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无限次元之神迹追寻 > 第十八章 埋伏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军械交易的日子,就在今天。

    斯里夫公爵的军械交易,一直都由其大儿子诺奥尔夫负责,所以,今天的诺奥尔夫没有在酒馆里放纵,而是很积极的做好准备。毕竟这是他现在唯一拥有的权力,他还指望着做好这件工作,以博得其父亲的欢心,从而顺利继承爵位。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的老父亲更加喜欢小儿子艾吉尔,但艾吉尔毕竟还年轻,手里也没有什么权力,因此,他并没有熄灭继承爵位的心思。

    “卡利夫你来得正好,跟我去一趟军械库。我记得今天是阿延丹联邦国和我们交易的日子,你人手都准备好了吧。”

    诺奥尔夫穿戴整洁后,便出了门,正好见到自己的心腹走来,于是便招呼了一声。

    卡利夫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身体健硕,穿着一身灰色的大衣,腰间悬挂着一把佩剑。双目犹如鹰隼,步伐沉稳有力。哪怕是常人,也能看得出这是一位了不得的强者,只不过此时的他神色有些匆忙,脚步虽然稳健如常,但却多了一份急躁。

    “大人,出状况了。”

    卡利夫也不含糊,刚一见面便立马反映问题。

    “出状况了?能出什么状况?难不成是交易的日期推延了?”

    诺奥尔夫对卡利夫这个心腹十分了解,明白对方不可能拿他开玩笑,闻言,不禁皱起了眉头。

    “艾吉尔小少爷已经带人前往军械库,准备抽调军械和阿延丹的使者进行交易,现在正和我们对峙。属下实在无法处理,只好回来禀报。”

    “怎么回事?艾吉尔凭什么抢我的东西?”

    诺奥尔夫闻言大怒,一双眉头横挑而起,双目圆瞪,配合他那不修边幅的大胡子,宛如一只雄狮暴怒,择人而噬,当真令人心惊胆战。

    卡利夫见怪不怪,恭敬道:“大人,小少爷说是得了公爵大人的指示,您看......”

    “我父亲?”

    如果卡利夫没说谎,那他就明白卡利夫的为难了。毕竟只有艾吉尔的话,卡利夫完全可以用自己的名头将对方赶走,但是如果是他父亲,那卡利夫就没办法了。

    “走,我倒想看看我的好弟弟是不是真的有恃无恐。”

    艾吉尔此时正在军械库外,和诺奥尔夫的手下对峙着。原本他是奉命而来,加上还有父亲的手下为证,以为应该很轻松就能夺取自己哥哥的权力。没想到他那废物无能的哥哥,居然有那么硬气的属下,愣是将他挡在外面,寸步难进。

    不过他没有生气,他也很想知道,自己那无能的哥哥知道这件事,会怎么样?想到对方那怒火中烧,却毫无办法的样子,他就忍不住想大笑起来。所以耽搁一点时间,他也等得起。

    倒是那位隶属于自己父亲的官员,海沃,在那里据理力争,和那些大头兵争得眼红耳赤,却依旧没有用处。

    没过多久,诺奥尔夫便带着自己的心腹手下卡利夫出现在众人面前。

    “海沃大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说话,吵吵嚷嚷的,成何体统。”

    “大少爷。”

    海沃能对着那些士兵大吼大叫,却也不敢对诺奥尔夫破口大骂。再怎么说,对方也算是公爵大人的儿子,就算失势了,身份也改变不了,上下尊卑依旧在。何况诺奥尔夫的武力极强,就算不计较他的身份,也得忌惮他的实力,真惹得他不高兴,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他可不想因为嘴欠被人拍死。

    “怎么回事?你最好能说出个前因后果来,否则,我不介意赏你一巴掌。”

    感受到诺奥尔夫那铺天盖地而来的威势,海沃顿时两股颤颤,身体也止不住的打着哆嗦,结结巴巴道:“我是奉命,和艾吉尔少爷来提取军械的。”

    “你说什么?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诺奥尔夫向前一步,怒目喷张,仿佛下一刻就要杀人。海沃实在扛不住这可怕的威势,扑通一声,跌坐在地上,差点屁滚尿流。

    “哎哟,好大的本事啊,我的好哥哥。”

    诺奥尔夫是斯里夫公爵的儿女里面最暴躁易怒的一个,也是武力最强的一个,这一身的本事,也是受到了军中大部分人的追捧。可惜比起他的武力,他的能力就一般般了。艾吉尔和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样,都看不起诺奥尔夫,好好的贵族不做,做什么武夫,整天舞刀弄剑的,有什么用?要继承爵位,难道不看你的政治手腕,反而要看你的武力不成?

