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剑叩天门 > 踏十州,斩阎罗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比第一回

第五百七十八章 大比第一回

    这丹书会的开幕,就如它的规则一般简朴。

    不过桑无垠这一队参与比试的名单一出,那五云楼上观战的人群还是爆发出了一阵哗然声。

    因为桑无垠这一队的人选,居然全是来自自家的合字一脉,没有用任何一位旁支的弟子。

    要知道桑小满的这一队里,还有两名旁支族老呢。

    就如同这两支势如水火的队伍一般,五云楼上观战的宾客人群也自发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伍。

    以文华子为首的这批人全都坐在了东面,剑佛他们则坐在了西面。

    ……

    五云楼东面

    “无垠兄用的全是自己人,当真没问题吗?”

    通幽馆馆主主谢玄尘有些担心桑无垠那几名弟子的实力。

    “馆主放心,我那三位师哥皆得了我师父真传,在这符箓一道上整个桑家恐怕也难逢敌手。”

    桑无垠的五弟子祝瀚十分自信道。

    “既然无垠老弟他敢这么安排,自然是深思熟虑过的,你我就好好看着吧。”

    文华子闻言也点了点头。

    见文华子都这么说了,谢玄尘跟身后那群被桑无垠请来的宾客便也不好多说些什么,一个个神色严肃地盯着不远处的静心湖。

    ……

    相比文华子那边,剑佛这里就轻松多了,一群人谈天说地,好似将这丹书会的事情抛在了脑后一般。

    其实东方璃跟敖解忧在初见剑佛时也都还有些拘谨,不过好在有张帘儿这个自来熟在,她一声又一声姐姐的清脆叫唤着,拉拉这个姐姐的手,又搂搂那个姐姐的腰,很快桌上拘谨的气氛就没了。

    就连原本有些认生的许悠悠,此时也咯咯笑着跟她喝起了木樨清露。

    “这酒莫非是秋水的白酝酿?”

    在连喝了几杯敖解忧斟过来酒之后,剑佛许慎好似突然惊醒般,一脸讶异地看向敖解忧。

    “剑佛前辈总算是吃出来了。”

    敖解忧笑了笑。

    “这秋水乘风而去之后,没想到老夫居然还能喝上白酝酿,这一趟没白来。”

    许慎抿了口气一脸惬意道。

    “不过敖姑娘,你这酒是从何而来?这些年我寻遍了十州,也没寻上一坛。”

    他接着好奇地问道。

    “这酒可是喝一杯就少一杯,你再这么啰嗦,我可全喝了啊。”

    一旁的黄龙真人忽然打断两人的对话,然后拿过酒壶给自己又斟了一杯。

    敖解忧的目光不经意地看了那黄龙真人一眼,随后不经意地笑了笑。

    而这时,桑小满跟桑无垠便各自带着自己的队伍,出现在了静心湖的两侧。

    看到这一幕的敖解忧忽然十分好奇地问剑佛道:

    “这桑家的丹书会,剑佛前辈以前可曾见识过?”

    “你别说,我像我这悠悠这么大的时候,还真见过一次。”

    剑佛很是慈爱地了看了许悠悠一眼。

    许悠悠则端起那只装满木樨清露的大酒盏遮住自己的脸,她的脸很小,一只酒盏几乎就盖住了半张脸。

    众人看她这副爱可模样,不由得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过那次不怎么好看,天字脉一人灭了其余七脉整支队伍。”

    笑声停歇过后,剑佛接着道。

    “可这次,天字一脉形势,好像有些不太乐观啊。”

    敖解忧道。

    “若是乐观,要你我前来做甚?”

    剑佛笑了笑,然后端起酒盏痛饮了一口,然后十分畅快地长吁了一口气。

    有了剑佛这句话,桌上刚刚有些紧张的气氛再次轻松了起来。

    ……

    于此同时,静心湖畔,桑小满跟桑无垠的两支队伍,也已经站上了湖心的栖月台。

    “请诸位在这份生死契上滴血立契。”

    那名头发花白的无名老者,拿出一张可有一道道繁杂符文的符纸,放在中间的一张案台上。

    桑无垠跟桑小满两方闻言也没怎么犹豫,指尖一弹,一滴滴鲜血便落在了那符纸生死契上。

    “契成。”

    那老者拿起那张生死契朝五云楼的方向展示了一遍,随后小心地收好。

    “请指派两方第一回参与大比的符师。”

    他又看了眼桑小满跟桑无垠。

    “我方第一回,卯正浩出战。”

    桑无垠看了眼身后的三弟子。

    “我方第一回,赵玄钧迎战。”

    桑小满则看了眼身旁的赵玄钧。

    见桑小满这边第一回合便送上了赵玄钧,五云楼上桑无垠的弟子们一阵窃笑,只觉得天字一脉当真是无人可用,第一回便用上了赵玄钧。

    “我只听说过这赵玄钧剑术通神,他居然还是一名符师?”

    通幽馆的谢玄尘诧异道。

    “赶鸭子上架罢了,你没看出来,桑家天字一脉已经无人可用了吗?”

    空蝉楼楼主诸葛瑾摇了摇自己手中的蒲扇笑了笑。

    这五云楼上虽然喧闹,不过栖月台上的大比依旧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

    “按照惯例,两位得猜这枚铜钱的正反来定谁来绘符谁来解符。”

    老者拿出一枚铜钱放在赵玄钧跟卯正浩眼前。

    在丹书会的比试中,绘符者往往比解符者更有优势,毕竟有些符箓基本上是无解的。

    “这一回就不用抛铜钱了,就让这位正浩兄来绘符吧。”

    让众人没想到的是,赵玄钧直接将绘符的机会让给了卯正浩。

    不止是围观的人,就连卯正浩本人也是一脸诧异,他不解地看了旁边站着的师父桑无垠。

    桑无垠却是冲那卯正浩点了点头,然后暗中传音道:

    “既然如此,就用那道符吧,不用跟他客气。”

    赵玄钧不擅长符箓他再清楚不过,所以对方主动选择放弃绘符的机会桑无垠一点都不意外。

    但桑无垠同样对自己的弟子,以及给他弟子的那道符很有自信,与其被动地等对方出错,还不如抓住机会主动进攻。

    “既然是玄钧兄的一番美意,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卯正浩拱手道。

    一旁的老者见状,随即朗声道:

    “此一回,卯正浩绘符,赵玄钧解符,其余无关人等回避。”

    “表哥,待会若真解不开那道符,莫要硬撑,直接认输,后面还有我们呢。”

    临别前桑小满拍了拍赵玄钧的肩膀。

    “你这么瞧不起你表哥吗?”

    赵玄钧白了桑小满一眼,不过心里还是涌出了些许暖意。

    等所有人都撤出了栖月台,那卯正浩也没再犹豫,直接走到那桌案前坐下,铺开一张符纸,然后拿起自己的符笔,十分果断地落笔。

    就在他落笔的一瞬,这静心湖中骤然泛起了一阵涟漪,原本无风的天气也忽然刮起了一阵徐风。

    “才落第一笔,就能搅动天地灵气,这无垠兄的三弟子,神魂已经踏入入寂初境了吧?”

    五云楼上,桑无垠请来一众修士颇为认可地议论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