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妃常霸道 > 第五卷 第一千六百九十四章
    事情不来没关系,怕的就是一来就成堆来。

    先是被人诬陷,采了宫里头仅有的玫瑰花,接着又被人说,做衣服的时候,用的料子是皇妃才能用的,而且颜色也很艳丽,这一切都在表明,这个女人不简单,她是想要当皇妃。

    这些大臣可都吓坏了,这地方没有几个熟人,您真的决定在我们。

    脚步声越来越近,欧阳何月知道不能够再等下去了,马是肯定不能要了,目标太大,而且在这里面牵着马出去的可能性不大。

    她伸手在马脸上摸了摸,“我先走了,你跟他们回去吧。辛苦你了。”

    欧阳何月从林子里往外跑,身上背着她的小包袱,小包袱里面就只有一点儿吃的和水,一点儿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倒也是轻快。

    就在她闭着眼睛,一个劲儿的往外跑的时候,她还在想自己不知道能不能够跑出去,如果能,她没有了马匹什么时候才能够和苏南歌的人会合啊。

    “在这儿呢!”

    不知道哪个不怕死的喊了一声,大概是他忘记了,他们追的人可是皇妃,不是什么阿猫阿狗的,他们这样的兴奋,难道真的不怕回去被砍了脑袋吗?

    欧阳和月也是跑不掉了,可是她是皇妃啊,她难道要被自己的人带回去,简直太可笑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她也跑不掉了,索性也不跑了,直接站在哪儿,看着那些围着她的侍卫。

    她真是很想将他们发配到边疆去啊。

    可是她不能啊,现在她得沉住气,不能乱了阵脚。

    一群人没人敢说话了,他们看到皇妃之后就老实了,毕竟皇妃才是掌握实权的人。

    “将军!”他们不敢开口,直到等到夏凌风出现,他们才像是等到救星一样,松了一口气。

    在这复杂混乱的场面中出现,夏凌风可真是什么都没来得及想,他只是担心这帮莽夫会伤了皇妃,只是还好,他们还知道死活。

    “夏凌风,你带着这群人是想做什么?”欧阳和月忍不住问道。

    即使知道他来做什么,她也不能失了自己是皇妃的气派。

    还不等夏凌风回答,从人群外又挤进来一个人,探头探脑的,看起来像是很愚笨,但是却自有打算的一个人。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在在这里吵什么啊,还不赶路。”刘俊一边说着,一边挤进来,当他看到欧阳和月的时候,表现的倒是相当惊讶,好像他并不知道他们追的人就是皇妃一样。

    “皇妃,您这是?”它看着欧阳和月一身普通的装扮,素净的让人看不出她的身份来。

    “我出来玩儿啊,怎么,我做事还要先告诉你们吗?”欧阳和月突然大吼一声,“还不给我让开,真把自己当回事儿啊,拿着鸡毛当令箭。”

    夏凌风一挥手,侍卫们将剑收了起来推后几步。

    “皇妃,我们是奉了王上的命令,保护您回宫的。”夏凌风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说,既然已经暴露在大家面前了,他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做就是了。

    “我一个大活人,还用你们保护了。我没给你们下命令,你们就不许跟过来。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皇妃了。”

    欧阳和月将小包裹往肩上一背,气呼呼地要走。

    身后的侍卫哗啦一下子围了上来。

    每一个人不敢靠的太前,也不敢靠的太后,他们面对的人可是皇妃。

    尺度的拿捏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一个不小心就会被按上各种罪名。

    这些小侍卫最承受不起的。

    “什么意思?”欧阳和月看着夏凌风和刘俊,她相信他们不会为难自己,但是也知道这样做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他们放过她,回去也是交不了差的。

    “我是皇妃,你们敢抗命不成?”欧阳和月强忍着要咳嗽的欲望,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抗多久,总之她必须离开,若是被带回去,要怎么面对杜衡。

    “可是我们也是奉了王上的命令,必须保护皇妃回宫。”

    一个侍卫冒着大不敬的罪名回道。

    “王上的命令?”欧阳和月冷笑一声,“你们是听他的还是听我的。”

    大家不再说话,这个问题很难回答,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谁也不知道皇妃为什么要逃离皇城,没有证据表明皇妃有错,没有证据表明,皇妃没了权利。

    “夏凌风,刘俊听旨!”欧阳和月只觉得喉头一热,接着一股甜甜的东西涌了出来,一口鲜血没忍住喷了出来。

    “皇妃!”夏凌风和刘俊异口同声的喊到。

    鲜血还是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欧阳和月伸手擦了擦,奶奶的想做个女英雄,用不着这样配合吧。

    这拍电视还要用道具,这道具都省了。

    欧阳和月伸出手阻止他们上前,她脸色潮红,目光凄然,“你们不要跟来,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欧阳和月转身,像是要将这一切都画个句号,句点,从此以后不再和他们有半点关系了。

    如果杜衡还真的在乎他,就放她走吧,这样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不会快乐的。

    他即使强迫她留在他的身边,依然只是留住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他或许只是觉得,不管她爱不爱他,只要能够留在他的身边就足够了。

    可是这种爱是自私的,与其说他爱她,不如说,他爱自己更多一点。

    就好像是收藏癖一样,只要自己喜欢就想要拥有,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态度。

    她多么希望,杜衡能够把握他自己的幸福,也放她和苏南歌团聚。

    人生短短几十载,他们浪费的光阴已经够多了。

    所有人都不敢动,没有命令也不知道是追还是不追。

    刘俊看了看夏凌风,他没有追上去的意思,他也不敢擅自做主。

    那个孤独的倔强的背影,深深地刺痛着夏凌风的心,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信念,让皇妃放弃她现在的地位身份,一切,一切别人算计破脑袋都不能得到的一切,义无反顾的离开。

    那个人,值得她这样做吗?他不会辜负她的吧。

    如果他将来辜负了她,他一定会率兵灭了他。