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无限之至尊巫师 > 深渊世界 五百四十四章 凯尔达隆之殇

五百四十四章 凯尔达隆之殇

    天灾入侵,克尔苏加德带兵夜袭安多哈尔,姑且算作第一夜。

    第二夜,凯尔达隆告急。

    包括乌瑟尔在内的所有指挥官都面面相觑,心说这亡灵可真是不走寻常路,大家一早就分析过,觉得攻打凯尔达隆是作死行为,可天灾军就是这么干了。

    既然作死,那就死好了,将哀伤丘陵东南的达诺河河口桥路一封,亡灵除非是游渡达隆湖,否则就会被堵死在湖南岸的狭长地带,东面是崇山峻岭,嶙峋峭壁,往那里撤很容易被追兵撵上。

    于是众将领在向报信人问清楚情况后,决定连夜出兵。

    吉安娜心细,特意询问,凯尔达隆是如何遇险的?

    报信人唯唯诺诺,最后才不好意思的说,巴罗夫家族因为爵位继承,儿女不和,其中一位投靠永生教了。

    永生教,这还是阿尔萨斯他们第一次听到这个教派的名字。

    这就是诅咒教了,他们自己不会起那种带有贬义的名字。按照该教派成员的说法,他们是为了给那些渴望长生的人指一条路。

    并不是纯粹的忽悠哦,的确是让人永生了,只不过大部分人很难接受永生的副作用罢了。

    阿尔萨斯闻言,心中鄙夷巴罗夫家族。心说:“也就是父王,容忍这种蛇鼠两端的下等货色加入王国。等我继位,非得治一下他们不可!”

    大军从安多哈尔的东南口开出,向凯尔达隆挺进。

    他们先需要途径哀伤丘陵,之后过达诺河的河口桥,然后才能抵达抵达达隆湖的南岸,那里有条巨石长桥,是唯一的陆路通联凯尔达隆的道路。

    阿尔萨斯他们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亡灵族攻打凯尔达隆的同时,破坏石桥,一旦被亡灵们拿下凯尔达隆,再想夺回来可就难了。

    哀伤丘陵,土丘很多,树木也多。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区域的树木长的都不怎么精神,每年总是较其他地区先一步凋零萧瑟,故而得名。

    这里在后来还有有其他称呼,悔恨岭,乌瑟尔之墓,就位于此地。

    在这里,军队遇到了小股亡灵的骚扰。

    乌瑟尔鼓舞士气道:“我们的敌人,指望靠着这种伎俩,迟滞我们的脚步,赢得时间,攻取凯尔隆达,然后好依托城塞与我们作战。想法不错,但低估了我们的决心和勇气,以及实力。留下一支部队剿灭,其他人随我冲过去。”

    一旁的阿尔萨斯就有些不快,心说:“我现在代表国王,而不止是你的学生,你至少应该征求一下我的意见吧?”

    但这个时候表达不满,似乎显得有些太斤斤计较,先办正事吧,何况他也是同意乌瑟尔的看法的。

    于是军队主力,进攻式推进,一鼓作气冲过哀伤丘陵。

    而在达诺河口桥,有憎恶拦路,乌瑟尔对这种充溢着亵渎特性的不似生物十分痛恨,亲自带着白银之手的十几位圣骑士率先冲锋,直接用战矛破开其阻拦阵列,杀过彼端,然后两边合力,将之绞杀。

