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言情小说 > 三国之烽烟万里 > 鲸吞荆扬讨不臣 第525章 旷世奇才曹子建

第525章 旷世奇才曹子建

    韩炜毕竟对曹植的才华有所仰慕,见曹植如此,便言道:“子建,你不必惊慌,孤知你心,并非冲撞于孤,乃是有感而发。”

    曹植听后,难以置信的看着韩炜,问道:“凉王殿下当真不予追究?!”

    “然也,子建请起。不管如何,你囚于雪宫,乃孤所为。”韩炜并不想难为曹植。

    曹植这才起身,但依旧瑟瑟发抖。

    韩炜实在看不惯一代才子如此不堪,遂言道:“曹子建,你还有些风骨吗?横竖不过一死,何苦自辱之?!”

    曹植听后,又言道:“殿下,既然植方才出言不逊,便再赋诗一首,权作谢罪。”

    “哦?!速速道来!”韩炜任由他施展才华。

    曹植站定,酝酿好了情绪,琅琅上口道:“太极定二仪。清浊如以形。三光照八极。天道甚着明。为人立君长。欲以遂其生。行仁章以瑞。变故诫骄盈。神高而听卑。报若响应声。明主敬细微。三季瞢天经。二皇称至化。盛哉唐虞庭。禹汤继厥德。周亦致太平。在昔怀临淄。日昃不敢宁。济济在公朝。万载驰其名。”

    一首《惟汉行》出口成章,话里话外都想让韩炜以后做个好帝王。虽然“在昔怀临淄”这一句是怀念曹操,但根本还是希望韩炜能做个流芳百世的君主。

    韩炜岂不知《惟汉行》?这内中虽改了一处,但韩炜还是佩服曹植的才华。

    韩炜遂说道:“子建才华横溢,名不虚传。孤已知你心意,请子建放心,孤不会绝不会让你失望。”

    曹植见韩炜不悦之色尽褪,这才又说道:“凉王殿下继往开来,他日必建不世之功!”

    “子建,你本为魏公世子,奈何你兄长……也罢,你且说说,你兄长曹丕如何?!”韩炜再次戳了曹植的痛楚。

    提起曹丕,曹植自然是悲愤不已,张口便来:“煮豆持作羹,漉豉以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韩炜听到第一句之时,便默默看着曹植来回踱步,来来回回一共七步!当真是传世之作的七步诗!

    “子建才高,天下无双,竟能七步成诗?!”作为穿越者,韩炜对七步诗再熟悉不过,可这是曹植当面所作,不由得赞叹不已。

    曹植从表情到语气都是沉郁愤激:“兄不容弟,如之奈何?!若不是凉王殿下及时赶到,恐怕世上再也没有曹子建啦!”

    “子建……是孤唐突了,还请见谅!”韩炜着实有些动容了。

    就连旁边的诸葛亮,也不由得佩服起曹植的才华。由于自己的身份缘故,自然也不能过多言语,只能默默静观其变。

    韩炜只觉得席间气氛沉重,不由得指了指侍候的美婢,言道:“子建可以美女为题,再行赋诗!”

    曹植岂能被难住?!遂吟诵起来:“美女妖且闲,采桑歧路间。柔条纷冉冉,落叶何翩翩。攘袖见素手,皓腕约金环。头上金爵钗,腰佩翠琅玕。明珠交玉体,珊瑚间木难。罗衣何飘飘,轻裾随风还。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行徒用息驾,休者以忘餐。借问女安居,乃在城南端。青楼临大路,高门结重关。容华耀朝日,谁不希令颜?媒氏何所营?玉帛不时安。佳人慕高义,求贤良独难。众人徒嗷嗷,安知彼所观?盛年处房室,中夜起长叹。”

    又一首传世乐府《美女篇》,语言华丽、精炼,描写细致、生动,塑造了一个美丽而又娴静的姑娘,写得栩栩如生,跃然纸上。此诗以绝代美人比喻有理想有抱负的志士,以美女不嫁,比喻志士的怀才不遇。含蓄委婉,意味深长。

    韩炜听后,酣畅淋漓,神情激动的赞叹道:“曹子建啊曹子建,真乃‘仙才’也!”

    “仙才”这样的评价,实乃至高评价。自汉魏以来二千年间诗家堪称“仙才”者,曹植、李白、苏轼三人耳。

    当面听曹植赋诗,那可真是此诗只能天上有,这种文学冲击是无法描述的。

    韩炜又指了指拨弄箜篌的美人儿,言道:“子建,你当以箜篌为题,再赋诗一首!”

    曹植也是到了赋诗的兴头上,少时踱步,即刻婉婉道来:“置酒高殿上,亲交从我游。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秦筝何慷慨,齐瑟和且柔。阳阿奏奇舞,京洛出名讴。乐饮过三爵,缓带倾庶羞。主称千金寿,宾奉万年酬。久要不可忘,薄终义所尤。谦谦君子德,磬折欲何求。惊风飘白日,光景驰西流。盛时不再来,百年忽我遒。生存华屋处,零落归山丘。先民谁不死,知命复何忧。”

    韩炜兴高采烈,拍案而起,赞曰:“妙哉,妙哉!曹子建,孤本欲杀你,现如今却不忍下手啦!”之后,韩炜按耐不住心情,遂说道:“曹子建,且听孤与你赋来!”

    韩炜一字一句的念叨:“公无渡河,公竟渡河。渡河而死,其奈公何?”

    曹植神情哑然,看着韩炜半晌说不出话来。良久,他言道:“狂夫不顾河水汹涌只身过河,有人再其身后呼喊着却不能阻止,狂夫坠河溺水而死,表现出一种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悲情。此诗气势磅礴,浓郁悲壮。真乃狂放而怫郁的悲歌!凉王乃天下雄主,名副其实,植,钦佩非常!”

    韩炜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曹子建骨气奇高,词彩华茂,情兼雅怨,体被文质,粲溢今古,卓尔不群!旷世奇才,旷世奇才矣!”

    注(选看):曹植的创作以建安二十五年为界,分前后两期。前期诗歌主要是歌唱他的理想和抱负,洋溢着乐观、浪漫的情调,对前途充满信心;后期的诗歌则主要表达由理想和现实的矛盾所激起的悲愤。他的诗歌,既体现了《诗经》“哀而不伤”的庄雅,又蕴含着《楚辞》窈窕深邃的奇谲;既继承了汉乐府反应现实的笔力,又保留了《古诗十九首》温丽悲远的情调。曹植的诗又有自己鲜明独特的风格,完成了乐府民歌向文人诗的转变。

    曹植的作品收录在《曹子建集》中。《曹子建集》共十卷,收录了曹植的诗文辞赋。其中收录较完整的诗歌有八十余首,一半以上为乐府诗体。其代表作有《七哀诗》、《白马篇》、《赠白马王彪》、《门有万里客》等。其中《洛神赋》写洛川女神的仙姿美态,是文苑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