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九零年之虐渣攻略 > 正文卷 第一八九四章 心中另有算计

第一八九四章 心中另有算计

    “妈,儿子给你认错,以前都是我……不对,您、您打我骂我都行,妈!”郑涛低下头,咬紧牙关逼着自己说出这些话。

    张桂兰看着儿子难受的样子,她虽然生气,但从不会记恨儿子,她知道是自己没本事,帮不上儿子,儿子结婚挤在丈母娘家中,到现在工作调动自己也帮不上忙。

    她心里不怪儿子,只怪自己没本事。

    “妈……结婚了,没跟你说,妈以为你以后再也不和我……”

    “妈!”孟妍急急叫了声,她有些怕婆婆提到以前的事,“妈都是我和郑涛不懂事,自己日子过不好,还埋怨您,以前都是我跟郑涛错了,你骂我们两句或者打我们两下,这样我两心里能好受点。”

    孟妍说着来到婆婆面前,抓着张桂兰的手,往自己身上打,吓得儿子立刻哭了起来。

    “奶奶,不要打妈妈,不要打妈妈。”

    “妍妍,别这样,吓着孩子,我打你和涛涛干嘛,你们都是我的孩子,父母怎么会记恨孩子,都是我没本事,让你们两吃苦了。”

    话说开了,孟妍自然而然地拉着婆婆的手,田母带着孩子喝了水,朱教授又拿出来不少水果,冰箱里还有不少儿媳妇买的小零食。

    看到吃的,孩子眼睛闪闪发亮,坐在一旁乖巧地吃东西,不吵不闹,孟妍跟丈夫坐在婆婆对面,郑涛不说话,只能她开口说些场面话。

    “妈,以前是我俩不懂事,做了那么多伤害你的事情,对不起。”

    “说这些干啥,都过去的事了,妈帮不上你们什么,也对不住你。”

    田小暖冷眼看着孟妍巧舌如簧地说着各种好听话,虚情假意地赔礼道歉,可看到大姨脸上幸福激动的笑容,她沉默了。

    大姨难道不知道自己儿子什么样子吗?大姨难道没经历过郑涛一会儿翻脸一会儿又来赔礼道歉求和的事情吗?大姨经历过,可她一遍遍的原谅自己的孩子,她脑子里突然想到一句话,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大姨性格温柔绵软,对家里亲戚孩子都是竭尽所能地疼爱,哪怕郑涛郑波两人以前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情,她也忍下来了,甚至如果郑运生不是让大姨捉奸在床,郑运生天天闹腾地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大姨也不会离婚,离婚也是她这辈子非常困难才做出的决定。

    “妈,家里拆迁了,一个户口赔八万块。”一直默不作声的郑涛突然开口。

    “我知道,你弟弟已经签字了,跟我说有了这八万块,等房子下来就有钱装修了。”

    郑涛听了这话无比嫉妒,就连弟弟都有一个大三居,自己呢,工作这么多年,工作的时候还不忘读书学习,有了体面的工作,娶了城里老婆,为什么到最后自己混的最惨。

    如果不是田小暖,郑波根本不可能有这么高的起点。

    田小暖感受到一股恨意的情绪,她朝情绪的方向望去,看到郑涛飞快地转脸,她知道郑涛肯定恨自己。

    “现在就你没房子,妈知道你跟郑运生闹起来的事情,波波回来全说了。”

    “妈,爸现在非说那房子是他的,一分钱都不打算给我,说什么不指望我养老,他下半辈子就靠这套房子了。可那套房子明明是当初你们给我盖的婚房,现在他转脸就不认了,非说我做了孟家的上门女婿,妈您又不是不知道,当初我说的都是气话,而且果果也姓郑。”

    “我知道,这事情你弟弟也说了,那天郑运生还专门找到我这闹腾,这房子他说了不算,当初这房子本来就是给你的婚房。”

    “妈,问题是现在爸根本不认账,我专门去村委会查了,当初这房子记在爸名下,本来属于我跟爸共同的宅基地,因为我户口转走,宅基地不能收回,就干脆把我的宅基地转到弟弟名下,村里拆迁,我什么都没有。”

    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否则郑涛恨不得吃一大碗、一大盆,也不会吧户口转走,户口如果在村里,户口一份钱,宅基地一份钱,分的耕地一份钱,房子还有一份钱,他心痛无比,自己损失巨大。

    “那、那怎么办?”张桂兰急了,“这登记在郑运生名下,但情况村里乡亲们都知道,就不能改过来?”

    “妈!”孟妍委屈地喊了声,“如果能改,郑涛也不会这么难过,公公出尔反尔,非说郑涛是我家上门女婿,妈当初我们两都在城里上班上学,根本没时间天天往乡下跑啊,我爸妈心疼我们手头没钱,让我两住在我家,省了租房子的钱,就连生活费都是我家倒贴的,现在公公说这种话。”

    孟妍说不下去,捂着嘴呜呜哭了起来。

    “可我与你爸已经离婚了,原因你们也都知道,他这个人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有任何来往,那村里就不管这事?”

    “村长说这是我们家自己的事情,要我们自己拿出协商意见,到底是谁的?否则他只能照章办事,房子记在谁名下,钱就给谁,他也没办法。”

    至此,田小暖大概能猜到为何郑涛突然转了性,要赔礼道歉了,他恐怕是指望大姨帮忙,这套房子才盖了没几年,还是三层楼,盖得又大又气派,赔下来肯定不少钱。

    前世郑运生拿着这么多钱,也是胡吃海喝折腾了一年多,要不是他被人仙人跳算计了,这钱估计还能让他造几年。

    “那你打算怎么办?”田母问道,她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妈,你知道我的情况,果果眼瞅着就大了,岳父家也住不下了,我迫切需要买房子,还有我工作调动的事情,哪哪都要钱。”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妈也不知道能咋帮你。”张桂兰频频点头。

    一听这话,郑涛眼睛一亮,立刻道:“妈,我爸如果执意不给我房子,我打算告他,我、我也是被逼的,我不能看着老婆孩子以后睡大马路,再说那本来就是我的房子。”

    张桂兰吃惊地问道:“打官司?儿子,你要是告了你爸,以后再村里还咋做人啊?”

    郑涛的话,众人都很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