    对于这位大哥的舍本逐末,好好的大儿子身份,愣是被自己给坑到如今权力尽丧的地步,也真是没谁了。说他无能都是夸奖他了。

    “艾吉尔!”

    “你也别吓海沃大人了,是父亲让我来负责和阿延丹交易的,海沃大人只是过来证实而已。你有本事去和父亲讲,对我们耍横,有意思吗?”

    艾吉尔有恃无恐地走到诺奥尔夫面前,虽然他自己的本事不行,自己哥哥一只手能打自己十个,但他背后有着父亲撑腰,用得着怕吗?

    “你硬要拦着我们,我们也没办法,谁让哥哥你实力强大呢,但要是耽误了交易的行程,破坏了父亲的生意,违背了他老人家的意思。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做弟弟的没和你说清楚。”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艾吉尔!”

    诺奥尔夫一手抓住艾吉尔的衣领,将他拉到眼前。双眼布满血丝,恶狠狠地盯着那宛如小鸡般柔弱的弟弟。

    被这么一拽,艾吉尔顿时觉得呼吸困难起来,但是看到诺奥尔夫那暴怒的表情,他脸上却充满了得意。

    “这是忠告,我亲爱的哥哥。如果你不愿意我插手,我现在就能离开,但是父亲的怒火,我可不敢抗。”

    父亲!这两个字就像一盆冷水,直接浇灭了诺奥尔夫的怒火。在这里揍艾吉尔一顿当然很简单,甚至就像他说的,将他赶走也不费什么力气。但是对方是按照父亲的意思办事,他还没胆量敢欺骗自己。一想到父亲,他再有脾气又能怎样?

    “哼!”

    诺奥尔夫懊恼地推开了艾吉尔,他心里满是恼火,他很想发泄一顿,将得意忘形的艾吉尔教训一番,可是最终还是下不了手。

    “都给我撤开,让他们进去。卡利夫,你负责这件事。”

    强行压住怒火的诺奥尔夫,吩咐了一声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将和爵位无缘,父亲的态度证明了一切。既然如此,还留下来干什么,丢人吗?

    卡利夫平静地看着诺奥尔夫离开,心里未免遗憾。虽然他是诺奥尔夫的心腹,但抛开这一点,他个人还是比较喜欢诺奥尔夫这样耿直的人,而艾吉尔,在他看来不过是个得意忘形的小人,除了有些勾心斗角的本事,又有什么能服众的。

    当然,自己主子近年来的表现也的确强差人意。

    看着诺奥尔夫离去,艾吉尔心情变得十分舒爽,整理了一下发皱的衣服,他看着卡利夫道。

    “我记得你叫卡利夫。”

    卡利夫原本指挥着手下的士兵,让他们整好队伍离开,没想到艾吉尔主动向他搭话。闻言,他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

    “是的,艾吉尔阁下。”

    听着对方不咸不淡的语气,艾吉尔也不生气。

    “我很欣赏你,不如来我这边,我会给你更好的待遇。你应该清楚,跟着我那个哥哥是没前途的。父亲的爵位,怎么样也轮不到我那个大哥了。如果你肯过来,以后你会获得更多的权力,怎么样?不妨考虑一下。”

    卡利夫是诺奥尔夫的心腹,不但衷心,而且实力极强,不弱于他那个大哥,如果能挖过来,是再好不过的。

    “艾吉尔阁下,感谢你的好意,但我想我无福消受。况且,公爵大人一日没有定下继承人,大少爷还是名正言顺的第一继承者。所以有些话,我想阁下是不方便说的,否则传了出去,对阁下不利。”

    说着,卡利夫目不斜视地向手下的士兵挥了挥手。

    “我的人已经可以撤离了,艾吉尔阁下轻便。”

    卡利夫不想和这个得志的小人过多攀谈,冷冷的回应了一声后,便带队离开。而艾吉尔的脸色也变得阴冷怨毒起来。

    “给脸不要脸,不知好歹的东西,早晚收拾了你。”

    交易的地点,位于城郊的一个小村落附近。无论是阿延丹还是斯里夫的人,都打扮成商贾而定模样,看起来的确像是一般的交易,可在有心人眼里,不免有些欲盖弥彰。但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出于谨慎的做法。至少,在叶秋玄奉命来这里之前,没有刻意探查的情况下,的确被斯里夫蒙混过关。

    大家都知道他在买卖奴隶,但军火交易,却被隐瞒的很好。

    叶秋玄带着阿曼达和蒂亚,改装易容,领着十来位打手,埋伏在一旁,很有耐心地等待着他的猎物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