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太上剑典 > 第二卷 第八七八章 当世人杰
    ……

    “青义兄,延广求见。”

    能够直接以兄弟相称的,许家只有一人,许延广。

    “他来干什么?”欧楚阳闻声,不由疑惑了一下。

    纵身飞出,来到院外,只见来访的,除了许延广之外,更是还有许洁儿与东方雪。

    见到欧楚阳,许洁儿微微欠了欠身,笑道:“青义先生还记得洁儿的话么?洁儿和雪儿前来拜访了。”

    闻言,欧楚阳笑了笑,这才想起三日前许洁儿说过,要来拜访自己的事,微笑间,欧楚阳把三人让到了院内,来到自己的住处。

    四人坐下之后,许延广朗笑了一声,率先开口道:“哈哈,青义先生果然当世人杰,那天实在是太痛快了,看着许耀光吃鳖的样子,延广真想大笑一场啊。”

    此言一出,在座众人并没有感觉到不妥,反而失声笑了起来,由此可见,许耀光在许家的地位虽高,可人缘却是不怎么样。

    欧楚阳哑然失笑道:“许兄这等话就在青义这说说便罢了,出去可千万不要提起了。”

    “那是自然。哈哈~”

    就在两人说话间,许洁儿与东方雪对视了一眼,并点了点头,东方雪会意,款款起身,轻移着莲步来到堂前,对着欧楚阳,便是一拜道:“东方雪谢过青义先生救命之恩。”

    望着这个与自己有着复杂关系的佳人,回首过往数十年与前者结识,后又敌对的种种经历,欧楚阳心下幽幽一叹,片刻间,恩仇就此烟消云散。

    微微一笑,欧楚阳道:“东方小姐客气了,青义也没做什么,何来感谢。”

    欧楚阳说的没错,他的确是没做什么,然而就是什么都没做,方才救了东方雪,许延广接口道:“非也,要不是青义先生出言制止那郁游长老和王恙长老,东方小姐可就要危险了啊。”

    许延广说话的时候,目光时而看向东方雪,眼中的仰慕之色无法掩饰的流露而出,欧楚阳看在眼里,心下微叹道:“又是一个多情的种子,唉,可惜了~”

    之所以说可惜,是因为欧楚阳看到,东方雪一直与许延广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段距离正是说明了东方雪是在有意的避开许延广,可出于朋友的关系,又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

    许洁儿早就知道东方雪的内心,还是放不下欧楚阳,此番见到两人的作派,更是在心中哀怨不已。

    东方雪接着道:“许大哥说的没错,要不是青义先生阻止了两位长老,东方雪就是有万灵宝袋也回天无力了。”

    欧楚阳摆了摆手,不愿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道:“算了,小事一件,东方小姐也不用放在心上了,对了,东方小姐现在身体可好?”

    一句反问,语声柔和,东方雪感激着点了点头道:“青义先生挂心了,雪儿已经恢复了过来,虽然实力还没有达到昔日的巅峰,也距此不远了。”

    “这就好,呵呵。”欧楚阳诚肯的笑了两声,随即转向了许洁儿,问道:“小姐,这几日青义琐事缠身,未能去小月楼为小姐诊治,不如现在让青义再诊断一番吧。”

    许洁儿听着,并没有拒绝,微笑着点了点头,便把手递了过去。

    雄浑的真灵魂力熟练的包裹着许洁儿的身躯,经过一番查看,欧楚阳叹息了一声,松开了手。

    “唉~,洁儿小姐,你还是那般不听劝解,这让青义真的很难办啊。”

    闻言,许延广含笑的面孔陡的一变,问道:“青义先生,情况不妙吗?”

