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极品学生是丹神 > 第191章 路阻3
    苏博丰知道他的想法,正好有事情需要去找村长问一下就说:“可以啊,正好我也不会做,对了,这个水是从哪里打来的?”

    裘大柱指着外面说:“那边有口老井!”

    苏博丰走到外面去,在西墙角那里确实是有一口老井,只是此时上面被盖了一个大板。

    裘大柱:“是我给盖的,咱们以后还要用这口井来吃水,刚刚我打水的时候还有些味道,所以我就没有烧水了!”

    苏博丰向裘大柱伸出了大拇指,裘大柱不解的看着他。

    苏博丰说:“这个井水不能吃,吃的话,却隔壁的家里提两桶来喝,别问为什么!”

    “为……哦,行,我去提!”裘大柱把自己的问题噎了回去。

    “大柱你和苏兄弟一起去找村长,我去提水!”冉飞说。

    裘大柱想要拒绝,见到苏博丰看着他,他也只好同意了。

    出来之后,冉飞他们去了隔壁的院子去打水,当看到从屋子里出来的人手里拿着铁锨的时候,裘大柱整颗嗓子眼都在冒火。

    苏博丰说:“放轻松点,有什么不解的咱们去问村长!”

    “哦!不过,小兄弟,我怎么看着你好像懂的很多啊?”裘大柱小声的说。

    苏博丰说:“就是喜欢看杂书而已!”

    当然懂的多,只是这话他不方便说出来罢了。

    裘大柱:……自己就不太会聊天了,这位聊会天也是能聊死的节奏。

    一路上,有一话没一话的随便说着,偶尔也能见到几个人,不过这些人的手里都是拿着农具的,而且在看到他们两人的时候,都是警惕的看着他们。

    “老乡请问下,村长家里怎么走,我们是借住在村子里!”苏博丰和那个警惕的盯着他们的中年人打听着。

    那中年人一听是去村长家的,稍微的放松了一点,指着路说:“顺着这道往前走,前面的巷子口拐弯,左边那家就是!”

    “谢谢您了老乡,走吧,村长家还挺好找的,走几步路就到了!”

    “就……就是啊!”裘大柱不知道这个不会聊天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反正他应着肯定是没错的。

    他们两人往村长家那边走去,在路上的中年人一直看着他们进了村长家,这才继续走路。

    苏博丰他们进了村长家,看到村长家里确实是挺热闹的。

    村长一家子三世同堂,上下十口人都住在一起,再加上后来来的四个人加指导员,一共十五个人,虽然是两个院子,可是这院子之间是相通着的,所以还是显的拥挤了。

    此时,那些战士们一个个的都忙的不可开交。

    有打水的,有烧火的,还有择菜的,指导员和村长则是在锅屋那里说着话,里面还有一个战士正在炒菜。

    “村长,指导员我们来了!需要帮忙吗?”

    指导员说:“你们来了,赶紧进来,一会一起吃点!”

    村长说:“不用不用,……那什么我说让家里人做菜,可是这几位太热心了,所以就一起做了,你们两位等会也一起坐坐啊?”

    苏博丰摆手:“不了,我们两人来是想要请教村长点事情的!”

    “说什么请教不请教的,到这边说吧,锅屋太小了,这么多人转不开身子!”

    村长出来了,指导员也跟着出来了,都是他带来的新人,当然是要跟着盯着了。

    裘大柱脸上有些冒汗,没办法,心虚啊!

    苏博丰和村长一起来到旁边的空地上,这才小声的说:“村长,我们住的那个院子是什么情况?那井里的水不能喝啊,味道特别的冲!”

    村长的脸刷的就变了:“不,不能喝,那水……,不对啊,你……你们怎么知道有井的?”

    裘大柱很实在的说:“那井就在西墙那里,一看就看到了啊,我拖地的时候就用的那井水!”

    “你们看到了?”村长问。

    裘大柱和苏博丰都点头,那么大的一口井呢,当然能看到。

    “那井早就封起来了,你们怎么看到的?”