    这还是乌瑟尔第一次在实战中用重型骑枪,感觉不错,尤其是白银之手骑士团也获得了不少由凯恩改良过的重型马,高速冲撞非常给力。

    凯恩一直认为,重骑兵,是冷兵器时代的巅峰战力,是另类的战车,同时也是人类凡力的极限体现。

    在艾泽拉斯,很是有些大吨位的怪物、奇葩。

    天灾军的憎恶只能勉强入围大块头,比其更有分量,靠吨位和巨力吃饭的随便数数就有一堆,比如傀儡巨像、山岭巨人,海巨人、暴龙等等,更别说那些特殊版本的大怪兽了。

    凯恩一直都有考虑,人类面对这类大块头,要如何应对。

    机械造物,比如巨大战车什么的,这的确是一个路数。但既然是超凡世界,他觉得重骑士也可以。

    乌瑟尔他们在回访神圣殿堂时,有幸见识了法尔肯王国的重骑兵训练,看的血脉贲张,觉得很带感,他们也想要。

    虽然相较而言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但今天也算是过了一把‘横冲直撞’的瘾。用乌瑟尔的话说:“这是种能让人上瘾的战斗方式,冲锋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年轻而来至少10岁。”

    重骑兵一往无前,撕碎阵列,那种莫可抵挡的威风,很是提升士气,节奏一下就被打起来了。洛丹伦王国军,只是一个冲锋,就奠定了这场战斗的胜利基础。

    搞定大桥,越过一片林地,远远的就看到凯尔达隆那边烈焰冲天,映红了天空,显然情势已十分危机。

    乌瑟尔下令疾驰行军,等到了达隆湖南岸的长桥附近,就见亡灵正在展开攻城战,城门已经洞开,但城墙上厮杀仍在继续。

    这次阿尔萨斯没让乌瑟尔抢风头,喊着拉风口号,一马当先的引领队伍,开始进攻。

    隆恩?尼特罗见王子都冲锋了,赶忙率军跟上去。

    长桥之上,战马疾驰,阿尔萨斯挥舞战锤将桥上的亡灵纷纷砸下水,两旁有骑兵策应,后边有大军跟进,如同一波有力的巨浪般涌入了凯尔达隆。

    凯尔达隆内部并不平坦,而是一个爬坡的过程,因人工修筑而有了分明的层次。

    阿尔萨斯一行冲杀进来,就见相对较高的位置,一名三米多高,有着蝙蝠翅翼,反关节牛蹄,身着甲胄的恶魔,威风凛凛的站在那里,正指挥作战,那气定神闲的模样,格外引人瞩目。

    似乎是察觉到了人们的到来,恶魔转过身,居高临下的道:“原来是王子殿下到了。我听克尔苏加德诉说过你昨夜的失礼,今夜又一次不请自来。你还真是莽撞。”

    “你就是玛尔甘尼斯吧?你这个巧言诡辩的恶魔……”

    纳斯雷兹姆恶魔玛尔甘尼斯,用激情的语调打断阿尔萨斯道:“来了这么多人参加这场盛大的献祭,真是太棒了,王子,你喜欢看烟火吗?”

    “什么?”阿尔萨斯感觉自己思路有点跟不上这个恶魔,这个时候扯什么烟火?

    乌瑟尔比较有经验,变色道:“不好,这是陷阱,撤出去!”

    可已经晚了…

    一个个大大的爆弹,就在城堡的最下边区域,以及城堡外和长桥上埋着,人到齐,直接引爆。

    这些来自地精的黑火药炸弹是加了料的,不但有冲击波伤害,破片伤害,还有剧毒伤害。

    轰隆隆的震天爆炸中,升腾起的不是黑色的烟尘和火焰,而是毒绿色的,大量的士兵在邪能火焰中被点燃,惨叫着死去。

    不过这样的炸弹对付英雄单位就显得乏力了许多,关键时刻乌瑟尔等人撑开护盾保护了不少人。

    更重要的是,由于跟圣殿骑士团的交流,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们比原历史线中给力了许多。

    他们拥有群体疗伤,群体祛毒的本领。除了那些第一时间被点燃或炸死、落水的,大部分都受惠而不至于迅速死亡。

    玛尔甘尼斯抱着胳膊,摸着下巴,不悦道:“讨厌的臭味,让我想起了德莱尼的守备官。无论哪个世界,总是有这种被暴晒出鸡粪味的逐光者……”

    就在人类这边努力拯救战友、重振旗鼓时,死灵战力已经展开了攻击。

    之前那些打的热火朝天的,根本就是一伙儿的,人类官兵由诅咒教徒扮演,对面的则是亡灵,他们平日的训练,跟黑锋骑士有的一拼,向来是血腥残酷,所以打起来非常逼真,连乌瑟尔他们都未能及时看破。

