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都市小说 > 神的乱入二次元生活 > 魔禁(日常) 第六十五章 魔法师
    “不错的战斗力,只是你想过杀掉那只灵体的巨龙,会对蕾蒂西亚产生什么影响吗?”

    “你不是告诉过我,我们熟悉的蕾蒂西亚正坐在远方城堡内的王座上吗?”

    十六夜仰头看向空中的白发人影。

    林一点头,蕾蒂西亚的故事远比他想的要复杂许多,如果对方不说的话,林一就算会读心也没什么作用。

    莎拉已经是带队出现在前头,仁君由拉塞尔和佩丝特保护着,应该出不了什么危险。

    “大家听好了!这次以破解恩赐赛游戏为主要目的,不要和敌人硬碰!”

    “明白!”

    齐齐的高喊如水中投入石子产生的涟漪向外扩散。

    林一可没兴趣与这些人玩过家家的游戏。

    也是时候去见见自己那快失踪二十四小时的女仆了。

    “飞鸟,你是在这里陪他们还是跟着我?”

    飞鸟丢了一记大大的白眼给林一,“你说呢!”

    林一怎么知道,他又不经常使用读心,只是偶尔对敌人用一用。

    女人心思难猜啊!

    消失,继而出现在吸血鬼城堡正门大殿内。

    周围的墙壁上,雕刻着能看出饱经风霜的壁画,尽管有些许轻微的破损,但也能看出其工艺的精湛程度不输现代。

    最前方的王座上,蕾蒂西亚已经是苏醒了过来。

    “主人……”

    “旁边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要么给我滚,不要等我把你揪出来。”

    格莱亚有些不敢动弹,面对林一,他有一种自己无论在想什么,都无法隐藏的感觉。

    林一抬手指向一根圆柱的背后。

    咔嚓。

    镜面碎裂的声音响起,被空间绞杀波及而导致上身鲜血淋漓的格莱亚翻身滚出。

    “你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旗子而已,老实点还能当磨刀石,不老实就直接去死吧。”

    林一藐视的目光像座大山,压在格莱亚的背上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格莱亚跪在地上用卑微讨好的语气应道:“遵循您的吩咐,我愿意成为磨刀石。”

    废话,这个时候不应下来,他感觉自己活不过三个小段就要扑街了。

    由于已经背负了一些伤势,想必那些孩子们应该能够成功将之击溃吧。

    王座上的蕾蒂西亚意识重新回归。

    只是她的身旁却出现了一位与她长相相差无几的“成年版”。

    也就是蕾蒂西亚解放灵格后的形态。

    “刚才那道巨龙的灵体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这才是真正的另一个你吗?”

    王座上的蕾蒂西亚虚弱的开口道:“不,她只是我的影子,算起来也能被称之为我的一部分。

    但就算您出手打倒,也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反倒是不打倒她,我对‘身体’的控制权会被压制很多。”

    “真是好奇以前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事情。”

    蕾蒂西亚露出笑容,“如果我能活下来,您又愿意倾听,我会如数家珍的全部告知。”

    林一的身后出现两个金色涟漪。

    “还真是期待呢。”

    天之锁从涟漪中钻出,直面迎上蕾蒂西亚的影子。

    蕾蒂西亚的影子更贴合她魔王的一面,妖冶的黑汇成上百把三叉戟与天之锁碰撞在一起。

    那些被高速投掷出的三叉戟,无法打破林一在身前布置的空间之力。

    尽数被绞杀。

    理论上针对神灵的锁链,也没有脆弱到连鬼种之力就能毁掉。

    几秒钟的交锋,蕾蒂西亚的影子就已经被天之锁链囚禁。

    林一搬出一张长度约两米的沙发,也不去管那被囚禁的蕾蒂西亚的影子。

    “飞鸟,你要是担心的话可以出去看看。”

    飞鸟看着躺在沙发上无所事事的林一,留在这里也是无事可做,还不如去外面看看情况如何。

    怀着这种想法,飞鸟带着迪恩走出大殿。

    在飞鸟离开后,林一闭上眼睛开始假寐,希望那群孩子们能尽快破解吧。

    最后的钥匙,他都已经准备妥当。

    “Underwood”,东南方原野。

    在林一离开后,伽尔吉直接决定开始对Underwood的破坏计划。

    至于吸血鬼城堡?

    那本来就是准备好舍弃掉的,连带那头纯血巨龙也是如此。

    纯血巨龙是蕾蒂西亚的一部分,就算掌握在手中,作用也形同鸡肋。

    无法控制什么,只能任由其发挥破坏。

    彩里铃忽然出现在伽尔吉的身旁,“殿下,我们在吸血鬼城堡内,发现了一位‘生命目录’的拥有者!”

    “不是让你们全部撤离的吗?”

    彩里铃有些心软只是想要去看看格莱亚的情况。

    她扯开话题,“那位和格莱亚一样拥有生命目录的人,是个女孩,看样子还没有完成对生命目录的深度开发。”

    伽尔吉面色阴晴不定。

    现在摆在他面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选择,由于巨人族已经被重创,只留下一些微末战力。

    不得不派出自己人对Underwood进行破坏。

    但现在要是抽派人去夺取“生命目录”的话,那Underwood的破坏很可能达不到计划中的程度。

    “舍弃掉!有那个家伙在,现在吸血鬼城堡就是他的玩物,你也不要再回去了。

    告诉欧若拉,直接启动巴罗尔的死眼!”

    “我知道了。”

    彩里铃内心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格莱亚毕竟也是伙伴之一,随后她冷下脸迅速离开。

    进入吸血鬼城堡的虽然是大部队,但留守部队也是至关重要的一部分。

    毕竟谁也无法确定,那群魔王会不会继续进攻。

    黑兔有些无聊的站在神木中段的伐道上,眺望远方。

    ……

    另一边,欧若拉在放置须臾的假象时,被无面给盯上。

    “他”的处境比想象中的还要危险许多。

    “万圣节女王的宠臣什么时候成为Underwood的走狗了!”

    “哦?”

    无面看欧若拉停下后,也是停了下来。

    “我只是收到‘鬼火’的邀请过来游玩而已。”

    “那我们之前也没有什么仇怨,所以……放我走怎么样!”

    帽子掀开,这个拿着竖琴的灰袍居然是个女人。

    左手夹着竖琴,右手握着一本书籍。

    再看其深邃的紫色瞳孔,无面回忆起曾经听说过的另一种人类幻兽。

    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