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骄记 > 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章 幕后者
    “你我皆知那足以半百之数的市井混混并非真的市井混混,然要自那俩活口嘴里掏出点儿苗头来,只怕不易。”花雨田明白黄芪肖着重提及洛二少,是在疑谢家亦掺和进此次普济寺遇袭一事儿:“谢家即便有染,应也没这么蠢。”

    洛右都御使靠入谢家阵营,已为人尽皆知,谢家要插手,蠢不到会让洛二少在遇袭之日卷入其中,此般明目张胆地于大雄宝殿外拦下夜十一等人,后洛二少主仆在混乱中双双昏倒,可谓一觉醒来,人便已回到了洛府。

    “想是不会,就怕乃反其道而行。”黄芪肖看着花雨田郑重道,“不得不防!”

    花雨田嗯声道:“防是要防,但我更着重于遇袭之事幕后者,是咱们未想到的人物。”

    黄芪肖利眸微眯:“京城的大人物不少,可真正敢以一国公主安危换取利益目的者,除了四豪门,排查起来,也不多。”

    “我去排查,争取尽快给你消息。”花雨田下个保证,完了轻声软言道:“你看,皇上让你我协同查案,你说你手上有俩案子要查,抽不太开身,那也行,遇袭之事由我来查,你是不是该拔个人来帮帮我?”

    黄芪肖坚决摇头:“不行。”

    花雨田脸色即刻绷起来:“我还没说想借谁呢!”

    黄芪肖哼一声:“你想借谁,还用得着你说?”

    想借他娇徒,门儿都没有!

    望着甩袍而去头也没回的黄芪肖背影,此等丝毫没商量的语气,着实让花雨田越望越着恼:“这黄对头!”

    秦掌班闻言提议道:“要不找人给使使绊子?”

    “那是毛丢的师父!”花雨田没好气地瞪眼,要能使绊子,他还用得着压着气性与黄对头说话:“此话往后莫再言,连想都不要想。”

    他还想娶媳妇儿呢,黄对头能做小丫头一半的主呢,想他一把年纪了,好不容易瞧上个姑娘,怎么这么坎坷?

    唉……

    静国公夜二爷不知先时因毛丢之险,夜十一与花雨田所做的交易,夜大爷更不知,于普济寺遇袭一事儿,父子三人倒齐齐被吓了一跳。

    特别是夜大爷,闻风当日自京城边县赶回,对夜十一是好一阵东瞧瞧西问问,老半天,见夜十一真没伤吓着,他一颗心方落回肚子里。

    自瀚斋出来,同祖父二叔父亲解释并说明上晌普济寺遇袭之事,夜十一直往后院回清宁院,低声问阿苍:“如何了?”

    阿苍道:“东角已候在东厢。”

    遇袭一发生,今宁公主三皇子安然回宫,夜十一杨芸钗莫息各散归府,殷掠空令小辉送洛二少主仆回洛府,黄芪肖花雨田下山回城入宫,殷掠空连壁各带着堤骑番子于普济寺散开搜查问询。

    一时间,消息未散,时至日暮,消息则已散至坊间各个角落。

    进东厢于南榻坐定,尚未吃上一口茶,夜十一便示意东角开始。

    东角即时禀道:“不是咱的人,咱的人尚未出手,那些混混已然冲入普济寺,且目标直指今宁公主,而洛二少爷……”

    “信号。”夜十一接下东角犹疑之言。

    “是,犹如信号。”有大小姐肯定,东角再无犹疑之色:“洛二少爷一出现,拦下大小姐等人不久,那半百之众便如洪水涌至。”

    夜十一盖棺定论:“太过巧合,便不可能真是巧合。”

    “西奎查知,洛二少爷昨儿于元华酒楼吃酒,谢大少爷则约了宁大少爷于状元客栈吃茶,宁大少爷先至,谢大少爷后到。且进状元客栈前,谢大少爷先转去对面元华酒楼一趟,正是去的洛二少爷所订雅间,片刻方出,至状元客栈楼上客房赴宁大少爷之约。”东角详细禀道。

    “原是谢元阳……”夜十一倒是没什么惊讶,英南候府孙字辈,也就一个谢元阳有此看头,她转问道:“黄指挥使与花督主呢?”

    东角继续禀道:“自护送今宁公主与三皇子回宫,二人于日暮方出宫门,出时二人脸色难看,眉眼含愤。二人敏觉,我虽亲自候至二人出宫,却也不敢轻易上前,更不敢靠得太近,怕被察觉发现,并未得知二人出宫后步行的那一段路上说了些什么。”

    说到末了,他面露愧色。

    “普济寺遇袭之事,想必二人在御前受了不少训斥,吃罪亦不可避免,脸色当然好看不了,那幕后主使者必也得令二人恼极恨极。”原夜十一也是打着这打算,想着借普济寺之行让她的人找些不痛快,未料她的人未行动,反生出半百混混此节外之枝:“虽非咱的人,倒也殊途同归,结果一样,咱的目的也达到了,这也好,终归乃我嫡亲表姐,我也不愿真算计到今宁表姐身上。你让咱的人散了,不必有什么后招,待着等北室消息传来,自有他们用武之地。”

    掀盖吃了口茶,抬眼见东角面上愧色,她补道:“你做得对,往后再遇此等状况,皆必须在厂卫两大首领无法察觉发现的情况下查探,倘无此把握,宁可弃了。”

    东角脸埋得愈发低了:“谨遵大小姐之命。”

    “洛二少爷是信号没错,然谢大少爷尚蠢不到会对今宁表姐出手的地步,我皇帝舅舅最恨权贵凌驾于皇家之上,即便仅是恐吓,只要一经证实,他谢家再无夺嫡的资格。”夜十一搁下茶碗,想了想道:“那俩活口进了东厂,想来必得横着出来,已无自那儿着手撬开的可能。你既然查到谢大少爷这条线,那便继续跟下去,他既能伸脚沾这浑水一沾,应是知些内幕。”

    东角得了吩咐,夜十一暂无其他差遣,他很快退下,只是退下时,于东厢廊下守在门外的阿范跟前站了站,欲言又止好一会儿,方悻悻离去。

    阿茫怪道:“这东角怎么回事儿?”

    阿苍听到掀帘出来问阿茫,问完重进屋被夜十一随口问问,她便也将阿茫的原话说了说。

    夜十一听后抿出一抹笑来:“阿苍,你去唤阿茫进来,我有话儿问你们。”

    阿苍领命,很快唤了阿茫进屋,两人同站于榻前等夜十一问话。

    夜十一道:“今年阿苍已年十七,阿茫已年十六,再过一两年,你们便可许配出嫁,你们心中可有意中人?”

    阿苍阿茫同被问得一愣,随时阿苍脸色没什么变化,只摇了摇头,阿茫却是稍红了脸,却也无意中人,只是想到要嫁作人妇,纯粹女儿娇羞罢了。

    夜十一问:“那你们觉得东角、西奎如何?”

    当年她可是亲手当了一回转送情物的中间人,今年岁渐大,不妨再当一回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