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丧尸不修仙 > 第2卷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灰色小太阳(只一更)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灰色小太阳(只一更)

    敦煌近些年的重心在积累和突破上,对外头的信息不是很了解。

    “那个阵前堕魔的?”

    “是。当年相炙也是一名抵御魔族的力将,可惜心生魔念,暗地里做了不少坏事,尤其暗算了鲛族。后也是被鲛族反击才被揭露。前不久,有消息传来,鲛族再度复仇。”

    停了停,名家主又道:“夜溪来自仓禹,仓禹依附莪桑。”

    莪桑,鲛族为主。

    对鲛族这个神奇的族类,名家主表示心累,只是因为他们炉子里冒烟…

    有实力,任性。

    幸好大多时候是讲道理的,且不站仙魔。

    敦煌:“看来此行必有收获。”

    名家主:“她能把堡垒带走的吧?”

    一路碾压过去是不可能的,只能放在空间里带过去。他们倒是专门配有存放堡垒的空间仙宝,已经送了堡垒了,不在乎多送一个盒子。

    敦煌:“她身边…不会为这些小事发愁。”

    夜溪出去后走了段,名老爷子在等着。

    问她:“你真的要去?”

    “堡垒真给我我就真去。”

    名老爷子请求:“带上我家那两个吧,给你做维护。”

    “你家有人去的。”

    “去的肯定都是老人,我都未必有资格。你们年轻人在一起有话说,一方面让他们散心,另一方面也是历练,最重要的——你看,你到现在还没倒霉呢。”

    “...”

    知道你说的是本王没被名勿幸霉运克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多盼着本王倒霉呢。

    对了,之前苍枝说要帮名勿幸看看的。

    正好,有时间。

    苍枝帮名勿幸看了,准备工作很多,在一处小广场上画满古怪的花纹,四周围插了好几根奇奇怪怪各不相同的树枝,让名勿幸坐在中间,她沿着花纹跳啊跳,最后跳到她面前,闭着眼。

    名勿幸捂着小心口,这阵仗,莫名可怕啊。

    之前每次舍得大师来给她疏霉气,也只是念念经而已啊,这么的郑重其事神神秘秘的,弄得自己像祭品似的。

    名夫人传音:“你说行吗?”

    名轻阁:“咱以前也没请过巫族来看呀。”

    巫族也有个性,除非遇上了,不然有所求的都是去巫族求见的。

    而巫族在哪里,呵呵,又是一桩秘密。

    好在苍枝很快睁开眼,说好了。

    众人期待看她,咋回事啊?

    苍枝:“我看到一团灰色的气,跟个不刺眼的灰色小太阳似的,霉气跟阳光似的无穷无尽散发着。”

    名夫人急问:“怎么把霉气小太阳剥掉?”

    “呃…勿幸她就是灰色小太阳。”

    是霉神本神了。

    怎么剥?把她这个人剥离世间吗?

    名夫人没了话语。

    名轻阁想的周全些,问苍枝:“可有法子将她的霉气收敛住?控制住,为她所用?”

    霉气灵气都是气,就当灰色灵气看好了。

    苍枝想了许久,最后道:“这个,还得让她自己摸索,但我想,上天给她这样一份独特的际遇,必然有其深意。”

    名勿灰道:“每隔几十一百年,我们会请佛门大师为我妹妹驱逐霉气——”

    一顿,假如苍枝所说为真,他妹子就是一颗霉气小太阳,那年年驱逐再驱个上万年也驱不干净啊。

    继续道:“接下来会有一段平静的日子,可见这手段虽然不治标但暂时能缓和些,你是否也能…”

    给疏一疏。

    苍枝:“反正她克不着自己。”

    名勿灰:...所以,自己倒霉最多啊。

    “我们巫族倒是也有人修厄,会释放使用厄气,大概有相通吧。”

    祖孙三代眼睛一亮。

    “不过,勿幸不是巫族中人,没有巫族血统,学不来的。”

    眼睛暗下。

    “但——你们与佛门熟,佛门也有厄佛,你们没有打听过这个吗?”

    佛?

    名夫人:“不能出家啊。”

    名轻阁看她一眼:“只是求个法子。”思索着道:“佛门慈悲为怀,我找舍得大师试试吧。”

    只能如此了。

    等人都散了,苍枝拉着三个跑屋里头,贼兮兮把门一关,手上唰一下现出一大叠灰黑色的符纸来,空白的。

    “把霉气引到这上头,我做些霉运符。”

    夜溪空空睁大了眼,霉运符?一听就很好玩啊。

    名勿幸懵:“我不会啊。”

    她的霉气不用引就发啊发,霉运符——

    “你要做坏事!”

    苍枝:“东西无好坏,端看人怎么用。你那么多霉气,不用也是浪费,不如弄些霉运符,小打小闹,颇有意思。”

    手捏着符纸一递。

    名勿幸往后一仰,躲开符纸:“别闹,这个会——害人的。”

    苍枝嘴角微微一撇:“什么东西不能害人啊,快些从了我,这种防不胜防的小东西我最喜欢收集。”

    夜溪空空:…原来自家小苍枝的喜好是这个,不错,有个性。

    名勿幸无奈:“我不会啊。”

    夜溪:“你先让她自己看到。”

    “也是。”苍枝把符纸往旁边桌子上一搁,摸了小指头一样的一截香来,黑沉沉的,指间一撮,那香燃了起来,并没有火花,但看得到浅浅一层白汽罩着尖头。

    持香轮流在三人双目前一熏:“趁着阵法功效未散尽,都看看。”

    一晃即止,苍枝摸了摸尖头,把香收起。

    这个很珍贵的。

    被白汽熏过,只觉瞬间香透了眼珠子,连眨好几下,左看右看,世界没什么不同。

    “呀——”

    空空惊讶一声,望着名勿幸的方向。

    只见那里立着的哪是个人啊,分明离地三尺飘着一轮小太阳,灰色的,无数丝丝条条从上头往四面八方的飘。

    还真是同苍枝说的一模一样。

    夜溪也惊奇不已,这究竟是什么神存在。

    名勿幸低头看自己,也看见了,傻了。

    莫非她不是人?

    深深迷茫,她究竟是不是从她娘肚里钻出来的呀。

    苍枝催她:“快些,你就看着这些灰气,想象这是灵力,是你身体的一部分,想象着分出一股来,头落在我的符纸上,后头不能断啊。”

    名勿幸呆了呆,其实自己心里也稀奇的很,干脆不多想按苍枝所说的做,低头盯着自己变成的灰色球体的某处,想啊想,想啊想,半天,那里一动,一个线头被揪了出来,越揪越长,粗细倒是均匀,像条毛线。

    苍枝一喜,一洒,几十张灰黑的空白符纸定在半空,捏了毛线头,直接当做笔,唰唰唰的往上写,写了一张又一张,换了一轮又一轮。

    写了得有几百张。

    名勿幸:“好了吧?”

    “莫小气,这东西于你是无穷无尽,抽不穷你。”

    名勿幸嘴角一抽,她真不心疼,你全抽走才好。

    边上夜溪灵光一闪:“诶,这东西能拿瓶子装吧,洒到别人身上管用吧?”

    空空跟着哎哟一声:“我也要。”

    苍枝甩给她俩一人一个瓶子,似金非金,似木非木。

    跟她的符纸一个颜色,灰黑的。

    “普通瓶子不行,我这个行。”对名勿幸:“你再多分两道出来。”

    “...”

    突然想笑,原来自己的霉运还有这用途,自己这是被人喜欢了吧?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