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历史军事 > 东京怪物攻略 > 正文卷 第129章 人鬼情未了
    骑士长剑挟裹着地狱之火以摧枯拉朽之势斩向那具妖娆女尸,所过之处火焰滔滔,将这片坟场烧成一片焦土。

    人间的凡火难以烧伤飞尸级别的强大僵尸,但地狱之火却是僵尸的克星,坟场中爬出来的僵尸只要沾到一点,立刻就会灰飞烟灭。

    那具女尸不敢硬扛地狱之火,素手轻扬间销魂蚀骨的阴煞之气从她的指尖喷薄而出,就像冰霜冷冻剂一样将地狱之火冰封。

    煞气冲天,苏诚的身影在原地消失,转瞬出现在几百米之外的地方。

    女尸身上凝聚的阴煞之气不比地狱之火弱多少,活人一旦沾染上立刻就会邪煞入体,变成半死不活的僵尸。

    苏诚可不想被冻成一根硬邦邦的人棍。

    咔嚓!

    恐惧骑士手中的长剑应声破裂,这头飞尸空洞的眼眸中徒然闪过一抹野兽般的幽光,纵身一跃,就像黑夜蝙蝠一样飞扑到恐惧骑士面前,血红色的爪子狠狠的插进他的头颅。

    这个时候,苏诚的脸色有些难看。

    恐惧之影指环召唤出的恐惧骑士并非不死,一旦遭受到致命打击一样会重伤。而且召唤恐惧骑士期间需要持续消耗苏诚身上的灵力,等到灵力耗尽他就没有可以压制这具女尸的手段了。到了那个时候,情况将变得非常糟糕。

    于是,趁着恐惧骑士跟那具女尸激战之际,苏诚找了出能看清局势的制高点,掏出98K狙击步枪,黑洞洞的枪管瞄准了百米开外的那个白点。

    砰!

    枪声响起,一颗灵力子弹从枪膛中喷射而出,就像流星一样带着火焰朝着僵尸的方向高速射来。由于这头飞尸移动速度极快,苏诚这一枪并没有瞄准她的脑袋,而是对准了比较容易命中的躯干部位。

    以这把狙击步枪的威力,在这种距离下能够轻松打爆普通人类的身体。

    但僵尸的身躯比起钢铁还要坚硬,普通子弹难以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害,苏诚只有消耗所剩不多的灵力使用灵力子弹对敌。

    灵力子弹摩擦着空气“轰”的一声击中了僵尸的躯干。

    在这股巨大的冲击力下,正在跟恐惧骑士激战的僵尸被震得后退了数米,那颗灵力子弹竟是卡在了她的胸口,无法贯穿她的身体。

    “真是见鬼了。”

    看到这一幕,苏诚只感觉头皮发麻。

    哪怕是朝着哀木梯方向强化的职业肉盾,也不可能做到用身体硬扛狙击枪。这头飞尸的身体强度只怕是远超职业玩家数倍,若非苏诚也是近战系职业玩家,恐怕在遇到她的一瞬间就已经被撕成碎片了。

    然而苏诚这一枪并非没有作用,她的身躯被狙击枪击伤力量有所削弱。趁着这个机会,恐惧骑士占据到了不小的优势。

    “伊藤这家伙身上居然带着狙击枪!”

    躲在结界之中像受惊的鹌鹑一样瑟瑟发抖的白鸟咲满脸惊讶,如果苏诚不是她的同事,她都怀疑这家伙是恐怖分子了。

    让她感到奇怪的是,苏诚身上并没有能藏武器的地方,这把狙击枪是从哪里掏出来的?

    这家伙难道是多啦A梦吗?

    此时,苏诚并不知道白鸟咲心中对他产生了怀疑,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反正离开这个副本世界后,他留下的痕迹都会被抹消。哪怕出现什么问题,也是伊藤诚这个倒霉蛋背锅。

    坟地某处,苏诚屏神静气调动身上的灵力,瞄准狙击镜中那道鬼魅般的身影,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砰!

    灵力子弹划破夜色激射而来,这次他瞄准的是僵尸的头颅。

    然而飞尸这次似乎已经有了防备,虚空一抓,竟是将那颗灵力子弹挡了下来。纵然如此,这颗灵力子弹还是击碎了她一片血色指甲。

    苏诚心中一沉,等这头飞尸吸收了这个村子里的阴煞之气彻底恢复力量,徒手抓子弹只是基本操作而已。

    这个时候,一念法师解决掉从坟地中爬出来的普通僵尸,闪身到飞尸身后,对着她拍出一道符咒。

    只是这头僵尸的力量太过强大,这道符咒还未靠近就被覆盖全身的煞气撕碎。

    忽然间,嗅到活人气息的僵尸狂性大发,血红色的眼眸中凶光暴闪,就像嗜血的野兽一般朝着一念法师飞扑过来。

    苏诚在心中暗叫一声糟糕,以一念法师的体格只怕是给这头凶悍的僵尸塞牙缝都不够。

    但就在他担忧之时,一念法师口中诵念咒文,身上突然雷光闪动。却见他整个人犹如雷帝下凡,挟裹着万顷雷霆轰向那头飞尸。

    这一刻,雷光狂涌如海。

    覆盖在飞尸周身的阴煞之气被雷光轰散,但不知道为什么一念法师似乎并不像真正伤害到飞尸,只是将她束缚在雷光结界之中。

    要压制住这头凶悍无比的飞尸并不容易,一念法师纵然法力高强也坚持不了多久。

    雷光结界存在了三秒钟时间就轰然碎裂,只见那道白色的身影脱困而出,身上的气息却是削弱了一大半。

    “好机会!”