    不过亡灵的指挥官们并不无脑,他们也是很爱惜自己的兵力的。

    诅咒教徒及亡灵并不怕怎么怕邪能火焰,而且有所准备,大都不在主要爆炸点上,爆炸时又及时伏到。

    当然,爆炸的冲击波和破片伤害还是对他们生效了。可他们是亡灵族,即便是尚未彻底转变的诅咒教徒,肉体也在邪能的侵蚀下而疼痛感大大降低,甚至失去了痛觉,同时也失去了触觉。

    结果就是,亡灵族一方在爆炸中幸存者较多,且迅速撤退。新一轮战斗由一帮死灵法师以及更专业的通灵师组成。

    就用被炸死的人类官兵的尸骸,大量的白骨战士,白骨法师被群体召唤术生产出来,玩了一波白骨海,而在凯尔达隆高处,绞肉车出现,一排三十多台,不停的向战区投射尸体炸弹。

    并且这次,亡灵中还出现了黑曜石魔像,这种半设备的存在可以为范围内的存在不停的补充生命能量又或魔法能量。

    这些生命能量都是平时从生物中榨取并储存的,魔法能量则是献祭等方法制造的邪能。

    有这玩意,脆皮的亡灵法师和通灵师就能撑更久,并且释放更多的法术。

    人类一方遭受了巨大的压力,圣骑士们其实已经很给力,群疗和群驱这都本应该是牧师的专属技能,如今由圣骑士施展,虽然施展条件相对苛刻,效果也差些,但那也是群体作用,对于应对象现在这种局面,帮助巨大。

    并且他们还从圣殿骑士团那里学来了辉煌之光,也就是后来他们自己研发出的盲目之光的强化版。

    这可不仅仅是耀人眼目那么简单,而是影响感官,在这种影响下,亡灵一方不是陷入失明状态,而是感官功能全丧失。

    当然,就那么一小会儿。

    但它很实用,尤其配合他们善用的神圣风暴技巧,效果一流,往往是圣骑士对付群敌,尤其是黑暗阵营敌人的套招中的起手式。

    然而在今晚,圣骑士们人数上的差距,以及中陷阱被伏击的情况,导致了战局的一边倒。

    群体祛毒之外,圣骑士们还有一招群体驱散,可以有效的作用于亵渎类召唤物,使之术法效果崩溃,光芒流散中,白骨战士和白骨法师哗啦一下就散了架子。

    但亡灵一方的施法者占据绝对优势,召唤出来的白骨生物,又迅速屠戮了爆炸中的伤员,为施法提供了更多材料,还有黑曜石魔像恢复法力……

    面对危局,乌瑟尔做出了艰难的决定,放弃救助,撤退!

    他清楚,不这么做,今晚谁都别想离开这里,会被生生磨死在此地。

    长桥被炸断了,但巴罗夫家族城堡外,正门西侧有条环岛路,通向一个小码头,乌瑟尔招呼人们向那里撤退,而他和圣骑士们以及较为强大的战士殿后,不时还拯救几个零星的伤兵。

    有些伤兵撤下去了,有些则伤重而选择战死。

    生离死别,场面和悲情。

    圣骑士们再度发挥了一项重要作用,代替牧师进行安息祝福,避免死者灵魂被亡灵一方抽去虐待蹂躏。

    这招技能同样是向神圣殿堂的同行们学来的,很多圣骑士当初学的时候并不是很重视,如今才知晓它意义非凡,甚至超过了战技的价值很多。

    这里边自然有凯恩的谋算。

    他在降临这个世界第四个年头,就已经基本确定,艾泽拉斯世界,在生死轮转,灵魂归宿方面,跟深渊世界很相似。

    有冥界,但没地狱,而只有比较原始的灵魂栖息地。

    这种背景下,他如果不做点什么,那也就不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