    裘大柱:……

    苏博丰小声的说:“村长要不和我们一起去看看?”

    “走!老婆子我出去一下,你招呼着解放军同志吃饭!”

    “哎,知道了,解放军同志做好饭我们就开始吃了!”

    苏博丰看了看正在勤劳的干活的四个人,和村长他们一起走了。

    高和看着苏博丰他们来到就把村长和指导员给叫走了,这个气就别提了。

    他本来想着能到村长家里,一定能吃好喝好,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家子人这么多,而且还要做饭,听指导员的意思,以后这些活都是他们的了。

    这日子……

    村长并不知道他的想法,现在看到那井上只有一块木板盖着的,村长差点摔倒。

    还好指导员在一旁拉住了他:“老乡,没事吧?”

    “没……没事,你们没喝吧,要喝水的话就去隔壁,我给他们都打了招呼了,是我,忘记和你们说了!”

    “没事,现在说也不晚!”指导员安慰着。

    苏博丰也说:“因为味太冲,我战友已经到隔壁去打水来喝了,只是这井……”

    村长的脸色更难看了。

    一直到他们把村长给扶到了屋子里,村长这才说了一件事情,把几个人都给惊的不轻。

    这个院子的人是他们村子里很能干的两口子,两口子搬来之后就一直特别的勤快,后来他们生了一个闺女,然后就建了这所大院子。

    “按说一家三口能勤快又能干的,应该生活的很好,怎么这个院子是空着的,而且那井……怎么了?”苏博丰说。

    村长拿起了烟袋,想要点一袋烟,结果发现忘记带老烟叶子了,只好又把烟袋放下来,顺了一口气这才说:“他们家里只有一个女娃娃,被村子里一些嘴碎的人说三道四的,后来有个二赖子想要霸占他们家的房子,就来……就来提亲,想要娶那丫头,人家不同意,二赖子就把一家子给逼死了!”

    “村长,如果您不想说的话,我们也帮不了您,而且这次的山体滑坡这么严重,如果长时间这样的话,您认为村子里的人还能吃上饭吗?”苏博丰说。

    村长:“你……什么意思?”说话都有些结巴了,实在是太紧张了。

    他们这个村子的的山并不高,可是每年的山体都会滑坡,而且时间还延续的特别长。

    正因为这样,所以在村子里生活的人越来越少,其它有条件搬的远远的了。

    而搬到镇上和县上的人就不是太多了,因为之前也有人搬过,可是搬出去之后就没有顺当过,而且家里还经常有人生病,回来之后就好多了,所以除了能搬的更远,其它的人仍然是住在村子里的。

    有的人就说是他们村子的风水不好,还有人说是因为这一家子。

    现在听到苏博丰这么说,村长有些心虚了。

    指导员也说:“苏博丰注意你的态度,怎么和老乡说话呢?”

    “是,指导员,我的态度非常好,您不想说就算了,本来还想要帮你们一下的呢!”苏博丰无所谓的站起来。

    村长:“帮?你小小年纪知道怎么帮吗?这家子被毒的牙都黑了,连尸体都没有见到,你帮?你……”

    指导员:……

    裘大柱:……所以这是真有事,而且还是人命关天的事儿?

    苏博丰扬扬眉毛:“我们在山上采了一些山果,你们也吃点!”

    他话音落,冉飞就把山果给拿了过来,每人放了几颗,其它的又放在床上了。

    那床是他们用木板搭起来的。

    村长看着山果:“你们上山了,以后少去吧,那里太危险了!”

    村长的情绪比刚刚要稳定一些了。

    冉飞问了一句:“村长我们采的这些山果是不是别人种的啊,是的话,我们可以给钱买下来,您说下要给多少钱?”

    “不用给钱,那山果谁敢去采了就是谁的!你……真能帮我们村子的人?”村长问的是指导员。

    指导员则是看向了苏博丰:“这话是你说的,能帮吗?”

