你了。”

    “夫君,这是什么话”范夫人一脸正色地说:“一家人不说二家话,只要人没事,比一切都重要。”

    顿了一下,范夫人有些担心地说:“奴家担心的是,眼下何处可以安身?”

    范长德长叹一声,开口说道:“这事为夫早就想过,出了这件事,长安怕是不能待了,我有一个好友,姓杨,名玄璬,前些日子,托我找一个教书的先生,教导杨氏一族的子弟,遥想当年,某也是公认的才子、当朝进士,不如就去做一个教书先生,洛阳是东都,繁华不比长安差多少,夫人你看如何?”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奴家全凭夫君吩咐。”范夫人柔顺地说。

    二人直在商议间,门外传来老管家的声音:“郎君,夫人,黄三在门外求见。”

    范长德苦笑一下:“看,这么快就来赶人了。”

    “夫君,千万不能这样说”范夫人一脸正色地说:“没有郑将军,我们夫妇怕是要阴阳相隔,说好郑将军出面,让那些公公不再追究,宅子就一文钱卖予给他,可郑将军主动替夫君填了那一万三千贯的亏空,大恩大德,我们就没齿难忘才对,再说宅子既是易主,赶字又从何说起。”

    顿了一下,范夫人继续说:“其实是奴家请郑将军派人来接收的。”

    对于郑鹏,范夫人发自内心的敬佩。

    要知道,张仲常扬言就是金山银海也没用,托了很多人都没用,没想到郑鹏不仅很快摆平,还主动拿钱填实户部栽在范长德身上的亏空。

    实在不能再挑剔,人走了,也该通知别人来接收。

    “是,是,夫人说得对,是为夫没了气量。”范长德呵呵一笑,也不再反驳。

    说完,范长德挥挥手说:“有请。”

    很快,黄三走进来,恭恭敬敬走进来行礼。

    “你是黄三是吧,请转告郑将军,我们这就把宅子腾出来,一会就可以接收。”范长德主动说道。

    黄三微笑地说:“两位不要误会,小的不是赶来收宅子的,我家少爷发话了,要是没找到合适的去处,两位暂住在这里也行。”

    “有劳郑将军挂心,我们准备去洛阳投靠朋友,行李都装马车了,马上就走。”

    黄三点点头:“我家少爷有事不能来,让小的带话,祝二位一路顺风,对了,这是我家少爷给二位的送别礼,请两位一定要收下,不妨碍二位了。”

    说话间,黄三把一个小箱放在桌面上,转身离开。

    箱子也不知装什么,感觉挺沉的,黄三抱的时候有些吃力,放在桌面时,还发生闷响,范长德好奇地打开一眼,不由眼前一花:里面铺了一层黄澄澄的金条,还有一叠柜坊的凭票,凭票全是存钱的凭据,用凭据就可以到柜坊取出现钱。

    粗略估算一下,加起来足足有一万贯。

    刚才夫妻两人还要路费和安身为难,有了这一万贯,无论在哪里,都能安身立命。

    范夫人有些动容地说:“这个郑将军,有情有义,不持强凌弱,也不乘人之危,真是难得的君子。”

    算一下,填亏空一万三千贯,这里一万贯,加起来就是二万三千贯,再加上那些“活动”的开销,可以说没占自己一丝便宜。

    天下间,还有这样的人。

    范长德也大吃一惊,半响摇摇头说:“某,服了。”

    “夫君,我们还去洛阳吗?”范夫人开口问道。

    “开弓没有回头箭,长安不能呆,行李也收拾好,就去洛阳,为夫这些年,对着那么多虚伪的脸孔,早就心生退意,就去洛阳做个盛世太平犬吧。”范长德一脸认真地说。

    ......

    “少爷,范家的人走了,钥匙留了下来,小的找锁匠换了新琐,永业坊那宅子,是少爷的了。”黄三高兴地说。

    房子买下,搬家后自己也跟着沾光,起码可以改善一下生活条件。

    “不错,算是皆大欢喜吧。”郑鹏松了一口气。

    黄三有些不理解地说:“少爷,你帮了他们那么多,明明可以不花钱拿下那宅子,你偏不,那边替他填一大笔,这边又给他送上一大笔,何必呢?”

    郑鹏呵呵一笑:“这事我也有些纳闷,不知为什么,就是不想占这个便宜。”

    人家都沦落是那个份上,郑鹏没白帮忙,但给他一个公平的交易,也算是做一件好事。

    要不然,这宅子住得也不舒心。

    “我的少爷,这可是二万多贯啊,要是小的,肯定想都不想就,...”黄三都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

    郑鹏想了想,突然开口道:“黄三,你相信第六感吗?”

    “第六感?少爷,你说什么呢?”

    “说了你也不明白”郑鹏间单地说:“就是一种感觉,不知为什么,总觉得这二人以后还会相见,说不定以后还得求他们,算是结一个善缘吧。”

    黄三听得瞪大眼睛,有些想不明白,不过他也懒得想,连连称是。

    伤脑筋干嘛,反正信少爷的就对了。

    “少爷,现在宅子买下来了,怎么办?是修还是盖新的房子?”黄三有些好奇地问道。

    宣阳坊租的那个宅子太小了,房间明显不够用,就是作为“心腹”的黄三,现在也是只二名普通的下人挤一间耳房。

    郑鹏毫不犹豫地说:“破破烂烂,修怕也不结实,推倒重建。”

    就是这宅子是新的,可并不附合郑鹏的审美观,肯定也是推倒重建。

    “明白了,少爷,找哪个来设计呢?”

    “还是找郑锦伦,他可是这方面的能手。”郑鹏一锤定音。

    郑鹏对郑锦伦很佩服,在元城合作时也很有默契,现在长安再修宅子,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他。

    “是,少爷,小的马上派人去找郑公子。”

    正在说话间,突然有下人来报,员外郎张九龄在门外守候。

    张九龄?

    郑鹏心动一动,马上站起来说:“终于把他盼来了,我亲自去欢迎。”

    崔源提的条件,郑鹏一一满足,回到长安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张九龄说服,让他当自己的媒人,这件事都拖了快一个月,现在主动找上门,肯定是有了结果。

    来得正好,就是张九龄不上门,郑鹏很快也会找他。、

    看看他跟崔源那老小子达成协议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