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七零逆袭路 > VIP卷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贿赂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贿赂

    谢寒石觉得很满意。虽然不知道堂姐谢寒梅为何没出来见他,不过,只要毛一符肯收留他,谢寒梅迟早都能见到。

    他身上的那些麻烦,有谢寒梅出面,毛一符肯定会伸手帮忙的。

    叶无央有些愕然。

    玉山派的传言,不是说谢寒梅在茅山派的日子不好过吗?毛一符怎么连谢寒石都愿意照顾?看来传言有误啊!

    怎么办?需要将这个消息传回门中吗?叶无央目中微闪。

    “你们两个,跟我去安置一下。”毛大看了叶无央一眼,神情冷淡地说了一句。

    “这位兄台,在下叶无央,乃是寒石兄的好友,这是拙荆何晶晶。以后,我们三人就仰仗兄台照应了。”叶无央讪笑着凑到了毛大身前,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灵珠,塞在了毛大手里。

    毛大的脸色一僵。

    两个灵珠的“贿赂”?毛大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不过,不是说多了,而是说少了。

    修真界每个门派的采办管事,见到毛大都是一副“哥俩好”的嘴脸。各个门派的采办管事为了从毛大手里拿多一点资源--符箓和空白符纸,每次见到毛大,灵石像是不肉痛地往毛大怀里塞。像叶无央这样一出手两颗灵珠的,毛大还真是第一次见。

    就算没有各派管事的“贿赂”,毛大每天在掌门身边服侍,也经常会得到毛一符的赏赐,有时候是灵石,有时候是符箓。反正符箓这种东西,对毛一符来说哪天不画上百八十张的?高兴的时候赏个几张给毛大,顺手的很。

    毛一符的画符之术,号称“茅山派第一”。

    茅山派的灵符,在修真界供不应求。

    毛一符每次赏赐给毛大的灵符,一张最少也要卖一块灵石呢!

    所以,别把豆包不当干粮,别把杂役不当人物,别看毛大的身份是个杂役,他的身家,比起茅山派的内门弟子们,丝毫不逊色。

    叶无央见毛大板着脸看着手心里的两个灵珠,还以为毛大是高兴坏了。

    在玉山派,不要说杂役弟子,就连外门弟子,一年到头也难得到几颗灵珠。

    叶无央以己度人,愈发为自己的“大手笔”感到自豪。见毛大久久沉吟不语,叶无央赶紧装做体贴地安慰着说:“兄台,你不认识灵珠吗?在咱们修真界,灵珠可以当成世俗界的钱财使用。兄台尽管放心收下,这事我不会告诉毛掌门的。”

    感情我一个杂役弟子,在你玉山派天之骄子的眼里,灵珠都没见过?你还告诉毛掌门?你有这个机会见到咱们掌门吗?毛大被气乐了。

    何晶晶眼尖,早已看到毛大腰间挂着的一只储物袋,赶紧伸手拉了拉叶无央,想让叶无央别乱说话。

    在玉山派,除非身家特别丰厚的修士,腰间才回出现储物袋的身影。何晶晶他们三人中,也只有谢寒石才有一个储物袋。不过,因为谢寒石突然间身体发出恶臭后,才把这个储物袋委托给了叶无央保管。

    叶无央小心地把储物袋揣在自己的怀中,就怕挂在腰间被人觊觎了去。

    这茅山派的杂役弟子腰间都有储物袋,这代表了什么?说明毛大这人要不很有本事,要不就根本不差钱。叶无央还喋喋不休地问毛大认不认识灵珠?何晶晶觉得,叶无央很大可能是给自己这一行人拉仇恨呢!

    叶无央本来就讨厌何晶晶,见何晶晶拉拉扯扯的,以为她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挥手间已经“啪”的一声,已经大力拍落了何晶晶拉着他衣袖的手。

    “男人说话,女人插什么嘴?一边去!”叶无央面色严厉地呵斥了何晶晶一声。

    何晶晶见叶无央在外人面前一点面子都不给自己,神色间显得有些难堪。

    毛大见何晶晶替自己“受过”,忍不住看了何晶晶一眼。

    何晶晶的眼神里满满都是哀求。

    毛大转过头,强忍住了想把手里的灵珠扔在叶无央脸上的欲望,粗声粗气地说了句:“走吧!”

    说完后,毛大也不等叶无央他们回答,转身在前头带路。

    叶无央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自得地跟在了毛大后面。

    叶无央并没觉得毛大态度不好,他还喜滋滋地认为毛大对自己说话,是两颗灵珠起了作用。

    谢寒石一愣后,赶紧拔腿跟上。

    何晶晶站在原地,见叶无央走出了老远,也不记得回头招呼自己一声。她委屈地咬了咬下唇,才跟在了谢寒石后面。

    谢寒石身上的恶臭,顺着风,一阵阵地往何晶晶的鼻孔里钻。何晶晶捂嘴欲呕,又没敢让前面的几人察觉。一时间,憋的她满脸通红眼泪汪汪。

    毛大带着叶无央几人东弯西拐的,走了十几分钟之后,才来到了一座茅草屋前。

    “谢公子,你们三个以后就住在这里。离此地十分钟脚程的山坳中,有三口温泉,你们可以去那边洗漱。记住了,你们和我门中弟子一样,只能用下游那眼不大不小的泉水,千万别弄错了。”毛大站在门口,不厌其烦地对谢寒石交代了一声。

    “兄台,这泉水有什么讲究吗?”叶无央很好奇,洗漱而已,茅山派怎么还分的这么细?该不会是这个毛大故意诓骗他们的吧?

    毛大虽然不高兴叶无央的无礼,却还是耐着性子回答了一句:“大的那口泉水是咱们的饮用水。小的那口泉水是老祖和掌门他们这些高层所用。不大不小的那口,才是供咱们这些人洗漱和牲口饮用的水源。”

    叶无央听的目瞪口呆。

    再怎么没眼色,叶无央也知道自己这是被毛大嫌弃了。要不然,毛大也不用把“咱们这些人”和“牲口”这几个字,咬字咬的特别清晰。

    偏偏,叶无央又不能摆脸色给毛大看,一时间把自己的脸憋的青青的,怎么看怎么难看。

    毛大才不会理会叶无央这种小角色的脸色,说完话后,仰着头走了。

    “这这这......寒石兄你看,小小杂役弟子,都能给眼色咱们看,寒石兄你确定要在茅山派呆下去吗?”等毛大走远后,叶无央才跳着脚对谢寒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