    “何止不妙?”欧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许洁儿说道:“洁儿小姐目前已经到了中阶武神之境的巅峰,而且观之体内的内气,应该已经得遇瓶颈了吧。”

    许洁儿闻言一怔,随即极为佩服着说道:“青义先生果然慧眼,的确如此。”

    听到许洁儿亲口承认下来,许延广与东方雪不由面色骤变起来,看向许洁儿的眼神也不由变得凝重了起来。

    许延广是家族中少有的强者,也是天才一类的人物,他比许洁儿要更早的达到中阶武神之境,可哪曾想,这才多长时间,便落后于自己的妹妹,这怎么能让他相信。

    至于东方雪,更是明白许洁儿的底细,那可是在圣地中一同与自己修炼的同窗啊,数十年便达到如此的地步,恐怕在普天之下,这般天赋只有一个人能够比拟的了了。

    想起心中的那个人,东方雪便没来由的一痛,不经意间,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着起了转。

    许延广发现了东方雪情绪上的变化,不由心下暗叹了一声,落寞与失望之情不由升起,通过许洁儿,他自然知道东方雪的心中还藏着一个人,几年来,任凭自己如何努力也无法取代那个人的位置,所以就算是他知道的再清楚,也是没有办法。

    这时,东方雪已经站起身来,对着欧楚阳躬身一欠,道:“雪儿身体不适,就不多叨扰了,就算告辞,日后青义先生如有所求,请知会雪儿一声,雪儿定当鼎力相助。”

    欧楚阳也站了起来,看着东方雪那悲伤的神情,心下也是不忍,只不过现在他根本没有劝解的能力,便点头道:“那就不送了,雪儿小姐还请保重身体。”

    “多谢青义先生挂怀。”

    “不用客气。”

    许延广见东方雪要走,也没有心情留在这里,起身道:“青义兄,延广也先行告退了。”

    “许兄也要走?”欧楚阳问道。

    许延广讪笑了一声,眼神不假思索的看了看东方雪,欧楚阳一目了然,叹声道:“好吧,如此,青义就不多留了,许兄请便。”

    许延广抱了抱拳,跟着东方雪离开了罗天阁。

    一次小型的拜访,却造成了两个伤心人想起了往事,欧楚阳的心情也很低落,随即见到许洁儿起身,欧楚阳便知道她也要离开了。于是,欧楚阳还没等许洁儿开口,便说道:“洁儿小姐稍等。”

    许洁儿闻言一愣,不知道欧楚阳要干什么。

    走出院外,找到金重与卜共嘱咐了一声,言道除自己以外,任何人不准接近罗天阁三层后,便回到了房间之中。

    许洁儿正疑惑的等待着,见到欧楚阳回转,问道:“青义先生还有事?”

    欧楚阳没有直接回答,推开房门对许洁儿道:“跟我走。”

    感受着欧楚阳那近乎命令的口气,许洁儿着实一愣:“去哪。”

    欧楚阳面色微紧,头也不回道:“跟我来就知道了。”

    疑惑着,许洁儿随欧楚阳踏出了房门,凌空飞驰间,两人片刻之后来到了许家的金光大殿。

    许洁儿根本搞不懂欧楚阳为什么来这个地方,只能一步步的跟着,对于欧楚阳她有种近乎盲目的听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已经习惯了似的。

    如今的欧楚阳依旧是许家的客卿长老,自可不必通传直接进入大殿,到了殿外,感受到许真衡的气息在大殿中散发出来,便大喝道:“青义求见许家主。”

    富丽堂皇的金光大殿被浓重的气氛所包裹着,一进入其中,欧楚阳便发现,大殿中央除了许真衡之外,人还不少。

    许家三大长老,在许真平的带领之下,落坐于大殿左侧,许真平的身后还站着一脸得意的许耀光,继东方雪走后,许延广居然先欧楚阳和许洁儿一步来到了这里。

    除此之外,许家各堂的长老皆是在此,一个个面露凝重,低头不语,显然出了大事。

    欧楚阳没管那些,大步踏入之后,与许洁儿站在了大殿中央。

    目光扫过众人,看到许真平与许耀光一脸仇视的看着自己,直接无视了过去,对着许真衡抱了抱拳,道:“家主~”

    许真衡一见是欧楚阳,愁眉紧皱的老脸微微一展,露出了一抹泛着苦涩的笑容:“青义来了啊,洁儿丫头也来了,正好,我有事与你商谈。”

    “有事?”欧楚阳与许洁儿对视了一眼,茫然的走到了一旁。

    待两人坐好后,许真衡的神情又恢复到之前那凝重的模样,威严的目光扫视着在场众人,开口道:“现在洁儿也来了,之前的事可以说清楚,耀光,我明白你对洁儿丫头的心,可是现在提亲,似乎不合情理。”

    “提亲?”