    恐惧骑士收到指令,瞬间化作一道恐怖魔影就像黑布一样将那具飞尸包裹了起来。

    沉闷的撞击声在坟地之中回荡开来,被魔影打包带走的飞尸剧烈的挣扎,在坟地里面砸出一个个大坑。

    这时,苏诚纵身一扑压在飞尸身上,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感觉身体之中的血液都要冻结一样。

    “好冷!”

    由于这具女尸身体中阴煞之气浓烈,整个人像是一台移动冰箱,随时随刻都在释放寒气。

    苏诚不由得想到,如果炎炎夏日里如果能在家里藏上一具僵尸,连空调都不用开了,还能省下不少电费。

    只是他也就能在心里想想,要是真弄一具僵尸回公寓,房东大人不把他打出屎来才怪。

    “我压住她了,快动手。”

    这个时候,苏诚拼命的压住在身下不断挣扎的绝美女子,一脸猴急的大吼一声。

    倒不是他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和冲动,只是这具女尸身上的煞气实在太过霸道,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苏诚就是拼上老命也坚持不了三秒钟。

    白鸟咲嘴角抽搐了一下,实在有些没眼看。

    若不是知道苏诚没有那个意思,白鸟咲早就代表月亮消灭他了。

    一念法师一个箭步冲到那具女尸身前,手掌捏着一颗半透明的灵珠,捏开女尸的嘴巴塞了进去。

    灵珠入喉,女尸身上的阴煞之气顿时消散开来,她逐渐停止了挣扎就像睡着一样安静的躺在地上。

    “这就完事了?她应该不会醒过来了吧。”

    苏诚的头发染上了一层白霜,口中呼出一口凉气,身体的温度在逐渐恢复。

    “镇魂灵珠只能暂时压制住她,接下来我要带她回法善寺帮她洗去一身煞气。”说话间,苏诚注意到一念法师看着那具女尸,眼眸中流露出一抹柔情,不由得心头一跳。

    他该不会是想……

    “咳咳,我知道这个女人生的很漂亮,但人鬼殊途。何况这是一头僵尸,一念法师你要自重啊。”苏诚拍了拍法师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道。

    一念法师却像是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怔怔地看着这具女尸,眼神越来越温柔,仿佛有一肚子柔情想要对她诉说。

    令人惊悚的是,这具正在沉睡的尸体突然睁开了眼睛。

    “怎么回事,难道镇魂珠没有效果?”

    苏诚身上的冷汗唰唰唰的往下流,手掌按在刀柄上随时准备战斗。

    但这时他发现这个女人的眼神似乎跟刚才有些不一样,就像普通的女孩那样天真活泼,脸上的表情也是变得丰富起来。

    “法师大人,这是在哪里?”

    女人就像刚从一场噩梦中睡醒,好奇而又胆怯的望着围在她身边的几个人。

    一念法师满眼柔情的给她披上衣服,挡住雪白的胴体,柔声道,“不要担心,你只是睡着了,现在已经没事了。”

    听到两人间的对话,苏诚立刻感觉到了不对,脑海中闪过一段段零碎的记忆画面。

    一念法师刚出现的时候他就觉得古怪,如今看来他出现在这个村子里不是偶然,只怕他就是冲着这个女孩来的。

    这么说来,苏诚炸掉那座荒坟,将埋葬在荒坟中的这具女尸解放出来也是因为受到了一念法师的蛊惑。

    他跟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人鬼情未了?

    脑海中的线索就像一块块拼图逐渐拼接起来,苏诚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骤然一沉,锵的一声拔出长刀架在了一念法师的脖子上。

    “住手,你要干什么?”

    白鸟咲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看到苏诚就像发了疯一样对一念法师出手,脸上透出惊慌之色,连忙上来阻止。

    苏诚没有理会白鸟咲,看着一念法师的眼睛问道,“在这个村子里布下诅咒,将村子里的人杀死转化成僵尸的人,就是你吧?”

    什么?

    闻言,白鸟咲惊呼出声,一脸难以置信的看了过来。

    这只是苏诚的推测,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但一念法师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沉默了一下承认了下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苏诚感觉到一念法师并无恶意,但想不通为什么他要造这么多杀孽。

    “因为,这个村子里的人该死。”

    声音响起的瞬间,苏诚眼前的场景变幻,一个被瘟疫和死亡笼罩的村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