    苏博丰:“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村长把他们拉到了旁边的屋子,当看到锁也是开的时候,就又有些恐惧了。

    “我们来的时候,这锁就开了,里面的桌子我们用了一下,又给放进去了,要是需要赔偿的话,您可以说一下,村长!”苏博丰说道。

    裘大柱有些尴尬的站在一旁,这事是他干的,现在苏博丰却没有把他供出来。

    “我……我知道了,没事,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这家子的,是之前我们给他们办完了后事堆到这里面的,其实这个宅子被人称为鬼屋!”

    众人:……

    村长又继续说:“因为是鬼屋,再加上我们村子人少空屋多,所以这院子就这么空着了,这锁和那井都是我让人封进来的,现在竟然自动开了,看来是报应来了!”

    指导员:“那二赖子呢?”

    村长:“被关在局子里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是他在井里投的毒,后来就给放了,这家伙向来手脚不干净,偷别人东西,又被关起来了,到现在也是一直被关着!”

    苏博丰:“一家三口是村长一起给办的葬事吗?”

    “是的,好歹是我们村子里的,总不能一直泡在井里吧?”

    “井?”

    村长:“就是院子里的那口井,一家三口捞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黑的,那孩子更是泡的比平常的时候还要大的多,太可怜了,太可怜了啊!”

    “那时候,那孩子多大?”

    “八岁吧,要不就是九岁,要不二赖子来提亲,这两口子不同意呐?”

    冉飞骂道:“禽兽!”

    向八岁的小姑娘提亲,那二赖子就是个丧尽天良的玩意。

    村长眼含老泪的继续说:“多少年了,要不是这个宅子是你们最先看中的,我是不会让你们住在这里的!”

    指导员:……我的锅!

    苏博丰低着头说了一句:“每年这一家子的祭日是怎么过的?”

    “祭日?没,没怎么过啊,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我会过来给烧点纸钱给他们!”村长说。

    自己家里的一摊子都没有空,哪里会来绝户了的人烧纸?

    他这个村长也是很忙的。

    指导员看了看村长,再看看苏博丰:“有什么话你直接和村长说,别这么拐弯抹角的,村长还没有吃饭!”

    “那我就直说了,村长,想要让村子里的人不那么恐惧,需要把这事给了结了,一直拖着只会让事情更糟糕!”

    “你……怎么知道村子里的人恐惧,都,好好的,都是好好的!”

    苏博丰:“好不好您比我更清楚!”

    “年轻人……”

    指导员看着村长眼看着就要怒了,连忙说:“村长别和这个年轻人一般见识,他还太年轻,又是新兵,还没有训练,不懂事!”

    “行吧,你们自己歇歇吧,这里面的东西不要用,井水也不要喝,到了日子你们离开这里就行了!”村长说完,起身就走了,只是走路的样子,和来的时候更加的伛偻了。

    指导员使劲的指了指苏博丰,又把其它的人也指了一圈,然后跟着村长一起离开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指导员那是什么意思。

    苏博丰却是来到了已经架起来的小锅的旁边:“快行了吧,能吃了吗?”

    “快了,再开一次锅就行,我刚刚看了一下背包,里面还有压缩饼干,再加上这么一锅汤,足够了!”魏春说。

    苏博丰说:“真有你的,这个都知道!”

    其它人也都到自己的背包那里去翻了翻,正如魏春说的,每个背包里都有三包压缩饼干。

    苏博丰打开来吃了一口,然后抿着嘴慢慢的嚼着。

    这味道,简直了。

    不过看其它人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苏博丰也只能小口小口的咬着,人家饿成那样,总不能自己一点感觉也没有吧。

    “谢谢,谢谢你小兄弟,你没有说是我用的桌子!”裘大柱坐在苏博丰的身边说。

    苏博丰淡淡的说:“我们是一个小组的,你用的和我们用的没区别,只是以后不管做什么都要多考虑一下了!”

    “肯定的,以后不是我的东西我绝对不用了!”有了这次的教训,裘大柱可是被吓怕了,以后再用别人的东西,那就是孙子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