    许真衡的一句话,吓了欧楚阳一跳,怎么又扯出提亲一事来了。

    微微转过头,欧楚阳诧异的看向了许洁儿,至于后者,刚刚还疑云满布的俏脸,腾的一下火冒三丈起来,椅子还没坐稳,许洁儿猛的站了起来。

    “什么提亲?父亲请说清楚一些。”

    虽然是对许真衡说的,可许洁儿的目光却是怒视着许耀光。

    闻言,许真平慢慢的站了起来,郑重道:“家主,许家历经数千载,与段家的恩怨也逐渐的加深,既然始祖血脉已经出现,任何一个许家人都有资格对大小姐提出这门亲事,耀光与大小姐打小玩到大,两人的感情自不用说,依老夫看来,他们在一起是再合适不过的事了。”

    许洁儿闻言,先许真衡一步怒声道:“什么感情?我去他又有什么感情?”

    许真衡看着已经动了真怒的爱女,神情浓重的紧,微微抬了抬手,道:“洁儿,你先坐下。”

    见自己的父亲出声,许洁儿无奈的坐了下来,而许真衡再度转向许真平道:“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段元阔既然放出话来,这件事的确无从避免,只不过契约之战在即,却要讨论洁儿的婚事,岂不儿戏?到底是洁儿的婚事重要,还是契约之战重要。”

    “当然是大小姐的婚事重要。”许真平不假思索的答道:“始祖血脉关乎两大神之世家是否能够合二为一,只有始祖血脉的继承人才有可能当上这两家之主,祖训有言,始祖血脉如若出现,男儿身自不用说,至于眼下始祖血脉既然被洁儿小姐继承,她就必须与男子成婚,只要诞下第一个男子,必是始祖血脉之体,也将成为两大世家的真正的主人,这件事刻不容缓,本座以为此事要比契约之战重要的多了。”

    见许真衡没有开口,许真平继续道:“段元阔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依祖训的意思,始祖血脉是两家共有,段家也有资格与大小姐联姻,我想段元阔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所以~”

    说着,许真平深深一躬,极为恭敬道:“还希望家主以许家的未来为重,尽快让耀光与洁儿大小姐成婚吧,这样,始祖血脉的继承者就会姓许,而不是姓段了。”

    “我不同意。”许洁儿闻言,娇叱了起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副身体的背后还有这么大一个秘密。

    见许洁儿愤怒的已经失去了理智,许延广赶忙跑过来拉住了许洁儿,并一个劲的冲着她摇头,示意她不要冲动。

    欧楚阳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他早就知道关于这段祖训的内容,与许真衡的交谈当中他自己获悉了段家绝对会向许家提亲,可没想到,先行发难的不是段家的人,却是许家的自己人,还是一个不正统的“自已人”。

    许耀光的身份欧楚阳已经知道,虽然他的血脉已经被许真平用自己的血替换,可骨子里仍旧不是许家人,这一定是许真平强行的压下了许家的谣言,方才让许耀光在许家有了这样的位置。至于提亲~,欧楚阳以为许真衡绝不会同意的。

    果然,许真衡听了,猛的一摆手道:“不妥,始祖血脉虽然必须要与男子结合,可祖训有言,除当事人有权力选择自己喜欢的夫婿,我们都要尊重她的意见。”

    说着,许真衡转头看了看许洁儿,眼神中的提醒不言而喻。

    许洁儿怒容满布,只是一味的怒视着许耀光,却不说话,许延广见所有人目光都看向自己的妹妹,当下便嘿笑道:“我这个妹妹成天就知道修炼,哪有什么心上人,各位长老现在就让她选,哪能选的出来啊。”

    许延广边说着,边加重着语气,这对父子一唱一合之言倒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许真平闻言,也没有了脾气,面容紧皱的他不断的在脑海中想着办法。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急切的通报。

    “报~”

    一道人影闪身进入了金光大殿。

    许真衡望着通报之人,眉头一皱,喝问道:“何事如此慌张?”

    “回家主,段家家主段元阔携子段宏远拜山求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