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上神难求 > 第六十八章 寻仙大会
    寻仙大会当真没什么意思。台上兵器相见,台下捧手叫好!

    在霍景腾看来,这跟清黎城内,那卖艺的杂耍没什么区别。

    可他毕竟不能道出所想,因一帮长辈还在不远处,静观战局。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怎么?也想着看看热闹?”他记得很是清楚,霍景腾的上场时辰,应要排到黄昏之后了。难得,他没在房间里睡大觉,想着跑来同他一起凑热闹。

    莫问忽而用胳膊肘顶了他一下,此刻,正学着他一般,双手盘紧胸前。侧眸逢了他一眼,就又转头到了台上,“闲着无聊,索性来找些乐子。”

    “乐子?你可是找到了?”于他来说,切磋功法,哪有什么乐子?

    然,霍景腾却瞬时勾起嘴角,笑劲儿难遮,“自当是找到了!而且还看了好久!”

    “我怎么没注意?”

    那是因为他的目光都投去了台上,而他的目光游走到了左上方,门尊所坐之处。

    瞧着他很是纳闷的模样,他也不好藏着掖着,便侧倾身子的贴了过去,小声道着,“哎!看你的左上方!除了轩辕师叔在旁静而不语,我爹爹,南宫师伯,还有你师父,可是来来回回叨叨了好半天儿了!”

    “叨叨什么呢?”莫问揪紧眉头的看着,然而此刻,左上方已是落了平静。由霍爷爷先坐,其余四位门尊一一寻位。

    “还能叨叨什么,抢着跟我爷爷说自家徒儿的好呗!”

    “……”

    “哎!你待会儿上去可不要给你师父丢脸,不然,以你师父那脾气,回去之后,还不知道怎么惩罚你!”

    “……”

    “岳师伯可是长辈中最好面子的!”

    好一口大气没提上来,原本就被他拉着荒废了几日的熟练时间,这会儿居然还用话刺激他!

    这兄弟,不会出现第二个了!

    良久,尚卿凝上台切磋。

    霍景腾将盘于胸口的手臂放下,目光紧紧的盯视前方。明明已经失了一处力气,却偏偏还要逞强的上台。这的确是他所认识的尚卿凝,固执而又像个孩子一般任性。

    蓝衫长裙随风飘动,时而上摆,时而下旋。

    所有的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她的招数上,唯有霍景腾瞧出了她眉宇间透露的吃力。

    短时间内,让她学会用一只手臂逞能,究竟是什么经历,让她造就了这样的性子。

    她的对手偏偏是日昃堂的楚云天,即便楚云天礼让了她几招,但最终的结果也不会变。

    “你的手臂?”楚云天落下惊讶的眸子,不禁瞧着她拧了眉头。

    然,她却依旧冷冰冰的绷着一张脸,仅仅道了句,“无需你管。”

    楚云天瞬时一绷,紧了紧嘴角。女人,在很多时候,是不讲道理的!你还不能,过分惹怒!

    总之,躲着就是了!反正,他也没有争得寻仙册名次的心。反身侧倾,碎步退至台子边缘。

    待等尚卿凝行来一招,他便故作不稳的摔下了台。

    顿时,让在一旁静看的霍景腾和莫问落了呆。大眼眨动不停,却都说不上话。

    此刻,最为惊讶的要数南宫枭,他已是气愤的起了身子。两侧大袖摆摆,鼻尖滚动怒火。

    那架势,似要走过去,将自己这不争气的徒儿,拎回日昃堂关禁闭。

    霍景腾自是给了楚云天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就瞧他,捂着个胸口的站稳了身子。

    虽显得很像,但终归骗不得他。只不过,若换作他在台上,应也会像他这般所为。

    第三场,不盈阁尚卿凝胜。

    人群中的女徒们,自然都在疯狂的欢呼。倒是这一刻,让他想来,并不是一件好事!不说,她的伤势还能撑得几场,就说遇到下一个是哪位寻仙弟子,人家还会不会像楚云天那么让着她!

    “第四场,含章宫齐姜对博澜峰莫问!”

    “到我了!到我了!”前一刻还很是高兴,后一刻就变了苦脸,“怎么偏偏就是和齐姜师兄切磋?”

    “你惨了!”霍景腾将方才甩给楚云天的眼神,又原模原样的撇给了他。齐姜师兄的功力,他是在清楚不过了,七年前就是第一,七年以后,也应没什么例外。

    “是兄弟!就给点气势!”

    “这气势,我可给不了!”

    一看便是在旁看戏的眸子,这兄弟做到这份上,也是可以了。

    “霍景腾!你知道,我为什么跟你做兄弟吗?”

    “因为我聪明!”迷之自信。

    然,莫问这瞬,就是来打击他的。

    “不!因为我怕除了我,就没人会跟你霍景腾做朋友了!”

    讲就讲呗,非要把他名字三个字叫那么重!

    “莫问!莫问你干什么呢!还不上台!”左上方,岳览星起身大呼。

    也知他这徒儿不是齐姜的对手,但已经抽签抽中,就不要这么磨磨唧唧的!

    “知道了师父!”一面迎话,一面抬步。再不和某人斗嘴。

    “哎!没事儿!你若输了!我给你打回来!”

    竟在他站上台时,喊出了那么一句。

    莫问侧头,虽落了些许感动,可转而看着周边目光纷纷投去了霍景腾的身上,亦是知晓了,希望渺茫。

    七年前,就不是人家齐姜师兄的对手,这会儿居然还在台下替他撑起「场面」来了?

    不!这不是场面,纯粹是同门弟子眼中的笑话。亦是齐姜师兄目光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笑话!

    齐姜师兄的招数竟比七年前还要炉火纯青。

    霍景腾在台下紧张的左右瞧望,然而莫问根本连一丝反击的余地都没有。除了刚刚上去时,主攻了几招,可以说是齐姜故意让了他,后面就都成了防御,只看着他步步撤退,从没见他再主动出击过。

    岳览星也不着急了,坐在位子上,托起了瓷杯,可是比看其他弟子切磋,放松多了。

    霍景腾瞬时挤着人群,走到台子边上,对着莫问大喊了一声,“小子!把对抗大怪的招数使出来!把他当作大怪!”

    莫问这家伙就是秉着礼节,一旦落了防御,就想不到主攻反击。他把人家还当做师兄,人家却已经把他当做了对手。

    莫问一面出手防御,一面侧头看了他一眼。重新整理思绪后,便又起了动力,在战术上有了起伏,虽也能抵抗齐姜几招,还行了三两招主攻,但终归是功法能力悬殊。

    撑了一段时间后,就被打下了台子。

    不过,对于他来说,算是知足了!

    “景腾,之后,就看你的了!你说的,要帮我打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