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武侠修真 > 乡村极品小仙医 > 第二卷 2 第2381章可怜的小女孩
    其实所有人看到冯任的这个举动,都有些不可思议,没有想到他竟然主动要求去喝这个,闻起来就超级苦的中药。

    那对于这个小朋友来说他的内心你到底是怎样的,是什么样的?

    冯任仍然是用那个坚定的眼神看着陈二狗,陈二狗从他的眼神中,能够读懂他的迫切。

    “来,我帮你吹一吹,慢慢的喝,不着急。”

    陈二狗然后端起药碗,用勺子一小勺一小勺的喂给了冯任。然后冯任特别配合的,一口一口的喝着,虽然说他的表情很狰狞,可以看得出来这个药确实是很难喝,但是冯任仍然是一口一口的,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

    其实陈二狗包括在场所有的义工看到这一幕,其实眼睛里充满着满满的心疼,一个孩子能够懂事到这种程度,那他得遭受了多大的痛苦?

    最后药终于喝完了,冯任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也许是因为他现在还没有感受到身体的变化吧。

    “你已经喝了药了,那就去休息一下,等你睡一觉醒过来也许就会有惊喜呢,对不对?”

    陈二狗劝着冯任让他去休息,老是这样一秒一秒的等也不是办法。

    冯任现在对于陈二狗那可是言听计从,然后点了点头,自己搜到了休息室里,然后乖乖的躺在床上盖好被子。这一切懂事听话的让人真的看的心疼,疼到骨子里的那种。

    “没有想到这个冯任,竟然这样的迫切,他实在是太懂事了,不行,对于这样的孩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真的是想哭。”

    “是啊,这个孩子这么懂事,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最无辜的就是孩子,为什么要让孩子来承受这些。”

    “我不知道,他伸出手去触碰那个特别烫的碗的时候,心情是怎样的,但是从他的眼神中能够明确的看出,他起码对未来还是充满希望的。只不过心理过于成熟,确实是,相比于其他的同龄人来说看着让人心疼。”

    ……

    这些义工纷纷发表着对冯任的看法,不过冯任的这个小朋友确确实实的是感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陈二狗许久都没有说话,对于冯任的这一系列的举动,确实是深深的感触到了陈二狗。

    陈二狗之后才能够深深刻刻的感受到他举办了这个阳光之家最大的意义,真的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情了。

    尤其是看到像冯任这样心灵受伤的小孩子,或者说院子里其他身体上遭受了伤害的孩子,这些孩子是无辜的,但是他们却承受了别人不该承受的伤害,对他们是不够不公平的。

    所以说陈二狗相信,他们的人生一定会别样的方式来绽放精彩。

    “二狗哥哥他的病好了吗?”

    有一个小朋友拉了拉陈二狗的衣袖,然后用奶声奶气的声音,笨拙的询问着陈二狗。

    陈二狗低头一看还是一个4五岁的小女生,在整个阳光之家里,目前来说,这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已经算是比较小的了。

    但是这样一个小的孩子,竟然要想着去关心别人,陈二狗实在是不敢想象这些孩子们到底是怎么了。

    “他的病很快就好了,放心吧,你也一定要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陈二狗不忍心的看着这个小女孩,然后摸了摸她的头发,温柔的说。

    “那真的是太好了,这个小哥哥的病好了,那他就会开心了吧。”

    小女孩自言自语的说道。

    “嗯,那他的病好了,你会开心吗?”

    “那我当然会开心了,可是我的病没有治好的话,我还是有些不开心的。”

    “你哪里不舒服?直接告诉我就好,二狗哥哥一定会帮你们的。”

    陈二狗听到这个小女生说自己不舒服,陈二狗立马来了精神,眼睛就像雷达一样在这个小女孩身上不断的寻找着,那个眼睛特别像,那种希望能够捕捉到他想要的信息,但是陈二狗从内心深处又不想捕捉到想要的信息,那种矛盾的心情。

    不过好在陈二狗,没有发现这个小姑娘的身体上有任何的残疾。

    “小朋友你告诉我你哪里不舒服,二狗哥哥一定会帮你的,你愿意告诉二狗哥哥吗?”

    陈二狗温柔的说道,真真切切的看着他。

    “我只是觉得我的爸爸妈妈不在了,这个病实在是太重了,我好不开心啊。”

    这个小女孩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在场的义工,有的人竟然都忍不住流了眼泪,这些孩子们,简直就是太可怜了。

    “你的爸爸妈妈不在了,那他们会以另一种方式陪伴着你的,比如说你看着天空中的这朵云,你就把它想象成是你的爸爸妈妈,那么他每天都会陪你,他们永远都会挂在那儿看着你,所以说,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一定要开开心心的,不能让爸爸妈妈担心知道吗?”

    小女孩好像是听懂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只不过接下来这个小女孩一直抬着头,看着远方的白云。再也不曾说过话,再也不曾动过。

    陈二狗这个时候退到了一旁,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方法有些错误,他只顾着想让这些孩子们开心快乐,但是却忘了这些孩子们内心需求到底是什么样的。

    陈二狗觉得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些孩子们的内心得不到满足,那么给予他们再多的快乐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大打折扣的,快乐只是一时的。

    陈二狗决定,退居到隐蔽的地方,不让大家发现,然后偷偷的观察,也许这样才能够发现其端倪。

    “陈董事长,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有义工会十分不解的询问我为什么会站在一个如此偏僻的地方,如果不玩捉迷藏的话,根本就不会看见他。

    “我就是想要偷偷的观察一下孩子们,看看他们,在平常的生活和我们在的时候有什么不一样,这样才能够知道他们内心到底是需要什么的。”

    陈二狗眼睛盯着院子里的孩子,然后认真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