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峨眉祖师 > 第四卷 九玄论道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天上与人间,火光与余烬(中)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天上与人间,火光与余烬(中)

    “你要引其余人间来攻伐云原?这倒不像是你的风格。”

    “人间之战,波及浩大苍生,你居然会有这个提议?”

    茅沧海略有讶异,李辟尘道:

    “从诸尘之上到诸尘之中,我在诸尘,却非苍生,这是最初....但如今我发现,不论是仙还是神,都是苍生其一。”

    “苍生的定义变了,原本我口中的苍生,是芸芸凡尘,但如今,是在太一和浑沦之下。”

    “我们是苍生其一,是最悲苦的苍生,在夹缝中苟延残喘……”

    李辟尘:“为了贪婪而被引诱,站的高度不同,看的也就不同了,我还是我,只是见到的东西不一样了。”

    茅沧海沉吟,似乎要从李辟尘的眼中看出什么来,但最后能见到的,只有一片漆黑的水。

    李辟尘笑了笑,额侧白发垂下:

    “这不急,还有两千二百年,我们是引劫,若是它世人间心存贪念,自会杀来,如此斩了也顺天应时,而且我还听闻一事,敢问掌教,这大荒之内,是不是有关乎到‘人间’的大事情?”

    听着这般说法,茅沧海目光一动,却是没有回应,而是问道:“你问我这个做什么?”

    李辟尘:“之前北海之上遇吕道公老前辈,我便问了问,知道各福地之中皆有一册地书,由地祖看护,但我太华山,应当是没有地祖的。”

    茅沧海:“原来你把注意打到我头上了?不错,地书确实在我这里,太华山因为天罡祖师的缘故,没有办法衍化地祖,除非祖师登天而去,但这几乎不可能。”

    “道公不告诉你,自有他的理由,不过你来问我是不是和‘人间’有关联,我只能给你一个肯定的答复,但后面的,不可多说。”

    李辟尘:“大荒是七十二福地厮杀的战场?听道公所言,非本门修士,其余皆是敌人,那我便也有些好奇,这若是宗门内弟子下山,怕不是要死伤无数?仙道自相残杀,怎么会有这种荒诞的事情?”

    “唯一的可能性,就是为了‘人间’。”

    “八海四山二周天一仙城......七十二福地之中不少山岳也是从大荒中得来,我有一个惊人的想法,不知道掌教可否听之?”

    茅沧海目光动了动,露出一丝有趣的神色:“讲来听听,说不定能猜中。”

    李辟尘微笑,扯了一下嘴角,额前一缕白发微垂,清晰的映入眼中。

    “大荒之中,八海四山之内,那些国与山,莫不都是人间化成的?”

    这句话出了口去,冥冥之中似乎有雷霆暴怒,那天道震动,石人的面目上忽然生出两只眼睛,而李辟尘的神位上升起神光,里面清晰的听见云原天道的叹息。

    而茅沧海,则是身躯微微一僵,而后点了点头,却不敢多言半点,只是感觉到了那种天道炁息,但看李辟尘半点事情也没有,不由得又是一声笑叹:“说你是天眷之人,倒也不像,说你不是,天道又不会降罪于你,我很好奇,当年九玄论道的时候,它留下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青影垂云道众生,灵钟东请暮仙人;大道若弦通天正,半世苍生半世尘。”

    李辟尘沉默下来,过了约有三四个呼吸,便又是开口,道:“看来说对了,我这一次离开,看过了太多的这种事情,不管人间会变化成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再惊讶了。”

    “也曾与神祖谈天,也曾与月王说世,也曾唤九华降身,也曾误入浮黎。”

    “这天上天下,我也去过不少地方了。神祖和我讲,人间是天上燃烧寂灭之后所留下的余烬,他不认为人间和天上是对等的,但是貌似另外的人不这么认为。”

    茅沧海听得有些震惊,等到李辟尘停下诉说,这才道:“看起来你这一次离开,或许见到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也难怪你会变成如今的模样,也难怪,你如今已堪比地祖。”

    “有大机缘,或许也是大生死,不是那么容易渡过的。”

    李辟尘:“不足以一言道之,那便不讲了。”

    茅沧海嗯了一声,又是沉默了许久,他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对李辟尘道:“你过来,把东皇钟升起,以地祖法力将这里隔开。”

    李辟尘尊令而动,茅沧海闭上眸子,此时身后云烟化作苍茫,这茅屋开始变化,居然在一瞬间之内来到了太华后山的石境之中。

    天罡童子的石像盘膝而坐,它的身前胡乱插着三十六柄天罡刀。

    “天墉城,这座城池是七十二福地之根,它是寰宇中一座巨城的道影,那座城池代表了天上的光阴,而这座便是投下在人间的岁月,你或许听说过天上的那座城,它叫做【万世青城】。”

    “天墉城镇压大荒,等于福地镇压人间,七十二福地同入大荒,这同入其实不能这样讲,应该说是‘归去’。”

    茅沧海开口:“当然,现在的大部分福地都不是最初的那些福地了,那么最初的那些福地去了哪里?有些成为了不可知之境,有些成为了流浪在寰宇的未知之所,还有一些很干脆,它们寂灭了,再也无法归来。”

    “我要和你说的是大秘密,这并不是太华山地书所记载的事情,事实上,这一册地书也并不是我们的,当然,也不是原本九思宗所在的‘渊渟山’的。”

    “这地书是更久远以前的,属于道所书写的东西,洞天内也有一本,那是天书。”

    李辟尘的目光微微动了下,地书,天书,这触动到了某个异样的神经。

    “天”与“地”?

    茅沧海如此说着,同时注意着外界的变化,这一次天道被瞒住了,李辟尘分出一道灵性坐镇泰山府君之位,又以圣人之碑晃动大千遮天蔽日,如此再没有暴雷响彻。

    “掌教知道的秘密.....莫不都是从祖师处得来?天罡童子究竟是什么人啊。”

    李辟尘感慨了一句,茅沧海也咧了咧嘴:“谁知道呢?不过如今的祖师,不再是以前的祖师了,真灵已经改变,很多事情,我们无法再去追溯。”

    “大荒开启,七十二福地的影子都会坠入其中,各在八海之内,由八海至四山,从四山到二天,自二天最后抵达天墉城。”

    “而地书会附着在福地虚影之中,作为勾连人间与大荒的桥梁,我们人在云原,但是踏出去千里,便会自入大荒,也就是说,那少说一个百年,多则三百年以上,是不会有福地仙人现世的。”

    “大荒之内是没有规矩的,那些国与山,它们曾经都是寂灭的人世,但是福地降临,它们找到了通向人间的道路,正如你之前所说的,发动人间之战。”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重返人间的战争,而对于七十二福地来说,则是把人间化作高天的战争。”

    “是的,只有赢下天墉城,人间才能得以保存去留的权利,而如果输了,便将会化作天上!”

    茅沧海的语气带着一种苍凉:“人间和天上,亦是阴与阳的转换,人间通过天墉城化天,而古老的天域也有破碎者,它们会坠下人间,成为流光滋养四大众生,如此循环往复,这就是光阴与岁月的力量。”

    李辟尘沉吟了一瞬间,忽是道:

    “那些人......是非人众生?必须要赢,输者才会登天?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那么,如果.....不愿意登天,又会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