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聂小妖之灵火 > 第三百五十章 歪道现身

第三百五十章 歪道现身

    拷!这小子也能想得出来。

    柳扶风自认为自己不算修士,因为虽然跟聂小妖学过一段时间,但是自己根本没什么感觉,更不要说修行有成了。

    而聂小妖却不一样,她从小就出生在神族后裔——牧妖人族,会法术,武功又高,肯定算是修士。

    聂小妖听了,惨然一笑。她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睑,轻声说道:“只有至纯金血才有法力。我早已不是至纯之人,所以我的血液已经失效了。”

    “这么说,师傅一直是童子之身?”柳扶风惊道。

    “现在不扯这些没用的,想办法弄到至纯金血才行。”开天在一边看不下去了,插嘴道。

    “闭嘴!”柳扶风说道。

    “我只是发表一下个人看法……”开天委屈地辩解。

    “闭嘴!”柳扶风和聂小妖同时说道。

    凶它只是因为它偷听两人说话,让聂小妖也不好意思了。

    开天委屈地躲到一边。

    “这可如何是好。先不说我们现在这天涯海角圣境,就算是在陆地上、人世间,也不知道去哪儿找有修为的至纯金血哇!”柳扶风焦急地说道:“要不,先借点你的血液我们试试?”

    聂小妖回道:“全借给你都行,只是没有效果。”

    “外……外……叨……”开天在一边故作无所事事的样子看着上方拉长了声音叫着,似乎准备引吭高歌,又似乎是在捣乱。

    “喂、喂、喂你妈个头啊?看不见我都急死了,你还捣乱?”柳扶风斥道。

    这下,把开天给惹火了。

    它怒目圆睁,气匆匆地回来,一把将柳扶风从聂小妖身边推开,叫道:“你说我是块铁疙瘩,我也就忍了;说我没头脑,我也忍了;对我大吼大叫、冷嘲热讽,我也忍了;你要自杀,撇下我的意见,我也忍了;你笨头笨脑可又与我一体,我也忍了。可是,我有好的想法为什么不让我说话?说,为什么不让我说话?”

    这一下,把两人给惊得呆住了。

    第一次见到一把斧头能发这么大的火。

    聂小妖初见开天发火,本来还有点怕。但当开天把情况说明之后,竟然没忍住笑了出来。

    “还笑?”开天委屈地抱怨,猛的转身,一手扶着额头,一手握在身后,垂头闭眼,蹙眉闷气,摆了一个痛不欲生的造型。

    聂小妖微笑着上前拉住开天的胳膊,柔声说道:“好啦,开天大哥,开天哥?这些天来变故实在太大,所以大家都比较焦躁。希望你不要见怪阿风。不知道您有什么好的方法,我们当然求之不得、喜耳恭听!”

    开天本来就没什么脾气,被聂小妖一哄,立即就软了,像个受委屈的孩子似地说道:“歪歪。”

    柳扶风一听,还在唱歌“喂喂”,没完没了了是不?

    正要发飙,被聂小妖伸手按住胳膊。

    聂小妖也不懂,问道:“什么喂喂?”

    开天手舞足蹈地又是捋胡子,又是扯衣裳,又是盘腿坐,又忽地在空中飞了一圈,然后“啪”地掉到地上,忽一下又站在两人面前,嘴里还是不断地“歪歪”地叫个不停。

    “抽风了,这是!”柳扶风没好气地小声说道。

    开天听了,满面暴怒又无可奈何地干咽气,气得把手指连指,说不出话来。

    “哦!我知道了!你说的是歪歪道人,对吗?”聂小妖恍然大悟,惊不自禁叫了出来。

    开天挑了个大拇指,满面欣慰地点了点头。它刚才是把歪歪道人的坐、貌和柳扶风等人被网捉住后摔到中岛上的情景描述了一遍。

    “歪歪道人?”柳扶风也没想到。

    自从进入这妖塔后,就没见过那个小猴人,更别提歪歪道人了。

    “只是……不知道他还是不是至纯金血?”聂小妖有点疑虑地说道。

    “是,当然是!”

    这时,突然从空旷的黑影处传来了一个老者的声音。

    寻声望去,慢慢走出一个手持木拐、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人。

    走来的老者虽然破帽遮颜,走路却很硬朗,当然,他是酒不离身。背后背了一个大酒葫芦。

    “歪歪真人,是你吗?”聂小妖惊声问道。

    “当然。”那人回道。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不会是无月变化的吧?”柳扶风小声对聂小妖提醒道。

    “当然不是。”回答他的是开天。

    “你怎么知道?”柳扶风问道。

    “感应!”开天回道。

    感应?

    在这方面,柳扶风绝对比不过神兵。神兵本来就可以感知危险,当然,有的也能感知爱情,比如——紫青宝剑。

    现在,他已经来到大家面前,向后轻轻一推,斗笠就滑到背后,挂在脖子上。露出了歪歪道人稀松、蓬乱的白色长发。当然,髻还是有的,只是太随意,太小。

    “太好了!大师,请问您有……呃……金血可以送点给我们吗?”聂小妖略有尴尬地问道。终究,她不好意思说出“至纯”二字。

    柳扶风和开天两个就不客气了,一个掏出军匕,一个已经解下衣带准备捆绑。都瞪着歪歪道人,开天甚至慢慢向歪歪道人身后绕去。

    “有,而且至纯。”歪歪道人回答道。

    聂小妖和柳扶风听了,都是一喜。

    “对修士来说,绝七情,断六欲,是苦修的一项基本修炼,想来也不会困难。我相信!”柳扶风自嘲地说道,他已经挽好袖口,正在找容器。

    “我是想这样。只是因为在这荒岛上找不到姑娘才被迫修成至纯金血的。哪想什么苦修,环境所迫呀!”歪歪道人感慨地说道:“曾经有一个落难的姑娘来到我这岛上被我救起,而且答应嫁给我,那是多么甜蜜的一段日子。我们朝夕都处在一起,她教给我很多很新奇的话,比如马旦、鸡血、澎湃、老嗲了、抑郁了……”似乎勾起了歪道的往事,一段美好的回忆。

    难怪他说话老是没正经,本来以为一个孤老头子在这荒岛上生活了一辈子,有点神经也正常。原来是他一直不忘那个情人,不断地学着她说的话而已。

    “后来呢?”聂小妖柔声问道。

    “成亲了,同居了,然后就不纯了。还用问!”柳扶风没好气地说道。

    他已经把军匕插入鞘中。

    而开天也把腰带重新扣好,从歪歪道人身后慢慢又晃了回来。

    看来,没戏了。

    “后来,还没待到成亲,就因为不堪这岛的荒芜而抑郁自尽了。”

    歪歪道人虽然面色平静,但是明显能看出他眼神的凄凉。

    “什么?自尽了?”

    聂小妖被惊得睁大了眼睛。这剧情真是大逆转。

    “太好了,道长,大师,能不能借点您的金血给我,我急用。我要匡扶正义,降妖除魔,地球正等着我去拯救呢!”柳扶风谄媚地说道,手又不由自主地把军匕抽了出来。而一边,开天也在解腰带。

    歪歪道长径直来到台中央,一边掏出一个木碗,交给柳扶风,一边把左臂的袖子往上捋。

    “说干就干?一看您老就是爽快人。给您刀子!”柳扶风一手捧碗,一边把匕首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